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國夜雪外傳·暗花_權戚之妻全文免費閱讀百度云

33. 學生會九國夜雪外傳·暗花_權戚之妻全文免費閱讀百度云的人 「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不要招惹到學生會的人。」
「為什么?」我滿頭問號。
「呃……反正,就最好不要和學生會的人有接觸就是了……所以,我勸妳還是離雨宮學長遠一點吧,雖然他人看起來是挺好的……」藍茜靜靜的說著。
「什么?為什么啊?」我很困惑。
藍茜放下筷子,眼睛對著我,「妳應該知道學生會是做什么用的吧?學生自治會,表面上的意思就是學生自己治理學生,若對學校有什么意見的話,都是透過學生會傳遞給上頭的老師、主任或校長知道。」
「這……這有什么問題嗎?」我怎么聽都覺得很正常啊……
「妳會這樣想是沒錯,可是,聽說近幾年來的學生會,很惡劣又很混……把學校搞得一塌糊涂……這消息對外界當然是封鎖,可是總會有些人閑言閑語的,所以我們學校近幾年來的招生率和升學率跟之前比起來都沒有成長多少。」
我吞了吞口水,想了想。
「是怎樣的惡劣?」
「我聽別人說,曾經有一屆的學生會長,好像是我們的前三屆吧!他是校長的兒子。濫用權力使圣陽的風氣被搞得一塌糊涂的,妳應該知道校規也是學生會所制定的吧?這位學生會長,把校規改得很亂、做事又不照老規矩,剛開始當然有些學生站起來反抗,但是,這些反抗的學生,事后都莫名的消失,幾天后發現被人打傷在街頭,而且凡事只要他看不順眼的人,他都動手腳讓對方退學。至于老師和主任,好像都收了校長的紅包,對這些學生會所做出來的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所以校長也沒阻止他自己的兒子啰?」
「他都快把自己的兒子給寵上天了,想疼他都來不及了,還阻止他咧!」藍茜一副不屑的樣子。
「所以……之后呢?」
「歷年來的學生會長都應該是由高三的學生所歷任,但那名惡劣的學生會長,憑著自己的老爸是校長,才高一一進去,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坐上學生會長的位置,而且一當,就是當到他高三!」
「呃……學生會長叫一個菜鳥來當?」
「剛開始反對聲當然很大啊!但是又沒人敢惹到他,我剛也說過啦……惹到他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受傷……可是呢,在那位學生會長才剛高三──也就是學校被他鬧了兩年多的時候,就被一位小他一屆的學弟給弄下來了!」藍茜說到這,開始動起筷子了。
「……!」我嘴巴張大,驚訝的都快看到里面的內臟了……
誰有這么大的能耐,能把那位惡劣的學生會長給弄下來啊?
藍茜繼續道說:「從那件事之后,學生會本來要來個大清理,把一些原本做亂的人士都給他掃出去的,但是……很奇怪的是,好像沒有做什么清理……」
「呃……為什么啊?」不是要斬草除根的嗎?怎么把草頭拔掉了,根還留在里頭!?
「這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之后,學生會長就換人當啦!而那位校長也被解雇了……」
「這……既然這樣,為什么妳說盡量不要招惹到學生會的人?」我的頭上一就冒出好多問號來。
「其實原本是要叫那位高二的學弟來當學生會長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他死都不要……之后高三的就亂選一位代表來當會長,妳也知道嘛……學校混亂了兩年,那位學生會長又笨的要命……怎么可能一下子把學校的風氣給弄好,而且,新選的那位學生會長,他好像又跟那位惡劣的學生會長蠻好的,所以……所以實際上學生會還是有點在作亂……」
「……」
「因為前幾年的作亂,所以那位學生會長也跟著作亂,而且……這個笨會長,就是我們去年的學生會長……雖然,當初的人士大多畢業是畢業了,可是,學校還是留著『學生會最大』這種糜爛的風氣……」
「是這樣子喔……」
「所以,我才會跟妳說,盡量不要跟學生會的人有任何關係,因為有些人啊!會罩著自己是學生會的人而到處惹事生非……」
「嗯……」
老實講,聽完后我很震撼。
可是,雨宮學長應該不會是這樣的人才對吧……?
但是,這想法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34. 賣火柴的小女孩 怎知道,才聽藍茜說有關學生會的事沒幾天后,我放學就和彩薇遇到幾位學生會的人。
而讓我驚訝的是:他們竟然當街拉著扯著普通班的學生,說要收什么保路費……
我乍看之下有點無言,拜託各位大哥……現在學路霸勒索路人已經很老梗了耶……
在一旁的我,看到這種情形……我當然……呃……還是不要湊熱鬧好了……
拜託,我嫌我才活了十六歲還不夠久呢!
「彩薇,這條路有點糟……我們繞別條路吧……」我轉身向彩薇說,沒想到卻沒看到人影?
咦咦咦?這女的跑哪去了?
我左看看、右看看,赫然的發現她竟然跑到當路霸的那幾人那邊。
「……!」要是我有先天性心臟病的話,我現在一定慘死在路中!
彩薇跑到那里去干嘛?嫌錢太多想要捐錢是不是啊?
「喂,彩薇,妳回……」
還不及了,她已經上前去搭話了。
「嗨,學長你好!」她很有禮貌的向學生會那幾人打招呼。
我仔細看了看,其實學生會的也只有兩個人而已,其他的都是普通班的學生,有四位,而中間里站了一位嬌小的小男生,看起來好像跟我們同一屆,一看就知道他是被害者。
唉……這社會怎么了?怎么會有這種讓風氣敗壞的家伙呢?
在圣陽這所名聲極為皓大的學校,我也很難想像竟然有學生勒索學生的情形存在著。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當然,我是躲在電線桿后頭在觀看的。
觀看這女的到底在玩什么把戲……
那幾位男生看到彩薇的出現,紛紛蹙起了眉頭。
「學妹,有事嗎?」一位痞得要命的學長開口說話。
「喔,我想問一下啊……你們……你們是在賺錢嗎?」她指著一人手上拿著的那幾張鈔票。
我瞬間頭上飛過一只烏鴉,她、她到底想干什么啊?
學長輕笑了一聲,「是的,我們的確是在賺錢沒有錯……」
「真的嗎?」彩薇一聽到很興奮的樣子,她的反應讓其他人茫茫然,而我也對她的反應感到莫名其妙。
她是在興奮什么啊?
「就是啊……學妹我啊……最近想要打工,但是一直找不到工作,既然學長你說你們是在賺錢,那可不可以介紹這份工作給我呢?」說完,還睜大自己的雙眼,用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看著他們。
……
那時間就像停止了一樣,每個人都愣在原地,而我也傻住了。
彩薇啊彩薇,妳到底知道知道那是勒索,不是正當的工作啊……?
「這個……」學長們彼此看看,不知如何是好。
彩薇抬起臉面對著他們,手放在臉頰上,并且眨眨她那雙眼,令我驚訝的是,她甚至還流出了眼淚。
「我爸在我小時候就離家了……我媽媽現在又臥病在床……我家有五個兄弟姊妹……我排行在老大,老二現在也才在唸國小三年級,其他的兩個在唸幼稚園,最小的還在包尿布……嗚嗚……一家六口通通靠我一個人打工賺錢……嗚嗚……」
此時,我好像看到遠方的聚光燈打在她身上,而她好像一位穿著逢滿補丁的爛破衣,咬著髒兮兮的手帕,一副可憐要死的樣子。
甚至,我在她身上看到了賣火柴小女孩的樣子。
我說……這女的不是獨生女嗎?什么時候多了一堆兄弟姊妹?我上次去她家還跟她爸下棋、她媽媽也好好的啊……
想到這,弧度揚起,我嘴角起了一抹微笑。
說真的,有時候她真的還蠻鬼靈精怪的!
「上個星期……醫院才公告我媽得了肺癌……是末期……已經活不久了……嗚嗚……」彩薇越說越夸張,而眼淚也掉了越來越夸張……
我頭上盤旋著好多只烏鴉,因為我覺得她好像演到上癮了……
令我驚訝的是:那群學長們竟然哭得死去活來!
眼淚像噴泉一樣源源不絕的噴了出來。
「嗚嗚……怎么會這么可憐啊……嗚嗚……」
「那妳把這些錢拿去用吧……好好幫妳的弟弟妹妹……」為首的那位學長,把手上幾張剛剛勒索來的鈔票通通塞進彩薇的手里。
……
我頭上的烏鴉越來越多,對于眼前所發生的事,我真的是無言到極點。
有沒有這么夸張……?
是說,如果我今天第一次遇到彩薇的話,我恐怕也會相信她剛剛所講的那些胡言亂語。
只能說,她沒有去讀演藝科真是太可惜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0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