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爽等會就不疼了_木星跟土星哪個恐怖

第一章 高中少女 (2) 回家的一路上,夏茵茵邊跑邊在心里琢磨著今晚時間要怎么分配,因為其實學校的功課是很多的,不過,也正是因為枯燥乏味的功課太多,才更需要音樂的調劑呀,否則人生還有甚么樂趣!大不了,今天晚上熬夜寫功課,明天是星期五,再來就是周末了,她可以稍稍多睡一點補回來就好了,這沒甚么。
她的家距離心樂樂器行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是在幾個路口后一條小巷子內的舊公寓二樓,但因為她阿姨規定她每天必須在六點十五分的時候到麵店里去幫忙,所以她才一定得在六點整離開心樂樂器行,回到家用三分鐘的時間換好衣服,然后趕緊下樓到馬路對面的麵店里去幫忙,等到晚上八點客人少了以后,她才能回家去做一個小時的功課,九點鐘再下樓去做最后的收拾打掃,直到麵店打烊。
麵店的生意不是每天都很好,一個星期里總會有幾天是冷冷清清的,但今天看起來還算不錯,夏茵茵進去的時候,店里已經坐了四桌的客人,兩桌在吃麵,兩桌還在等,她阿姨林瓊玉正忙著切小菜,一旁的滾燙的爐子里正煮著麵。麵店很小,總共只有六張桌子。
「阿姨,我來幫忙了。」夏茵茵走到她身邊,捲起袖子。
冷冷地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林瓊玉沒有看她,手中的刀子俐落地切著海帶:「這么才來喔!」
「嗯,今天塞車。」看出林瓊玉不高興了,夏茵茵心虛地為自己找藉口,雖然這藉口也是真的。
「塞車就不要去彈琴啊!」林瓊玉沒好氣地說:「妳是當我有三頭六臂喔?」
其實夏茵茵才晚了五分鐘而已,但她不敢回嘴,一心又想著晚上要去楊晴朗那裏練琴,此時不討好林瓊玉是不行的,因此快速地捲起袖子對林瓊玉說道:「對不起,阿姨,讓我來切。」
林瓊玉把菜刀交給她:「再切一顆滷蛋,三塊豆干,第二桌要的。」
「好。」夏茵茵不輸給林瓊玉,同樣俐落地切著小菜。
「肚子餓了嗎?」林瓊玉心不甘情不愿地問。
「不餓,一點也不餓,我可以晚點再吃。」其實夏茵茵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了,不過,肚子餓是可以忍一忍的,因為這個時候即便只是吃吃東西墊墊胃,也只會加深林瓊玉對她的不滿。
聽到夏茵茵非常「識大體」的說不用先吃飯,林瓊玉這才覺得胸口的那一口氣平順了些。
「那再切一盤滷蛋跟海帶,第三桌要的,我去煮麵。」林瓊玉吩咐著,夏茵茵一律都是回答「好」,然后趕緊照林瓊玉的吩咐切好小菜送過去。
整晚夏茵茵都非常殷勤地招呼著客人,做事又比平常更為賣力,到了八點她也不打算回家去寫功課,反而還是留在店內。
「阿姨,今天生意比較好,我就在這里幫忙到晚上乖好爽等會就不疼了_木星跟土星哪個恐怖關門。」夏茵茵主動說,但其實已經沒有甚么客人了。
「妳自己要留的喔。」林瓊玉看了夏茵茵一眼,心里是越來越舒坦了。「那妳先去把地掃一掃。」
按照林瓊玉的吩咐,夏茵茵勤快的拿著掃把掃地,掃了一大半,忽然一眼瞥見林瓊玉要去洗碗,連忙把掃把靠著墻邊放好,搶在林瓊玉面前說道:「阿姨,天氣冷,讓我來洗碗吧,妳累了一整天了,去旁邊休息就好。」
「地掃完了沒?」
「快掃完了,阿姨可以先檢查我掃得乾不乾凈。」
環顧一圈,果然有掃過的地方地板是乾乾凈凈的,林瓊玉頗為滿意,「那妳還是先掃完再洗碗,我去旁邊坐一下。」說時,還一邊用手捶著自己的肩膀,裝模作樣的說著:「唉呦,累死了。」
很快地掃完地板,夏茵茵又跑去洗碗,大冷天里洗碗,夏茵茵的一雙手被冰水凍得紅紅的。
等到晚也洗得差不多了以后,這時林瓊玉才叫夏茵茵自己去煮麵來吃,「順便也幫我煮一碗。」林瓊玉說。
夏茵茵早就餓壞了,煮了兩碗麵,狼吞虎嚥,只用了十分鐘就把麵吃完,然后繼續收拾關爐子。
這就是夏茵茵的高中生活。每天在麵店里幫忙工作,一周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過年,幾乎很少有休息的日子。

第二章 兒時情景 (1) 一個年輕的媽媽手中牽著一個約莫三、四歲的小女孩走進麵店,當年輕媽媽看到麵店里都已經收拾乾凈了時,詫異的「啊」了一聲,問:「你們已經休息了嗎?」
「我們休息啰。」林瓊玉客氣地回答,儘管心里有些不耐煩。
「喔……」年輕媽媽失望地輕聲嘆了口氣,彎下身子對小女孩溫柔地說道:「瑤瑤,這里已經關門了,我們去前面的超商買東西吃好嗎?」
小女孩一聽,先是哀怨地看著媽媽,然后突然間哇哇的放聲大哭了起來:「我不要我不要,我想吃麵麵!」
「瑤瑤乖,現在晚了,麵店都關門了,我們明天再吃麵麵,好嗎?」年輕媽媽想要牽小女孩走出麵店。
「我要吃麵麵。」小女孩跺著腳,拗著脾氣不太愿意走出去。
「瑤瑤不要鬧脾氣好不好?」年輕媽媽一把抱起小女孩,慈愛的撫摸著她的頭安撫著:「明天我們中午吃麵麵,晚上也吃麵麵,可以吃兩次喔!」
小女孩白白胖胖的手臂環繞著母親的脖子,下巴靠在母親的肩膀上,被媽媽抱著出麵店時還猶自哭著:「我要吃麵麵,我要吃麵麵……」
「乖瑤瑤,我們明天吃麵麵,后天也吃麵麵,每天都吃麵麵……」
看著不斷安撫著小女孩的年輕母親抱著小女孩離去的背影,頓時夏茵茵的心里一陣心酸,眼淚立刻在眼眶中涌現,雖然她竭力要把眼淚吞回肚子里去,無奈眼淚滾了兩圈之后,還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夏茵茵趕緊別過臉去,低頭洗她們剛剛吃完的碗,一面趁林瓊玉不注意時偷偷抬起手臂用袖子擦眼淚。
「茵茵,妳動作快一點,趕快把碗洗完!」林瓊玉沒有發現,只是催促著夏茵茵。
「好,阿姨。」夏茵茵努力穩住自己的聲音,不讓聲音發抖。
「不要讓我等太久。」林瓊玉又補了一句。
夏茵茵背對著林瓊玉點點頭,沒有說話,因為擦乾的眼淚又再度落下。「媽媽,我好想妳……」這句話,夏茵茵已經在心中悲慟地呼喊著不下千百回。
媽媽,早在夏茵茵十歲那年的暑假就因為生病而去世了,而這位她口口聲聲喊做阿姨的林瓊玉,其實是她的繼母。
因為爸爸「職業特殊」的緣故,夏茵茵是出生在一個情況比較特別的家庭里。
她的爸爸夏鑫旺是個黑道小混混,一個月里只有幾天會在家出現,平日里最厲害的就是打人鬧事,五官雖長得不差,但一臉兇神惡煞,在沒有砍砍殺殺的時候,就是成日吃酒賭博。這夏鑫旺從來沒有拿過一分錢回家養家也就算了,偏偏賭術又不好,常常因為輸了賭局而欠下一屁股的賭債,都是夏茵茵的媽媽在幫他償還。
她的媽媽周清雅則是一個沒念過甚么書、生性怯弱的女子,因為學歷差,不容易找工作,所以跟人借了錢,租了家小小的店鋪開了一家小小的麵店養家活口,從夏茵茵有記憶以來,媽媽就一直勤勞的在麵店煮麵,幾乎沒有休息過。
當夏茵茵還小的時候,周清雅就讓她坐在麵店角落的一張桌子上寫功課,再大一點,夏茵茵已經可以很懂事的幫媽媽一些簡單的工作了。
夏茵茵從小就長得很可愛,五官像周清雅一般秀氣,最漂亮的就是那雙眼睛,一對漆黑的眼珠子如寒星般的點點閃爍,靈活動人,白里透紅的皮膚,再加上成天笑咪咪的,見到客人非但不怕生,說起話來更是伶俐,因此很少有客人不喜歡夏茵茵的,日子久了,許多熟客還常常會送她一些小糖果小點心。
「媽媽,我覺得我好快樂喔!」有一天夏茵茵突然對周清雅冒出這句話來,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
「為什么?」
「因為圣誕老公公會變成不同的叔叔阿姨,常常來送糖果給我吃,」夏茵茵本來神秘兮兮地把手背在身后,現在才伸出手來,把手中一小盒包裝精美的糖果放在掌心上給周清雅看。「媽媽妳看,漂亮嗎?」
「漂亮,漂亮。」
「圣誕老公公人好好喔,他送我糖果,馬麻就不用買糖果給我,可以省錢錢喔。」夏茵茵得意洋洋地說著。
本以為媽媽會稱讚她一番,沒想到媽媽竟然轉過頭去拭淚了。
周清雅煮麵煮得勤快,為人和氣,店舖雖小,生意卻挺好的,省吃儉用,慢慢的就把借錢開麵店的債還清了,此后,扣除掉麵店的租金、他們住的舊公寓的租金,以及林林總總的生活開銷,只要夏鑫旺哪個月的賭債可以少一點,竟然多多少少還是可以存下一點點錢。
雖說周清雅讀的書不多,但她卻相當喜歡唱歌,天生擁有一副好歌喉,歌聲清脆嘹亮,可以說是相當有音樂天分,自從生下夏茵茵之后,就一心夢想讓她學鋼琴,等到夏茵茵五歲的時候,便把辛辛苦苦積攢出的錢拿來買了一架便宜的二手鋼琴,把家里客廳硬是挪出一個空間出來,到附近的音樂教室報了名,讓夏茵茵開始學鋼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