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別流出來晚上我要檢查_有誰二男一女3p過

第二十六章:逮到機會(上) 26.
聽著楊瀚訴說對自己的愛意,又看到楊瀚眼里的痛苦…
彷彿也看到了兩人多年的感情,有那么一瞬間,程予嫣的心軟了些。
但她僅存的理智提醒她,她不能再退讓了。
她如果再退讓,等于重蹈覆轍。
──她跟他都該看清現實了。
程予嫣提了口氣,「…你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予嫣…」
楊瀚本不想放棄,但他今天毫無偽裝。
走廊上來來往往的公司職員路過時,視線有意無意地,都盯著他們兩人看。
楊瀚蹙眉,他壓低聲音開口。
「予嫣,那妳答應我…,接我的電話,我們電話里談,好嗎?」他說,聲音滿是疲憊。
程予嫣看著楊瀚,神情不定,沒有立刻接話。
楊瀚捺不住性子,俊朗的面容是無助和憤怒,「予嫣…,我們在一起這么久,妳說分開就分開,連談談都不可,妳有沒有考慮過我的心情?我把妳當什么?妳又把我當成是什么?」
楊瀚說得傷心,這話終究是動搖了程予嫣。
她看著楊瀚,楊瀚的痛苦和疲憊似乎都藏在臉上新添的黑眼圈里。
程予嫣的心真的軟了。
她伸手,想撫上楊瀚的臉。
楊瀚握住了她的手,一眼的傷心,不發一語,就這么看著程予嫣,像是個被拋棄的孩子。
那眼神,讓程予嫣有了罪惡感,「你…」
又是一組員工與他們錯身而過,楊瀚看看四周,在他人的眼光里,想起了現實。
他忙不迭地打斷了程予嫣,「予嫣,我得走了…,之后,妳一定要接我的電話。」
「妳記得,我沒有答應要分手。」
落下這話,楊瀚放開了程予嫣的手,推開右側新聞部的玻璃門,匆匆離去。
玻璃門關上了,也把程予嫣推回現實、推回她的日常。
沒有楊瀚的日常。
她的視線落在楊瀚剛剛站著的位置上,那裏,因為楊瀚的離開,露出本該屬于那兒的墻壁,蒼白而空蕩,彷彿什么都不曾存在過。
如同這六七年來她不斷、不斷經歷的心情…
程予嫣抿緊唇,掙扎和無助,扎扎實實的在她心里蔓延開來。
這感情終究是太苦了,苦到程予嫣無法承受,苦到她不想再思考這件事了。
程予嫣深吸口氣,向左轉,往男人Gang的週刊部門方向走去。
這一次,她跟楊瀚走上了不同的方向,而那裏,有程予嫣必須獨自面對的人。
—-
男人Gang周刊部門跟女孩Ask周刊部門不同。
這里,沒有欲蓋彌彰、掩飾現實殘酷的輕音樂,空氣里,也沒有名義上用來安撫人心,實際上只讓人覺得嗆鼻的香水味。
踏進這部門的那剎那,程予嫣聽著整部門充斥著的電話聲和打字聲,只能感覺到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肅殺氣息。
「妳就是程予嫣吧?」坐在門口最外側的那女子名叫方朵莉,她睨了程予嫣一眼,俐索的視線凌厲地掃了程予嫣一身。
她虛偽的笑笑,百般慵懶替程予嫣指了經理辦公室外頭的座位,「妳坐那,等等東西放好去跟經理報到。」
「嗯。」程予嫣應了聲。
只是她才要往前走,方朵莉便叫住了她,「欸。」
程予嫣停下腳步,不確定的回望。
方朵莉冷哼了聲,抱著胸,「我們單經理很久沒有請特助了,她向來習慣自己來。」
「這讓我好奇,妳會來這里,是因為妳是她特別喜歡的人呢?還是…」她不懷好意的笑笑,「…她特別討厭的人?」
程予嫣心一凜,她想起她要面對的是什么。
想起單雪淇的敵意…,她沒有回話,直接往她位置的方向走去。
那位置不大,跟程予嫣在女孩Ask部門的位置看起來大同小異。
擱下箱子的她,不禁看向單雪淇辦公室的門。
單雪淇就在里面吧…
程予嫣深吸口氣,只是那剎那,她也想起了沈東冬。
想起沈東冬每次碰到與前女友有關的事情時,忽然筑起的冷酷,那段過去彷彿程予嫣永遠攀不過的墻。
──那讓沈東冬放不下的人,就是單雪淇嗎?
依例得向主管報到,程予嫣輕敲了下門,等待,卻不見門內的單雪淇應聲。
程予嫣疑惑,她正考慮是否該撥通內線電話給單雪淇確認,程予嫣面前的門鎖卻轉動了。
門開了,門內的單雪淇睨了她眼,女王風範的微笑,笑意輕淺,卻是嫣然。
「妳來了?」
程予嫣踏了進去。
「妳一定覺得我要妳來這是不懷好意。」單雪淇對她說,嫵媚的眼瞅著程予嫣此刻僅有的堅強。
她輕捧起程予嫣的臉,輕噴口氣,噴上了程予嫣的臉蛋。
「我跟妳不一樣,我很誠實,我可以直接回答妳心里的疑惑…」她笑笑。
她開門見山,「…程予嫣,我的確是不懷好意。」
「我們就直接一點說吧…,妳告訴我,妳跟總經理是什么關係?」她睨著程予嫣。
果然是因為沈東冬嗎…
「我跟她?」想起沈東冬,程予嫣的心頭上擱上一絲暖。
只是細想下去,也讓程予嫣想起了現實。
因那瞬間,程予嫣忽然意識到,她跟沈東冬之間,除了房東與房客間的關係之外…
其實,什么也不是。

第二十六章:逮到機會(下) 26(下).
想清這點,程予嫣的心好像給人掏空了似的。
但她卻沒有心思想清,這股空蕩不安的感覺究竟從何而來…?
「不想說是吧…?我可以理解。」單雪淇抱著胸,瞇起眼,漂亮的手撫過程予嫣白皙的臉龐。
她的動作是那般溫柔,可她的指腹每撫過程予嫣的肌膚一寸,程予嫣的心就寒了一分。
她淡淡一笑,「不管妳和她是什么關係,我只有一句話,我不會讓像妳這樣的女孩子靠近她…,妳這種人,只會傷她的心而已。」
「我這種人…」程予嫣喃喃,重複了一次,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對,就是妳這種人。」單雪淇嗤了聲,「…我的時間很寶貴,跟妳們這種處心積慮的乖乖牌不一樣,我懶得繼續跟妳猜東猜西了。」
踩著紫羅蘭色高跟鞋,單雪淇的腳步停在辦公桌旁的幾個大箱子旁。
她睨了程予嫣一眼,指著那箱子,笑笑,「我的新助理,請妳把這些拿去分類、掃描、歸檔。」
程予嫣征征然,那箱子是疊得要比她身高還高了,里頭不知道有多少文件,「這么多…」
單雪淇冷冷一笑,「妳知道我之前沒有請助理吧…,這幾年的文件自然沒有人負責電子化跟歸檔,只能麻煩妳這個新任助理了。」
「妳不會連這種小事都辦不好吧?妳巴結、攀附沈東冬和佟杰的時候,可沒有這么柔弱又無能啊?」單雪淇瞅著她看,冷哼了聲。
「妳!」程予嫣瞪著她,要強逼自己,才能面對單雪淇眼下的欺人太甚,「…好,我做,我做就是了。」
說著,她踮起腳,試著抱起其中一只箱子。
但那箱子很沉,她使力卻仍抱不住,差點就把箱子給砸了。
單雪淇冷冷地看著這一切,就像是在觀賞一場她期待已久的表演,她一句話也不吭,默默看著程予嫣的手足無措。
她等待程予嫣向她求饒。
但單雪淇不知道,她顯然低估了程予嫣的倔強。
程予嫣看了她眼,也不求助,深吸口氣,硬是把那箱子抱了起來。
箱子太沉,她抱著走出門,雖是短短的距離,程予嫣的手已在顫抖。
她強撐著,便要走出門。
單雪淇叫住了她。
「程特助。」單雪淇語音淡淡。
她字字句句都像帶刺的針,扎的人耳朵發麻。
「我忘了提醒妳了,一年一度的時裝周是我們男人Gang要乖乖別流出來晚上我要檢查_有誰二男一女3p過報導的重點項目,而那時裝周就在最近,到時候我們得整理好過往的資料,提一個最好、最精彩的文案出來。」她的嘴角揚起笑。
抱著箱子的程予嫣勉強開口,「…所以呢?」
她的指節已然泛白。
「嗯,沒什么所以啊。」單雪淇冷笑了聲,「當然就是要告訴妳,妳手上那疊資料,在這兩天就得處理完了…,不然,妳說,我們怎么來得及整理過往的文案呢。」
「知道了。」程予嫣勉勉強強的擠出這幾個字。
「也對,這點小事,妳應該做得到吧。」單雪淇又說,氣勢逼人,一點也沒有收斂的意思,「我就妳一個助理,男人Gang的每個人又都身負重任,我可沒有多余的人力可以支援妳做這種小事。」
「那就麻煩妳,好好做完它們了。」單雪淇微笑作結。
離開單雪淇的辦公室已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最后落下的話依然盤旋在程予嫣耳際。
程予嫣抿緊了唇。
站在影印機旁的她持續掃描著箱子里的文件,當然,她已經數不出來那是第幾分文件了。
程予嫣抬眸,她看見墻上電子鐘顯示的時間,心一凜。
已經傍晚了。
「下班啰,明天見。」
「掰掰,明天見啦。」
影印室離大門很近,外頭人們互相道別的耳語像流水一樣,偷偷鉆過那細小的門縫,流進程予嫣的耳里。
程予嫣低眉,望了那箱子一眼,但那箱子里的文件好像會自己增生似的,怎么掃描也沒有一個盡頭。
這才只是第一箱,擱在單雪淇辦公室里的,至少還有兩三箱。
今晚,該是得加班了。
她正想,手機卻亮了起來,打來的人先是讓她心一暖,跟著,卻也讓她猶豫了。
她第一次,如此猶豫該不該接這個人的電話。
但她知道她得接。
「今天不忙吧,等等一起回去?」電話那頭的沈東冬問。
程予嫣抿唇,是直到此刻聽見沈東冬的聲音,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脆弱,她的眼眶微微泛紅了。
但就算如此,她無疑不想讓沈東冬擔心。
程予嫣提醒自己,她現在所面對的,不管是不是單雪淇的敵意,依然是她工作內容的一部份。
這種事,到哪里都可能發生。她不能、也不該,對沈冬東說這件事。
尤其,如果單雪淇是沈東冬的前女友的話…
程予嫣一點也不想讓沈東冬想起過往的那些回憶。
她開了口,避重就輕,「我今天要加班…,妳先回去。」
「加班?」沈東冬問,有些詫異,「我今天才剛收到你們最新一期的打樣,照理說現在應該是你們部門最不忙的時候…,蕭翊瀟加派案子給妳?」
「嗯…,算是吧。」程予嫣應了聲,只想含糊帶過,因為她是個不善說謊的個性,根本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搪塞,「妳快回去吧,不用等我,我哥他們還在等妳吃飯。」
「…好吧。」聽程予嫣這么說,沈東冬只得掛上電話。
雖然,電話掛上時,沈東冬還是覺得哪里不大對勁,但這畢竟是程予嫣自己的工作,她雖然疑惑,卻也不能干涉太多。
想著,她看向桌上那盒手工餅乾,秀眉輕擰。
今天早上播音樂的事情,怕是嚇著了程予嫣,沈東冬本來想跟程予嫣道歉的,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口。
于是她問起佟杰該如何跟人道歉,佟杰就自作主張的替她買了這餅乾,也沒問她她想道歉的那人是誰、是男是女。
男人女人都愛吃手工餅乾嗎?又都能接受這種方式道歉?沈東冬失笑,早習慣佟杰的亂作一氣。
把餅乾裝進了紙袋里,拎著紙袋,出了辦公室的她按了電梯。
電梯順勢而下,眼看就要到周刊部門,沈東冬不禁又再度想起了程予嫣。
好巧不巧的,電梯門卻也在這時開了,停了下來,恰巧,就停在女孩Ask週刊部。
沈東冬抬眸,門外的人見著她一臉緊張,想了想,還是踏了進來。
沈東冬卻覺得那人有點眼熟,似乎在哪里看過這人。但沈東冬沒有細想,只因她每天本就會見上許多公司員工。
那人似乎也認識她,但怕是懼于她的職位和可怕的聲名,根本不敢認出她,于是兩個人在電梯里靜默著,等著誰得樓層先到,誰就可以脫離這令人尷尬的寧靜。
本該是這樣的。
但那人低眉,正想從包包里翻找什么,卻是恰巧見著沈東冬手里的那個紙袋包裝。
不見還好,一見,她便難掩興奮,本能似的驚呼了聲。
「Warm&Hearty的餅乾嗎,媽呀,這超難買,也好吃的。」那人喊著,卻又想起了對沈東冬的畏懼,她抓抓臉,尷尬一笑,「總經理妳好識貨喔!」
沈東冬抬眸,見著那人的興奮,她在模糊的印象里認出了那人。
她其實見過她的,上次她陪程予嫣一起喝醉的那晚…
程予嫣的同事嗎?
沈東冬眨眨眼,終是認出了秦子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1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