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進入深一點就好了_本田莉子超爆乳種子

9. 干嘛啦?丑八怪 隔天,還沒三點,彩薇就抱著一堆零食來我家報到了。
「妳干嘛啊?怎么帶一堆吃的?」看著她胸前抱著一個塞得鼓鼓的大袋子,不用想也知道里頭都是裝吃的,只是不曉得她在搞什么名堂。
「唉呦,我在養活精力啊!為我們戰前作準備。」說著,她把食物都倒了出來。
「只不過是要大叫而已,是要準備什么啊?」我皺眉。
「妳看,喉糖。」說著她拿出某個知名品牌的喉糖,「這個可是當初孟姜女哭倒長城所用的喉糖,今晚一定派得上用場的。」
我仔細想想,說的也是,要是突然要喊時沒有聲音那可就慘了。
「不過,妳放心,我會控制住我的音量的,不會讓妳家給震垮的。」
「……」
最好是有那么嚴重啦!這樣的話當初九一一那些恐怖分子根本就不需要開著飛機去撞雙子星大樓,直接嘴巴含著喉糖在雙子星下邊跑邊叫不就好了?幸運的話還可以把白宮和自由女神給震垮咧!
「然后,我又買了我們都喜歡吃的布丁。」
「嗯。」
我看著地面上那堆零食,有布丁、乖乖、捲心酥、蘇打餅、可樂果、巧克力、蛋糕、薄餅,還有一堆糖果和雜七雜八的食物。
「我說妳也買太多了吧?」根本就是還開派對的嘛!
「還好啦,這樣晚上我們要跑才跑得快跑得遠嘛……幫我泡泡麵,嘻嘻……」說著她把一碗拆封過連調味料都已經灑好的泡麵遞給我。
我無言的接過泡麵,看著她逕自的打開我房里的電視,逕自的大剌剌的躺在我床上邊吃餅乾。
我說這女的會不會太囂張過頭了?要不是我有事求于她,平常這時候我早就把她從我床上給踹下來了。
正當我打開了房門,剛好看到我弟從我房門外走過。
「喂,葉耀亭!給我站住!」我叫住他。
他轉過頭,一臉不悅,「干嘛啦?丑八怪。」
縱使他有個快到一百八的身高,但我還是不怕,開玩笑,我是他姐姐耶,哪有做姐姐的怕弟弟的道理,對不對?
這小子也真奇怪,每次看到我都叫丑八怪,也不想想自己的姐姐長得那么美貌如仙,被他這樣叫著叫著,那些外界沒見過我的一些鄰居還真的以為葉家的女兒長得很丑。
「去幫我泡泡麵。」我把泡麵遞給他。
他接過去,愣了愣,抬起頭疑惑的看我。
「干嘛?你有意見啊?」
還是現在發現其實你姊姊長得很漂亮?
當然,我臉皮還沒有厚到把最后那一句講出來。
「妳今晚不是要和妳那倒楣的未婚夫見面嗎?」
「那又怎樣?」還有,倒楣那兩個字是多余的好不好?
「那妳還吃泡麵啊?」
「這干那什么事啊?」雖然這泡麵不是我要吃的。
「妳不怕妳全身的泡麵味把對方給嚇走啊?拜託,妳長得這么丑都已經害他眼睛要失明了,再加上全身都是泡麵味,妳想順道薰死他的鼻子嗎?」
「你……臭、臭小子……」我被他損得一愣一愣的。
這個臭家伙……
我把他往樓梯間推去,「啰嗦個屁啊你,趕快去樓下幫我泡啦!」然后,我又想到什么似的往他的背影大喊:「泡麵味明明就很香好不好!還有,那碗不是我要吃的,你最好不要在里面添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喊完后我往房間走去。
哼,真是氣死我了……
「妳干嘛啊?一臉像是吃了大便似的,這么臭……」
回到房間,彩薇望著我的臉說。
「妳才吃了大便咧!」我走到床尾,有些憤怒的打開一包零食開始吃。
「又跟妳弟斗嘴啊?」
「廢話!除了他還會有誰啊?」
哼,那家伙……真是一點也沒有把我當成他姐姐。
過了一會兒,那臭小子拿著一碗已泡好的泡麵走進我房間,看著一整地的零食,他再度愣住。
「幫我放在電腦桌上就好,謝謝。」彩薇看著他說。
他放好泡麵,然后望著我,好像要說什么的樣子。
「干嘛?沒事的話就快點出去啦……」我口氣很不好,直接下逐客令。
他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望著我。
這臭小子到底是想干嘛?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屁放的話就趕快離開。」我下了逐客令。
看我這樣,他終于緩緩的開口了:「通常要見未婚夫的人現在不是應該在那精心得打扮嗎?怎么妳卻好像餓死鬼一樣在那邊吃吃吃……」
「你──」

10. 事后怎么跟對方解釋? 就當我正準備要開罵把他趕出我房間時,彩薇卻突然插話進來。
「你不用擔心!」說著,她走到我們姐弟之間,對著我弟說:「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呢,就是因為妳姐她特地把我叫來幫她盛裝打扮的。」
「是這樣子喔?」他看了看那堆零食,之后又看了看我。
「看什么看,沒看過我肚子餓是不是?」
「好了好了,你不用擔心,完全不用擔心,趕快離開吧。」為了防止待會兒我們真的吵起來,彩薇把那臭小子給推到門外。
等關了門之后,彩薇拍拍自己的胸口,像是捏了一把冷汗后,說:「好險你們沒有吵起來,不然到時事情敗露那可就完蛋了。」
「妳放心,那小子沒那么聰明的,來吃布丁吧!」
「不要,我要吃泡麵,我的泡麵快要冷掉了。」說完,她沖向電腦桌上的那碗泡麵。
我打開布丁盒,突然想到一件事:「對了,我們是約六點半在餐廳聚餐,我爸說他六點就會準時開車出發,所以我們差不多在五點五十幾分的時候就要開始行動了。」
「嚕嗯。」彩薇嘴里嚼著泡麵,回答起來不清不楚的。
「然后呢,妳差不多在五點二十分的時候就要開始幫我打扮。」
他泡麵嚼到一半,雙眼睜大的看我,「威啥嗯?」
她是在問為什么,我一副理所當然的反問她:「妳剛剛不是說要幫我盛裝打扮的嗎?」
「噗素……」她咀嚼吞下去后,「不是要我幫妳閃人的嗎?干嘛還叫我幫妳打扮?」
「笨蛋,妳忘記我媽了嗎?以她的個性,她到時一定會來我房間察看的,如果她看到我還穿著牛仔褲加POLO衫,地上又滿滿的一堆零食,妳覺得她會怎么想?」
她雙眼睜大,然后恍然大悟的點頭,「對吼!」
「就是這樣,所以要裝,也要裝得像一點,懂不懂啊?」
「嗯,我懂了。」說著,她又繼續埋頭吃她的泡麵,而我也繼續吃我的布丁。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這布丁吃起來有點酸酸的,是因為我剛剛喝完養樂多的關係嗎?
還是這是新口味?
等吃完了布丁,我就開始挑衣服,彩薇一就在我床上邊吃餅乾邊看電視。
要穿什么衣服才覺得很體面、又容易逃跑呢?
之后我挑了一件白色連身裙,上面搭配一件淡藍色襯衫,哈哈,搭配起來怎么看都覺得很體面,重點是,跑起來也很容易。

「對了,事后妳要怎么跟對方解釋啊?」
「什么?」
「解釋啊!妳媽那邊妳可能連解釋都還沒解釋就被妳媽剝完皮了,但是對方那個楊圣晏呢?妳事后總得要跟對方解釋吧?」
彩薇她說得不錯,家里這邊一定難逃被我媽懲罰一番的,但我都敢閃人了,就不怕被懲罰,更何況,我這次的逃跑也代表著我反對這種指腹為婚的婚姻,我要讓我爸媽知道我是真的不喜歡這種由別人自主的婚姻,至于那個楊圣晏,等到下週開學后我再找個時間去跟他解釋吧。
而且,我相信對方也一定很反對這種莫名其妙的指腹為婚。
「妳不用擔心啦,開學后我會找個時間去找他的。」
另外,我也相信,就算我不去找對方,對方也一定會來找我的。
拜託,誰不會對自己的未婚妻感到好奇呢?
我換好衣服并綁了個馬尾后,彩薇依舊在吃。
「好了啦!不要再吃了好不好!」我邊說邊搶走她手上的零食,并看看時間,還很早嘛。
雖然是很早,但依我媽的龜毛個性,她也差不多要來臨檢了。
正當我這樣想的同時,房門被敲響了,外面傳來我媽的聲音。
乖,進入深一點就好了_本田莉子超爆乳種子「黛婷,妳準備好了沒?」看,果然!
我趕緊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不管有沒有拆封過的零食全都塞到棉被里,要是被我媽看到肯定又要唸上一陣子了。
「泡、泡麵……」彩薇提醒著,也一邊幫我收拾。
我看著那已經啃乾凈的碗裝泡麵,趕緊用最快的速度塞進垃圾桶底(也沒時間玩什么投籃游戲了)。
「黛婷,在干嘛?還不快開門讓媽看看?」我媽在門外催促著。
「喔,來了來了!」
最后,我趕緊拿出除臭劑,往房里亂噴一通,以去除殘余的泡麵味。
然后,再好整以暇的往房門走去。
在靠近門的同時,我又往后看了看,嗯,完好無缺。之后才打開門讓我媽進來。
「在做什么大事,怎么這么久才來開門?」
「我……我剛剛……」
正當我想著要用什么理由敷衍我媽的同時,彩薇拯救了我:「阿姨好!」
我媽看了看彩薇,又看了看我,眼神像是在問:「為什么這時候她還在這?」
「彩薇她……她來幫我挑衣服嘛……等等就要回去了。」
……才怪,我偷偷吐了舌頭,期待等一下上場的畫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