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把葡萄從下面一個個擠_木馬play懲罰bl

第七章 漸生依賴 (1) 回到家已經是三更半夜了,林瓊玉老早睡下,當夏茵茵經過她半掩著的臥室門口時,聽見了林瓊玉輕微的鼾聲。夏茵茵墊起腳尖躡手躡腳的走回房間,換了睡衣爬上床,然而一顆心還沉浸在剛才與藍沐風、楊晴朗一同跨年慶祝的氣氛之中,藍沐風的琴聲和眼神不斷的在她腦海里盤旋,一閉上眼睛就能聽見看見,纏繞著她無法入眠。
既然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夏茵茵索性不睡了,打開書桌上的小檯燈,坐在床上拿起藍沐風要她讀的那本書來讀。
書中對于蕭邦四首敘事曲先做了一個簡短扼要的說明,它們是蕭邦由波蘭詩人米基維克斯的詩作中得到靈感而作的曲子,其中夏茵茵所練的第三號敘事曲的靈感來自于米先生(夏茵茵覺得波蘭詩人的名字太繞口,決定稱他米先生就好)的詩作《水妖》。
書中只用了兩三句話就帶過了這個水妖的悲戀故事,并沒有對詩的內容多加詳述,但是夏茵茵卻在句尾看到了一個用鉛筆畫的星星符號,星星符號之后鉛筆又拉了一個往后的箭頭,夏茵茵不作他想,直接翻到下一頁去,沒見到有鉛筆寫的東西,乾脆嘩啦啦的一口氣翻到了最后一頁,只見最后兩頁空白處密密麻麻地寫了一堆潦草的英文字,只有左上角較為工整地寫了Ondine一字。這個字書中有提到,是米先生詩作的名字,她猜想這是藍沐風專門抄寫到書本上去的。
這一堆英文字夏茵茵一看就眼花撩亂,趕緊又翻回前面。
書本果然是最有效的安眠藥,看了幾頁書,瞌睡蟲就占領了夏茵茵的大腦,沒多久,夏茵茵不敵瞌睡蟲,抱著書沉沉地睡著了。
儘管書是用來助眠的,看完書之后,夏茵茵腦海中對于第三號敘事曲的想像力有了一些依據,趁著元旦三天假期又練了一下,同時還加練了第一號敘事曲。
到了下一個周末,第一號敘事曲也練得差不多了。星期天,天氣雖冷,但陽光清朗,正當夏茵茵愉快的在楊晴朗那裏練琴時,樂器行門上的鈴鐺像風鈴般的響了起來,夏茵茵只當是出門去的楊晴朗回來了,一抬頭,哪里是楊晴朗回來,卻是藍沐風來了,夏茵茵心里一慌,連錯了一堆音后不得不停下了彈琴中的手。
「楊大哥出門去了。」夏茵茵連說話都差點結巴。
「妳在練第一號敘事曲了?」藍沐風好像并不在意楊晴朗是否在樂器行里,直接走到夏茵茵身旁說。「可以彈一次給我聽嗎?」
「呃……當然可以。」夏茵茵有一點愕然,因為藍沐風給她的感覺,似乎就是專程來聽她彈琴似地。
藍沐風拿走了鋼琴上的譜,夏茵茵從到尾背了一次,雖有些緊張,但不知道的人是聽不出來的。
忽略掉夏茵茵的緊張,聽完之后,藍沐風嗯了一聲,說道:「相當不錯,」又問:「你看了書嗎?」
「看了。」夏茵茵點頭說。
「那么,可以將第三號Ballade再彈一次給我聽嗎?」藍沐風不經意間就說了原文而不自知。
「好。」夏茵茵將第三號敘事曲彈了一次。
彈完后,藍沐風只簡單地說了句:「很好,有進步。」他臉上的笑容雖然淡然,但卻可以讓夏茵茵感到這微笑是發自內心的。

第七章 漸生依賴 (2) 連續彈兩首敘事曲都得到藍沐風的認可,夏茵茵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沒有那么緊張了,這時便鼓起勇氣問:「藍大哥,我有甚么還需要改進的地方嗎?」

「在第一號敘事曲里,或許你在這個地方可以這么做……」藍沐風走到夏茵茵身邊,翻著譜上的某一頁,指著一處說:「這段旋律的指法妳改成這樣看看……」說著,便親自用右手彈了一小節做示範。
儘管藍沐風只是隨手隨意的彈了幾個音,但從藍沐風指間流瀉出來的琴音,卻是無與倫比的美妙,音色圓潤且具有穿透力,溫和卻又扣人心弦。
其實,藍沐風的琴音聽似簡單輕鬆,彈起來不費吹灰之力,實則其中蘊含了經年累月的苦心琢磨與練習,夏茵茵因為沒有接受過正統的訓練,所以只能大約領略,但也已經夠她震驚的了。
「在這幾個地方,妳要用第四指來彈。」藍沐風又慢慢的彈了一次,好讓夏茵茵能夠看清楚。「妳試試看。」
夏茵茵戰戰兢兢,照著藍沐風所說的試了兩、三次,果然樂句變得比先前還要圓順了許多,解除了她心中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彈得不好的疑惑,她不禁高興地抬頭說道:「藍大哥,你的方法真管用!」
藍沐風點頭微笑,然后將譜翻到后面,說道:「在這里,妳試著把左手的八度音彈得再更大聲看看。」
夏茵茵試了一次。
「不,」藍沐風搖頭:「妳的手臂還要再放鬆些。」
夏茵茵再試了兩次,果然有些不同,因為左手的施力不同,使得整個句子聽起來更加的澎湃了。夏茵茵非常興奮。
接著藍沐風又指出了幾個需要改進的地方,夏茵茵都認真的照做,不知不覺時間就已經過了四點半了,這時候楊晴朗才從外面走進來,手中提著一袋塑膠袋。
「你果然已經到了,」楊晴朗笑著對藍沐風說,然后舉起手中的塑膠袋,笑道:「我買了三碗紅豆湯圓,趁熱一起來吃吧!」
誰知藍沐風說:「你們吃吧,我要走了。」一邊穿上呢子大衣。
「呃……我才剛回來,你就要走?再留一會,等紅豆湯圓吃完了再走吧!」楊晴朗錯愕地看著藍沐風說道。
「我早就告訴過你我不能久留了,誰讓你這么晚回來?」這口氣是沒得商量。
楊晴朗聳了聳肩,嘆了口氣:「那好吧,茵茵,你吃兩碗!」
「喔……」夏茵茵無心的應著,失望的目光隨著藍沐風俊挺的身影到了門口。
不料藍沐風走到門口時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夏茵茵說道:「茵茵,下個周末把蕭邦作品十的練習曲,彈前五首給我聽。」也不等夏茵茵回答,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這語氣依然是沒得商量。
「這么沐風,還真會命令人,紅豆湯圓還是特地買給他吃的呢!」楊晴朗自顧自地吃起紅豆湯來,也不顧滿口里的紅豆,邊嚼邊抱怨著。
「啊!書……」夏茵茵猛然想起書還沒還藍沐風,趕緊從包包里拿書本追了出去,外面哪里還有藍沐風的身影?因此也只能作罷了。
坐在椅子上吃湯圓的楊晴朗對拿書折返的夏茵茵說道:「茵茵,反正沐風說她下星期還會來,妳再把書還他就好了,那是本么書?」
夏茵茵乖寶貝把葡萄從下面一個個擠_木馬play懲罰bl舉起手中的書,楊晴朗只瞄了一眼便說:「喔,中文書啊!他很少看的,妳不還也無所謂啦!」
「怎么可以不還?」夏茵茵嘴巴上雖應著楊晴朗,心里卻只想著下個周末藍沐風要來聽她彈琴一事,不禁喜上眉梢。
「咦,妳在笑甚么?」在夏茵茵吃紅豆湯圓的時候,坐在他對面的楊晴朗發現了她在傻笑便問。
「沒甚么,沒甚么。」夏茵茵回答。
接下來的這個星期里,夏茵茵每天都在極短的時間里匆匆複習著藍沐風交代要練的那五首蕭邦練習曲和第一號敘事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4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