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先用小嘴含出來h_朋友夫婦換交換完整版

第三十二章:千方百計(上) 32.
在這城市的另一角,下了計程車的程予嫣,她跟在夏凝兒后頭來到楊瀚家的門口。
夏凝兒已帶上了墨鏡,一貫的模式,慣常地掩飾身分。
「予嫣,妳身上有鑰匙嘛?沒有的話我打給為凱?」楊瀚家的大門外,夏凝兒問著程予嫣。
程予嫣愣了下,只因她的直覺告訴她,這鑰匙,夏凝兒應該也有一副。
──但事實顯然相反?
程予嫣輕輕呼了口氣,她想起楊瀚的承諾。
楊瀚跟夏凝兒,始終沒有越線。
不像她跟沈東冬。
想著,從包包里取出鑰匙,程予嫣感到愧疚。
而這愧疚,在她進了那屋子,看到一地的凌亂,和那個躺在床上睡著卻一臉虛弱的男人時,無疑被鑿的更深了。
他真的生病了…
站在楊瀚的床旁,程予嫣不禁伸手,輕輕撫過楊瀚的臉龐。
那臉龐熟悉依然,只是滄桑跟疲倦多多少少掩蓋了那些熟悉,加深了她的心疼。
──她是不是做錯了?
程予嫣抿緊了唇,撫著楊瀚臉上的鬍渣,她第一次懷疑自己的決定。
「他剛吃了安眠藥,才睡著。」夏凝兒開口,為眼下的情景做了注解,「他已經很久沒進片場了,大家都很擔心他…」
「他這樣多久了…」程予嫣喃喃,她當時提分手,以為,是對兩人最好的選擇。
她以為,楊瀚會義無反顧地往他的夢想飛去。
「詳細狀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最清楚的人還是為凱。」夏凝兒吁了口氣,溫柔地搭上程予嫣的肩,「予嫣,我跟楊瀚是假的,妳跟他才是真的。只有妳在,他才會好起來…,如果妳真的擔心他,就不要放棄他,好不好?」
「那是不一樣的…」程予嫣搖搖頭,她清楚自己的個性,如果不是這些年的事情,逼她忍到了最后一步,她當時,是不會開口要離開楊瀚的。
她跟他,已經回不到當初了。
回不到高中那年的秋天,回不到當時的簡簡單單。
有太多的傷痕,不是開口,說一句道歉,就能一如初見。
程予嫣心知肚明,「我擔心他,但那是因為…」
「予嫣?妳來了,還好妳來了乖先用小嘴含出來h_朋友夫婦換交換完整版。」宋為凱清亮的聲音打斷兩人的對話,他在門口見著了程予嫣,就擱下手里的提袋,快步走來,「凝兒,是妳告訴予嫣的?她愿意跟楊瀚復合了?」
此際,夏凝兒看程予嫣緊張了,她輕輕覆上程予嫣的手,示意她不要說話,一切交給她就好。
「予嫣是因為擔心楊瀚才來的,你不要給她壓力,他們兩個人的事情,如果不是楊瀚生病了,我也不會介入的。」夏凝兒對程予嫣淡淡一笑。
「為凱,楊瀚的事情我們都很急,但予嫣是無辜的,你應該尊重她。」夏凝兒又說。
程予嫣安心了,夏凝兒似乎是站在她這邊的。
「對…」聽夏凝兒一說,宋為凱冷靜多了,他拍拍程予嫣的肩,「是我太心急,予嫣,妳原諒我,妳也知道楊瀚一直是個工作狂,我從來沒看他這么失控過。」
程予嫣低眉,她看著楊瀚的臉龐,怎么會不知道宋為凱說得是真話?
她應該要好好跟楊瀚說清楚的,這一點,她當時無力承擔,但確實,是她做錯了。
這一點,她對不起他。
「楊瀚需要跟妳好好談談,不然他這樣一直折磨自己的身體下去,我們雖然擔心,但都無計可施。」宋為凱對程予嫣低聲說,他說得誠懇,從提袋拿了瓶飲料給程予嫣。
見程予嫣喝了口,宋為凱百般考慮似的,又開口,「予嫣,如果妳還對楊瀚有一點感情,妳就讓他清楚妳為什么離開他?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是可行的,但不告而別就…」
夏凝兒打斷了他,「為凱…?說好了不逼予嫣的?」
「啊…」宋為凱按著臉,歉然,「抱歉,凝兒謝謝,妳看看我,太心急了…」
「我會跟他說清楚。」程予嫣點點頭,她知道她還欠楊瀚解釋,這是她不能逃避的責任,儘管,她也不希望她和他會走到這一步。
程予嫣想著,她深吸口氣,「等他醒來,我會跟他說。」
「太好了。」宋為凱點點頭,他鬆了口氣,感激的看著程予嫣,「予嫣,聽我一句勸,楊瀚對妳是真心的,凝兒跟他之間真的沒有任何曖昧…,你們兩個人的誤會,讓他好好跟妳解釋清楚?」
程予嫣看著他,沉默了。
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宋為凱解釋,她和楊瀚之所以會分開,并不是因為誰背叛了誰、誰懷疑了誰。
而是她看清了現實,看清了,所以無法再愛了。
見程予嫣不答,宋為凱只以為她是同意了他的話。
稍感滿意的他看向夏凝兒,「凝兒,我送妳回去吧?等楊瀚安眠藥藥效退了醒來,讓他跟予嫣好好談。」
「也好。」夏凝兒站起身,離開前,想起什么似的,她牽起程予嫣的手,「予嫣,不論妳和楊瀚談的如何,我喜歡妳,希望我們都還可以是朋友。」
說著,她從包包里拿了張紙,寫了號碼,遞給程予嫣,「我們保持聯絡?」
「嗯。」程予嫣應了聲,夏凝兒對她眨眨眼,便跟宋為凱走遠了。
把大門關上的程予嫣,她的注意力再度回到楊瀚身上。
看著一地上的空酒瓶,跟眼前這跟曾經和她交往已久的男人…
程予嫣再度意識到了愧疚。
只是令她更感到悲傷的,對眼前的楊瀚,她除了愧疚、卻無法再想起愛情…
──更應該說,現在的她,面對楊瀚,一想起愛情,她便想起傷痛。
太痛了,痛得讓她想不起愛。
看來,她只能陪他走到這里了。
她對不起他。
想著,程予嫣落下了淚,溫柔的撫著楊瀚的臉龐,她輕輕地開口,「對不起…」
她希望楊瀚去找一個適合他的人。
一個明白楊瀚的夢想,能支持他走到最后的人。滿懷愧疚,程予嫣想。
睡夢里的楊瀚,似乎感應到了她的心情,又像是做了個噩夢,他痛苦的皺眉。
程予嫣輕揉的他的眉心,安撫著他。
她聽見自己的手機響了聲,卻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因一股倦意忽然涌上,她變得很想睡。
是前幾天太累了嗎…,程予嫣想著,但這思緒還沒來得及清楚,便被更多的睡意給掩蓋了。
她的身子軟下了,伏在楊瀚的身上,她熟睡了。
夜深了,外頭的光線已然暗下,沒有開燈的房間一屋漆黑。
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里,只剩下兩人平穩的呼吸聲…
直到有個人點開了燈。

第三十二章:千方百計(下) 32.(下)
是宋為凱。
他看著床上熟睡著的程予嫣,輕聲開口,「予嫣?予嫣?」
程予嫣沒有反應。
宋為凱笑了,這結果是必須的。
喝了被下安眠藥的飲料,誰不會睡著呢…?
沒有太多時間讚許自己的成果,宋為凱還有別的事得忙。
他搓了搓手,拉開楊瀚身旁的被子,調整了楊瀚的睡姿,跟著,他抱起了程予嫣,讓她好好的、妥適的,睡在楊瀚的臂彎里。
一不做二不休,宋為凱還不忘替程予嫣鬆開幾個釦子,讓她香肩半露,隱隱約約露在棉被外頭,十足的戲劇效果,又不會讓當事人立刻起疑。
一切就緒后,宋為凱拿起了手機,替兩人拍了張合照。
科技就是這么進步,一個按鈕,一秒瞬間,他就在那四方螢幕里見著了成品。
宋為凱的笑意更濃了。
身為楊瀚的經紀人,這無疑,就是他最該做的事。
楊瀚會感激他的。
他都是為他好。
—-
送走了馮席修,彷彿也送走了一屋子的叨念,沈東冬終于有時間坐了下來。
時間空了,記憶找到機會涌上,沈東冬想起了過去。
馮席修跟宋為凱,夏凝兒跟楊瀚,這幾個人名,在幾年前,曾經是沈東冬生活里的日常。
除此之外,還有單雪淇跟蕭翊瀟。
一想起這些名字,彷彿就想起那些回憶…
只是那些回憶不純然美好,反而糾結的像張網,一想起,便籠罩住沈東冬的思緒,糾纏著她的心思。
折磨她,讓她窒息。
沈東冬吁了口氣,張狂的記憶稍稍止息。
她張望了下這還不夠熟悉的屋子,發現,眼下她最熟悉的,是饑餓。
她揉揉眉心,打開手機,用App替自己叫了份外賣。
才送出訂單,她的手機卻又響了,見著打來的人,沈東冬擰眉。
這人很少這么晚還打給她。
「沈東冬,妳把我的人帶走,帶去哪了?」電話那頭,單雪淇嚷了聲,一慣的囂張跋扈、女王氣勢,如她們年少時相處的模式。
這些年,沈東冬或許變了,但單雪淇卻是一點都沒變。
即使,經過當年的那件事。
「妳是說予嫣嗎?」沈東冬嘆息,經過那件事,她對單雪淇無疑有著歉疚,也有著珍惜。
珍惜單雪淇的一如以往。
沈東冬知道單雪淇對她的感情,雖然,沈東冬一直無法回應這份感情。
「今天的事情,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希望妳也是。」沈東冬淡聲說,試圖讓單雪淇冷靜下來,「我跟予嫣沒有妳想像的那些感情牽扯。」
「是嗎?」單雪淇冷哼了聲,「沈東冬,我不是今天才認識妳,看妳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妳找到了誰的影子。」
單雪淇嘲諷的笑,像是在笑她自己,又像是在笑沈東冬,「妳愛睜眼說瞎話,我不想配合妳,妳就不高興了?偏要拿妳那些道理來壓我。」
話鋒一轉,單雪淇又說,「…但這不是我打給妳的原因,我累了,懶得跟妳吵架,我問妳,程予嫣現在是不是在妳旁邊?」
「不,都已經下班了…」沈東冬搖搖頭,嘆息,「而且,她現在是妳的助理,妳要找她,不需要透過我。」
「但我找不到她啊,打給她上百通也沒接。」單雪淇說著,語里帶著倦,不難嚼出她此刻的懶散。
沈東冬愕然的沉默里,單雪淇勾起她艷紅的唇,撩起沈東冬的不知所措。
「…妳不是跟她住在一起?怎么,人不見了,妳也不知道?」惹事生非似的,她對沈東冬拋下這句話。
掛上電話時,單雪淇看著徵信社發來的訊息,笑了。
經過這些年…,這次,她不會再讓『某人』稱心如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2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