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女小喜1全文閱讀_木星符號

第四十六章:最后一步(下) 46.(下)
無論對程予嫣、或者是對夏凝兒。此際,沈東冬是清醒了。
清醒的明白,一切都該結束了。
──她不能再放任自己耽溺。
—-
「予嫣,下車了。」停好了車,楊瀚淡淡一笑,輕喚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程予嫣。
「嗯。」程予嫣點點頭,答應了,鬆開了安全帶,拉開車門,「我先去一下洗手間…,你在門口等我?」
「好,等等見。」楊瀚應了聲。
望著程予嫣下車的身影,楊瀚的笑容不自覺的歛下了。
他深吸了口氣。
只是縱使如此,他一胸口的煩悶仍難以紓解。
這幾日,面對著程予嫣,楊瀚不得不承認,他面對的只是一副空殼。
他的予嫣像是被人給搶走了。
可楊瀚卻不知道和誰去討。
──和沈東冬嗎?
想起沈東冬,楊瀚的妒火便像給人添了柴薪,炙的他胸口發燙。
楊瀚想起了那天晚上,想起他告訴程予嫣全部的事實之后,他對程予嫣說的那些話。
『予嫣,妳很清楚…,我,對妳才是真心的。』
那句話落下時,出乎楊瀚意外的,他換得的是程予嫣的沉默。
然后,是程予嫣的一句道歉。
『對不起。』
『予嫣?為什么?』楊瀚想不到,這會是程予嫣給他的回答。
程予嫣輕聲說,『云翰…,你不會看不出來的,我已經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愛你了。』
『不,予嫣,妳只是前陣子被我傷透了心,只要妳給我時間、給我們一點時間…』
楊瀚說著,見程予嫣仍不為所動,一股情緒涌上,楊瀚忍不住哭了、不由自主的哭了。
剎那間,時間好像靜止了。
程予嫣見著他哭,抿唇,溫柔的擦去楊瀚的淚水。
『心跟身體不一樣,心被傷透了,就好不了了。』程予嫣說,輕輕地。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程予嫣繼續說著,『可是云翰,我很清楚,我好不了了。』
楊瀚不服氣,他不愿意接受這虛幻而不清楚的理由。
他沉聲開口,『予嫣,我不信,不是因為沈東冬嗎?就算妳跟沈東冬分開也一樣?』
程予嫣一雙眸看著他,寫盡了憐憫、也寫盡了答案。
楊瀚愣住了,他再問了一次,『…所以,妳即使孤單一個人,也不會接受我?』
『嗯。』程予嫣遲疑了下,終是點點頭,回答了。
年少時一片真心的交往,卻在不知不覺走盡了緣分。楊瀚是不能接受的,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從哪時候開始、哪一天、哪一件事。
可如果能夠重來…
楊瀚低著頭,握成拳的手掐緊著。
他知道,他大部分的決定都不會改變。
他依然會從蔣云翰變成楊瀚,會從平凡的高中生變成家喻戶曉的知名演員。因為,那就是他最想要做的事。
或許,這是命運,早注定他們兩個的未來,在短暫交會后,走向各自不同的結局。
但縱使如此、縱使必須分開,楊瀚不愿意程予嫣受罪,至少,他不想讓程予嫣再受感情的罪。
他清楚夏凝兒的盤算,以及,過去那些錯綜複雜的人事物。
──他不能讓程予嫣攪入過去的那些是非中。
這是他唯一能為程予嫣做的。
為此,就算稍稍欺騙了程予嫣,那又如何。
『予嫣,聽完我剛剛說的那些,我猜,妳會原諒沈東冬、會讓她追回凝兒?』楊瀚開口,低聲,問著程予嫣。
『我會離開。』程予嫣說,『我會成全她跟凝兒。』
楊瀚抬眸,一眼的憂郁,『離開還不夠。』
『知道我和妳的關係,沈總對妳少不了愧疚,她不可能會放妳一個人。』楊瀚繼續解釋。
程予嫣沒有反駁,只因她清楚,楊瀚說著的,確實,就像她所認識的沈東冬。
楊瀚見狀,知道自己說服程予嫣了,他輕輕握住程予嫣的手,『予嫣,妳必須讓沈總知道,妳接受我回到妳身邊了,這樣她才會放心…』
他溫柔說著,就怕程予嫣會拒絕他,『但我保證,那只是假象,我跟妳之間只會回到以前交往前的樣子。那時,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妳記得嗎?』
程予嫣抿唇,終究是動搖了。
『予嫣,妳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楊瀚正要再說,程予嫣卻阻止了他。
他皺眉,跟著,便聽見了那鑰匙插進門鎖的轉動聲。
他一時不解,程予嫣則望著那門鎖,那眼神,就像是在跟什么道別似的。
是跟沈東冬道別?還是,跟這一屋子的回憶道別?
楊瀚忍不住猜想。
但真正的答案,楊瀚是不會知道了。
楊瀚能知道的,是門打開的那一剎那,程予嫣選擇輕輕地抱住了他。
他知道,程予嫣終究是同意了他的提議。
那剎那,楊瀚和進屋時的夏凝兒對上眼,夏凝兒滿意的對他眨眨眼,用眼神慶賀他的成功、祝賀他倆的計畫達成。
但楊瀚不自覺的避開了她的眼神,只因他第一次對夏凝兒感到如此反感。
他不想被她歸類成同類人。
──為了成功,無所不用其極的人。
但楊瀚終究是高估自己了。
這幾日,他和程予嫣分住兩個房間,雖然一起吃飯、聊天、互道晚安,但終究只是朋友,除了朋友,再也不是。
楊瀚為這樣的關係感到痛苦,卻割捨不掉這痛苦。
但他又能如何呢?
鬆開安全帶,楊瀚下了車,從一旁的賣場購物車停放處拉了輛推車。
只因過幾天有個颱風,宋為凱這幾天恰巧也忙得不可開交,導致楊瀚還找不到時間跟宋為凱說程予嫣的事。
沒有宋為凱的干擾,只要稍稍喬裝,楊瀚樂得帶程予嫣出來走走,買一些生活日用品。
此際,程予嫣在不遠處看見了他,對他揮揮手,笑著。
楊瀚也笑了,他因為程予嫣的笑容,短暫的,忘了剛剛郁悶的思緒。
但那個剎那,他也同時見著一旁通往賣場處的自動門開了,他見著了那兩個人。
那兩個,如果可以選擇,楊瀚近日不愿意再見到的兩個人。
見著楊瀚的神情,程予嫣困惑,她循著楊瀚的視線看去,跟著,愣住了。
推著推車的沈東冬站在那兒,夏凝兒則挽著她的手。
那短短剎那,四個人視線相交的瞬間,就像是一個誰也解不開的結,牢牢地打在彼此的心里。
楊瀚擰眉,他俊朗的眉宇壟罩在那結下,緊皺著,似乎沒有鬆開的理由。
他在那個剎那才明白…
──他或許和夏凝兒真的是同類人,為了成功,無所不用其極的人。
不論是事業,或者是愛情。

第一章 高中少女 (1) 傍晚五點多鐘,正是下班的顛峰時間和學生們的放學時間,街道上和馬路上顯得十分的繁忙,公車和捷運里都擠滿了人。
寒流來襲,臺北的氣溫只有九度,再加上綿綿的細雨,每當冷風一吹來,路上的行人不是把身上的大衣拉緊,就是把脖子上的圍巾拉得高高的。
一個頭上綁著馬尾,脖子上圍著一圈粉紅色圍巾的女學生下了公車,撐開手中的傘,趁著綠燈時快步跑過斑馬線,一直跑到了馬路對面的騎樓下,一面收著雨傘一面繼續快步走著。
明明是放學時間,但是瞧女學生的神情和步伐,卻是一副在趕時間的樣子。女學生拿出口袋里的手機看了看時間,這一瞧,便又加快了腳步,跑過了兩個路口之后,最后在一家名叫「心樂」的樂器行前停了下來。
這是一家裝潢得很漂亮的樂器行,右邊的櫥窗里展示了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左邊的櫥窗里展示的是幾支薩克斯風,向里面望去,則可以看到許多架直立鋼琴,還有乖女小喜1全文閱讀_木星符號幾臺三角鋼琴。女學生把手中的傘放進傘桶里,然后推門走了進去。
掛在門上的鈴鐺叮叮噹噹的響了幾聲。
伴隨著鈴鐺聲響,一位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年輕男子從里面走了出來,身上穿著一件簡單的格子毛衣,斯文的臉上特意蓄了一點點的鬍子,頭髮長到耳下,有點玩世不恭的味道。
只聽他笑容滿面地對女學生說道:「茵茵,妳來啦!」
「對,我來了,楊大哥。」女學生笑道。
女學生的名子叫做夏茵茵,今年只有十五歲,剛上高中一年級;年輕男子名叫楊晴朗,是這間樂器行的老闆。
「只剩下十分鐘就六點了。」楊晴朗看著墻上的鐘,微微皺眉說。
「今天路上塞車塞得比平常嚴重,公車開得慢吞吞的,所以就來晚了。」夏茵茵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靠墻的一臺三角鋼琴前坐了下來,順手把書包放到鋼琴椅子的腳邊,打開琴蓋,搓著兩只手。
「好冷啊!不暖手不行。」夏茵茵像是說給楊晴朗聽的,又像是說給自己聽的一般。
說完,凍僵的十指就在琴鍵上,上上下下輕盈地來回飛馳了幾次,非常熟練自然。
隨意的暖完手之后,時鐘已經指著五點五十二分,只剩下八分鐘了,夏茵茵將長髮塞到耳后,沒有遲疑,緊接著就彈起一首李斯特(注:Franz Liszt,1811~1886 ,匈牙利作曲家、鋼琴家)名為「悲嘆」的曲子。
彈畢,又彈了兩首蕭邦(注:Frederic Chopin,1810~1849 ,波蘭作曲家、鋼琴家)的練習曲。
十只靈活敏捷的指尖下,悅耳的琴音響遍了樂器行的每一個角落。楊晴朗靠在一架直立鋼琴旁,在她身后靜靜地聽著。
彈完這幾首曲子后,夏茵茵抬頭望了望墻上的鐘,六點零二分,她立刻緊張地蓋上琴蓋,重新拾起地上的書包,轉過身對楊晴朗說道:「已經超過兩分鐘了,楊大哥,謝謝你,我明天再來。」
但楊晴朗卻沒有回應,眼睛盯著地板像是在沉思。夏茵茵趕時間,顧不得沉思中的楊晴朗。
就在夏茵茵要走出樂器店前,楊晴朗猛地抬起頭來喊道:「茵茵,等等!」
夏茵茵停下來轉過身。
「今天功課多嗎?」楊晴朗問。
這句話問得沒頭沒腦,夏茵茵一頭霧水。
兩三步走到門口邊,楊晴朗笑著對夏茵茵解釋道:「今天晚上等妳家麵店收了以后,如果妳學校功課不是很多,妳可以再過來練習。」
「楊大哥今天會比較晚關門嗎?」
「是這樣的,」楊晴朗笑著說:「今天晚上有個消失了很久的好朋友要過來找我,我太久沒見他,一定會巴著他拼命聊天,不到半夜誓不罷休,所以這里待到至少晚上十一、二點以后,妳若來了,愛彈多久就彈多久,除非妳阿姨不讓妳來。」
聽了這話,夏茵茵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她當然想來,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這么一來,我不就打擾你們了嗎?你們多很久不見,應該有很多話要聊吧?我在這邊叮叮咚咚地敲鋼琴,豈不吵人?」
「不會的,我這朋友也……」楊晴朗頓了一頓:「也很喜歡古典音樂,懂得也很多,妳彈得是古典音樂,他會喜歡的,不會嫌吵。」
「那就更不好了,」夏茵茵一個勁兒的搖頭:「他既然懂古典音樂,我彈得這么糟,豈不是讓他的耳朵難受?」
楊晴朗哈哈大笑:「茵茵,我們倆認識這都快四年了,我楊晴朗雖說對古典音樂并不特別懂得欣賞,但再怎么說也不至于一竅不通,這些年來妳天天來報到,也沒聽妳說怕我耳朵難受,這會子反倒擔心起我朋友來,這樣說不太過去吧?」
被楊晴朗這么一說,夏茵茵自己想想也對,不禁格格的笑了。
楊晴朗拍拍夏茵茵的肩,勸道:「妳是來練琴的,不是來表演的,更何況妳能彈琴的時間真的是少得可憐,我現在幫妳大開方便之門,妳不是更應該好好把握?」
這話不錯,夏茵茵心動了,一雙水靈靈的眸子閃了閃。
「若妳來當我們的背景音樂,我就不用放CD來聽了,這不是一舉兩得嗎?」楊晴朗見她心動了,便又再補上了一句。
「可是,若是我一直重複練習彈不好的地方,那聽起來會像壞掉的CD。」
楊晴朗聽了這話,又是哈哈的大笑了幾聲:「我那朋友也是會彈琴的,而且彈得相當好,妳放心,他知道練琴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如此,那好吧!」夏茵茵笑道:「今天學校的功課不是很多,如果阿姨讓我過來,我一定會過來的,謝謝你,楊大哥,你人真是太好了」
「下次煮碗麵請我吃吧!」楊晴朗不客氣地說。
「沒問題,你要吃幾碗都行!」夏茵茵豪爽的答應。
出了樂器行,夏茵茵再度用那飛快的腳步往家里的方向奔去,因為臨出樂器行前她看到了墻上的鐘,已經超過了七分鐘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3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