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拉出綠色的稀屎_有穿情趣內衣的h文

第十七章:漠不相識(上) 17.
「…你們?」單雪淇啊了聲,瞧了眼佟杰,也認出了程予嫣,「女孩Ask的編輯,拗透了的那個?怎么,部下被我們公司的花花大少給吃了,妳都不知道?」
她挑眉,卻是問著沈東冬。
沈東冬吁了口氣,有些疲倦,「這是她的私事。」
「也對,我對妳期待什么?妳就是不知道要關心身旁人的一個人,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單雪淇冷哼了聲,眼里的艷麗柔化不了嘴里的戰意,「沈東冬…,我真不意外。」
沈東冬沉默著,她啜了口酒,眼里的擔心若有似無,卻是先投向程予嫣,又看看佟杰。
程予嫣望著她,知道沈東冬肯定有話要問。
──沈東冬是不是也誤會了什么?
「我跟他不是…」她焦急地再度試著掰開佟杰的手,卻是瞧見了單雪淇手腕上那條手鍊,那是某知名品牌的代表款,程予嫣擰眉,她想起前幾天沈東冬拎了個精品店的空袋回來,似乎就是這個品牌的空袋。
此際,佟杰開口,打斷了程予嫣后頭的話,「Elsa姊,妳別嚇唬我老闆了,這是我臨時抓來湊數的女伴啦。」
佟杰壓低聲音說,煞有其事的模樣。
「臨時抓來?」單雪淇擰眉,似乎明白了佟杰的意思,她銳利的目光對上程予嫣的錯愕,「小妹妹,原來妳也沒有外表看起來單純?不過妳眼光很好,這小子是我們公司里最值錢也最好操控的一個了,妳可以好好抓緊這種機會,這種機會是妳可遇不可求的。」
「妳在說什么…」程予嫣愕然,那憤怒讓她一時沒空繼續搭理佟杰,她開口,直對著單雪淇,「上次就算了,妳根本就不認識我,憑什么這樣說我…」
只是當她就要發作,舞臺的燈光卻是亮起,她看著人潮從兩旁退開,跟著是幾聲清亮的麥克風聲,穿著大方的主持人上了臺。
他對臺下的眾人禮貌的鞠了個躬,慎重不已的開口,「今天受邀來當主持人,真的是我的榮幸,我一直以來的好伙伴楊瀚籌畫這間店很久了,我們從選地點、挑酒、裝潢都是精心設計,希望來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能有賓至如歸的感受。」
主持人的聲音低沉而清晰,嗓音獨特,有著能讓人記憶的特徵,于是聽到這里,程予嫣不用轉頭,就認出了那主持人。
──是宋為凱,楊瀚的經紀人。
程予嫣抿唇,終于確定她又多了一件被楊瀚蒙在鼓里的事…
只是到底楊瀚怎么想的,身為他的女朋友,有什么事情她是有權知道的,有什么事情她就是應該渾然不知、不清不楚呢?
程予嫣沒有答案。因這標準是楊瀚給的,這條界線是楊瀚劃的。
而她似乎沒有爭執或調整的權利。
她已經可以想像如果她問起這件事,楊瀚會對她說什么,比如,『予嫣,我不是不告訴妳,而是因為…』、又比如,『我的心里只有妳,我想的都是我們,我沒有想過把妳排除在外,妳遲早會知道的,又何必…』
程予嫣抿唇,她知道楊瀚愛她,可是有時候,那樣的愛,讓她感受到的只是被屏除在外的孤寂。
這是她的錯嗎?她又該怎么辦呢…
程予嫣心緒複雜,但離舞臺太近的她不敢轉過身,就怕臺上的宋為凱會認出她來。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我的好伙伴,也是這間店的主要負責人…」
于是她見著穿著華貴的楊瀚走進了眾人為他讓開的道路,他禮貌的點頭,向路過的眾人致意,他那雙禮貌好看卻不帶平日溫柔的眼,增添了程予嫣心里的陌生。
而下一秒,當程予嫣看清楊瀚身旁的景象,她或許能明白楊瀚為什么不告訴她的件事了。
楊瀚不是一個人走進人群里,他身旁還牽著另一個女子的手。
那人是夏凝兒。
程予嫣無數次、無數次的在楊瀚身邊看過她,在他這幾年紅透半邊天的電視劇里、拍片記者會里、影劇新聞欄里,還有…,現在。
程予嫣抿唇,她不確定她的眼眶是否泛紅了,她只是低下頭,想讓楊瀚掠過她,不想讓她此際的窘迫再增添一分。
只可惜事與愿違了。
「沈總、單經理、Michael。」
她看到楊瀚跟夏凝兒的腳步在她面前停下了。
「很高興你們來玩,等等佟董事長來了,Michael,也請幫我跟他致意。」楊瀚對著三人說,只是最后頭的話,卻是對著佟杰說的。
佟杰笑笑,早習慣這種禮尚往來,他挽緊程予嫣的手,「我們是好兄弟,別客氣,當然沒問題。」
佟杰說著,還不忘拉著程予嫣陪葬,「這是我的新女伴,你看看她,我爸等等來肯定就不會碎碎念了。」
「那就好好享受,等等晚宴結束了,我再…」楊瀚正說,此際,他終是看到了佟杰身旁的程予嫣,他說著話的表情短暫的僵住了。
程予嫣望著他,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間,她希望楊瀚會叫出她的名字。
他只要愿意這樣認出她就好。
只要這樣就好。

第十七章:漠不相識(下) 17.(下)
然而,兩人的視線對上之際,沉默卻亙在其中。
楊瀚沒有說話。
「怎么了?」楊瀚身旁的夏凝兒說。
夏凝兒有著小巧可愛的一張瓜子臉,笑起來的梨渦更添可人。她是圈內有名總畫著淡妝便出落的動人心弦的美女,講起話來也溫溫柔柔的,這樣的她站在身形挺拔的楊瀚身旁,就像頭溫柔的小羊。
夏凝兒輕聲問著楊瀚,烏龜拉出綠色的稀屎_有穿情趣內衣的h文「你不舒服?」
「沒事…,沒有。」楊瀚手握成拳,乾咳了聲,他拍拍夏凝兒的手,「我們這幾天拍片忙,睡得比較少,反應慢了點,沒事。」
楊瀚看著程予嫣,又瞥了臺上的宋為凱一眼,才對佟杰開口,「那我們等等再聊。」
說著,他上了臺,把程予嫣留下來跟后頭的賓客一起,成了簇擁他光環的群眾。
程予嫣沉默了,她聽見碎裂的聲音,那或許就是心碎的聲音,但她不確定。
…心都碎了,聽見那聲音,又有什么用呢?
她身旁的佟杰笑嘻嘻的,正要拿起酒喝,卻是捱上了一記冷眼,他背脊冷的襲上一絲寒。
沈東冬正瞪著他,還看著他挽著程予嫣老緊的手。
「老闆…」佟杰喃喃。
沈東冬的目光冷冷的落向佟杰,「她是自愿被你扯進來的?」
佟杰抓抓脖子,有些尷尬,「呵呵,好像不是…」
「嗯?」沈東冬挑眉。
「好啦…。」佟杰叨念著,這才鬆開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的手被鬆開,人卻還是失了魂。
她望著臺上,望著楊瀚牽著夏凝兒的手上臺,聽著宋為凱對兩人的揶揄,「我這個好伙伴,抱著夏凝兒這么好的美嬌娘卻遲遲不結婚,就知道拚事業…」
「也還好,他們兩個人在演藝圈都發展的很好,互相幫助又各有成就,感情嘛,有共識是最重要的,我也不好意思催,所以今天有來的記者朋友就高抬貴手,感情這塊就不要問了啊…」
程予嫣沉默。
像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別人的事情。
雖然事實并非如此,而臺上的這三個人,楊瀚、宋為凱跟夏凝兒…,他們都知道這關係是假的,當然,程予嫣自己也知道。
她早該適應了。
──但這樣的狀態,當還愛著一個人,或許,就沒有一天能夠真正習慣的。
宋為凱最后的話不住的在程予嫣耳際繞,于是,程予嫣自然沒注意到,她想著這些的同時,有一個人,視線卻是落在她的側臉上。
她只想離開。
等程予嫣回過神時,她已經走出那間華麗非凡的酒吧。
她找到了秦子樺跟外頭的路紹凱,三個人捱進街頭另一間那簡樸多了的運動酒吧里。
今天有國際足球比賽,酒吧里頭的人聲鼎沸,鬧哄哄的,大伙的眼都盯的面前投螢幕里的賽事。
服務生不住為三人送上比剛剛那間酒吧簡單多了的威士忌可樂,程予嫣也不住喝下,像是她杯子里的飲料沒有酒精,只是單純的黑色氣泡,每次吞下時,那嗆鼻的苦澀只是她的心理作用。
「予嫣,妳會不會喝太多啦?妳還要繼續喝嗎?不然我們回路寶家喝?」秦子樺擔心的問著程予嫣。
程予嫣搖搖頭,她今天的酒量特別的好,怎么喝也喝不醉似的,「沒關係,你們先回去。」
留程予嫣一個人下來…
秦子樺不愿,但時間又晚了,不知所措之際,當程予嫣去了洗手間,秦子樺低眉,卻見程予嫣的手機不住的響。
她替程予嫣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是一個她熟悉不過的人。
「總經理!?」秦子樺不確定似的,她訝異,叫喚著電話那頭的人,用她印象中的稱謂。
「…她在哪里,我去接她。」

一陣清脆的風鈴聲響起,店門被推開了,程予嫣瞧見了進門的那人,愕然。
「予嫣,剛剛總經理打來找妳,她說妳們一起住,妳是她的房客,是真的嗎?」秦子樺問,一臉驚嚇。
「嗯。」程予嫣應了聲,對沈東冬的到來不再訝異。
沈東冬找著了她們,捱在程予嫣的身旁坐下了,程予嫣沒有拒絕,很習慣似的。
秦子樺見狀,雖然有些驚嚇過度,但終究放下心,她跟路紹凱佯裝鎮定對沈東冬的致了個意,便忙不迭的離開了酒吧。
「妳怎么來了?」程予嫣問著沈東冬,酒氣薰紅了臉,比平日里更為執拗,「我認真跟妳說,明天放假,不要特別管我喝多少…」
沈東冬接過服務生遞上來的威士忌可樂,沒說話,若有所思的模樣,「妳喝吧,等等我們搭計程車回去。」
「妳愿意陪我喝?」程予嫣訝異,卻是暫時忘卻了憂慮。
「嗯。」沈東冬猶豫了下,應了聲,沒有再看程予嫣,思忖著什么似的,「妳想的話,我陪妳喝。」
但下一秒,出乎程予嫣意料的,沈東冬把一大杯酒就這么直接俐索的灌了下去。
程予嫣笑的眉眼彎彎,笑了,覺得自己終于找到了個酒友,「那一起喝。」
程予嫣舉起酒杯,敬沈東冬。
砰。
玻璃杯互相撞擊,兩人嚥下那酒,沈東冬瞧見程予嫣眼里的苦澀,程予嫣則瞧見了沈東冬眼里的惆悵。
她們誰也沒問誰發生了什么事。
她們只是找到了彼此的脆弱,小心翼翼為彼此留下余地…
然后,相視而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0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