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開大點含深一點bl_未婚先孕 男方特別想要

第十五章 (3) 相處與訓練–回不了家 地球的氣候越來越異常與極端,去年夏天是極熱,今年冬天又比以往都冷,雖然說陽明山也不是沒有下過雪,但總歸還是一件難得的事。
不過自從一聽到今晚回不了家之后,夏茵茵就再也沒有心思玩雪了。
「關上窗戶吧!」藍沐風對夏茵茵說。
聽話地關上窗戶,夏茵茵回身時因為見到藍沐風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胸,不發一語地望著窗外的白雪凝神思索,因此也垂頭喪氣地走到另一張沙發上坐下,兩只手肘撐著大腿,兩個手心拖著下巴,望著窗外飄個沒完沒了的白雪,跟著一起發愁。
過了半響,藍沐風轉頭對夏茵茵說道:「茵茵,妳現在就用我的手機打電話跟妳阿姨說,今晚妳要睡在這里。」
「啊!什……什么!睡……睡在藍大哥……家里!」夏茵茵差點沒從沙發上跳起來,連話都講不清楚了。
「不然妳還有甚么辦法?」
「呃……沒,沒有……」夏茵茵結結巴巴的,沒錯,她哪能想出甚么好辦法?叫臺直升機來送她下山不成。
「所以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妳先在這里住一晚,等明天天氣好些了就可以送妳下山。」
「可是……」
「這里有空房間,李媽常常都有整理,所以保持得很乾凈,妳放心睡吧!」
可是,這完全不是乾凈不乾凈的問題啊!夏茵茵在心中呼喊。說起來,這藍沐風的家,窗明幾凈,乾凈到沒有一絲灰塵,比起她自己的家來乾凈不知道多少倍,她哪里會擔心不乾凈?
「喔……」夏茵茵搓著雙手,嚅囁著。
「茵茵,」看見夏茵茵猶豫不決的樣子,藍沐風忽然用著一種似笑非笑的閃爍眼神凝視著她。
「嗯?」聽見藍沐風喊她,她緩緩地將頭轉向藍沐風的那一側,看到藍沐風凝視她的眼神閃爍,她的心里不禁微微一動。
「茵茵,我也是逼不得已才要妳在我家里過夜的,妳,」藍沐風頓了一頓,雙眸仍是忽閃忽閃的:「妳,不是不相信我吧?」說這話時的語氣也是似笑非笑的,閃動著的雙眸中含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忖度了會兒藍沐風話中的意思,明白過來后,夏茵茵頓時羞紅了臉,忙道:「怎,怎么會不相信?我當然相信藍大哥啊!不相信你,要相信誰……我怎會不相信你?我,可從來都沒有不相信過……」
相處了這些日子,再笨的人也看得出來藍沐風滿腦子除了音樂,只怕也塞不下別的東西了。不過夏茵茵心頭小鹿亂撞,她的話說得有些語無倫次的,竟顯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那就好。」藍沐風眼中的閃動逐漸消失,但嘴角上仍是掛著淡淡的笑容。
從藍沐風的眼光來看,夏茵茵雖然已經發育了,但根本就還是處在青黃不接年紀的一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雖說也有不少十五歲就很成熟的女孩,但夏茵茵感覺起來卻是較為青澀稚嫩的,她身上那身為女性的魅力還在她體內蟄伏著,沉睡著,因此也很難叫幾乎只對音樂狂熱的藍沐風有別的念頭吧?
而且說穿了,當藍沐風說出夏茵茵得要在他家過夜的那句話時,夏茵茵內心里第一個閃過的,其實不過是林瓊玉和那三個阿姨肯定又要想歪了的念頭。她們昨天晚上的話都已經那么扭曲淫穢了,今天如若聽到夏茵茵要在藍沐風家過夜,那豈不是……夏茵茵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我絕對相信藍大哥,我只是怕我阿姨她……」夏茵茵坦承地說。
此時,昨天晚上林瓊玉和三個阿姨對話里那些限制級的言論,像風一般吹進了夏茵茵的心頭,此刻藍沐風就在身邊,夏茵茵不覺再次心跳加速,兩頰熱了起來,同時又深怕自己的表情會洩了底,因此趕緊低下頭來,不敢直視藍沐風。
就算藍沐風絕頂聰明,也猜不出來昨天林瓊玉她們說過些甚么話,但他見夏茵茵面有難色,只當是林瓊玉會為難夏茵茵,便說道:「如果妳阿姨會罵妳,我可以幫妳打這通電話。」
一聽到藍沐風要打電話給林瓊玉,夏茵茵連忙惶恐地搖手:「不,不,不,藍大哥,我可以自己打,我阿姨這兩天心情好得很,不會罵我。」
「那沒問題,事情不要拖,我們現在就打給她。」藍沐風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夏茵茵。
「現……現在嗎?」夏茵茵驚道。
「對,早點解決這件事不是很好?」
一邊從藍沐風手中接過手機,夏茵茵心里一邊琢磨著等一下要跟林瓊玉說的字句,希望能夠盡量講到她們不要亂想才好。

乖把腿開大點含深一點bl_未婚先孕 男方特別想要十五章 (4) 相處與訓練–一頭野獸 在藍沐風手機上按了電話號碼,電話嘟、嘟、嘟的響了幾聲后被接起來了,手機里傳來了一聲粗聲粗氣的「喂」。
「阿姨,我是茵茵。」
「嗯,甚么事啊?」電話那頭林瓊玉用不耐煩的聲音問,同時麻將洗牌的聲音嘩啦嘩啦地響著,刺著夏茵茵的耳朵。
「阿姨,今晚陽明山下雪,有交通管制,我回不去了,要在藍大哥家過一夜。」
「啊!甚么,要在藍先生家過夜喔!」林瓊玉大喊了出來,聽起來是嚇了一大跳。隨著她這一喊,夏茵茵的耳里即刻傳來了其他三位阿姨們此起彼落的驚叫聲。
「蛤,要過夜啰!」
「這么快就光明正大的過夜了喔!」
「十五歲的魅力果然不同凡響啦!」
「那個藍先生,說甚么風度翩翩,一表人才,衣服脫了,還不是野獸一頭!」
「這么帥的野獸,我也想要啦!呵呵呵……」
那三個阿姨一人一句,好像不知道夏茵茵都聽得到似的,驚叫聲與淫穢的笑聲似乎要炸開了電話筒。
甚么野獸,這……這簡直是太過分了!夏茵茵滿肚子氣,阿姨們陶侃自己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扯到藍沐風身上?她心里忿忿不平,拿著話筒皺著眉頭,臉色又不敢太沉,生怕被藍沐風瞧出些端倪。
「阿姨,可以嗎?」她急著問,很想趕快掛掉電話。
「喔喔喔,」林瓊玉將音調提得高高的,尾音拉得長長的,一聽就知道是故意的:「當然沒問題,當然沒問題,妳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沒問題。」
話筒那頭仍然不絕于耳地傳來了那些個阿姨們的交談聲、笑聲與嘲弄聲,夏茵茵可以想像他們說話時的神情,既然拿他們沒有辦法,到最后只剩下無奈。
「我不會住很久,等雪停了,交通管制結束了,我就會回去了。」夏茵茵匆匆說完,覺得都交代完畢了,也得到林瓊玉的同意了,就馬上掛了電話。
夏茵茵臭著一張臉,藍沐風問她道:「妳阿姨罵妳了?臉色這么難看……」
「啊!我臉很臭嗎?」夏茵茵驚愕地說,連忙搖頭擺手,揚高眉毛咧嘴笑道:「我阿姨沒有罵我啦,她高興得很。」又加強了語氣說:「真的。」
藍沐風不疑有他:「那好,我們繼續練琴吧!」
兩人正要走回鋼琴處,才走了兩步,突然藍沐風停下了腳步,回過身,帶著一點些愧疚之情地對夏茵茵說:「對了,茵茵,今晚我本來訂了山下的餐廳要吃飯,如今看來是去不了了,家里沒有食物,我們可能只能吃泡麵了。」
除了傲氣與冷漠,夏茵茵從來都沒看藍沐風有帶著歉疚的時候,因此她還以為又發生了甚么大事,繃著神經一聽,原來只是要吃泡麵啊,當下立刻鬆了一口氣。「我常吃泡麵啊,泡麵很好吃。」夏茵茵笑著說。
藍沐風秀色可餐,和藍沐風一起吃飯,光是看著他俊美的外表和高雅的動作就足夠了,那些真正的皇室貴族的風采,只怕都還未必能及得上藍沐風的一半。
坐回鋼琴前后,他們仍然是彈貝多芬的奏鳴曲,光是第一句,兩人就練習了不下幾十次,藍沐風對音樂上的要求是越來越多了。
哪怕只是一個音符的音色不對,他就有可能要求夏茵茵就那個音符的音色不斷練習,直到夏茵茵彈出他想要的音色為止,差一點點都不行。
大小聲力度的控制,要做出不同的變化與層次。
甚至即便只是一個休止符,也要帶著情緒做出無聲的音樂。
一晃眼又是兩個鐘頭過去了,外面早就天黑,雪竟然還是下個不停,藍沐風家院子里的花草樹木上都已經積上一層厚厚的雪了。在這兩個鐘頭里,他們只彈了一頁半,連兩頁都不到,不過,夏茵茵的彈奏卻變得細膩了許多。
「現在,妳從頭彈一次,彈到我們剛剛練完的那個段落停止。」藍沐風說。
夏茵茵把剛才藍沐風所教的盡可能的都做到,因為只有一頁半,一下子就彈完了,但夏茵茵卻是聚精會神,深怕漏掉任何一個藍沐風的要求。彈完之后,夏茵茵習慣性的轉頭看看藍沐風,看見本來他臉上因為嚴肅而緊繃的肌肉線條,這時因為滿意而總算放鬆了時,夏茵茵心中吊著的石頭才終于落了地。
「我們下樓去休息一下吧!晚餐時間也到了。」藍沐風拍拍夏茵茵的肩說。
夏茵茵像做體操般揮舞著自己發酸的兩只手臂,真的好累喔!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