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它餓了喂飽它_木木梟三段進化

第二章 兒時情景 (2) 不像別的小朋友需要被父母盯著練琴,夏茵茵好像特別喜歡鋼琴似地,每天自己就會自動自發的練琴。
按照鋼琴老師的說法,夏茵茵學得很快,而且是非常快,又快又好。但是周清雅既不會彈琴,五線譜上的小蝌蚪一個也不認識,只聽得出來女兒能流暢的彈完一首歌。她不知道老師說得是不是太過夸張,不就彈一首歌嘛!學得快或慢,有甚么差別嗎?而且,能夠流暢的彈完一首歌,難道有那么了不起嗎?
不過,老師的讚美還是讓人輕飄飄的,這總比說夏茵茵太笨,怎么都學不會要來得好吧!
總是很快就能彈完一本譜,夏茵茵換譜的速度非常快,彈完的譜一本接著一本,漸漸的,夏茵茵開始彈一些周清雅聽不懂的歌曲了。
六歲的時候,鋼琴老師說夏茵茵彈的是小奏鳴曲,周清雅不懂小奏鳴曲是甚么,直到音樂教室舉辦鋼琴發表會的時候,周清雅赫然發現,所有彈小奏鳴曲的小朋友里,除了夏茵茵和另外一個小男生的年齡是六歲之外,其他彈小奏鳴曲的學生都比較年長,而且曲子的長度也未必有像夏茵茵和那個小男生彈的一樣長。
不過,對每天都忙著在麵店里煮麵的周清雅而言,她能了解的程度只停留在,夏茵茵的曲子聽起來比其他小朋友的曲子都難上很多而已。
后來周清雅才知道,那個六歲小男生的媽媽是音樂教室里的一位鋼琴老師,對他非常嚴格,他從四歲起就開始習琴了,到現在已經比過許多鋼琴比賽,成績相當不錯。
比起其他的孩子,夏茵茵上臺的打扮顯得有些寒酸。別的小女孩都打扮得跟個小公主似地,穿著點綴著蕾絲和蝴蝶結的小禮服上臺彈琴,她卻只穿了一件極為普通的半舊洋裝,而且還有些小了。不過,彈完的時候,夏茵茵卻得到了比小公主們更多更久的掌聲。
到了夏茵茵八歲的時候,她在音樂發表會上彈的是一首舒伯特 (注: Franz Schubert,1797~1828 早期浪漫樂派奧地利作曲家) 的即興曲,琴藝已經明顯超越同齡或是年長的學生。
個子嬌小的夏茵茵,因為身高不夠高,腳踏不到鋼琴下的踏板,所以鋼琴老師王老師借給夏茵茵輔助踏板,像個有踏板的小板凳似的墊在夏茵茵腳下,讓他踩著彈琴。
夏茵茵那稚嫩卻又飛快的手指,在輔助踏板上熟練地踩著踏板的小腳,沉穩的臺風,無一不讓臺下的人驚艷不已。
只有那個鋼琴老師的孩子在前兩年時還與她不相上下,到了這年,明白人都已經可以聽出來他略有不及夏茵茵之處。但聽說那個鋼琴老師的孩子每天都被逼著練上兩個小時的鋼琴,只要一個音符彈錯就會被打手心一下。
而夏茵茵練琴的時間連那個小男孩的一半都不到。
常常會有其他音樂教室里的家長問周清雅問題,那些問題不外乎是:茵茵每天都練多久的鋼琴?茵茵有因為不練琴而被罵嗎?茵茵的媽媽也會彈琴嗎?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針對那些問題,一開始周清雅還老實的回答。
「茵茵每天都是主動去練琴的。」
「每次練習時間約半小時。」
「我不會彈琴喔。」
但是大部分的家長聽了這回答,心里多半是不信的,他們總在心里嘀咕,半小時?怎么可能彈到種程度,更何況周清雅還不會彈琴呢!
看見那些家長的嘴臉,后來周清雅也懶得回答了。

第二章 兒時情景 (3) 有一次鋼琴課下課后,王老師特地把周清雅和夏茵茵拉到角落去說話。
「茵茵媽媽,茵茵進步太快了,我已經快要沒有東西可以教她了,她需要一個比我更好的老師,我建議你們去找我以前的鋼琴老師,他曾經在德國留學過很長一段時間,教學經驗十分豐富,現在是T大的教授,茵茵若能成為他的學生,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夏茵茵記得那時候王老師是這么跟媽媽這么說的。
這番話若是聽在別的家長耳里,肯定是很高興的,但周清雅卻不然:「可是,王老師,那個教授的學費一定比這里的學費還貴吧?」
「這是一定的。」
「王老師,這里的學費已經是我能支付的極限了,恐怕我無能為力再去付更貴的學費。」
「妳不用擔心,若是有經濟上的困難,我可以跟我的老師說,他生活相當富裕,我想,他不會在乎學費的問題的。」
「不,謝謝妳的好意,王老師,就算教授愿意用比較少的學費收我家茵茵,我也不想欠下這么大的人情債,所以,還是請乖它餓了喂飽它_木木梟三段進化妳再繼續教我們茵茵吧!以我們家的環境,這孩子能學多少就算多少,她會彈琴,我就已經很高興了,不奢望她能變成莫札特。」
在夏茵茵七歲的時候曾彈過幾首莫札特的曲子,所以周清雅知道莫札特這個作曲家。那時候夏茵茵曾經告訴過周清雅,王老師在上課的時候告訴她,莫札特是個音樂神童,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很會彈琴,從七歲起就在歐洲各地巡迴演出,很多貴族都非常喜歡他,還會送他很多漂亮的禮物。
「是嗎?那太可惜了……」王老師顯得相當的失望。
在夏茵茵模糊的記憶中,這段談話就這么結束了,當時她還小,聽著也沒甚么感覺,反正媽媽說得對,能彈琴就很好了,王老師人又好又溫柔,她才不想去找別的老師呢,萬一碰上一個兇巴巴的鋼琴老師,那該怎么辦?
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在這之后,夏茵茵的鋼琴課有一堂沒一堂的,常常請假,因為周清雅生病了,乳癌第四期。
當時夏茵茵年紀尚小,「乳癌第四期」這幾個字對她來說,是既陌生而又沒有意義的。她只記得媽媽住院去了,開了刀之后,媽媽一邊的胸部就變成平坦的了。但開刀只是個開端,媽媽自此之后便常常去醫院做治療。
只是有一件事夏茵茵不懂,到醫院去做治療,不是要把病治好嗎?為什么媽媽每次做完治療就非常痛苦?除此之外,媽媽的頭髮更是一把一把的掉,當媽媽拿起剪刀剪光了自己的頭髮時,她聽見媽媽在浴室里崩潰大哭。這是她第一次聽見媽媽大哭,哭得那樣凄厲,好像要把心都哭碎了似地。
「媽媽,妳就算沒有頭髮也很好看,妳是這世界上最美的人喔。」夏茵茵抱著媽媽安慰她說。可是說完這句話之后,媽媽卻反過來緊緊地抱著她,哭到肝腸寸斷,夏茵茵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當是自己說錯了甚么,害得媽媽更加傷心難過,因此內疚不已。
生病中的媽媽,還常常沒由來的就摟著夏茵茵流淚,口里不斷地唸著「茵茵,我的心肝寶貝」,夏茵茵以為媽媽是哪里不舒服,總是學媽媽摸自己的頭似地摸著媽媽包著頭巾的頭,想要讓媽媽的身體可以舒服些,但換來的卻都是媽媽流也流不盡的眼淚。
儘管病情不樂觀,周清雅常常還是硬拖著虛弱的病體去麵店煮麵,但她真的沒辦法像沒生病時那樣撐著這家小小的麵店了,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她請了老街坊五嬸來幫忙,為了支付五嬸的薪水,母女之間有了一次的對談。
「茵茵,我們暫時把鋼琴課停掉,好嗎?」
「為什么?」
「如果暫時停掉鋼琴課,那個錢我可以貼補給來幫忙的五嬸,等我生病好了后,一切恢復正常,妳就可以恢復鋼琴課,好嗎?」
「好的。」夏茵茵雖捨不得,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在跟王老師上最后一堂課時,王老師送了夏茵茵一大疊的譜,多虧了這一大的譜,在沒有鋼琴課的日子里,夏茵茵就是自己在家里的舊鋼琴上獨自的探索著音樂的世界。
經過了痛苦的治療,媽媽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起來,反而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媽媽去世的時候,夏茵茵以為世界末日就是這樣了,天崩地裂,太陽熄滅,世界一片黑暗。
不愿意相信媽媽真的再也不會睜開眼睛來,用滿滿的愛來抱她親吻她。不,這不是真的!這怎么可能是真的!
「媽媽起來跟我說話,媽媽……」夏茵茵拼命地搖著像是睡著的周清雅,但周清雅真的一動也不動了。
沒有反應,沒有氣息,這是一種神奇而又邪惡的黑魔法,一旦中了這種黑魔法沉睡之后便再也不會醒來。
夏茵茵開始崩潰地嚎啕大哭,不知道沒有媽媽的日子該怎么辦。
媽媽就是她的全世界啊!
「媽媽不要離開我!媽媽不要離開我!」夏茵茵趴在逐漸冰冷的尸體上,緊緊抱著周清雅已經僵硬的脖子,撕心裂肺的扯著喉嚨哭喊著,一旁的大人們可是費上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她從周清雅冰冷的軀體旁拉走。
葬禮之后,夏茵茵大病了一場,差點也要中了那邪惡的黑暗魔法,不過還好,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夏茵茵戰勝了法力無邊的黑暗魔法。

這還是多虧了夏鑫旺。從小到大,這是爸爸第一次守護在她身邊,當她的守護天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3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