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張大點讓我進去_未婚女生下孩子給父母

第十六章 (3) 相處與訓練–希臘悲戀 瞅著夏茵茵那張預備好要聽故事的天真爛漫的臉龐,藍沐風微微一笑,開始用著一種不疾不徐的語調緩緩地敘述道:「一位名叫黎安德的青年愛上了一位名叫赫洛的美麗少女,而這位美麗的少女赫洛是女神阿弗羅黛蒂的女祭司。」
「阿芙蘿黛蒂是誰?」馬上就有聽不懂的了,夏茵茵立刻發問。
已經習慣了常常會有事情搞不懂,因而時常要提出問題發問的夏茵茵,藍沐風不再驚訝,耐心地解釋道:「就是愛與美之神維納斯,在希臘神話中她叫作阿芙蘿黛蒂。」
「嗯,我知道維納斯。」夏茵茵一邊點頭一邊得意地說。
淺淺地一笑,藍沐風接著說道:「赫洛住在赫勒斯龐海峽海岸邊的一座燈塔里,」立即見到夏茵茵面上又有困惑之色,藍沐風再次耐心解釋道:「赫勒斯龐海峽位在土耳其的內海,就是現在的達達尼爾海峽。」
「喔……好像聽過……」那應該是在差點考不及格的地理課本中讀到的?夏茵茵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黎安德卻住在海峽的對岸,兩位戀人中間隔了一道海峽,要相見實在不容易。但黎安德為了要每天見上赫洛一面,他每晚都只身游過赫勒斯龐海峽,為了指引黎安德,赫洛每晚都為黎安德點起燈塔里的燈,讓黎安德在茫茫大海中不至于迷失了方向。這對戀人就這樣辛苦的撐過了一整個夏天,轉眼間到了冬天,黎安德仍然是不畏艱難,夜夜游過赫勒斯龐海峽去和赫洛幽會。
「在一個暴風雨的夜晚里,海上波濤洶涌,然而,對赫洛的愛讓黎安德依舊是奮不顧身地跳入海中。狂風暴雨中黎安德奮力的要往對岸游去,但是沒想到狂風吹熄了赫洛燈塔中的燈光,沒有燈光的指引,黎安德找不到方向,不管他再怎么努力掙扎,最后終于還是力氣用盡,被巨浪吞噬,淹沒在大海之中。可憐的赫洛知道了愛人死亡的消息后,傷心欲絕,生無可戀,便從高塔上縱身往下一跳,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夏茵茵聽得入了神,當聽到黎安德在海中淹死,赫洛跳塔殉情之時,不禁發出了一聲惋惜的低喊。
藍沐風翻開譜,指著譜說:「現在妳可以想像,這里是赫勒斯龐海峽的海浪,黎安德必須艱辛的游到對岸去,只為了見赫洛一面。」
洶涌的旋律在夏茵茵的耳邊響起,黎安德豁出性命在黑夜中與大海搏斗的樣子立刻在眼前浮現。
「這里,是黎安德與赫洛愛的主題,所謂愛的主題,也就是愛的旋律。」藍沐風指著另一處說,這一處就是方才藍沐風要夏茵茵一邊想著她心儀的對象一邊彈的段落。「這下妳可明白了我要妳心中想著妳所喜歡的人的原因了?」
「嗯,明白了……」說時,夏茵茵不由自主地再次偷偷瞄了一眼藍沐風,只見藍沐風也正凝視著她,眼眸中閃耀著黑曜石的光彩,夏茵茵一陣目眩神迷。
「現在妳閉上眼睛,把這個愛情故事,妳喜歡的人,還有李斯特的旋律,全部融合在一起。」
稍稍抬起下巴,輕輕闔上眼睛,藍沐風輕柔的語調彷彿催眠之歌,輕柔地把夏茵茵用魔毯送進了凄美的故事里。
優美的旋律在耳畔回響,夏茵茵彷彿看到了每一次見面都要以生命當作賭注的黎安德與赫洛,在歷經萬難終于見到面時那一刻的激動相擁,不知不覺中,眼角邊浮現的淚珠沾濕了她的睫毛。
「感動了?」藍沐風瞧見了她睫毛上晶瑩的淚珠。
「嗯……」夏茵茵張開眼睛點頭說。
她從小就容易被感動,那怕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在夏茵茵毫無心理準備之下,出奇不意的,藍沐風伸出了他溫暖的大手,輕輕地在夏茵茵的頭上一撫,霎時間,夏茵茵的心一陣猛烈跳動,全身的骨頭變得軟綿綿的,就好像中了化骨綿綿掌一樣。
「我們繼續看譜看下去吧!」藍沐風把手從夏茵茵的頭上拿乖把腿張大點讓我進去_未婚女生下孩子給父母下來說:「這里,再一次的驚滔駭浪,黎安德又再度游泳過去了。這次,李斯特把一樣的旋律做了調性上的轉換。」
藍沐風慢慢的解釋著,夏茵茵不想讓藍沐風失望,竭力讓自己鎮定,并且認真地吸收著。藍沐風身上的氣息、李斯特音樂中優美的旋律,以及那凄美的愛情故事,這些東西都被滔滔的海浪攪和交織在一起,波濤洶涌地襲捲著夏茵茵的心靈,使得夏茵茵感覺自己的身軀幾乎淹沒在奇幻凄美的浪漫情海里,隨著海浪浮浮沉沉。
不知不覺中兩人越靠越近,當夏茵茵猛然驚覺抬頭時,他們的額角險些碰到一處。雖然藍沐風一心專注在音樂上沒有察覺,但夏茵茵臉色立時緋紅。她那顆清純如百合、寧靜如春水的少女之心,此時此刻早已經被藍沐風攪亂,只怕是再也靜不下來了。

第十六章 (4) 相處與訓練–白色臥室 「茵茵,妳還有一個故事要聽。」看到夏茵茵雙眼迷濛,一頭栽了下去地沉醉著,藍沐風忍不住要將她拉回現實。
「嗯……好,好。」夏茵茵趕緊將視線對焦,做好準備聽另一個故事。
「至于另一個故事,是德國詩人布爾格的敘事詩,內容就比較恐怖一些了。」
「好,我不怕。」
聽了夏茵茵的保證,藍沐風緩緩敘述道:「它的故事內容大概是說,一位名叫萊諾爾的年輕姑娘日日期盼著她的未婚夫從戰爭中回來,但是當所有參加戰爭的男子們都回來時,獨不見她的未婚夫威廉,于是萊諾爾開始向神抱怨,并且怨恨神的不公平,萊諾爾的母親相當擔心,因為像神抱怨是會招來禍事的。
「一天夜里,一名外貌與威廉一模一樣的年輕男子來敲門,萊諾爾認定了他就是威廉。威廉說要帶萊諾爾去舉行婚禮,萊諾爾便上了他的馬背。黑夜里,威廉騎馬騎得飛快,萊諾爾問威廉為什么騎馬騎得如此之快?威廉回答她說,因為死亡便是如此急速。
「當太陽升起時,他們來到了一座墓園里,此時,威廉竟然變成了一個骷顱,隨著破裂的盔甲應聲倒地,萊諾爾腳下的大地震動,許多鬼魂都出來圍繞著將死的萊諾爾跳舞。可憐的萊諾爾,終于以死亡作為怨恨神所付出的代價。」
聽完這個故事,夏茵茵打了個寒顫。
藍沐風斜睨著夏茵茵,微笑道:「妳不是說妳不害怕?」
「我不怕呀!我沒有害怕!」夏茵茵嘴硬:「只是故事有點詭異而已。」
「妳只要想著第一個故事就好,對妳幫助比較大。」藍沐風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現在妳再練練吧!這首曲子妳昨天才剛開始練,妳先把它練熟,速度練起來,背起來,三天后我會開始指導妳這首曲子。」
這意思是,藍沐風總共只給夏茵茵四天的時間來完成這首有二十幾頁之多,十幾分鐘長的曲子。
「練到十二點吧!在這里練琴,不用擔心會吵到鄰居。」
已經從早練到晚了,現在藍沐風又要她練到半夜十二點,未免太過于苛刻不近人情,但夏茵茵對于藍沐風的吩咐,惟命是從,竟一點也不覺得嚴苛。
賣力的練到午夜十二點鐘,終于藍沐風來喊她洗澡睡覺了。他帶夏茵茵上到三樓去,進了一間舒適寬敞的白色房間,一應家具都是白色的,只有窗簾和床頭燈是紫色的是,而且果然打掃得一塵不染,窗明幾凈,床上的被褥疊得整整齊齊的。
藍沐風說道:「床上的睡袍是給妳用的,浴室在妳房間的左手邊,給妳用的盥洗用具我都放在洗手檯上了。我的房間在右邊,房間里有浴室,所以我不會用妳旁邊的那間浴室,妳可以放心的用。有甚么事都可以來敲門叫我。」
「嗯,好,謝謝。」今晚要睡在這么漂亮的房間里,夏茵茵已經開始心花怒放了。
「現在我們都去洗澡吧!」
這一句話藍沐風說的無意,但夏茵茵卻差點連耳根都羞紅了,同時感到她血管里的血液在奔流。
但是反觀藍沐風,一臉的神態自若,一點也不覺有甚么。唉,真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啊!夏茵茵真想拿把鐵鎚好好敲一敲自己,又恨林瓊玉和月姨她們的話怎么像極了一棵棵的毒蘑菇,深植在她的腦海里。
兩臂痠痛的夏茵茵到浴室里痛痛快快的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不用說,在這里洗澡比她自己的家洗澡舒服了不止千倍萬倍,浴室這么漂亮,沐浴乳和洗髮精都這么香,這香味,與她自己家里用的那種俗氣的香是不一樣的,是帶著森林中仙子精靈身上香氣的那種清新脫俗的香味。
從淋浴間出來后,夏茵茵穿了藍沐風給她的睡袍,在腰帶上綁了個蝴蝶結,鏡子的鏡面上霧氣騰騰的,她伸手擦了擦鏡面,看著鏡中穿著浴袍的自己,夏茵茵身材嬌小,浴袍顯得有些過大,但穿上浴袍后,這件淡粉紅色的浴袍彷彿強行要帶出她體內那含苞待放的女人味似的,因此看著鏡中的自己時,夏茵茵心里有一種奇妙的感受。
浴袍的質地不可思議的舒服柔軟,夏茵茵用她少女稚嫩的肌膚感受著浴袍的溫柔,才正兀自奇怪著藍沐風怎會有女用浴袍,驀地里剛才照片中那位依偎在藍沐風身邊的美麗小姐清麗的身形與笑貌,都像閃電一般地閃過了夏茵茵的腦中。
緊接著,夏茵茵彷彿又聽到了林瓊玉和月姨她們的對話:「可是個藍先生條件這么好,怎么會沒有女朋友?」
「一定有女朋友啦!」
喔,天啊!妳們可不可以閉上嘴啦!夏茵茵氣呼呼地一把抓亂了自己的濕淋淋的頭髮,用力地甩了甩頭,只想把那幾個阿姨從她的腦海中踢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