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胥《軌跡》TXT_有結婚證女方跑了怎辦

第十八章:吐露真言(上) 18.
程予嫣在一陣頭痛里醒來,她揉著太陽穴,循著房間里未褪的酒氣,找到另一個她熟悉的淡香。
那不是她第一次聞到那味道了,那味道很熟悉,是沈東冬的味道。
她抬眸,毫不意外自己這次又睡在沈東冬的臂窩里。
這真是種奇怪的習慣。
程予嫣笑自己,只是此際,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身子跟上次比起來,有些涼,好像,認真的少了點什么。
啊。
這是她腦海里浮現的第一個聲音,卻不知道這聲音是單純在她腦海里發出的,還是她真真正正的啊了一聲。
她稍稍揭開被單,發現她是裸著的,而沈東冬,顯然也是…
嗯,裸著的。程予嫣看得清清楚楚。
──昨天顯然是喝多了,裸睡了,但兩個女人一起裸睡也還好嘛。
只不過,昨晚的記憶卻像是沒想讓程予嫣好過,張狂囂張地把那些零零碎碎、片片斷斷,堂而皇之地塞進她的腦海里。
程予嫣瞪大眼,她被第一個片段惹得褪了八成的睡意,驚嚇的看向門口,而她記憶中的昨夜像幻燈片一樣,自顧自地播放了起來。
昨夜,喝得醉到不行的兩人踉蹌的進房,是沈東冬扶著她開門的,但沈東冬顯然也不勝酒力,她靠在門旁,吁氣。
程予嫣摟著她的頸,玩鬧似的輕戳她的唇瓣,『我喜歡妳嘴唇的形狀。』
這是第一幕,想到此處,程予嫣的臉都要脹紅了。
『別鬧。』沈東冬撥開她的手。
她望著程予嫣,是想起什么…
那令她捧起她的臉。
她瞇起眼,擰眉,多么煩惱似的,『予嫣,看到妳的眼睛,總讓我想起一個人。』
『誰?』程予嫣趴在她的肩上,呼氣,『我認識嗎?』
『不重要…』沈東冬嘆息,她的手埋進程予嫣的髮絲里,『跟我說,妳今天為什么難過?發生什么事?』
『妳喝酒了,問題變多了。』程予嫣戳著沈東冬的鼻尖,『我可以說,不過我要先聽妳的。』
沈東冬皺眉,她的手撫上程予嫣的腰際,惹得程予嫣腰間一陣癢、一陣麻、一陣軟,『妳怕嗎?我想起的是我的前女友。』
『前女友…』程予嫣喃喃,歪著頭,混沌的腦子花了半天才處理好這資訊,『妳喜歡女人嗎?』
『嗯。』沈東冬點頭,沒有否認,『跟妳不一樣。』
『不怕啊。』程予嫣理解了,她指向床頭的那張照片,『所以,照片上頭的是妳前女友?』
喝醉了的沈東冬像是吃了誠實豆沙包,沒有了界限,她沒多想,『對。』
『我跟她長的很像嗎?』程予嫣又問,撫上沈東冬的臉龐,玩鬧。
『妳是妳,她是她…,我想,我只是忘不了她。』沈東冬說著,她吐氣,這是實話,『我跟她,終究,是沒有辦法走到一起的,太勉強。』
程予嫣卻是笑了,她撫上沈東冬的臉,『我跟妳一樣,我們都好慘,愛得好慘…』
她抬眼,纖指輕戳沈東冬唇瓣的柔軟,『如果我喜歡的是妳就好了…』
『或許,我們都不會像現在這么傷心。』她喃喃。
『是嗎…?』沈東冬失樂胥《軌跡》TXT_有結婚證女方跑了怎辦笑,她望進程予嫣眼里的漆黑。
程予嫣有一雙很好看的眼睛,沈東冬每每望進去,總會失了神…
沈東冬吐了口氣,低眉,『…得確認的?』
她說,溫柔地覆上程予嫣的唇瓣。
程予嫣沒有拒絕,她本能的回應那個吻、那份柔軟,把沈東冬唇瓣里的溫暖裹上自己的舌尖,輕輕、點點、糾纏──
這是個不壞的吻,甚至,比兩個人能想像的還要好。
『唔──』
沈東冬的手襲上程予嫣的耳際,像撫上一件珍貴的瓷器。
她小心謹慎的觸碰,惹得程予嫣一陣麻癢。
程予嫣的手探進沈東冬的衣衫,在她腰間上頭摩娑,沈東冬吁了口氣,情慾涌上她的身子,她的理智卻搶先一步醒來了。
『好了,我要睡了。』她宣布。
『嗯?』程予嫣擰眉,這突然的抽離讓她感到一陣陌生。
沈東冬在跌跌撞撞間撲上了床,程予嫣渾渾噩噩,讓她對眼下的情況也無法多想,只得跟著捱上床。
上了床的兩人,看著彼此一臉的迷茫,相視而笑。
『妳會不會覺得很熱?』看著沈東冬脹紅的臉,程予嫣忽地問。
『有一點。』
『那我幫妳脫衣服。』程予嫣嚷嚷,小手捱向沈東冬的衣領,解開上頭的第一個鈕扣,一顆一顆,通通旋開了。
程予嫣把衣服丟下了床。
『謝謝…,換我幫妳。』沈東冬應了聲,手也襲上程予嫣的衣衫,要替她褪下了外頭針織衫。
『好呀。』程予嫣點頭,吐氣,小手捱著沈東冬的頸。
于是一件、兩件、三件、四件…
『胸罩呢?』
『不要,會冷。』
乾凈的地板被散落的衣服掩蓋,裸著的兩人看著彼此的身子呵呵笑。
『女人跟女人,是怎么樣的,我好難想像…』程予嫣問著,她的小手頑皮的襲上沈東冬的身子。
沈東冬擰眉,她捧起程予嫣的臉蛋,笑著她的頑皮,吻上了她的頸間。
『那不是妳需要知道的。』她嘶啞著聲音,低聲說。
程予嫣搖搖頭,蹙眉,捱進了沈東冬懷里,『不好玩,妳不告訴我,那我要睡了。』
『好,我們睡覺。』
她聽見沈東冬說。
──回憶至此。
程予嫣瞪著眼看著天花板,是不敢相信。

第十八章:吐露真言(下) 18(下).
程予嫣不在意沈東冬喜歡女人,也覺得昨晚兩人的舉動純粹是自然而然,誰也沒有強迫誰,可是、可是…
揪著被單的她看著一旁熟睡的沈東冬,實在很難想像等她醒來之后,這一切會變得有多尷尬。
程予嫣吐了口氣,認真思考到底要先撈起一件衣服穿上,還是等沈東冬醒來,先一起面對眼下的尷尬。
程予嫣還來不及想清選擇,卻是聽見外頭的人聲,那聲音模模糊糊的穿過門板,一時不甚清晰,程予嫣一度以為是因她不知所措產生的幻聽。
但那聲音卻越來越近…
「奇怪,我記得之前我老婆說,東冬是睡在外頭,她出門了嗎?」
「…東冬是?」
「是我小姨子,也是這間房子的主人,是她把這屋子租給予嫣的。」
「喔,所以是房東啰。」
「是啊…」
腳步聲在房門口停下了。
「予嫣就睡這間,需要等她起來嗎?」
「不用了,我跟她的關係,她什么樣子我沒看過?」
聽到這話,拉著被子的程予嫣突然明白…
這不是幻聽。
下一秒,她面前的喇叭鎖開始轉動。
程予嫣根本來不及阻止。
剎那,門旋開了。
門內的人看見門外的人,門外的人看見門內的…
程予嫣蒙上被子,手忙腳亂之余,她還不忘把沈東冬的也給蒙好。
蒙著被子的她,對站在門口手足無措的兩人,終于,發出這一整個早上最清晰的驚呼聲。
「你們通通給我滾出去───」
—-
「予嫣,抱歉嘛,妳都不接我電話,訊息也回得這么亂七八糟的,我很擔心啊。」程予嫣身旁的男子說。
程予嫣白了那男子一眼,接過許謜遞給她的豆漿,一個氣也不想吭,一雙眼就盯著眼前正播放著的電視新聞,把那男子當成了不存在的透明人。
「也是我不好,拿著鑰匙就幫他開門了,抱歉…」許謜尷尬的打圓場。
沈東冬也是窘迫,眼下尷尬的程度,她怕是很久沒有經歷過了,她看向程予嫣身旁那男子,「你是予嫣的哥哥?」
「是。」男子點點頭,理著平頭的他穿著整齊,剛毅的面容和炯炯有神的眼看得顯得十分有朝氣,「我叫程柏崴,我們家予嫣麻煩妳照顧了…」
他說,后頭的話嚥下了。
沈東冬再度尷尬的吐了口氣,因為程柏崴后頭看起來就是要說『雖然妳不但照顧她,還把她照顧到床上去了』。
她真的好尷尬。
「我跟予嫣其實不是…」
沈東冬正要解釋,程予嫣卻是打斷了她,先對程柏崴開口,「我都說我會回你電話了,你為什么自己跑上來?」
「妹,妳一個人在臺北這么久,之前也沒工作,都說在寫劇本,又說妳有男朋友了,死不讓我幫妳介紹對象,可劇本呢?男朋友了?什么都沒下文,我當然很擔心啊。」程柏崴嘆息。
他捏緊了手中的紙杯,一雙有神的眼就這么赤裸裸的望向沈東冬,「但沒想到…」
沈東冬就算再冷靜慣了,此際,屈于弱勢的她,也要被那雙眼里的俐索給逼得吐不出氣。
「你這樣看她是在想什么,我跟她…」程予嫣正要解釋,這次,卻是換程柏崴打斷了她。
他轉身,握緊程予嫣的手,煞有其事的模樣,「妹,原來這就是妳一直不讓我看妳男友的原因。」
「妳怎么會這樣想我呢?妳哥哥我很開明,妳應該要相信我,不是這樣躲躲藏藏,讓我這么擔心啊?」程柏崴說。
程予嫣皺眉,「你在說什么…」
程柏崴卻是不解,他瞥了一旁的沈東冬一眼,「妳不是喜歡女人,才不跟我說的嗎?」
「才不…」程予嫣正要說,此際,一旁的電視聲卻是傳進了她耳里,她在新聞里看見了昨天酒吧開幕的片段。
「知名演員楊瀚,近年投資副業屢有斬獲,而昨日在黃金地段正式營運的酒吧『Visit N』更是盛大開幕…」
「…開幕酒會上眾星云集,他和知名女星夏凝兒也攜手出席,與現場賓客舉杯慶祝…,讓我們不禁好奇,楊瀚和夏凝兒這對才子佳人,究竟何時會舉行婚禮,想必支持他們的影迷朋友們,也都非常期待…」
程予嫣看著那電視新聞,想起剛剛在洗手間整理自己的時候,她順手打開手機,便看到那裏頭十幾通的未接電話,和楊瀚傳來的訊息內容。
那訊息很短,但程予嫣只看了一次,便忘不了。
『妳和佟杰是什么關係?他就是妳說的室友嗎?』
在那瞬間,一直以來的委屈和怒火攪和在一起,程予嫣提了口氣,忽然,她覺得自己好卑微。
但她又能怎么樣呢?
「予嫣,妳不是跟她交往,那妳到底是跟誰在一起,妳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在程予嫣的沉默里,程柏崴依然不住問。
聽見他說,程予嫣看著電視新聞,內心苦笑。
…她能說嗎?
她能說什么…,她必須保護楊瀚,可楊瀚呢?
──除了她對楊瀚的信任以外,她還能相信什么?
「予嫣…」程柏崴著急,就差搖著予嫣的肩膀,逼她吐出只字片語,「妳跟我說啊,都這么多年了。」
「你不要管我…」程予嫣正要說,沈東冬卻是忽然開口,打斷了她。
沈東冬在程予嫣的錯愕里,忽地插了口,「嗯,我跟她正在交往。」
「…但怕你擔心,我們才一直沒提。」她補充。
程予嫣看著她,以為聽錯了。
沈東冬見著,卻是沒有停下后頭的話,相反的,她只是看著程柏崴,繼續開口,「程先生…,嗯,予嫣的哥哥,既然妳不介意我是個女人…」
沈東冬提了口氣,「那,希望你能跟你說得一樣…,選擇祝福我們。」
程予嫣依然愣著。
是等沈東冬朝她微微點頭時,她才明白了沈東冬的用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0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