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幾路車_殺人犯郭爽的最后一天

23. 雨宮學長 「哈哈哈哈哈哈……」
中午吃著便當,藍茜一提到典禮上的事就一直笑個不停。
有沒有這么好笑啊?
「天啊,黛婷,妳的反應真的超快的,好厲害喔!」
「呃,是嗎?呵呵……」我倒是不怎么高興,因為這樣一來,得罪人的可是我耶……
我們坐在走廊旁的長倚桌,這里的設計是每一層教室外的走廊旁,都放有四、五張的長倚桌,下課方便學生專研課業,中午則是變成學生吃飯的地點。
「黛婷。」我轉身看到彩薇和一位綁著馬尾笑容甜美的女孩站在我旁邊。
「彩薇,來一起吃飯吧!」我示意她們坐在我和藍茜的對面。
「她是藍茜,我第一位認識的同班同學;她是余彩薇,我國中的同學兼死黨。」我向彩薇和藍茜互相介紹。
「她是林悅蘋,也是我第一位認識的同班同學;而這位是葉黛婷……」
「妳好。」
「妳好。」我笑著跟她打招呼,然后,把彩薇拉到了一旁。
「干嘛啊?」彩薇一臉無辜的看我。
「喂,妳有沒有到處宣傳我和那外星人是未婚夫妻的事?」
「外星人?」
「就是楊圣晏啦!」接著我解釋著為什么我叫他外星人的原因。
「天啊……他好過分喔……怎么這樣子啊……」
我呼出了一口氣,「小女子我心胸寬大,不怎么跟他計較,反正我又不承認我跟他是未婚夫妻的這段指腹為婚關係,話說……妳也不要到處亂講話喔……」
「我知道啦。」
「真的?」我有點懷疑,這女的什么時候嘴巴變這么小了?
「真的,因為一旦我說出來了,黛婷妳可是會變成全校女生的頭號通敵呢!」
「……」
「拜託,今早的開學典禮,一堆女生瘋狂的像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一樣,我都不知道我們學校有這么多花癡呢!」
我愣愣的看著她,心里實在是很想說:『妳沒資格說別人吧,自己也還不是一樣……』
但終究沒有說出口,我正經的看著彩薇說:「真的不要說喔……而且,我相信在不久之后這段莫名其妙的婚約一定會被取消……」
「啊?」
我笑了笑,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不久妳就知道了……」
經過今天早上乾洗袋之事,我覺得我只要讓楊圣晏討厭我,他就有可能同意要跟我解除婚約。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可是,我覺得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才對。
想想,誰會跟自己討厭的人結婚呢?
吃飯吃到一半,藍茜突然說要上廁所。
我實在搞不懂那些飯吃到一半說要上廁所的人,廁所里那難聞的味道,聞了之后剩下的飯還吃得下嗎?而且如果剛好遇到有人在隔壁上……呃,還是不要想下去好了,否則待會兒吃不下飯的反而是我。
正當我在咀嚼食物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過來我們這桌。
「嗨,學妹。」
看著其他三人一臉疑惑樣,我抬頭看看到底是誰?
一頭及肩的長髮和一雙灰藍色的眼睛印入我的眼眸里,我不禁驚訝地忘記嘴里還有咀嚼的食物而張開了嘴,是今早的那位學長。
「黛……黛婷,你認識他?」身旁的藍茜問我。
「算……不認識吧……」我搖了搖頭。
「我們今天早上才見面啊!」學長笑著這樣說。
「呃……」這時候要說什么?
好久不見嗎?
才經過一個早上而已也沒有很久……
你好嗎?
這樣也怪怪的,我又跟他不熟……
「呵呵呵……」因為不知道要說什么,所以我對他傻笑。
「不要這么拘束嘛……」他還給我一個笑容,我發現他的眼睛好像貓,又加上是灰藍色的,也就更像了。
而我依舊因為不知道要開口說什么而傻笑。
「妳今天早上還好吧?真的沒有摔傷嗎?」
「沒有,我沒事。」拜託,我可是撞得跟牛一樣,區區一個小跌倒對我來說算什么呢?
「這樣啊……那沒事的話我就不打擾妳們用餐了,告辭。」
「呃……嗯,掰掰……」
等到他走遠之后,彩薇突然很興奮得從對面跑到我旁邊坐著。
「妳……妳干嘛?」我正為她的舉動感到有點莫名其妙。
「黛婷,妳怎么會認識他啊?」
「啊?誰?」
「剛剛那位學長啊!」
「我不認識他啊,只不過今天早上不小心被他撞到跌倒而已。」我皺眉。
「妳被他撞到哪里?」彩薇一臉關心著問。
「左手吧……」說實在我也沒有什么印象,只知道那時有個黑影向我撞過來,等恢復意識時我就已經跌在地上了。
說完后,彩薇拿起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臉頰上,「喔……被雨宮學長撞到的地方……」
為什么,這女的眼睛在放桃花?
這家伙,剛剛說學校一堆像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花癡女,怎么現在她眼前冒出好多蝴蝶和愛心是怎樣?
我抽開我的手,「妳變態啊!」
「唉呦,給我摸一下嘛……被雨宮學長碰到的地方……」
撞到就撞到,什么碰到?有必要講得這么曖昧嗎?
「什么雨宮學長?妳知道他啊?」久沒出聲的悅蘋這樣問。
彩薇聽到這名字,放開我的手,站起來走回我對面后坐下,然后對著悅蘋。
「妳不知道雨宮學長嗎?雨宮峰汰,混到英國、荷蘭和日本的混血兒……他可是圣陽的校草耶……」
我無言的看著彩薇,這個死白癡,研究帥哥永遠這么的認真……

24. 六千字的自傳 圣陽高中果然名不虛傳,老師個個都是魔鬼教師,每個都很愛用斯巴達教育來教導人。
為什么我會這么說?因為才開學第一天,國文老師就要我們每個人回去寫一篇長達六千字的自傳。
六千字!拜託,我只是一個生長在一個平凡家庭的一個平凡小女孩而已,又不是什么顯赫的身世,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經歷,那六千字,是要我怎么生出來啊……?
人家平常自我介紹時,不是常說『你好,我叫XXX。』這七個字又不加標點符號而已嗎?突然要我們寫出六千字的自傳,這根本就是比登天還要難。
全班不僅是我一個人,其他同學也在哀哀叫,像是死前的哀嚎……
「黛婷,妳怎么一副快要踏進棺材的死臉啊?」放學時刻,彩薇來教室找我,一看到我的臉就這樣問。
「唉……」一想到以后在圣陽高中里都要過著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我頭就欲裂的想要抓狂。
「我說妳該不會也是因為那六千字的自傳而感到傷腦筋吧?」彩薇一講就點中我的心聲,果然是我多年來的好友。
我無奈的點點頭。
「我們六千字算還好了,聽老師說,資優班的學生好像要交出一萬字的自傳呢!」
一……一萬字?
聽到后我和彩薇相視而笑,兩人心里都有一個默契,那就是:好險當初我們沒有去考資優班考試啊……
為了這該死的自傳,我可是摧殘了好多珍貴的腦細胞,這兩天都敖到半夜快兩點才睡,終于在繳交的前一天晚上十二點多,完成了!
嗚……
看著眼前印出的那七、八張A4紙,我真的是感動的快要痛哭流涕了,這可是我嘔心瀝血的巨作啊……
我不禁對著那幾張紙開始親吻起來。
「丑八怪,老媽要我來牛奶來給……妳在干么?」
不巧的是,我那親吻紙張的動作正好被那手正拿著一杯牛奶進門的臭小子給看到。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有這種奇怪的癖好。」
就知道他接下來一定會開口損我的,拜託,他誰啊?他是我葉黛婷的弟弟耶!他如果不開口損我的話,那就真的不是我弟弟了。
反正剛完成那份巨作的我心情特別好,也不想跟他計較。
我接過牛奶,一臉望著他傻笑。
他則是皺著眉頭,「妳干麻?發癲啊?」
要是平常的我一定會對著他破口大罵:「你才發癲咧!你這蠢豬!」
但是此刻的我心情大好啊,就好像剛剛樂透中了頭彩一樣的好啊……
「嘻嘻……」我站了起來,雙手放到他的臉頰上,一臉像是喝過酒的陶醉樣,「嘻嘻……你知道嗎?我到現在才發現其實我的弟弟長得很可愛的嘛……」
說完,我還捏了一下,唉喲,好軟啊……
這小子眼睛瞪大,臉色發青,一臉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東西一樣,雙腳也不禁的一直往后退。
但我摟住他的脖子不讓他往后退,仔細的祥端看的五官,或許我真的是高興過頭了,此刻我竟然覺得我弟長得好像金城武。
「唉呀呀……你的皮膚竟然比我還要嫩……」
我使命地捏著我弟的臉頰,用力地揉、用力地轉。
而我弟呢?鐵著臉,直愣愣地看著我,一點也不知道要反抗。
哈哈……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被我的行為給嚇呆了呢!
等到回過神來,他摀著自己那紅腫的臉頰,連跑帶跳的滾回他房間了。
我看了看時間,再看了看那份巨作,再度滿意了一會兒,我就爬上床去睡覺了。
今晚有個好夢,意味著:明天是個順利的一天吧?
乘幾路車_殺人犯郭爽的最后一天但,我忘記的是:夢境往往與事實相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0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