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櫻桃擠出來_未婚生子怎么跟父母說

第二十一章 (2) 風的身分 — 化為烏有 「藍大哥,他們……」夏茵茵沖口就乖用下面把櫻桃擠出來_未婚生子怎么跟父母說要問。
但是才一轉頭,夏茵茵就看到了正扭動腰身,望著后面倒車出去的藍沐風,漂亮的一張俊臉上,臉色極度的陰沉晦暗,好像有一個最強等級颶風的渦旋狀黑云正在他的頭頂上方漩渦似的旋轉著,醞釀著一場風暴。
第一次看到藍沐風這種嚇人的臉色,夏茵茵才剛張開了嘴,就又趕忙識相地閉上了嘴。
這輛休旅車的車窗上都貼著由外面望不進車內的隔熱紙,因此當車子駛過莊孟翰他們身旁時,他們也只能扭動著脖子,好奇卻又徒勞地望著他們眼前看不透的車窗指指點點。
車子終于開出了停車場,藍沐風的臉色與夜晚一樣黑暗,一路上他都板著一張臉,不發一語。車里的氣壓低到不能再低,讓人悶到幾乎要窒息,空氣里凝結著一股火山隨時要噴發的氣氛。夏茵茵連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戰戰兢兢,每根神經都緊繃著。
偏偏停紅燈的時候楊晴朗又打了通電話來。藍沐風接起電話。
「喂,」藍沐風這一聲,音調低沉冷漠得令人心驚,又聽得出來是在竭力壓抑著情緒的爆發。
「藍沐風,你怎么搞的,這么久了都沒打電話給我,你們到底出音樂廳了沒呀?」楊晴朗的聲音大聲到連夏茵茵都聽到了。
「我們剛出音樂廳,不過,今晚我不去吃飯了,我帶茵茵過去,你跟茵茵吃完飯后,幫我把茵茵送回我家里。你訂了哪間餐廳?」
「蛤,藍沐風,你哪根筋不對了,竟然不去慶功宴?茵茵可是達到了你的期許耶!」
另一頭的楊晴朗吃驚大喊,這頭藍沐風緊緊抿著嘴,沉默不語。
過了幾秒鐘,楊晴朗在電話中問:「欸,沐風,不會……不會是發生甚么事了吧?」
「……沒發生甚么事,說吧,哪間餐廳,我現在帶她去。」
話筒里傳來了哼哼兩聲:「我看這是天意,好吃的餐廳我臨時都訂不到位,但是我也不想隨隨便便就找一間餐廳就打發了,畢竟茵茵成功達成了你們共同的心愿,我想要好好的為你們慶祝慶祝。所以,改天吧!」
「那好,改天吧!」
這通電話就這么結束了。
「晴朗訂不到餐廳,我們現在直接回家。」藍沐風撇過頭對夏茵茵說,口氣冷得叫夏茵茵全身結冰。
「好。」夏茵茵小聲地回答。
車子里靜默了下來,靜默得叫夏茵茵心酸。
好不容易他們一起努力拿到了進入正式比賽資格,達成了共同的目標,本應該要歡欣雀躍,敲鑼打鼓的,但那份喜悅之情,怎么竟在停車場事件之后,頃刻間都化為烏有了?
車子駛過了兩個路口,眼淚就在這個時候一點一滴的在眼眶里匯集起來,眼淚模糊著視線,看出去的街景盡是水波蕩漾,臺北,倒成了夏茵茵眼中的水鄉澤國了。
到了鬧區塞車了,藍沐風趁著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撥了電話給李媽。
「李媽,我們今晚回去吃飯,妳不要做太多,我沒胃口,做些茵茵愛吃的菜就好。我們還在市區,妳還有時間準備。」
一字一句都揪著夏茵茵的心,隱隱作痛。
在開始爬山路的時候,夏茵茵的眼淚順著臉頰滑了下來,她不敢哭出聲音,憋著氣竭力隱忍著,幸虧山路漆黑,藍沐風應該是沒有察覺到。車子開回到藍沐風的家前,夏茵茵假裝彎下腰去拍拍鞋子上的灰,然后趁機把臉上的淚水都抹乾凈了。

第二十一章 (3) 風的身分 — 難言之隱 一進家門,就是李媽笑臉迎人的來迎接。
「少爺,你們回來了,比賽結果如何?我飯菜都做好了,也做了茵茵愛吃的菜,你們可以吃了。」
沒想到得到的卻是藍沐風冷冷的一句:「我說了不吃,李媽妳帶著茵茵去吃吧!」他的臉色慘白如死人,說完,果然撇下夏茵茵自己獨自上樓去了。
一大盆冰水就這么由頭頂上澆了下來。
望著藍沐風冷漠離去的背影,夏茵茵頓時有一種宛如孤兒一般被拋棄的感覺。
而藍沐風的舉動讓不明就里的李媽更加是一頭霧水,她連忙拉了夏茵茵到一邊悄聲問:「茵茵,少爺怎么生這么大的氣?妳今天沒彈好,讓少爺失望了嗎?」
「不是的,我是第一名。」但是口氣中卻有些哀怨,一點也沒有第一名該有的雀躍與興奮,眼皮還腫腫的,被李媽死命地盯著看了一會兒。
「妳哭過了?被少爺罵了?」李媽質問。
「沒有,沒有。」夏茵茵一股腦地搖頭。
「……也對,妳都拿到第一名了,少爺也不需要罵妳。」
被李媽這么一說,夏茵茵心里一委屈,眼圈兒又是一紅。
「這我可就不明白了,」李媽思索了半響后說道:「既然妳都達到少爺的期望了,少爺為什么還發這么大的脾氣?妳知道原因嗎?」
夏茵茵搖了搖頭沒答話。
「嗯……少爺不輕易表達他的想法的,妳不知道也不奇怪。」李媽眼珠子在地上轉了一圈,又問:「你們比完賽之后可是發生了甚么事情沒有?」
「有。」
「還真有事發生?到底是甚么事情?來來來,快坐下說給我聽聽。」說著,李媽拉著夏茵茵到餐桌前坐下,自己也跟著坐了下來,聽著夏茵茵一五一十地敘述停車場里發生的事。
觀察李媽的神色,只見李媽的眉頭越皺越緊,面色越來越沉,夏茵茵揣度著李媽大約是知道原因的。
「李媽,妳知道藍大哥為什么發這么大的脾氣嗎?我從沒見過藍大哥這么生氣。」
「這……我也不知道。」李媽話中頓了一下。
這一頓,讓夏茵茵更加覺得她一定知道緣故,在心里琢磨了一會兒,便悄悄打定了主意,試探性地問道:「李媽,以藍大哥在音樂方面的素養,我猜,他十之八九必定是音樂界里赫赫有名的教授吧?」
「呃……這……」李媽大約是驚訝于夏茵茵會有這個想法推測,吃驚地看著她。
「可是,為什么當其他人認出藍大哥以后,他要那么的生氣?」夏茵茵拉著李媽的袖子,眼神中滿是疑問。
「妳……」李媽支支吾吾的,最后因為想不出有甚么話可以搪塞過去,只好重重的嘆了口氣,「茵茵,妳,妳就別問了吧!」
「不能問嗎?」
李媽面有難色的看著夏茵茵:「這……總之,妳就別問那么多了,現在我已經知道原因了,謝謝妳告訴我。妳今天也折騰了一整天了,不如先上去換了衣服下來吃飯,我再去幫妳把飯菜熱一熱,天冷,這些菜一下就涼了。」語畢,李媽起身就要去熱菜,好像要逃避夏茵茵的追問。
「李媽!」夏茵茵叫住李媽。
李媽一手各端著一盤菜,本來要進廚房,因為夏茵茵這一叫便停了下來,她轉過身,望著一臉困惑、同時期待著聽到答案的夏茵茵嘆了口氣,說道:「茵茵,如果妳不想少爺不開心,等他愿意從房里出來的時候,就千萬別再提起這件事了。」
「……」
「還有,等一下妳上樓去換衣服,也不要去敲少爺的房門,千萬不要吵他。」語畢,李媽又嘆了口氣,便端著菜進廚房去熱了。
不管再怎么串連今天所發生的事,也整理串連不出個頭緒來,夏茵茵不得不放棄,一個人悶悶地趿著拖鞋,提著裙擺一步一步的往三樓爬去。
站在自己睡的房門前,夏茵茵不由自主地停下進房門的腳步,轉頭望著藍沐風那扇緊閉著的房間門,驟然之間,夏茵茵覺得他們之間雖然只隔了一道門,但那道門卻彷彿一座翻不過的銅墻鐵壁,冰冷無情地將他們之間的聯繫給阻隔切斷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6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