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回來我檢查道具h文_木星和土星對比

第四十四章:再無退路(下) 44.(下)
雖然,其實她多希望…
多希望沈東冬這挫敗,是為了她單雪淇,而不是為了程予嫣。

但即使一瞬間也好。看著這樣痛苦的沈東冬,單雪淇的恨意終是被補償了些。
沈東冬沉默著。
她不知道單雪淇的恨意,但她知道單雪淇說得沒錯。
──她要程予嫣如何再相信愛情?
回去的路上,沈東冬的心里始終擱不下這個念頭。
她想起了八年前。
想起楊瀚跟夏凝兒搭檔成螢幕情侶之后,夏凝兒來找她的那天。
那天,夏凝兒帶了一杯星巴克給她,墨綠色的LOGO搭在潔白的杯身上,沈東冬想起的卻不是咖啡的味道,她想起的,是她的錯誤。
潔白的杯身沾了墨綠色的印刷,日后怎么樣也洗不掉、怎么樣也揮之不去了。
『東冬…,我今天看到楊瀚的女朋友了,擦身而過,她不知道是我,很清秀的一個女孩子。』夏凝兒說,她手機里的抒情歌開得太大聲了,不住從她擱在桌上的耳機傳了出來,『她看起來很單純,我想她會支持楊瀚吧。』
沈東冬卻是打斷了她,開口,說出了她這幾日考量過后的決定。
『凝兒…,我們分手吧。』
『嗯?為什么?』夏凝兒愣住了。
『我們不該再在一起。』沈東冬說,她把咖啡推開了,站起身,她看著桌上她的新名片。
──『飛擎周刊部記者,沈東冬』
沒有資格再擁有彼此,沒有資格再擁有幸福。
當時,做出決定的那天。沈東冬已經做好離開一切的準備。
『現在的生活,是妳要的,妳得到了。』沈東冬說,望著她摯愛的那個女人。
她望著夏凝兒的錯愕,也望盡夏凝兒的改變。
一切都不一樣了…
沈東冬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我們也應該分開了。』
『我不懂…』夏凝兒喃喃,以為聽錯了什么,『妳怎么可能放我一個人…』
夏凝兒回過神來時,她已拉住沈東冬的手。
『妳不愛我了嗎?是因為楊瀚、還是因為…』夏凝兒嚥了口口水,一度遲疑,輕聲開口,『…因為”他”?』
『妳該對我愧疚的…沈東冬,帶我認識”他”的人是妳。』夏凝兒說著,眼眶泛紅,淚水剎那便盈滿了眼眶,『為什么…』
沈東冬捨不得,她伸手想撫去夏凝兒的淚,卻猶豫了。
『不是因為他們,我對妳的在乎并沒有變。』沈東冬說,她輕輕的撥開夏凝兒的手。
『騙人。』夏凝兒搖搖頭,見沈東冬要走,夏凝兒不由分說的便抱住她,『沈東冬,妳怎么可以這樣、妳怎么可以說走就走?』
在夏凝兒的哭泣里,沈東冬靜默著。
過了會,她輕聲開口。
『因為我不懂愛情了。』
沈東冬說著,聲音漠然,『我想,我已經沒有愛人的資格了。』
那漠然…,對夏凝兒也是,對她自己亦然。
她已經沒有愛人的資格了。
思緒及此,下了車的沈東冬踩上了社區外頭的石磚,走進社區的她,短跟鞋輕輕敲擊著地面,規律有節奏的,一如以往。
這些年來,她始終陪在夏凝兒身邊,卻不曾再提起愛情。
她一度認為,過去的那個決定,已經為她的愛情上了枷鎖,她早就失去了愛人的資格。
于是她留著夏凝兒的一切、留著擱滿倆人回憶的空房間、留著對人一貫冷漠的戒律,她循規蹈矩、防守嚴密,卻沒想到卻還是有個人闖了進來。
那個人是程予嫣。
程予嫣讓她想起愛情,在不知不覺間淡化她的界線,于是這些日子,讓沈東冬一度迷失了。
尤其,在她發現自己愛上程予嫣的時候。
她以為,程予嫣的出現,是她還盡了過往的錯誤,終于,她可以卸下她的枷鎖。
但沈東冬沒想到,程予嫣的出現,其實是告訴她,這一切的錯誤,她根本沒有還盡的那一天。
她是錯了。
沈東冬走到大樓門口時,才發現夏凝兒在樓下等她。
「東冬…,我忘了帶鑰匙。」夏凝兒喚住她說,「對不起…,我可以去妳家待一下嗎?這么晚很難找鎖匠。」
沈東冬停下腳步,眼下實在不是一個好時機,這讓她一度想拒絕夏凝兒。
但夜色的確深了。
「我知道妳有女朋友了,我會睡沙發的。」見沈東冬考慮,夏凝兒吐舌,補上一句。
「妳先跟我上樓。」沈東冬沒有接話,她眼下沒有說閑話的心情,「家里有備用的盥洗用品,不夠的話,再幫妳準備。」
「好。」夏凝兒點點頭,開心答應。
沈東冬見著那笑容,愣了下,她是懷念夏凝兒那個笑容的。
很多年以前,夏凝兒曾經是那么簡單的一個人。
到底,是什么讓她變了?這些年來,沈東冬問過自己很多次,卻始終找不到答案。
電梯門開了,沈東冬掏出鑰匙,往左旋四圈,打開門。
夏凝兒跟在她身后,笑吟吟的東張西望。
走進屋子時,沈東冬聞到空氣里的奶油香氣。
是蛋糕嗎?還是餅乾?
──程予嫣在等她嗎?
脫下跟鞋,沈東冬的心揪緊了,只是,她也同時看到門口那雙男用球鞋。
她抬眸,對上程予嫣的視線,跟著,發現程予嫣不是一個人。
她抱著一個男人,抬眸,對上沈東冬的視線,才鬆開手。
沈東冬沒多花力氣便認出了那個男人。
那人是楊瀚,是程予嫣的前男友…,是她拆散了他們。沈東冬擰眉,心在下沉。
見著她和夏凝兒,楊瀚尷尬的站起身來,望著沈東冬。
「沈總,謝謝,我女朋友之前托妳照顧了。」
沈東冬擱下公事包,剎那間沒有半分真實感。
直到她看著程予嫣站起身來,對她虛弱一笑。
──以及,開口對她說的那句話。
「總經理…,抱歉…」
程予嫣說,出于愧疚似的,她的視線有意無意的避開了沈東冬,「我想,我該在一起的人還是他…」
「謝謝妳…,這些日子以來,陪在我身邊。」

第四十五章:認清現實(上)(加更) 45.
沈東冬望著程予嫣,不語。
她是妄想從程予嫣的眼里,望出什么的。
但程予嫣卻是避開了她的眼神,牽起了楊瀚的手,熟悉的模樣。
那動作那般自然,像是他們早已屬于彼此,不管過去多少誤會、多少紛擾,也切不斷、割不開彼此的緣分。
縱使如此,沈東冬是不愿相信的,至少,這一刻不愿。
她張口欲言,夏凝兒卻打斷了她。
「予嫣,太好了。」她上前,親暱的拉住程予嫣的手,眨眨眼,悄聲說,「妳愿意原諒他了?」
「嗯…」程予嫣淡望了楊瀚一眼,深吸口氣,對夏凝兒輕聲開口,「…妳,會好好陪在她身邊?」
夏凝兒微微一笑,剎那,明白了程予嫣的意思。
她微微頷首。
「予嫣,我們走吧。」楊瀚低聲道,不愿在此多做停留,「妳的東西,我可以再請為凱來拿。」
「沈總,這樣會不會造成妳的困擾?」楊瀚問著沈東冬,打斷了她的沉默。
沈東冬抿唇,一時不語。
她在程予嫣掠過她身邊時,輕輕地抓住了她的手。
程予嫣停下了腳步,低眉,卻是不愿再看沈東冬一眼。
楊瀚不解,「予嫣?嗯?是不是有什么急著要用到的東西,今天就要帶回去?」
「妳別擔心,妳的東西我家里都還留著,就算沒有,也沒有買不到的?」見程予嫣依然沉默,楊瀚說著,語氣急促的鮮明。
但程予嫣依然不答話。
楊瀚有些捺不住性子,他抬眼,探詢的眼神落向一旁的沈東冬。
「沈總?我已經謝謝妳對予嫣的照顧了。」楊瀚說,好生好氣的話語,卻已是警告的意味。
但那話就像從沈東冬耳旁掠過似的,她沒有回應那句話。相反的,她淡聲開口,問的對象,是程予嫣。
「…會幸福嗎?」沈東冬開口,問著,不再試著對上程予嫣的視線。
程予嫣抬眸,她的目光短暫地落到一旁夏凝兒的身上,那短短的一個眼神,稍縱即逝。
「會的。」程予嫣對她點點頭,溫柔一笑,「妳已經把我照顧的很好了。」
沈東冬見著程予嫣的笑容,那個剎那,沈東冬有一股沖動,想說些什么,只是她想說的,已是不能說的。
她想告訴程予嫣,她想照顧她,而且不只是昨日、今晚,是一生一世。
過去幸福的日子像是吉光片羽,剎那便逝去了,昨晚、今晚,跟著迎來的事實,殘酷的令人難以接受。
即使準備好也是一樣。
沈東冬清楚。她沒有留下程予嫣的資格,不論是從愛情的角度上,或者,從她對程予嫣的虧欠上。
原來,她已沒有選擇。
想清的剎那,她輕輕地鬆開了程予嫣的手。
程予嫣的指尖離開沈東冬的掌心時,沈東冬的心湖像落入了一根針,輕悄悄的一聲,激起水面小小的漣漪,剎那,便回歸了風平浪靜。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根針埋入心底,像是肉里種了刺,有多難受。
「等等。」
忽視那感覺,楊瀚把門打開時,沈東冬叫住了楊瀚。
「不要再讓予嫣躲躲藏藏。」只能說出這句話,沈東冬對楊瀚說。
「嗯。」楊瀚應了聲,聲音有些冷,「沈總,謝謝妳對予嫣的關心,我和予嫣都感受到了。」
砰。
當沈東冬身后的鐵門關上時,沈東冬明白,程予嫣終是走了。
沈東冬沒有再回頭,她知道,程予嫣也不曾回頭。
她們偽裝多日的關係,脫掉了偽裝的時候,變成了什么呢?
沈東冬問自己,也想問程予嫣,雖然,這答案知道、或者不知道,都只是徒增眼下的傷感。
她不該讓程予嫣再承受更多了。
夏凝兒望盡沈東冬眼里的愁緒,直到此刻,夏凝兒才知道這些年歲過后,她或許真真正正的失去了什么。但夏凝兒不明白的,是這份失去,她究竟是知道得太早,還是發現得太晚。
但有件事是無庸置疑的,是她抗拒接受這一切。
于是,夏凝兒小心翼翼的從沈東冬的身后,抱住了她。
「經過這些年,我想清楚了…以前的我,很多事情都看不清楚、也看不明白。」夏凝兒倚在沈東冬的肩頭,呢乖回來我檢查道具h文_木星和土星對比喃著,口里的懺悔,一字一字的,輕敲沈東冬的耳膜。「東冬,妳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沈東冬沉默,她看著沙發上的那層皺褶,想到的,是程予嫣幾分鐘前人還在那里。
想著,她輕輕地拉開了夏凝兒擱在她腰間的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3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