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主皇叔丫鬟云碧_殺回民的解放軍將領

27. 有著神似貓眼睛的學長 「妳沒事吧?」
當我陷入絕望之際,頭頂上傳來一句溫柔的關心話語。
咦?是誰啊?
我抬起頭,印入我眼底的是一雙美麗的灰藍色眼睛。
是天使嗎?我怎么會這么快的就上了天堂了?我記得我只爬了一面墻不是嗎?
而且,怎么覺得那雙眼睛好像貓眼喔……?
嗯?貓?
不加以思索,我二話不說就拿起一旁的掃把,往那雙貓眼給用力的劈了下去。
對方慘叫了一聲。
怪了,怎么貓在慘叫的時候就好像是人在慘叫一樣?
眨眨眼睛,我對九公主皇叔丫鬟云碧_殺回民的解放軍將領準焦距,看到一位長髮及肩的男生摀著頭蹲在我眼前。
那隨風飄起的黑長髮、如寶石般的灰藍色眼睛……
不、不會吧?
「學、學長,你……你沒事吧?」我趕緊上前去。
剛剛那一下是我在恍神時的反射動作,應該是不會打的太用力才對吧?
「好痛……」
這是因為我不知不覺地已對那只臭黑貓恨之入骨了,所以剛剛那一下我也不知不覺的給他加重了力道,是這樣子的嗎?
當我這樣思考的同時,那位學長抓住我那慌忙的手,朝我吐了舌頭。
「騙妳的。」
當我看到學長所扮的那鬼臉時,我臉部的神經抽蓄跳動一次,又『不知不覺』地用手刀往他的頭給劈下去。
「唉呦,學妹,妳下手可真重……」
「誰叫學長騙我。」
他揉著頭,一臉哭笑不得的樣子。
「真的很痛嗎?」看他這樣子,我關心的問。
「沒事沒事,至少我還活著……」
那灰藍透明如寶石般明亮的眼睛,溫柔的眼神讓我不知所措……
「學妹怎么會在這里呢?還爬了『許愿墻』過來?」
「許……許愿墻?」我懷疑剛剛的那一摔,把我的耳朵摔壞了,不然怎么會把這座墻取成這么……這么奇怪的名稱啊?
「這座墻是隔絕資優班與普通班的分界啊。」他解釋著。
「是喔……」原來如此啊。
「不過,如果妳是要從普通班跑來資優班的學區,直接從迴廊走進來就可以了啊,為什么要爬墻呢?」
「呃……」老實說我實在不知道要回學長什么話。
許愿墻?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
仔細看,這墻的另一面也貼了很多不同顏色的彩帶,上頭也都寫了字。還真的是給人家許愿用的耶。
可是,只是一面墻,是能許什么愿啊?
學長笑瞇了眼睛,「『許愿墻』顧名思義就是給你們許愿的墻,妳看,有很多學生都在上頭寫著自己的愿望,想不想許愿看看啊?」
我呆愣住了,看著眼前的這位學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看起來帥氣中又帶點神祕的氣息……
「不過,愿望若成功了,可是要來還愿的喔。」
「還愿?怎么還啊?」不會是要以身相許吧?嫁給一面墻似乎是神經病才會做的事情。
「看妳當初怎么許,就要怎么還啊!」他微笑著說。
「是喔……」看著墻上那些彩帶,有的甚至因為沒有貼好而隨風飄逸著,我一副那悶的樣子。
「一般而言,紅色彩帶是代表愛情;黃色代表友誼;藍色代表事業或學業。」
「那黑色咧?」我隱約中得看到有一張破破爛爛的黑色彩帶在那飄蕩。
「黑色即代表贈恨。」
「贈恨?」
「人不只會有喜歡的人,還會有討厭的人啊!比如說妳今天討厭誰誰誰,想害他考試變差還是怎樣的,所有的都可以許愿。」
「是這樣子啊?」那我是不是該找個時間來許愿咧?問我許什么愿?當然是解除婚約啊!所以,我要用的顏色是黑色啰?
但是贈恨這種程度,其實我也不贈恨楊圣晏那外星人,畢竟跟他本來就不熟,反倒有點討厭他就是了……
「第三次見到妳了,還不知道妳的芳名呢!」
「啊……我……我叫葉黛婷,就讀普通一年甲班。」
「黛婷啊……」他眼神飄到了遠方,喃喃的念著我的名字。奇怪,我的名字很普通吧?
「抱歉,只是妳的名字讓我想到了一個人……」他有點歉意的說。
「是喔。」我不以為意。
學長微笑著,「名字跟本人很相配呢!我是……」
看他好像要自我介紹,我打斷了他。
「喔,我知道你,學長你叫雨宮峰汰對吧?因為我同學常常提到你,所以我知道你。」
雨宮學長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他剛剛說這『許愿墻』是隔絕普通班與資優班的一面墻,那他在墻的這一邊,應該也是資優班的學生吧?
我往他的領帶看過去,咦……?怎么會是深藍色的?
資優班與普通班的差別只是深紅色領結上的那些格子線條而已,那……深藍色是代表什么?
「對了,妳還沒說妳為什么要爬『許愿墻』過來這呢!」
「喔,我是來……哇啊啊!」
哇啊啊!我竟然不知不覺得跟雨宮學長聊天聊到渾然忘我,竟然忘記原本翻墻過來的目的了。
容易受周遭環境的影響,這真是我人生中第一大污點啊!
「怎么了嗎?」看我的反應那么激動,雨宮學長關心的問。
可惡,我竟然在這里耗了這么多時間!在這段時間里,那只臭黑貓早就不知跑到哪兒去了。
「學長,你知道一只叫庫奇的黑貓吧?」我從地上站了起來,順便抓起一旁的掃把。
「妳是說管理員養得那只庫奇嗎?」
我點了點頭,「嗯,在我翻墻過來以前,你有看到牠跳躍過來吧?牠往哪里去了?」我邊說邊四處張望著。
「呃……我是有看到牠跳躍過來,可是沒看清楚牠往哪里跑去,不過,庫奇那小家伙平時最喜歡逗留在資優班那兒了,妳待會兒只要去前方的那棟白色大樓那找找,應該會看到那頑皮的小家伙吧……」
「謝謝學長。」我丟下這句話,就往前方的那棟白色大樓跑去了。

28. 你逃不了了吧 圣陽高中果真很大,走了一段路才遠遠的看到那棟白色大樓
一踏進那棟白色大樓里,就被里頭嚴肅的氣氛給洗去了我那份著急而律動的心。
窗堂那肅立了幾座白色石雕像,看起來極為莊嚴,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竟然隱約的可以聽到從遠方傳來的圣歌。
怎么資優班的教學環境這么的好啊?跟我們普通班相比起來真的是天壤之別。
不過,這里也有個缺點:那就是太安靜了,安靜的好像沒有任何生氣一樣。
剛剛雨宮學長說,庫奇很喜歡在這逗留是吧?
可是,我左看看右看看,別說是貓影了,連個人影我也都沒瞧見。
這里……真的是安靜的想讓人拿鞭炮來放吵雜一下……
我繼續往前走,突然,前方的轉彎處有人走過來了。
「妳……」看起來應該是位教師,但他看到我好像很驚訝的樣子。
「呃,我……」我想著要如何解釋為何我會出現在這里的理由,但我還沒說出口,他就拍拍我的肩膀,一副慈祥樣。
「妳被學生會罰要打掃嗎?好好加油喔……」給我個笑容后,他就往我后方離去了。
「咦……?」
納悶的我在看到我手所握的掃把后,我才明了:原來剛剛那位老師把我當成被罰打掃的人啊……
不管這么多,我繼續往前走去,繼續找尋那只把我巨作給叼走的臭黑貓。
可是,我在走廊繞了這么久,連根貓毛都沒看見。
唉……怎么會這樣子……
再看看時間,早自習還有五分鐘就結束了,下課時間有十分鐘,而第一堂就是國文課,換句話說,我只剩十五分鐘的時間了。
唉……這下該怎么辦啊……?
剛剛在白墻那跟雨宮學長耗太久了,搞不好在那段時間那只臭黑貓就已叼著我的巨作登陸月球了也說不定。
搞不好又繞了地球一圈回來了呢……
「喵──」
因為實在是想不出有什么辦法,于是我又開始學貓叫。
「喵──」
突然,我隱約聽到了,有貓聲在回應我。
不過,是在哪兒呢?
我使命地繼續叫,然后眼尖地發現有個黑影在三樓的轉角那,好像發現了我在看牠,牠跳進了轉角的那間教室去。
嘿嘿,終于被我找到了!
不多說,我馬上朝著樓梯的方向跑過去,然后一腳爬兩格的,爬到三樓去。
「呼……」
我氣喘噓噓的站在教室門口那,這里就是剛剛那個黑影所進入的地方。
可惡!那只臭黑貓竟敢讓本小姐為牠搞得這么累,我看等下抓到牠時是必要先給牠折磨一番。
我摩擦雙手后,握緊掃把。
哼……這只臭貓終于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吧……
先給你幾秒讓你好好交代一下遺言好了……
哈哈,我等會兒就讓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臭黑貓,你準備受死吧!
看看時間,距離剛剛已經經過了十秒,我也比較不會喘了。
我擺好姿勢,踹開了門,「哇哈!你逃不了了吧!」
靜───
靜───
靜───
我那踹開門和手握掃把作勢要開打的姿勢就像照片上的人物一樣定格在那。
我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這里是資優班的教室,現在是早自習,理所當然的資優生都在里頭自習。
沒錯,里頭滿滿的都是人啊啊!
我就維持那樣的動作僵在門口那,而教室里那三十幾雙的眼睛正望向我這邊,個個都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我這位剛剛踹開他們教室門的人。
哇咧……怎么會……這樣……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0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