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元道祖介紹_殺伐果斷無女主的小說

25. 那只叫庫奇的黑貓 轉眼間,開學典禮距今已經快一週了。
今天,天氣晴朗,晴空萬里,真是能夠反映出我的好心情啊!
我踏著小碎步,慢慢的走到普通班那。
「嗨,藍茜,早安啊!」
「早安。」
藍茜果然是洗髮精少女,一早那修長的頭髮就黑得閃閃發光。
相比較下來,我那粗糙的頭髮反倒是那些掃地掃到快分岔的掃帚,根根都像是稻草一樣。
可惡!打結了!
正當我使命地拉開我那固執地絞在一起的頭髮,藍茜問了一句:「今天要教的那六千字自傳寫得怎樣啊?」
呵呵……一想到我昨晚才完成的那份大作,我笑到眼睛都歪的像彎豆一樣。
也不管剛剛被我拉扯成一團黑毛毛的頭髮,我開心的從我書包拿起那份號稱比莎士比亞的巨作還要更稱為上是巨作的那幾張A4紙。
「鏘鏘鏘鏘!」
快,為我放煙火吧!
快,為我喝采吧!
哈哈哈,史上最偉大的巨作就在我手里,哼哼,能跟我這位百年才難得一見的才女成為同學可是你們的榮幸耶!
砰!
嗯?好小聲的煙火聲啊……
「喵……」
嗯?怎么這喝采聲好像貓叫聲一樣?
我睜開眼睛仔細一瞧,看到有一只黑貓叼著我那被稱為是巨作的其中一頁。
貓?為什么這里會有貓?我是高興到糊涂所以眼花看錯了是不是?
我揉揉眼睛,瞇起眼睛仔細看。
哇啊!真的是貓啊!
「咦?那不是管理員養得那只叫庫奇的黑貓嗎?」
「對啊,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當我正望著那只黑貓而感到不知所措時,藍茜拿了我那被稱為是巨作的其他頁,放在鼻前那聞了聞。
「黛婷,我說妳昨晚該不會邊寫自傳邊吃小魚乾九元道祖介紹_殺伐果斷無女主的小說吧?」
「呃……」昨晚我是邊寫自傳邊吃小魚乾還邊翹著二郎腿,可是這兩者沒有任何的關係吧?
「妳不知道庫奇最喜歡吃的東西就是小魚乾嗎?」
這句話像是一支箭直直地射穿我的頭點醒了我。
「哇啊!」我轉過頭對著那只黑貓大叫。
庫奇就像是在嘲笑我一樣,懶懶的搖了搖尾巴,然后往窗口那跳去。
哇啊啊……來不及了啦!
我跑到窗臺那,看著庫奇叼著我的巨作,搖著尾巴,悠懶樣的走在水管上。
可惡!牠這只臭黑貓!
二話不說,不再加以思考,我沖到掃具柜那拿了一支掃把出來。
然后再度地跑到窗臺那,用掃把往那只黑貓的方向給掃了過去。
可是庫奇叼著我的巨作走到那水管的盡頭了,不管我再怎么使命地掃,就是連庫奇地一根貓毛也掃不到,而風而飄動的只是幾片落葉而已。
庫奇走到底,還回頭望了望我,我很清楚的看到牠的嘴角上揚,牠正在嘲笑我!
可惡!
牠那一副傲慢的態度,分明就是瞧不起我!
我抓緊手里的那把掃把,一副要去出征的樣子,「藍茜,剩下的那幾張巨作,交給妳保管了!」
「是可以啦……可是,黛婷妳要做什么?」藍茜一臉擔憂的問。
「我要去把那張巨作搶回來,順便……掐死那只臭貓。」
眼神堅定、不再猶豫,我握緊掃把,丟下這句話后,馬上我樓梯間沖下去。
人家說貓有九條命,我今天就讓你只剩半條命!
敢拿走我葉黛婷所寫的巨作,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嘛!
普通班教室后面是一塊停車場,我雙手扠著腰,眼睛直直的看著那只正穿越水管的臭黑貓。
但不管我的眼神多銳利的瞪著牠,那只臭黑貓依舊不為所動、依舊悠閑地走在水管上。
這可是我進入圣陽高中第二個所碰到令人頭大的難題啊!
第一個就是那該死的六千字自傳,不過那自傳我輕而易舉地就給它解決了,這只臭黑貓對我來說應該不算什么才對。
想想在家時,我可是常常幫我媽抓蟑螂螞蟻蚊子的,區區一只臭貓我根本不需要把牠放在眼里……
重點是……我那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巨作正被牠叼著啊!雖然牠只叼走了一張,但好歹張張都是我花了很久的心血才完成的,更何況,巨作如果少了一張,那就不叫巨作了。
我望著庫奇,那只臭黑貓竟然在那邊給我搔耳朵!
可惡!
現在的我到底該怎么做,那只臭黑貓才會跳下來離開水管那呢?
我咬著指甲,思考著。
那只臭黑貓!竟敢讓本小姐為了牠而運用腦細胞,看我待會兒抓到牠時把牠煮來吃!
我左想想,右想想,然后就像一休和尚一樣〝咚〞一聲,想到辦法了。

26. 我的屁股啊!QQ 我咧開微笑,手放在嘴上呈喇叭狀,然后運用我丹田上的力量,使命的叫出一聲:「喵──」
哈哈哈,很像吧?要是有旁人在場一定也會以為這真的是貓叫聲。
人家說有些動物會利用叫聲來求偶,看那只臭黑貓好像是公的,為了奪回那份巨作,我就勉為其難的學一下母貓叫聲好了(作者吐潮:公貓跟母貓叫聲怎么分?)。
「喵──」
果然,那只臭黑貓停下了牠在搔耳朵的動作,左看看,右看看,接著看向了我這邊。
「喵──」
我表面上直呼著牠的到來,背后的掃把緊握住,準備在牠跳下來的那一剎那,狠狠地往牠的貓頭給打下去。
「喵──」
嘿嘿,快點跳下來吧!
果其然,那只臭黑貓從水管上跳了下來,正當我揮動那掃把往那只臭貓的方向給打下去時,突然……
鈴鈴鈴鈴!
我那掃把頭不偏不倚的撞到一旁的賓士,于是乎,那該死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那只臭黑貓因為這突來的聲響,受到驚嚇般地跳了起來,往一旁的草叢攅了進去。
哇啊啊!我好不容易才把那只臭黑貓給引下來的說!
可惡啊啊啊!
不理會那警報聲,我手抓緊掃把后,往那只臭黑貓的方向追了上去。
這只該死的臭黑貓真的是惹到我了,看我抓到后給牠五馬分尸、血流成河!
為了追逐那只叼走我的巨作的臭黑貓,我掃過任何阻擋我的層層障礙,追到了一面墻那。
當我正對著這一面墻時,我感到我的腦神經快打成中國結了。
我很確定我還在校園里,但……為什么校園里會有墻?而且墻上還貼滿了各式各樣各種顏色的彩帶,上頭還有寫些字,我湊近其中的一張,上頭寫著『學業順利』。
什么啊?許愿卡嗎?
算了,這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這面墻擋到我的去路的啦!
這圍墻的另一邊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剛剛那只臭黑貓叼著我的巨作跳到對面去。
算了,管他這座墻的對面是什么,反正我定是要爬墻了。
想想我小的時候,常常因為貪玩晚歸而被我媽鎖在家門外,所以我根本就是爬墻爬到大的。
不過,又仔細想想,距離我上次爬墻至今,大概有五年多了吧……
什么熟能生巧那種鬼東西,我已經有五年都沒爬過墻了,早已忘記爬墻有什么技巧可言了。
那只臭黑貓憑什么那么大的本事,竟然要本小姐為牠爬墻?
氣死我也!
我在原地不管怎么跳,就是跳不上去,可惡!是哪個家伙吃飽沒事干把墻蓋這么高啊?
真的是快氣死我了!
我像嘴里吃了炸藥一樣,拼命地往那墻吼,想當然爾,那面墻依舊聳立在那里。
這下怎么辦?
我看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早自習就結束了。
像只公牛一樣,我用鼻子噴噴的吐氣。
再這樣望著這面墻發楞也只是在浪費時間,乾脆死馬當活馬醫,直接姑且一試了。
二話不說,也不再想,我直接抓起掃把就像丟標槍一樣,直直地往對面射過去。
脆耳的落地聲從對面傳了過來。
很好!這下我至少可以確定對面是大地而不是水潭。
接著,我往后退了好幾步以便助跑。
一、二、三!
心里默數了三秒,然后往前一沖。
我踏!我爬爬爬!
像只蜘蛛一樣,七手八腳揮舞地往那墻爬過去,沒兩三下就被我爬到頂端了。
果然人到絕望的時候,還是會引發爆發力的嘛!
有句諺語叫什么……山窮水覆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這樣嗎?
不過現在什么諺語是不是該用在什么地方對我根本不重要,我調好姿勢后,直接往另一面那跳下去。
「Perfect jump……哇啊!」
Perfect個頭啦!我硬生生地跌了個狗吃屎。
媽媽咪啊,我的屁股裂成兩大半了啦!
我欲哭無淚地邊揉揉我的屁股邊扶著墻起身。
「哇啊!」
卻沒想到因為沒站好而扭到了腳,又因疼痛而坐回到地上。
天啊……天底下還有誰比我還要狼狽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