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點在進去_未婚生子女父母心態

第十八章 (2) 挑選禮服 很快地吃完中餐后,藍沐風問了收盤子的李媽:「李媽,妳還記得曉薇在臺北的時候都是去哪里買衣服的嗎?我沒有印象了。」
一聽到「曉薇」這個女性化的名字,夏茵茵心中一凜,立刻聯想到照片中容顏清麗脫俗的美人。
她,叫做曉薇嗎?是……藍曉薇?
「買衣服……」李媽偏著頭想了想:「紀小姐好像都是去……」
歐!不是藍曉薇!
是紀曉薇,紀曉薇,紀曉薇!
頃刻間,夏茵茵頭上一聲雷響,思緒一陣紊亂,心情好像連人帶車墜入谷底。
紀曉薇,好甜美的名字啊,跟照片中的美人很相襯呢!紀曉薇,外型看起來跟藍大哥很登對呢……
墮入了胡思亂想中,夏茵茵聽不到也不知道藍沐風和李媽都說了些甚么,只知道最后藍沐風搖了搖夏茵茵的肩,喊她道:「茵茵,發甚么呆?我們去百貨公司吧!」
在開車下山的路上,夏茵茵不停地在心里琢磨著要不要開口問藍沐風這位紀曉薇究竟是他的甚么人。
問,不問,問,不問……
「藍大哥,為什么我們要去買禮服?」想了半天,最后終究還是只問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夏茵茵只好在心中暗罵自己是膽小鬼。
「是我疏忽了,」藍沐風說:「妳下星期六就要比賽了,我卻完全沒有想到妳有可能沒有禮服穿的這個問題,所以我們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得要選好一件妳下星期上臺要穿的禮服。」
夏茵茵想起了小時候在音樂教室的鋼琴發表會上出現的那些小公主們。但是一件禮服又該多貴啊!
「可是……藍大哥,我可以只買一件普通的洋裝穿上臺就好嗎?」
再怎么說,錢都還是最實際的問題。
「這樣太隨便了,」藍沐風專心看著前方開車,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說:「這場可是在很正式的音樂廳里舉行,隨便穿一件普通的洋裝上臺不好。」
「可是……」
「不要可是來可是去了,總之,禮服我送給妳,就當是妳辛苦練琴的禮物。」
情況還是老樣子,她沒有辦法不對藍沐風的意思言聽計從,但是這么一來,她欠藍沐風的恩情只怕是越來越多,多到她要還不清了。
到了百貨公司后,藍沐風在停車場停好車,下車前從車里拿出一副淺色太陽眼鏡,稍稍猶豫了幾秒鐘后戴上了它,然后才帶著夏茵茵進到百貨公司。
「藍大哥,你為什么戴太陽眼鏡?」夏茵茵覺得很奇怪。
「嗯,不為什么。」藍沐風的回答等于沒有回答。
戴上太陽眼鏡之后的藍沐風,外型加倍的搶眼,恐怕天上的日月星辰相比之下都要失去光彩;但是藍沐風的眼睛藏在乖把腿抬高點在進去_未婚生子女父母心態有色的鏡片之下,夏茵茵看不到他的眼神,覺得他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外表也看起來更冷漠了。
跟座冰山沒有兩樣。
周末百貨公司里的人潮照理來說應該是比較多的,但是由于藍沐風帶夏茵茵去的這一棟百貨公司里所賣的都是精品及高檔貨,因此人潮較少,儘管如此,走在百貨公司里,藍沐風簡直像明星般吸引了許多女性的目光。
藍沐風腳步極快,夏茵茵必須要連走帶跑的才能跟上,當她看著其他女生用著欣賞或是驚豔的眼光看向藍沐風時,自己突然因為能夠走在他身旁而感到一陣光榮,儘管自己有點像個小跟班。
藍大哥果然魅力無法擋啊!夏茵茵頓時驕傲了起來。
忽然一個轉身,藍沐風走進了一家門面挑高又氣派的專柜里,夏茵茵趕緊跟著轉了進去。專柜里只有零星的幾個客人,幾個穿著制服的專柜小姐忙著在服務他們,當藍沐風和夏茵茵走進去后,其中一位專柜小姐轉頭望了過來,此時藍沐風摘掉了太陽眼鏡,那個轉頭過來的專柜小姐似乎是認出了藍沐風,先是張大了嘴一臉驚訝,然后像迎接貴賓似的,連忙一邊喊著「藍先生」,一邊滿臉堆下笑來,朝藍沐風快步走了過來。
「藍先生,您還記得我嗎?我是Vicky啊!」Vicky笑得非常熱情。
「嗯。」藍沐風拿冷屁股貼上Vicky的熱臉。
不過話說回來,這位Vicky倒是長得很漂亮,圓圓的臉蛋上畫著時尚的大濃妝,假睫毛,大地色的眼影,兩頰上一抹腮紅。
「藍先生甚么時候回來臺灣的?紀小姐沒有來嗎?」Vicky鞠躬哈腰的問候著,一雙大眼睛往他身邊轉了一圈。

「她在美國沒有回來,我今天來,是要幫這個小妹妹選一件禮服。」藍沐風的手輕輕拍了一下身邊怯生生的夏茵茵背。
Vicky把眼光轉移到了夏茵茵的身上,用她那雙閱人無數而又世故的大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夏茵茵,假睫毛像扇子一樣地搧著。
夏茵茵腳上穿著一條已經穿到鬆鬆垮垮的牛仔褲,身上一件起毛球的舊毛衣。在這間時髦氣派的店中,店里的客人及店員沒有一個不時尚的,相比之下就顯得土氣橫秋。Vicky打量的眼光讓夏茵茵有股想要躲起來的沖動。
「沒問題沒問題,」Vicky笑道:「請跟我來。」說著,一邊把藍沐風和夏茵茵領上了二樓。

第十八章 (3) 挑選禮服 二樓一個客人也沒有,四面乾凈俐落的白色墻上都各有一排吊桿,每一根吊桿上都掛滿了各式各樣的禮服或小禮服;另一邊有一張紫紅色的絨布沙發,Vicky讓藍沐風和夏茵茵在沙發上坐了,此時有另一名穿著制服的小姐端了咖啡和手工小餅乾過來給他們。
「你們是為什么樣的場合選禮服呢?」Vicky問。
「鋼琴比賽。」藍沐風說。
「喔,鋼琴比賽啊!」Vicky笑道:「那你們等等,我去找幾件先來給你們看看。」
Vicky想了一想,然后在左邊和右邊的吊桿上悉悉簌簌的翻著禮服,很快便選出了三件禮服拿到藍沐風面前來給他和夏茵茵過目。
一件是亮黃色緞面禮服,一件是淡藍色的真絲禮服,這兩件裙長都至地板。另一件則是桃紅色帶花的小禮服,裙子長度只到膝蓋。
這輩子長這么大都不曾見過這么漂亮的禮服,夏茵茵看得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但是那藍沐風只略略晃過幾眼,便說道:「有顏色比較素雅一些,不要太過花俏亮麗的嗎?」
這顯然是藍沐風的品味與喜好了。
「我還以為藍先生上臺要選鮮豔的呢!」vicky稍稍偏頭想了一會兒,笑道:「素雅的當然有,是前兩天來的,我去拿來。」說完,轉身走回那吊著一整排禮服的柜子前,掛回了那三件禮服,翻了一翻,又翻出了兩件禮服來。
「這兩件如何?」Vicky手中高舉兩件禮服笑嘻嘻地問。
這次拿來的,一件是純白色的緞面削肩禮服,胸下繫著一個小白蝴蝶結,淡雅清新;另一件是淡紫色的斜肩禮服,肩帶上有一朵小紫花,裙子外有一層薄紗,如夢似幻。夏茵茵少女心,覺得這兩件禮服比剛才那三件更漂亮,而藍沐風看來也滿意了,他點點頭,叫夏茵茵去更衣間換上。
在鋪著粉紅色柔美地毯、墻上貼著粉紅色壁紙的更衣間里,夏茵茵脫下了自己身上那身與這里格調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廉價毛衣和牛仔褲,順手先拿起了白色的禮服穿上。更衣間里有面穿衣鏡,穿上禮服后,夏茵茵看著鏡中的自己發楞。
「妹妹,妳換好了嗎?」Vicky在門外提高音調問著。
「欸,好了!」裙子有點長,夏茵茵踮著腳尖提著裙子走了出去。
一走出更衣間,Vicky就張大眼睛,做出夸張的驚訝表情說:「哎呀!好漂亮呀!這件很適合妳喔!」
明明知道這只是推銷之詞,夏茵茵還是有些難為情。藍沐風就坐在她正對面,雙手抱胸翹著腳,定定的凝視著穿上禮服的她。
被藍沐風這么定睛瞧著,夏茵茵不禁低下頭來想要迴避他的視線。
「妹妹,妳皮膚白,穿這件真的非常適合喔!藍先生,你覺得如何?」
過了一會,藍沐風淡淡地說道:「這件不錯,現在妳再去換另一件試試看。」
夏茵茵依言去換了另一件淡紫色的出來,當她走出更衣間后,這回Vicky說得更加夸張了:「哇……妹妹,妳穿這件真漂亮,很像仙子喔!」
藍沐風還是用著同樣的眼神凝視著打量著夏茵茵,在他視線的壟罩之下,夏茵茵覺得自己彷彿裸體一般,全身上下在藍沐風審視的目光前無所遁形。
「妹妹,妳穿這件上臺,一定會變成眾所矚目的焦點喔。」Vicky還在拼命地讚美。「這件淡紫色的禮服很挑人穿呢,皮膚不夠白,根本沒辦法穿,前幾天有個客人很喜歡這件,但是因為皮膚不夠白,穿起來不夠好看,所以不得已忍痛放棄。」
當夏茵茵穿著淡紫色禮服走出來時,十分懂得察言觀色的Vicky在藍沐風那冰塊似的臉上察覺出了一絲端倪,因此在一旁不停地慫恿著。
「藍先生,您說呢?」
沉吟了一會,藍沐風道:「兩件都買吧!」
如果嘴里有茶,夏茵茵肯定要將一口茶都噴出來了。但Vicky可是喜出望外。
藍沐風又問:「有甚么髮飾和鞋子可以搭配這兩件禮服的嗎?」
「當然有,當然有!」Vicky眉開眼笑,殷勤的從抽屜里拿出幾件髮飾幫夏茵茵輪流配戴,又叫了另外兩個專柜小姐去找鞋子出來配。夏茵茵從頭到尾都像個娃娃似地站在原地讓那幾個專柜小姐又帶髮飾又穿鞋子的裝扮,最后由藍沐風選了一個白色帶亮鉆的蝴蝶結髮飾和一雙白色小蝴蝶結平底鞋。
每一樣東西都被小心翼翼地包裝好裝進精美的盒子和提袋里,至于白色那件禮服因為有點過長,所以被拿去修改了,說好修改完后會直接寄到夏茵茵的家里。藍沐風刷了卡付了錢,帶著受寵若驚的夏茵茵離開了百貨公司。
晚上夏茵茵從藍沐風家里練完琴回家后,正巧月姨也在她家里,一看她大包小包的提著包裝精美的盒子回家,便吵著要看是甚么東西,夏茵茵拗不過,只好拆開了給林瓊玉和月姨看,林瓊玉她們哪里看過這么漂亮的禮服和鞋子,驚叫聲連連,又是驚嘆又是羨慕。
「茵茵啊!我真是快羨慕死妳啰!」月姨羨慕到了極點,酸溜溜地說著:「妳那個藍先生對妳真是好,怎么我就遇不到這樣的男人呢?」
說完長嘆一聲。
夏茵茵不知該如何回話,默默地拿著禮服回房間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6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