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抬頭看我們結合處_機甲王座 小說

17. 他沒有意見? 楊圣晏的臉上沒有一絲情緒,讓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剛剛是我聽錯了吧?他怎么可能會對這門由父母指腹為婚的婚姻沒有任何意見呢?
「你說,你對這指腹為婚一事沒有意見?」我確認著。
「我能有什么意見?」沒想到他卻這樣反問我。
「很多啊!喂,婚姻是大事耶!你就這樣交給你爸媽來決定啊?」
「這樣不好嗎?」他又反問我,感覺起來這事好像與他無關的樣子。
「當然不好啊!你……難道都不會想自己找尋另一半而不是由他人來決定嗎?」
他聽了聽,沉默了一下,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像是在思考,但那沉默也只沉默了五秒,他說:「另一半由自己來找尋太麻煩了,有人幫妳決定,這不是挺好的嗎?」
「你……」
面對他這樣的態度我真的是啞口無言,怎么會有人這樣子?不是每一個人應該都會對這種指腹為婚的事感到很反感才對嗎?為什么他說的好像一點都不關他的事一樣?
我是不是遇到一位瘋子了?
「看妳的樣子,妳似乎對這事有很大的意見是不是?」
「廢話!」我馬上回答說。
他皺了眉一下,「跟我結婚有什么不好?」
「那你跟我結婚對你有什么好?」我反問他。
難不成這家伙暗戀我很多年了?
……不對,怎么才跟他講了兩、三句話我也變得有點自戀了?
他想了想,然后很正經的回答說:「有什么好處我是不知道,但是目前唯一的好處就是我以后不必擔心我會娶不到老婆。」
什么鬼?這是什么爛理由啊?
我冷冷的說:「如果你是因為擔心娶不到老婆的話,那你可以不用擔心,因為我相信以你這長得像牛郎的長相,一定會煞到很多女生的……」
「但那又怎樣?我只不過聽從父母親的安排而已……」
「楊圣晏,如果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話,可以停止嗎?因為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他喝了一口咖啡,用舌頭舔舔那留在嘴角的咖啡漬,之后對上我的眼睛,慢慢地說:「葉黛婷,我很慎重的告訴妳,我沒有在跟妳開玩笑,我對指腹為婚這件事,真的一點意見也沒有。」
我的媽啊……我真的是遇到一位瘋子了……
「更何況,妳也說過婚姻是大事,我怎么會拿它來開玩笑呢?」
我喝了一口果汁,想澆熄自己那激動的情緒。
完了……
本想說遇到他可以一起向雙方的父母講說我們都不喜歡這段由別人自主的婚姻,可是,真不知道眼前這家伙的腦袋是裝鋼筋還是水泥,竟然可以表現出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
「所以,你想跟我結婚?」我眉毛都皺到快要打結的問。
「沒有想,也沒有不想,我完全沒有意見。但因為妳是我父母選的未婚妻,父母所決定的事都是為子女好,我相信我爸媽的選擇,所以我可以跟妳結婚。」
「可以跟我結婚?既然你也認為婚姻是大事,怎么就這樣交給別人來決定?」
「我相信我爸媽,更何況,有人肯幫妳決定一切不是很好嗎?」
「一點都不好!難道你沒有自己的想法嗎?」
我真的是越講越氣,握著拳頭的手,指甲都陷入肉里了。
「我乖 抬頭看我們結合處_機甲王座 小說能有什么想法?」他抬眉。
「你不想和你喜歡的人結婚嗎?」
聽到這句話,他停頓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帥氣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垂下,沒有人懂他的思緒。
這句話對他有用嗎?
但,不久,他慢慢的說:「我沒有喜歡的人,相信未來也不會有,所以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妳這問題。」
……
我現在可以很肯定一件事!
那就是,眼前這家伙是外星人!
要不然怎么會這么難溝通又這么難講話呢?
「那,如果我說,我有喜歡的人,我不能跟你結婚呢?」
他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說:「那不關我的事吧?反正妳必須得和我結婚就是了。」
「為什么我就得和你這奇怪的外星人結婚?」我拍了一下桌子。
「因為我們指腹為婚。」
「……」
這個講不通的王八蛋,真的是氣死我了……
看著桌上的水,我二話不說,拿起來直接往他的頭給澆下去,看他的頭腦能不能給我清醒點!
彩薇他們三人,看到我這樣的行為,紛紛倒抽了一口氣……
連我自己也料想不到,眼前這家伙會讓我氣到拿水澆他……

18.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很抱歉,就算你對指腹為婚這事沒有意見,但我對這事可是會反對到底的。」丟下這句話后本來想走人的我,卻被他抓住手腕。
「我無所謂,但……」他說著,令我驚訝的是:縱使頭髮和衣服都溼了,但他臉上卻掛著笑容。接著,只見他也拿起了咖啡杯旁的白開水,然后,我感到一陣極冰的水由我頭髮流下。
「……!」
他把玻璃杯放在桌上,慢慢地說玩剛剛只講到一半的話:「但是,我這人不管對誰都採取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態度,就算妳是要跟我結婚的對象也是。」
令我感到很不可思議的是:他講這句話時的口氣明明極為冷漠,就好像處在零下好幾百度的地方一樣,可是,他的嘴角卻翹著。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也許是驚訝、也或者是在瞪著他,任憑那冰涼的水順著我的頭髮流到衣服上,他則好整以暇的拿出手帕擦擦自己那潤溼的秀髮。
彩薇慢慢的走到我身邊,「黛……黛婷,妳沒事吧……?」邊說邊拿起桌上的餐巾紙幫我吸取身上的水。
我如果沒事的話,這世上就真的沒有鬼了!
「不要說對妳不好,」說著,楊圣晏拿起他放在椅子上方的薄外套披在我身上,正當我對他的舉動感到訝異時,又接著說:「反正我們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以后要相處的日子又很長久,我也不想把氣氛鬧僵,那就先這樣了。」
接著,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呆愣在那,看著他的背影漸漸離去。
而另外兩個男生也走了。
「開學見喔!」那位頭髮捲捲的男生走在最后說著,還扮了一下鬼臉。
「黛婷,妳還好吧?」
「嗯……」我抽了幾張衛生紙,往自己那微溼地上衣擦去。
楊圣晏那笑臉,真的是有種莫名的壓迫感……
「跑到哪去了?」一回到家,我媽的怒吼聲隨即傳來。
我正想著要如何回答她時,她搶走我手上的薄外套看了看,然后大罵:「我在想說為何妳死都不和我們去聚餐,原來妳跑去和別的男生鬼混啊!」
「我哪有啊!還有,那個楊圣晏還不是一樣也沒來嗎?」
「人家是有事才沒來的好不好,哪像妳……等等,妳怎么知道他沒來?」我媽瞇起眼睛看著我,像在說『妳敢騙我的話妳就準備叫人家幫妳收尸吧!』
「因為……妳手上的外套就是那個楊圣晏的啊!」
我媽一臉懷疑,「什么?」
「我遇到他了。」我照實回答。
「妳遇到他了?真的假的?」
「真的,就長得臉白白的,眼睛大大的,頭髮黑黑的啊……」然后,我把怎么遇到他和去咖啡店的事跟我媽娓娓道來,當然省略了我把他當成要搶餐廳的人和在咖啡店互淋水的事還有一些不重要的芝麻小事。
「不錯不錯,那妳覺得他怎樣?」我媽就像現在青少年想探測對方八卦的臉孔,我看了真無言。
「我……我要回房間了……」我故意忽略她的問題,往樓上走去。
我……我不喜歡他……
因為,他是我指腹為婚的對象,所以我不喜歡他……

回到房間,發現手機有許多的未接來電,一看都是同一個人──余彩薇。
看來她挺擔心我的,畢竟剛剛回來的途中,我都沒有開口說過半句話。
之所以沉默,是因為我對楊圣晏剛剛那笑容有一種打從心里害怕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竟然拿水淋他,我以為他會生氣,但他卻在笑……
他……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啊……?
「喂?彩薇啊……」
『黛婷,妳沒事吧?』
「我沒事啦……」
『沒事就好,剛剛問妳話都不回我,害我擔心的要命,妳跟楊圣晏發生什么事啊?』
「就妳看到的那樣啊……」
『我是說,你們為什么會互相淋水?』
「我看他不順眼,他可能也看我不順眼吧……」誰叫她剛剛逕自地和另外兩位男生聊得那么開心,一點都不關心我這桌的情況。
『什么啊?妳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對不起,改天再慢慢和妳說吧,我現在很累……」然后,我掛斷了電話。
下禮拜就要開學了,距離今天還有兩三天,我知道,我高中這三年,一定過得很不平靜。
看向楊圣晏的那薄外套,我到底該怎么做,他才會和我解除那該死的婚約呢?
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莫名又該死的婚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09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