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哭一會就不疼了h_有肉有細節的黃段孑免費閱讀

第二十三章:心傷已極(上) 23.
「予嫣…」
沈東冬看著她,冷慣了的思緒染上一絲溫度。
沈東冬發現,她看著程予嫣的時候,她的理智少了些,她的情緒多了些。
那是她最不習慣的樣子。
為了轉移注意力,她不禁伸手、撥開程予嫣額間亂了的髮。
程予嫣望著她,有那么一剎那,她忘了她自己是程予嫣,有那么一剎那,她只想成為沈東冬眼里專注望著的那個女子。
但是她不可以。程予嫣抿唇,想起了現實。
她撥開沈東冬的手。
「我們該回家了…,對不對?」程予嫣站起身,問著,卻不是問句。
沈東冬點頭,她收起心裏的凌亂,想起了理智,也想起了身分。
想起那些人與人之間,用來封鎖情感的──界線。
沈東冬陪著程予嫣回家,一路兩人都靜默著,像種默契,彷彿如果誰先開了口,就會說出什么不對的話,破壞這好不容易再度建筑起來的虛假平靜。
只是到了家門口,望著眼前的那扇門,程予嫣卻是停下了腳步。
「我還想走走,妳先回去。」
沈東冬看了她眼,見她若有所思。
知道程予嫣的個性,于是沈東冬并不堅持,「嗯,也好。」
于是沈東冬走遠了,徒留程予嫣一個人站在原地,她看著沈東冬刷開門,走進了社區里,程予嫣則順著馬路繼續往下走。
她只是想走走,也本以為自己沒有目的地,但當她穿過大街小巷,再抬起頭來時,卻發現自己的腳步停在一個熟悉的地方,她沒有花多大的力氣便認清楚,這里,是楊瀚之前租給她的那棟大樓樓下。
她為什么會走回這里…,她是想念住在這里的那些日子?還是想念楊瀚?還是…
程予嫣的心思亂了,充斥在腦里的盡是胡思亂想,一點也理不出一個脈絡。
眼前的大門啪的一聲開了,程予嫣直覺避開,她往后退了一步,隱進一旁的小巷里。
「嗯,我搬家了…,你到附近了嗎?好,那裏我知道,我去找你。」
從門走出的那人講著電話,程予嫣看著那人的背影,卻是覺得有點熟悉,總覺得在哪里見過,直到她看見她的側臉,見著她戴著的太陽眼鏡,程予嫣才認出了那人。
是夏凝兒。
因那太陽眼鏡是程予嫣替楊瀚挑的,設計師款,楊瀚下訂后從義大利送過來,全臺灣應該只有幾副…,是去年楊瀚送給夏凝兒的生日禮物。
程予嫣認出了夏凝兒,卻是不明白夏凝兒為什么會出現在此,出于一種好奇,她跟上了。
望著夏凝兒走進了間超商,程予嫣卻停下了腳步。
──發現了自己一身鬼鬼祟祟,她忽然覺得好可悲。
就算那人是夏凝兒又如何?她跟夏凝兒也并非熟識、也不是報社記者,那她跟著夏凝兒又要做什么呢?
程予嫣抿唇,她轉身想往回家的方向走,好巧不巧,撞著了一個人。
「不好意思…」她喃喃,抬眼,卻是見著了楊瀚,楊瀚雖然喬了裝,但程予嫣沒有一點可能會認不出他來。
「你…,怎么在這?」
「予嫣…」一眼詫異地楊瀚四下張望,見路上沒什么人注意到兩人,便拽住了程予嫣的手腕,「我們去車上說。」
說著,他踩過了斑馬線,帶著程予嫣上了他停在巷弄里的私家車,本在車上等著的宋為凱見著兩人,愣了一下。
「你怎么把予嫣帶來了?」宋為凱愕然。
「我…」楊瀚提了口氣,俊朗的面容有些愁苦,「為凱,我在路上碰到予嫣,我不能把她留在那。」
「超商那裏嗎?」宋為凱問。
「對…」楊瀚皺眉,「你給我一點時間,我跟予嫣解釋一下,我就過去。」
宋為凱皺眉,他精明慣了的眼有些不愿,但想了想,還是答應,「那快點,時間是談好的,這種事情如果沒了信用,以后很麻煩。」
「知道了。」楊瀚嗤了聲。
宋為凱無奈妥協,下車抽菸。
見宋為凱走了,楊瀚拿下墨鏡,他看著程予嫣,神色複雜,「今天下午的事情,我該開口阻止的,予嫣,妳會不會怪我?」
「你為什么會在這…」程予嫣抿唇,略過了他的問題,「為凱跟我說,你今晚有拍攝…,是要拍這個嗎?」
楊瀚吐了口氣,沉沉地,是這一開口,就得說出他此刻刻意迴避的問題。

第二十三章:心傷已極(下) 23.(下)
但楊瀚知道這件事瞞不過她的。
就算瞞過今天,等到明天…,程予嫣也會知道。
他看著程予嫣,思緒紛亂,只想找到一個最不傷人的方式。
他開口,聲音輕柔,「最近在宣傳期…,予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妳很清楚。」
見著楊瀚的舉動,剎那,程予嫣明白了楊瀚的意思。
她低頭,吁了口氣,「…對,我很清楚。」
楊瀚見狀,繃緊的神經卸下了,他放鬆的吐了口氣,「予嫣,謝謝妳,一直這么善解人意…」
說著,他伸手,想撫上程予嫣的臉,程予嫣卻是避開了。
「予嫣…」楊瀚訝異,愕然。
「我其實一點也不想這么清楚…」程予嫣說著,她的胸口一陣酸,車里的空氣似乎太悶了,她覺得好累、好窒息,「我知道你在為你的夢想而努力,我也不想阻止你…,可是,我想放過我自己。」
聽到此處,楊瀚慌了手腳。
「予嫣,妳在說什么?我是為了我們,從來不是為了我自己。」楊瀚不解。
「為什么你口里總說『我們』,可是我好像不認識你口里的那個『我們』。」程予嫣抬眸,她的眼眶塞滿了淚乖不哭一會就不疼了h_有肉有細節的黃段孑免費閱讀,「你有沒有想過,我一點都不想當你口里的那個『我們』?」
「予嫣,我知道妳有情緒,我也知道妳現在剛開始工作,很不適應、很脆弱,但妳不應該牽連我們的感情,我們的感情是無辜的,我也是無辜的。」楊瀚不住解釋,他試著牽起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卻撥開了,她退到車子的角落,能離楊瀚最遠的地方。
她看著楊瀚,噙著淚,提了口氣,「如果我早一點說這些話,你是不是就不會覺得無辜?又或許你真的是無辜的、我們的感情也是無辜的…,而我,很自私。」
「但我累了,我不想阻礙你…,你我都知道,沒有我,你會發展得更好,你會離你的夢想更近。」程予嫣輕聲說。
只是這些話,她想了太久,說出口時,她才意識到這些話有多沉。程予嫣這才意識到,這些她一直沒有說出口的話,在過去的日子里,壓得她喘不過氣。
「予嫣,妳只是悶壞了,妳根本不知道妳自己在說什么。」楊瀚急了,他蠻橫的拽住程予嫣的手,再不顧程予嫣的掙扎,說什么也不愿意放開,「予嫣,我們那么多年的感情…,而且,妳想清楚,等時間到了,我能給妳的,是許許多多人都給不了的。」
程予嫣詫異的望著他,「你能給我什么?你又是怎么想的,你認為我想要跟你要什么?」
楊瀚皺眉,正想說話,一陣輕脆的敲窗聲,他抬眸,瞧見窗戶外的宋為凱。
見著他,楊瀚無奈,他側過身把車門拉開了一個小縫。
宋為凱提醒他,「楊瀚,記者在等了,過兩天我們就要開始在各大電視臺放新劇預告,你現在不讓他們拍,到時候的關注程度…」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楊瀚被逼煩了,他對車外的宋為凱咆哮了聲,猛地關上車門。
楊瀚一臉痛苦的看向程予嫣,「予嫣,妳不要再鬧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怕失去妳、怕妳胡思亂想、怕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很清楚。」程予嫣嘆息,她看著被楊瀚掐著的手腕,那手腕已被楊瀚掐出了淡紅色的手印,「你也是,你很清楚你要的是什么…」
「我當然清楚,我要的,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將來。」楊瀚說著,此際,又聽見宋為凱催促地輕敲窗戶,楊瀚深吸口氣。
但見著程予嫣的一眼無辜,楊瀚的怒氣終是抑下,「予嫣,我沒有時間多說,妳冷靜想想,既然妳愛我、要的也是我,那為什么妳要離開我?」
「我…」程予嫣看著他,見著他的退讓,有那么一瞬間,程予嫣的心軟了,「我愛你,但…」
楊瀚卻是打斷了她。
「妳只是壓力太大了。」忽視她的話,楊瀚做出了結論,拉開了車門,「妳今天的話,我不會在意的…,我們之后再談,好好談,妳也先不要多想,好嗎?」
下了車的楊瀚,他頭也不回的往剛剛超商方向跑去。
程予嫣看著他的背影,有短短的一瞬間,她覺得,楊瀚好像就這么跑出了她的生命里,跑離了兩個人在一起的軌道,跑出了這十年的回憶,跑出了她對他最后的期待。
「你要的不是我…」關上車門,程予嫣見著楊瀚的背影喃喃,她的心很疼,比她能想像的還疼。
「云凱,你要的是你自己,是你的工作…」
程予嫣說著,卻是哽咽了,因為她終究想清了那件事,想清了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對的現實。
她可以只要楊瀚,什么都不要,不當編劇也可以,犧牲夢想也無所謂,有錢也好,沒錢也罷,她要的只是他,要的只是他們兩個可以攜手白頭,簡簡單單的過日子。
可楊瀚不是。
──楊瀚要的,從來,都不是只有她而已。
想起了過往種種,看著楊瀚離去的方向,程予嫣終是想清楚了。
她掏出了手機,打了幾個字,那幾個字很短,但卻是她沒想過有一天,她必須以這樣的方式跟楊瀚告別,讓兩人自由。
『…對不起,我們,還是分開吧。』
看著那訊息,程予嫣抿唇,她一個人站在那孤冷的夜色下,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按下了發送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1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