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再往里含一點玉勢師傅_朋友的酒 李曉杰mp3

第三十七章:誰能說愛(下)(加更) 37.(下)
「沒關係。」程予嫣低眉,怕讓夏凝兒看清她臉上的神情,「…凝兒,我知道妳只是好意,妳只是…」
說著,她后頭的話卻塞在唇邊,怎么樣,也說不下去了。
夏凝兒吁了口氣,溫柔地對程予嫣開口,「…謝謝妳愿意相信我。」
但夏凝兒見著程予嫣腳上的傷,神色又擔憂起來。
她遲疑了下,開口,「予嫣,妳知道嗎?我打算休息一陣子,暫時,不拍戲了。」
聽著,程予嫣望了夏凝兒一眼,有些不解,「…凝兒,為什么?」
夏凝兒看著程予嫣,一時沉默。
后頭的話,她是多般小心翼翼,才慢慢說下去,「予嫣,我知道這些年妳受委屈了…,這幾年我跟楊瀚都發展的很好,我跟席修談過了,我們沒有必要再跟彼此綁在一起。」
「所以,我想透過我休息的這個契機,放消息給媒體,讓他們外傳我跟楊瀚分手了。」夏凝兒輕聲解釋。
程予嫣聽著,只覺訝異,她看著夏凝兒柔美的臉龐,卻是看不清里頭的善解人意,「妳為什么要這么做…」她喃喃。
夏凝兒見著程予嫣的困惑,毫不意外似的,她淡淡地嘆了口氣,「予嫣,我不想再破壞你們,尤其,我不想再傷害妳。」
程予嫣搖搖頭,不想讓夏凝兒再把責任往肩上攬,「妳也是無辜的,當時,妳也只是被被公司要求…」
「妳不要那么自責,我不怪妳。」程予嫣認真道。
夏凝兒嘆息,「予嫣,妳真的很善良…」
「我想,我到現在才能明白,為什么都這么多年了,楊瀚除了跟我的假誹聞以外,能夠做到一點其他的誹聞都沾染不上。」夏凝兒很是感嘆。
說到此處,她的神色更加真誠,「予嫣,楊瀚他只是想跟妳和好…,他不是故意傷害妳的,雖然他的作法過了頭,可是他對妳是認真的,我想,你們還可以談談?」
她柔聲說著。
只是夏凝兒沒料到,她本以為程予嫣會考慮這個提議,但程予嫣看著她的眼里,卻寫盡了一個詞。
那個詞,是『絕望』。
夏凝兒愕然,一度以為自己看錯了什么。
「來不及了,凝兒…,楊瀚他,已經徹底毀了我對他的信任。」程予嫣緩緩道。
夏凝兒懵了,程予嫣的話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什么意思?」
只是她正想追問,目的地到了,計程車停了下來。
夏凝兒付了計程車錢,兩人在車上,卻靜默著。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下車的意思。
「…凝兒,我跟楊瀚的事情,妳做得已經夠多了。」程予嫣輕聲說。
就算是為了保護楊瀚吧,她不愿意告訴夏凝兒,其實,楊瀚做的事情,比裝病還多得多。
多得多…
楊瀚,利用她對他的信任,跟宋為凱合作,在她的飲料里下了藥。
楊瀚,利用她對他的感情,讓宋為凱藉著她人事不知的時候,褪去了她的衣衫。
楊瀚…
程予嫣抿唇,她其實心里有底,她知道,楊瀚如果狠下心來這么做,絕對不會只是要讓兩個人同床共枕而已。
楊瀚他,肯定還讓宋為凱對她做了什么…
程予嫣已經不愿再細想下去。
在真相來臨之前,程予嫣不愿再細想,不愿再把楊瀚想得更加不堪。
程予嫣開口,「凝兒,我跟楊瀚之間,我想,已經沒有辦法…」
程予嫣正說著,夏凝兒卻覆上她的手背,搖搖頭,要她不要再說了。
「予嫣,沒關係,我不是要逼妳。」夏凝兒柔聲說,很是關心,「我只希望妳知道這些事,還有,不管妳跟楊瀚日后怎么樣,我都會是妳的朋友,好嗎?」
「嗯。」程予嫣點點頭。
坦白說,她著實沒料到,失去楊瀚以后,她可以擁有夏凝兒這個朋友。
夏凝兒吁了口氣,讓司機開了車門,她扶著程予嫣下車。
計程車開走了,夏凝兒看著眼前的這棟大樓,對程予嫣笑笑,「予嫣,這里,就是妳新搬來的地方?」
「嗯,暫時會在這里住一陣子。」程予嫣說,她望著那棟大樓。
這里,是沈東冬臨時租下的地方,程予嫣卻是不知道,沈東冬經過昨晚過后,是否還曾回來過。
她很想她,卻找不著她。
攙扶著程予嫣,夏凝兒開口,「…予嫣,真的很巧,其實,我也剛搬過來這里。」
「妳也住在這里?」程予嫣愕然。
她這才想起,許久以前,她的確曾在這棟大樓附近,看過夏凝兒的身影。
那天,是夏凝兒與楊瀚跟記者約好,要在超商面前偷拍兩人約會的那天。
那天,也是程予嫣決定跟楊瀚分手的那天。
程予嫣這才想清,原來,夏凝兒是那時就搬到了這棟大樓。
「嗯,看起來,我就住在妳家樓下。」夏凝兒說著,她替兩人按了電梯,「所以,如果沒有人照顧妳的話,妳隨時打給我,只要我在家,我一定會上來幫妳…」
程予嫣笑笑,沒多想,便答應了夏凝兒的提議。
程予嫣出了電梯,她打開門,見屋子如她離去之時,依然空蕩蕩的,她的心這才真正不安了起來。
她試圖再打了一次電話給沈東冬,電話終于通了,程予嫣按著話筒,等待沈東冬接起電話的剎那。
而程予嫣的屋子外頭,關上電梯門的夏凝兒按了樓層,電梯順勢而下。
她住的地方跟程予嫣只差一層樓,于是電梯很快便到了。
夏凝兒才踏出電梯,便聽見屋內一陣熟悉的音樂鈴聲。
是『她』的手機鈴聲吧?
幾年前,她為『她』選的。『她』念舊,于是那么多年都不曾換過。
想著,夏凝兒淡淡一笑,她掏出鑰匙,打開了門。
見夏凝兒進屋,門內的『她』望著她,眼里有著關切。
「好點了嗎?怎么一個人就出去了?」『她』站起身來,關心的手覆上夏凝兒的額頭。
夏凝兒溫柔地笑了,她笑起時,臉頰有著小小的酒窩,像是把人的目光也旋進去了。
「嗯,去外頭呼吸新鮮空氣,好多了。」
她笑著對『她』說,「而且,還好有出門,我才能救了一個人。」
「誰?我認識?」
「嗯,我想妳認識。」夏凝兒淡聲說,語聲正落,『她』的手機又響起了,打斷了夏凝兒后頭的話。
「抱歉,我接個電話。」說著,『她』打開了陽臺的門。
夏凝兒望著『她』的背影,想起了『她』的名字。
想起當年,她們剛認識的時候,夏凝兒曾經還拿『她』的名字開過玩笑。
『東冬,為什么不叫東東、或者是冬冬?而且,還是跟我名字不相合的冬天?』
『我想名字不相合,人不一定?』『她』問她。
『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愛妳。』夏凝兒笑著應了聲。
『沈東冬,我比妳想得更愛妳,妳知道嗎?』

第三十八章:驀然回首(上) 38.
明明只有一層樓的距離,沈東冬推開門時卻已一身冷汗。
「怎么受傷了?」
回到住處的她,見著程予嫣一臉歉意的坐在餐桌旁等她。
心是被擔憂據滿了,沈東冬蹲下身子,仔細地檢查程乖再往里含一點玉勢師傅_朋友的酒 李曉杰mp3予嫣的傷口。
「在我們家附近發生的?」沈東冬問著,聲音是她少有的緊張。
「嗯。」見她如此,程予嫣輕撫著她的背,「沒事了,還好碰到朋友,她帶我去包扎。」
沈東冬的目光卻是移不開那傷口,她按著額頭,只覺自責。
她想起了昨晚。
若不是昨晚她徹夜未歸,程予嫣怎么會碰上這種事?
沈東冬吁了口氣,一時間無法排除這份想像。縱使她素來理智,這種心急如焚的時候,理智也派不上什么用場。
她想起昨晚未歸的原因。
夏凝兒…
想起,昨晚她送單雪淇回家以后,夏凝兒的那通電話。
止不住的思緒讓沈東冬一度陷入沉默。
「都說沒事了,妳太擔心了。」看出沈東冬的自責,程予嫣溫柔地握住她的手,卻是想起了什么。
她遲疑了下,開口,「…總經理,妳,是不是在躲我?」
「啊?」沈東冬不解。
她抬眸,清冷的目光迎上程予嫣的,見著了程予嫣眼里的不安。
沈東冬心裏明白,程予嫣是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吻,想起了她們兩人接吻時,她不自禁流下的淚。
她淡淡一笑,搖搖頭。
「這幾天待在家。」沈東冬輕捧起程予嫣的臉,把程予嫣的依賴望進了眼里,「我請特休。」
「不…」程予嫣立刻拒絕,「我可以照顧好自己。」
習慣了程予嫣的固執,沈東冬瞇起眼,清冷的眼里有一絲溺愛,「…我先請半天?過半天再看情況,如果妳真的可以,后半天我就不請假。」
「我們在交往,請半天假照顧妳,是我該做的。」沈東冬補上一句,「這樣,妳總能答應?」
沈東冬這么說,程予嫣既好氣又好笑,一時間也不得不投降。
「那就半天,只能半天。」
「半天后,應該是我看情況決定。」
「妳…」程予嫣嘆息,再沒有話,拿沈東冬沒有辦法。
程予嫣總覺得,這些日子下來,沈東冬似乎越來越知道要怎么樣對付她。
沈東冬能在年紀輕輕就當上飛擎周刊部門的總經理,箇中原因,程予嫣終于是領教到了。
見程予嫣再不抗議,沈東冬扶起了她。
「餐桌椅硬,去沙發上休息吧。」沈東冬說,溫柔的把程予嫣的手往她肩上搭。
兩人捱的近,程予嫣聞見了沈東冬身上的氣息,那氣息帶著股甜香,卻不是沈東冬平日里用慣的清淡香味。
「妳昨天晚上…」程予嫣摀住嘴,她知道不該干涉沈東冬太多的。
「我昨晚先去喝了點酒,跟單經理一起。」沈東冬老實交代,說謊搪塞并不是她的特色,「后來,因為我有個朋友身體不太舒服,我帶她去看了醫生,就在她家住了一晚。」
「跟單經理…」程予嫣喃喃,她知道自己吃醋了,卻管不住自己。
沈東冬扶她在沙發上坐好了,見程予嫣神色不定,沈東冬失笑。
「予嫣,我跟單經理真的只是…」
「總經理,妳不用跟我解釋,不需要的。」程予嫣搖搖頭,阻止了她后頭說著的話,「…妳陪著我,已經很好了,也已經足夠了,不管妳以前的交往對象是誰,我都不會過問。」
程予嫣認真地說。
但這醋罈子已經翻了,一室的醋味。她身旁的沈東冬沒有失去嗅覺,要她不發現,顯然是不可能的。
沈東冬嘆息,她替程予嫣倒了杯水。
坐上沙發的她,溫柔地,把程予嫣捱進了懷里,「予嫣…,那如果我告訴別人,我跟妳在交往呢?」
「…予嫣,我可以說嗎?」輕輕地,沈東冬問著她。
程予嫣抬眸,她的心被揪緊了。
她看著沈東冬,看著沈東冬冷慣了的眼里的那絲溫柔,程予嫣的胸口一塞。
她想起了楊瀚,想起了那些躲躲藏藏的日子,也想起了,她剛剛在車上夏凝兒無意間告訴她的事。
這些年來,她的感情,總是在藏…
──第一次,有人,要她不要再藏了。望著沈東冬的她,抿唇。
「為什么這么問…?」程予嫣輕聲問,掩飾著自己的情緒。
沈東冬的手撫上程予嫣的臉頰,程予嫣的臉頰暖了,少了屋里冷氣沾染上的冰冷。
「予嫣,我不想讓妳多想。既然妳不問我的過去,那我便把現在留給妳。」
「我不在乎別人知道我的性向,但我在乎他們看妳的眼光。」沈東冬低聲說,嗓音里有一絲寵,專屬一人的寵,「…予嫣,妳在乎嗎?」
「我不在乎。」程予嫣喃喃,她幾乎是本能地脫口而出。
但說著,程予嫣后頭的話緩下了,「總經理…,但我不希望妳說。」
「…為什么?」
「因為現在的我,還沒有資格,讓妳對我這么好。」程予嫣說,聲音低低的,目光落不進沈東冬眼里,「…我還配不上妳。」
沈東冬擰緊了眉,這是她這些日子以來,第一次,再也忍不住想明白程予嫣究竟受了什么樣的傷。
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把眼前這個讓她掛心不已的女子,傷得這么深。
她的指腹溫柔地滑過程予嫣泛紅的眼眶,低眉,輕輕的吻進程予嫣的眉心裏。
程予嫣閉起眼,一滴淚滑下。
沈東冬愕然,她的吻短暫離開了,程予嫣的小手卻攬上了她的頸,搖搖頭。
「妳不要走,不要躲我,我沒事的。」她說。
沈東冬吁了口氣,她的唇瓣再度落下。
在程予嫣的雙眸間輕點、在程予嫣的鼻尖上盤旋、在程予嫣的唇瓣上徘徊。
依依不捨。
當沈東冬的吻停下了,程予嫣緩緩地張開眼。
她伸手,指腹擱淺在沈東冬的唇瓣里,思緒不止。
「怎么了?」沈東冬問著她,只盼能做些什么,解開程予嫣心里的結。
「總經理…,妳知道嗎?以前,我的前男友,從來不希望別人知道我的存在。」程予嫣輕聲說,淚水不聽話了,跟她的心一樣,「因為愛他,所以我接受,可是后來我才知道,接受了,不代表不會痛苦、接受了,不代表不會在乎。」
程予嫣開口,語里的哽咽,像根刺,直截的往沈東冬心口上扎。
「接受,只是接受,但本來在乎的、本來在意的,是不會因此改變的。」
她低眉,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我說接受,只是欺騙自己也欺騙他…,最后,在不斷的忍耐里,消磨我和他之間的感情。」
沈東冬看著她,這是她倆在一起之后,程予嫣第一次講出過往那段感情帶給她的感受。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句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2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