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戴著玉勢不許掉回來檢查_有黃有色的小說有哪些

第二十九章:自作主張(上) 29.
三天后。
「欸…,新來那個助理是不是沒日沒夜、都待在影印室里啊?她有回家過嗎?」
「不是吧,我聽保全說她有回家啊…,只是早上很早就來、晚上又很晚走,都在掃描我們以前的那些資料…」
「真可憐,她是哪里得罪了Elsa,有必要這樣整她嗎?那些資料我們根本就用不到啊。」
「噓,你講那么大聲,就不怕被Elsa聽到?到時候連我們都倒楣。」
「對對,千萬不能得罪她這個女魔頭,自從她跟總經理分手以后,聽說就性情大變,一年比一年嚴重…」
「好了啦,別再說了。」
聽著影印室外頭不住傳來的耳語,程予嫣深吸口氣,繼續掃描資料。
這是最后一份了。
把掃好的資料從影印機拿了出來,程予嫣把拆開的資料重新用釘書機釘上。
終于…
好不容易完工的她靠在墻上,看著終于掃完了的資料,吁了口氣。
這幾天的晝夜不分,總算,可以短暫地有個盡頭。
這也才有了食慾,她拿起桌邊擱的三明治,咬了一口。
這是今早她出門前沈東冬幫她做的,這幾天,沈東冬什么都沒問,卻是比她起的更早,比她睡得更晚。
早上起來替她準備早餐,晚上在公司外頭等她回家。
沈東冬為什么要對她這么好?程予嫣抿唇,心頭酸酸的,思緒凌亂了。
但每當程予嫣意識到這點,她就會提醒自己,不能讓再想下去…
她不能再放任自己的心為沈東冬多空出一點位置。
一來是因為她還放不下楊瀚…,二來則是因為,她知道沈東冬做這些,都單純是對她的善意。
她不該貪心,不該曲解這分善意。
她正想,門上傳來一聲輕敲。
行政助理方朵莉站在外頭。
方朵莉總綁著一束高高的馬尾,她笑起來的時候有一抹高傲,那模樣,總讓程予嫣聯想起單雪淇。
傳聞方朵莉是單雪淇的主要爪牙…
「欸,程予嫣。」方朵莉走進了影印室,漂亮的眼一挑。
抱著胸的她對程予嫣冷冷一笑,「經理要我問妳東西掃完了沒?」
「掃完了。」程予嫣掠過方朵莉,一併掠過她眼里的幸災樂禍,「我正要去跟經理說。」
「喔?真的假的。」方朵莉輕笑了聲。
那模樣,像是程予嫣說了個什么樣有趣的笑話。
程予嫣不想搭理她,本要走遠。
「嗯?那我怎么什么都沒看到呢?」她身后傳來方朵莉的聲音。
程予嫣聞言,是愣了,她停下腳步。
錯愕刷白了她的臉。
以為自己聽錯了,回過頭的她一眼的不可置信。
「妳…,在說什么?」程予嫣問著她,不安卻已涌上。
「啊?妳聽不懂喔。」方朵莉用她粗糙的演技佯裝驚訝。
她摀住口,動作夸張,就怕程予嫣看不出來她是演的。
「…我就覺得很奇怪啊,妳每天都在影印室里,忙東忙西的,大半天也見不著人影,為什么我那邊一個檔案都沒收到呢?」她疑惑的看著程予嫣,一臉無辜。
「程予嫣,妳這幾天到底都在影印室里忙什么啊?」方朵莉挑眉。
程予嫣愣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憤怒在剎那之間擄獲了她剩余不多的理智。
太卑鄙了,她沒想到單雪淇會使出這種手段…
一股憤怒恣意張狂,她無暇細想便撥開了方朵莉。
「妳干嘛?」方朵莉吃痛的喊。
「我去找經理。」程予嫣落下了這話,匆匆掠過了部門走道上的其他人,直接走到了經理辦公室門口。
是到了那里,看到辦公室門牌,程予嫣才多了分清醒。
她咬緊了唇,手擱在門板上,猶豫了下,出于一股沖動,她索性不敲門,直接開了門。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門內不只單雪淇一人。
──沈東冬跟佟杰也在那里。
是太意外,對上了沈東冬和佟杰的視線,程予嫣一時間便愣住了。
單雪淇抬眉,見著是程予嫣,剎那間有些慌張,但很快便歛下了那神情,把那剎那的風云變色,都化成了嘴里的云淡風輕。
她嫣唇輕勾,高傲的目光如懾人的刺,「妳進來不用敲門的嗎?妳以為這里是哪里呢?」
「我…」程予嫣深吸口氣,怕沈東冬擔心,程予嫣強抑住內心的忿忿不平,「抱歉,單經理,我晚點再來。」
「嗯。」單雪淇應了聲,微微一笑,「走得時候記得把門關上,就算是新人,也該知道禮貌吧。」
程予嫣不答話,用她僅有的倔強轉過身,就要走出經理辦公室。
不知道怎么跟沈東冬解釋這件事…,要離開前,視線短短掠過沈東冬的臉龐,程予嫣忍不住想。
也或許是因為那一眼…
那旁觀了數日的人,是不愿再當個局外人。
她終究開了口。
「如果這么急著進來,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妳報告。」
沈東冬的聲音傳進程予嫣的耳里,那令她不禁停下腳步。
沈東冬神色平靜,她繼續問著單雪淇,「為什么不讓她說完?」
「總經理。」單雪淇看著她,僵硬一笑。
她的笑掩不住那就要張狂的憤怒,「妳何必避重就輕?」
「…為什么不乾脆問我,我怎么把程予嫣調到這里來了?」她睨著沈東冬。
「我尊重妳們部門經理間的人事異動權。」沈東冬淡聲說,是不疾不徐。
她繼續道,「…但任何緊急的公事,都是整個集團的事,應該要優先處理。」
「她看起來很急。」沈東冬平靜作結,「妳應該聽完再作判斷。」
「妳!」再也掩不住那絲憤怒,單雪淇直走到沈東冬面前。
單雪淇目光凌厲,「程予嫣跟妳打了什么小報告?」
「妳今天一早突然說要來找我談公事,結果妳前腳才進來,程予嫣后腳就跑來了?」越說越是憤怒,單雪淇氣得纖指一揚,指著程予嫣。
瞪著沈東冬,她繼續說,「我也不怕告訴妳,她是我新來的助理,我不過就叫她掃描一些資料而已。」
「總經理,難道妳要告訴我,這不是助理該做的事嗎?」單雪淇揚眉。
她語里的憤怒太鮮明,空氣里的火藥味已再藏不住。

第二十九章:自作主張(下) 29(下).
聽著單雪淇的一嘴忿忿,沈東冬始終沒答腔。
直到此刻。
沈東冬終是開口,語聲冷然,「如果只是掃描資料…,妳怎么那么急著要她走?」
她說,彷彿單雪淇再怎么樣,也無法挑起她一絲情緒
單雪淇聽著,大大的吁了口氣鎮定心緒,才能勉強承認自己的反應過度。
「老闆啊…」一旁的佟杰只覺空氣里的火藥味太濃,聞得要嗆鼻的他,輕拉了下沈東冬的衣袖,順勢給單雪淇一個臺階下,「單經理個性比較急,既然妳也有空聽程特助報告,那就一起聽一聽就好了啊。」
「嗯。」沈東冬應了聲,沉默了。
單雪淇見狀,沒好氣地抬眸,瞪了程予嫣一眼,「所以,妳到底要說什么?」
「我已經把檔案都掃描完了。」程予嫣說著,「雖然,都被妳給…」
她正說,身后的門卻再度被推開了。
「經理,抱歉,是我剛剛抓到程予嫣在影印室里偷懶,根本沒在傳檔案,她氣不過,所以就自己跑…」方朵莉一進來便說。
只是,后頭的話,在她看到辦公室里的一干人等,便硬生生嚥下了。
方朵莉尷尬地改口,「還是,我誤會了什么…」
單雪淇一聽便猜到發生了什么事。
她簡直要被方朵莉氣壞了,「妳這笨蛋,妳…」
方朵莉面如土色,不知該如何是好。
能怎么辦呢?單雪淇只得勉強收起情緒,裝得若無其事,「…朵莉,妳是不是誤會程予嫣了,我是說,會不會是機器壞了,所以才沒收到檔案。」她僵硬地說。
「可、可能吧…」見狀況不對,方朵莉連忙應和,剛剛在門外頭的驕傲蕩然無存,只剩下不知所措,「是我太著急了,我怕、我怕趕不上時裝周,所以口氣比較差一點,程特助,抱歉啊…」
程予嫣抿唇不答,她對這倏忽之間的轉變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只覺得這幾日的疲憊惹得她頭昏,加上剛剛的憤怒,她已經無法好好思考。
「是因為時裝周才需要掃描文件?」沈東冬開口,佯裝若無其事,打斷了她們兩人臨時湊出的戲碼。
她淡聲給她們個臺階下,「單經理,那我請人資部幫妳調一些工讀生支援?」
「佟杰,等等你跟人資部那邊聯絡一下,看有幾個人可以調過來。」她最后說。
「好。」眼看事情終于要落幕,佟杰連忙回。
沈東冬站起身來。
當她與程予嫣錯身而過之際,她清冷的目光淡淡望向程予嫣。
瞧見程予嫣神色的她,忍不住停下腳步。
程予嫣的臉色實在太差了。
沈東冬蹙眉,她當然知道程予嫣的氣色為什么會這么差…,更應該說,她早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是顧慮到程予嫣的倔強,她才一直什么都沒說。
只是,事情是已經到了不能放著她不管的地步…
駐足于門前,沈東冬找了個藉口,「程特助,妳來得正好,關于上次拍攝的打樣我有些事情要問妳,妳跟我來一趟。」
程予嫣愣著,沒有反應過來。
佟杰見狀,是反應機靈,他立刻想起了自己的責任。
他連忙推了程予嫣一把,「對、對啊,程特助,那妳就先跟我們回辦公室一趟。」
他連忙推著程予嫣向前走,臨走前還不忘對門內氣得臉色難看的單雪淇笑笑,才把門給關上了。
那門一關,單雪淇的憤怒再無法遮掩,她氣得把桌上的東西抓起,不由分說的通通都往地上砸。
「經理…」方朵莉喃喃。
「不要叫我。」單雪淇背對著方朵莉,身子微微顫抖,「妳到底對程予嫣作了什么?我準妳這樣做了嗎?」
方朵莉尷尬的無所適從。的確,單雪淇并沒有叫她假裝沒有收到檔案,而是因為她猜測單雪淇的心思,自作主張的這么做的。
本來一切只會讓程予嫣被逼得更慘而已…,方朵莉又怎么會料到,沈東冬居然好巧不巧的就來了單雪淇的辦公室呢?
「經理…,我不是故意的…」方朵莉低聲說。
她一向對單雪淇唯命是從,是沒想到難得擅作主張,反而害到了單雪淇。
單雪淇當然明白方朵莉是出于好意,而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沈東冬突然來了她辦公室,這一切,都不會急轉直下、甚至失控,變成眼下這種狀況。
說到底,都是因為沈東冬的偏袒、是因為沈東冬插手,這一切才會變乖乖戴著玉勢不許掉回來檢查_有黃有色的小說有哪些成這樣…
單雪淇好恨。
她恨,只因沈東冬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認真的問過她一句,問她這些到底是不是她的主意…
沈東冬一個問題都沒有問,就像她和單雪淇之間的信任早已蕩然無存一樣。
她一直在保護沈東冬,一心只想阻止沈東冬,可是為什么這個人,卻是完全不了解她的苦心,還要裝得這么事不關己的模樣。
她不甘心、好不甘心…。
為什么沈東冬總是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
單雪淇咬緊了牙。
──為什么!?
單雪淇踩過那一地凌亂,在那一地的破碎聲中,她彷彿也把她的驕傲給踩碎了。
但她不在乎,她從一旁的包包掏了手機,找出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事到如今,她已不愿再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