烏克蘭大膽人術藝術圖_有愛才睡的星座男

第十三章:自然而然(上) 13.
「這頁、還有這頁,我們討論。」
沈東冬的聲音。
店員遞上了兩人的咖啡,程予嫣找著了她的卡布奇諾,再把那看起來就讓她想到苦澀的藍山咖啡遞給了沈東冬。
沈東冬抿唇,沒看程予嫣眼便接過了咖啡,她清冷的視線停在眼前的筆記型電腦屏幕上,上頭是程予嫣的案子,也是她帶她來這兒最主要的理由。
「妳在烏克蘭大膽人術藝術圖_有愛才睡的星座男設計文案的時候,要考慮到對象本身的特性。」沈東冬淡聲說,把屏幕上的廠商服飾給放大了,將螢幕移得離程予嫣近了些,「比如楊瀚的臉部線條特別剛毅,他如果搭上現代感的服飾,適合走雅痞路線,而我們這次合作廠商提供的白西裝是以優雅紳士路線為主,這樣的衣服讓楊瀚穿,畫面就會產生違和,效果大打折扣。」
「嗯。」程予嫣認真了,她看著那屏幕上的服飾,視線卻滯在楊瀚的眉宇里。
短短剎那,程予嫣的心思一度回到楊瀚身上。她忘了這間咖啡廳,想起她的愛情、想撥通電話給楊瀚,卻也想起她忘了的手機…
然后,悲哀的想起,無論她有沒有帶電話,她其實都不能主動打給楊瀚。
想起。
沈東冬啜著杯子里的藍山,這間咖啡廳的藍山她是喝得慣了的味道,從她還是個小記者時開始喝起,不是特別好的味道,但是是記憶的味道、是年少的味道。
沈東冬看著程予嫣的側臉,覺得二十多歲的程予嫣有著她遺忘已久的單純,卻是不知道,程予嫣這樣的單純能維持到什么時候。
「那這張呢?」程予嫣敲擊著滑鼠,把螢幕又推給了她。
沈東冬瞥了眼,蹙眉。
那圖片選得很好。
沈東冬的直覺終是給足了她面子,程予嫣很適合做這行,比程予嫣自己想得還適合。
但除了天分以外,怕是脾氣得好些、堅持也得少些才行。沈東冬不禁想,卻又覺得這便是程予嫣的可愛之處。
之后,兩人討論了一個下午,終于把一步一步那文案給完成,最終定案時,程予嫣的臉上終于有了笑容,那笑容揮開她臉上的陰霾,亮起了她的五官。
沈東冬見著,視線一度滯在那笑容里。
她很喜歡程予嫣的笑容。
程予嫣卻是沒多想,大功告成的她闔上電腦,大大的吁了口氣,像個寫完回家作業的孩子。
沈東冬揚眉,她的唇邊不自禁泛起一絲笑意,手下意識的想撫上程予嫣的髮,卻在碰著前想起了自己的身分。
──她在做什么?收回手,沈東冬愕然。
程予嫣見著,沒發現沈東冬的異狀,卻想著什么似的,她的手探進沈東冬的髮絲里。
沈東冬一愣,她沒有推開程予嫣的手,但已顯得不自在,「怎么了?」
她輕聲問。
「妳剛剛好像有淋到雨,頭髮亂了。」程予嫣輕聲說,她的指腹溫柔的滑過沈東冬的髮際,那眼神專注,像在執行個專業不過的工作。
沈東冬抿唇,她不習慣這份親近,只是望進程予嫣眼底的那份純粹,她便棄守了,「昨晚的事,妳還好…」
說著,沈東冬望了程予嫣一眼,把后頭的話給嚥下了,直到此際,她終是想起程予嫣只是她短暫的房客,而她不該為了這份短暫投擲太多的感情。
年輕時,時間和情感彷彿都沒有限度,三言兩語就能讓人擲入其中。但那時的沈東冬不知道,消耗掉的時間會變成回憶,投入過的情感則會變成傷口,一樣一樣,附加在人的身上,綁縛了人的一生。
于是后來,多為陌生人花一點時間、多投入一點感情,沈東冬先想起的,卻是投入之后的痛,和那些誰也無法為誰停留的捨不得。
那又何必。
想著,沈東冬的眉間忽地一陣暖。
程予嫣的手指滑上她的眉心。
「妳一直皺眉頭,怎么了,妳還好嗎?」程予嫣問著她。
這動作,像昨晚一樣…,雖然,程予嫣已經不記得了。
程予嫣該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她呢…
想著這些,沈東冬是害怕了,害怕程予嫣的再再越線。
那令她鬆開了程予嫣的手,柔化的神情也再度被冷然的武裝給吞噬。而她再開口時,說起話時已沒有一絲多余的情緒。
「沒事,我載妳回家。」沈東冬說。
程予嫣噤了聲,她感覺到沈東冬此刻的防備,卻不解那防備從何而來。
在那短暫的尷尬里,沈東冬擱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下。
是沈葳葳打來的。

第十三章:自然而然(下) 13(下).
「予嫣,這是我老公,他叫許謜,就是很常許愿的那個許愿,只是字不一樣,很好記吧?」
沈葳葳邊說,邊把一筷子的青菜夾進程予嫣的碗里,還順便夾了一筷子菜到被逼著帶程予嫣來搭伙的沈東冬碗里。
「妳好。」許謜對程予嫣說。
他戴著副粗框眼鏡,斯文禮貌的模樣讓人看了面善,他本正微笑的對程予嫣點點頭,下一秒,他卻是反應比誰都還快的拎起了正要跑過桌邊的小男孩。
「…驊驊?」他拎著那小孩的衣領,短短的話不怒而威。
「我不餓、我不想吃飯。」驊驊大約九歲大,表達意見的時候直率的像極了他的母親,小手張牙舞爪。
許謜瞥了沈葳葳眼,「他今天吃了多少零食?」
沈葳葳瞇著眼,「不要問我,你兒子是個人欸,難不成我要在他身上裝監視器不成。」
許謜似乎對沈葳葳這個性沒辦法,他嘆息了聲,鬆開了驊驊的衣領,驊驊轉瞬間便跑得遠了。
「東冬、予嫣,妳們多吃點,因為妳們來,葳葳特別為你們煮了一桌子菜。」許謜淡聲說,語聲有些無奈。
這話本來沒什么,但沈葳葳一聽就老大不開心了,是引燃了火線,「你現在是在抱怨我平常煮太少嗎?你知不知道我白天要工作,晚上還要做飯帶小孩,你有什么好抱怨?」
許謜就像個突然被雷擊中的倒楣路人,他提了口氣,「我什么時候說了這句話?葳葳,家里還有客人。」
沈葳葳心中的怒火卻被揭開了,一點也沒有收勢的意思,「那好啊,叫她們來評評理啊,你從來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你這個伸手牌大少爺,每天坐在那像個老爺子…,什么都不會,就只會抱怨!」
沈葳葳罵著,只是這話還沒罵完,倒是先把眼淚給逼了出來。
許謜望著她,本有些心疼,卻也想起自己平白無辜的挨了一大計罵,只覺他自己怎么樣做都是自討沒趣,于是他索性擱下了筷子,站起身來,不吃了。
「我還有工作要做,你們慢慢吃。」他淡聲說,忽視沈葳葳那一眼眶的眼淚,踩著軟拖進了房。
砰。
房門關上了,卻關不上沈葳葳的淚水,但她一反常態的默不作聲,只是任憑那眼淚清清,一滴、一滴掉在桌子上,像是今日下午天邊的雨點。
程予嫣抽了張衛生紙,小心翼翼的幫沈葳葳擦了,她瞥了沈東冬一眼,卻發現沈東冬不發一語,就像個局外人,依舊吃著飯。
程予嫣本想喊她,但看沈葳葳越哭越是傷心,程予嫣抿唇。她輕摟沈葳葳的肩膀安撫,對沈東冬此刻的冷血無情是不諒解。
飯后,兩人一踏進屋,程予嫣便忍不住了。
「妳去關心一下妳姊姊,會不會比較好?」程予嫣問她,只是卻也在同時,程予嫣瞧見沈東冬那一眼的冷漠,而她們這兩日的親近,彷彿都被那冷漠吞噬成虛無。
打從離開咖啡廳以后,沈東冬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這是我家的私事,該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有底。」沈東冬淡聲說,她在沙發上坐下了。
程予嫣瞪著她的冷漠,卻是沒有辦法接受這冷漠。在見過沈東冬的溫柔之后,程予嫣不懂,沈東冬為何總要把自己的溫柔武裝在冷酷里。
「算了,隨便妳。」程予嫣落下這句話,學著許謜似的,也走進房間里,甩上門。
砰。
見著那關上的門,沈東冬嘆了口氣,她解開襯衫的鈕扣,簡單的洗了個澡。
洗完澡的后的她披上浴袍,一開門,卻發現她剛剛褪下的衣物已被收走,而明日的換洗衣物則被程予嫣擱在沙發上,還一整套衣服幫她燙的整整齊齊。
沈東冬見狀,對程予嫣這舉動不知道該哭還該笑,這擺明是不希望沈東冬進房,卻又不希望她落得個沒衣服穿的下場。
沈東冬抱著胸,望著沙發上的那疊衣物,有那么一瞬間,她突然害怕起來,害怕程予嫣告訴她她要搬走的那個剎那。
她對她,終究,是不該擱下太多感情。
沈東冬思緒正落,一陣清亮的門鈴聲響起。
站在客廳的沈東冬揚眉,不知道這個時間她家還會來個什么樣的客人。
沈東冬接起管理室打來的電話。
「沈小姐,樓下有人找妳這邊的程小姐,我沒見過,他說他姓蔣,叫蔣云翰,長的高高帥帥的,大概三十歲左右。」與沈東冬熟識的管理員壓低聲音說。
沈東冬抿唇,她想起她對這名字不陌生,因為她今早才在程予嫣的手機里看過這名字。
她有些好奇。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