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貝腿張開讓我進_未婚先孕女方父母生氣

第十一章 山中別墅 (1) 隔天早上,天氣相當的寒冷,夏茵茵穿上了一件厚厚的毛衣和連帽夾克,和林瓊玉道了再見,八點五十五分就下樓去等藍沐風,本以為藍沐風此時還沒到,沒想到一下樓,就看到巷口轉角處停了一輛黑色休旅車,在夏茵茵往巷口走去的同時,車窗就被搖了下來,車里的人向她招著手。
一張帶著淺淺微笑俊美的臉龐,不是藍沐風是誰!
夏茵茵連忙奔到車邊,藍沐風由駕駛座橫過身來幫她開了車門,夏茵茵坐了進去。
「早安,藍大哥,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夏茵茵朝氣蓬勃的說。
「是我早到了。早餐吃了嗎?」藍沐風問。
「吃過了。」夏茵茵回答。
打著方向盤的藍沐風輕輕「嗯」了一聲,當作是回應。因見夏茵茵沒有要繫上安全帶的意思,又道:「茵茵,繫上安全帶吧!」
「喔,好。」夏茵茵連忙不熟練的扣上安全帶。
經過這一陣子跟藍沐風的相處,夏茵茵現在見到他已經是比起一開始時自然許多了,那種緊張拘束的感覺少掉了一大半以上,但是此時此刻單獨跟藍沐風兩人坐在同一輛車上還是頭一次,因此不免又有些不自在起來,心里正自琢磨著要找甚么樣的話題來聊天以化解空氣中尷尬的氣氛時,忽然藍沐風伸手打開了車上的音響。
鋼琴音樂響起的同時,氣氛立刻就起了化學反應,舒緩了許多。
「咦,這不是蕭邦練習曲嗎?」才聽了幾個音,夏茵茵馬上就聽出由音響里傳出來的曲子是蕭邦練習曲中的第一首。
「這一片CD全部是蕭邦練習曲,這是Pollini彈的,妳仔細聽聽。」藍沐風說。
「呃……Po……誰?」又是一個夏茵茵連聽都沒聽過的外國名字。
「一位義大利鋼琴家的名字。」只做了簡短的解釋,此后藍沐風就只顧著開車而無話了。
這樣也不錯啦!夏茵茵心想,至少可以不用絞盡腦汁去找話題來聊天了,倒也輕鬆。
蕭邦共作有二十四首練習曲,夏茵茵每一首都會彈,每一首都會背,既然藍沐風要她仔細聽,她就遵照藍沐風的意思豎起耳朵細細地聽著,連一個音也不敢遺漏。
車上的音響很好,CD里Po先生(夏茵茵只能這么喊他了,誰教外國人的名字都這么難記!)所彈的每一處細節夏茵茵都聽得清清楚楚的,有些地方著實讓她驚艷不已。
原來還可以這樣彈啊!夏茵茵心想。
因為聽得太認真了,以至于車窗外的景色夏茵茵都不曾留意,反正臺北的街道馬路都長得差不多,每天都在看,沒甚么要特別欣賞的,一直等到夏茵茵赫然發現四周的房子都換成了山坡和樹木時,車子已經是駛到了山上。
「藍大哥,我們這是在爬山?」夏茵茵驚訝地問。
「對。」
「藍大哥的家在山上?」
「陽明山。」
「喔!」夏茵茵一聲低呼。
「專心把音樂聽完,不要分心。」藍沐風眉頭一皺。
「喔,是……」夏茵茵不敢再分心,眼睛望著窗外的風景,耳朵用心聽著音樂。
夏茵茵只有在很小的時候跟媽媽坐公車來過陽明山一次,所以對陽明山已經沒有印象了。藍沐風的車子往山上開了一段時間之后便開始東彎西拐的,幾圈之后夏茵茵完全失了方向感。等到CD撥放完畢,又重頭開始撥放不久后,車子終于在一棟別墅的大門前停了下來,藍沐風開了大門,將車子駛進去花園的左邊,一棟半隱藏在幾棵綠葉凋零的枯樹之后、共有三層樓高的白色宅邸映入夏茵茵眼簾。宅邸的左下角處是一扇鐵捲門,藍沐風拿著遙控器開了這扇鐵捲門,將車子駛進去停好。原來這里是車庫。
夏茵茵雖沒有想像過藍沐風的家會是甚么樣子,但是眼前這一棟別墅倒是氣派得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別墅孤零零地矗立在山林之中,四周沒有住家,最近的也要到前面的那條岔路之后才會看到零星的幾棟房子。
「下車吧!」藍沐風說。
車庫的右前方有一扇門,那藍沐風推開門走進去,夏茵茵跟在后頭,經過一個可容納兩人的過道,從墻角處一轉,一個明亮寬敞的客廳讓夏茵茵眼前為之一亮。

第十一章 山中別墅 (2) 這是一個以白色為基調、採用新古典主義裝潢風格的屋子,精緻卻不過于雕琢,沒有一般客廳過大而予人冰冷感受的缺點,反之,客廳中央的一塊大地毯和墻壁上裝飾用的大壁爐,都在冬天里增加了不少暖意。
一架的平臺鋼琴斜放在裝飾用的壁爐旁,那架平臺鋼琴的尾巴看起來比楊晴朗店里的任何一架平臺鋼琴都還要長。
客廳的右邊是一整片面對著花園的大落地窗,這面大落地窗不但帶給了客廳充足的光線,還讓在屋里的人可以由客廳的任何一處望到外面的花園。
花園不算小,景緻相當風雅別緻,地上種滿了韓國草,沿著蜿蜒的踏腳石走到盡頭處則有一個小池塘。雖然在寒冬里大部分的花草都是光禿禿的,但兩株盛開的紅梅俏生生的立在池塘的兩側,競相綻放著她們那嬌美的桃紅色的花瓣,為這在冬天里毫無生氣的花園添上了幾許嬌豔的色彩,景象倒也如詩如畫。
這么漂亮講究的房子夏茵茵向來只在電視上看過,現在親身處在其中,一時之間不覺看傻了眼,直到藍沐風拿了一雙淡藍色絨毛室內拖鞋要給夏茵茵換上時,夏茵茵才回神過來。
「藍大哥,你家好漂亮呀!」夏茵茵讚嘆地說著。
沒有理會夏茵茵的讚嘆,藍沐風說道:「琴房在樓上,跟我上來吧!」
「樓上還有鋼琴?」夏茵茵吃驚地問,她本以為客廳那架鋼琴就是用來練習的了。
「對。」
夏茵茵跟著藍沐風上到二樓,從樓梯間望去這二樓一共有三道門,藍沐風走到第一道門前,開門時說:「這間是琴房,旁邊是廁所,最里面那間是書房。廁所妳可以自由使用,但書房不要進去。」
不知道為什么,夏茵茵想到了藍鬍子的故事……
進到琴房的瞬間又讓夏茵茵感到耳目一新,她原本以為琴房也會與客廳一般是白色的,沒想到琴房里的墻上都貼上蘋果綠的條文壁紙,像春天似地清新。夏茵茵所不知道的是乖寶貝腿張開讓我進_未婚先孕女方父母生氣,原來這間琴房所裝潢的風格與一樓是截然不同的。
琴房相當大,房間里放著兩臺平臺琴,一張又大又厚的米白色的地毯鋪在兩臺琴之下,兩臺琴分別對著兩扇有著白色窗欞的窗子,窗上面掛著蘋果綠的窗簾;琴房的兩側墻邊各有一整排放滿了書、譜、CD的大書柜,左下方角落里有兩張絨布沙發和一張小茶幾,右方另有一套看起來相當昂貴的立體音響。
「從今天開始,妳就在這個琴房里練琴吧!」藍沐風對夏茵茵說
夏茵茵環顧四週,以為自己在作夢。
藍沐風走到鋼琴前,把兩臺琴都打開來,轉身說道:「右邊這臺是史坦威,左邊這臺是Fazioli,妳用這兩臺輪流練。」
「甚么!史坦威!」夏茵茵睜大了眼睛。史坦威,她曾經聽楊晴朗提起過,是一種非常棒的頂級鋼琴;但至于另一臺fa……甚么li的,她則沒聽過,但能出現在這里與史坦威共處一室,想必也是非常昂貴的好琴。
夏茵茵走了過去,在史坦威的琴鍵上隨意彈了幾個音,那鋼琴觸鍵之靈敏,音色之柔美,讓夏茵茵差點沒尖叫起來。
「妳趕緊把握時間練琴吧!先用史坦威練。」藍沐風說。
夏茵茵坐到史坦威前搓著冰冷的兩手,又從口中呼出暖氣來暖手。今年冬天天氣真的比以往要冷上許多,陽明山上又比平地更冷了,藍沐風的家又大,才來沒多久,她的手就已經十分冰涼了。
見夏茵茵坐在鋼琴前搓手,藍沐風走到書柜旁大開抽屜,拿出了遙控器對著墻上的冷氣按了一下,夏茵茵看藍沐風開冷氣,連忙搖手說道:「藍大哥,可以不要開冷氣嗎?我已經夠冷的了。」
藍沐風征了一征,忍住了笑說道:「這是暖氣。」
「喔,是暖氣……」夏茵茵怪難為情的,低下頭來,話講得比蚊子還小聲。
藍沐風走到書柜的另一邊,從滿滿的譜堆中翻出兩本譜,又各自在兩本譜上用鉛筆做上記號,對夏茵茵說:「中午之前先練習一下這兩本譜里我所勾選的曲子,吃午飯的時候我再告訴你有關于鋼琴比賽的事。」
夏茵茵低頭一看,是巴哈平均律第一冊和蕭邦練習曲。藍沐風把譜放到鋼琴上后,便出了琴房,留下夏茵茵一個人獨自在琴房里練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5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