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艷遇,花溪村的留守女人_束縛怎么讀

第二章-做人要懷抱偉大夢想(4) 薛景卻不知道,他的舉動態度反而讓平時不甚關注外甥的殷離莫罕見的將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而同時勾起殷離莫疑心的,還有從廚房里傳出來的濃郁香味。
薛景不會煮飯,甚至連刀子都拿不好,更不用說親自燉煮咖哩了,家里的廚房幾乎都是裝飾用,鮮少開火。
殷離莫唇邊的弧度微微斂去一些,審視的目光將側對著他的少年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那個讓人不喜的外甥現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再是唯唯諾諾的討好口氣,也不會露出怯怯如小動物般的眼神。
甦醒過來的薛景渾身充斥著一股違和感,既陌生又熟悉,但這也是讓殷離莫最感到弔詭之處。
與以前相比,眼前的薛景表現出的明明是截然不同的個性,為什么他會覺得似曾相識?
一個腦部手術有可能讓人連人格都改變嗎?
「你,是誰?」殷離莫忽然脫口問道,然而話一出口,連他都覺得荒謬不已。
不是吧!才兩天就被看穿了嗎?薛景的集中力驟然被打斷,兩條腿再也撐不住,軟得像麵條似的,頓時一屁股癱坐在地。
趁著這個動作所製造出來的空檔,他連忙隱去眼中的吃驚,當轉過頭去看向殷離莫時,已經變成了無辜又純潔的眼神。
「我是薛景啊。」他理直氣壯的說。就字面上來講,這句話完全沒有半點摻水的成分在。
「你什么時候學會做菜的?」殷離莫踩著輕巧的步子來到薛景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張年輕臉龐,鑲在其上的那雙黑眼睛卻奇異的不帶半點稚氣。
「我看食譜做的。」從對方的句子里捕捉到原身體的廚藝可能不好,他斟酌一下,給出中規中矩的回答。
「你以前連菜刀都拿不好。」
殷離莫的語氣雖然輕柔,但是薛景心里已經開始拉起警報,眼珠子滴溜一轉,順著他的話題打蛇隨棍上。
「原來我以前連菜刀都拿不好,難怪我切東西的時候老是手抖,不過,殷……咳,舅舅你不用擔心,我有拿尺量過再下刀,包準每塊馬鈴薯都是差不多的大小。」
差一點又喊出「殷先生」三字,薛景忙不迭輕咳一聲,掩飾方才的口誤,臉不紅、氣不喘的胡扯。
看著殷離莫像是噎到的神色,薛景忍不住為自己隨口唬爛的功力更上一層樓點了一個讚。
為了避免對方再問出更多可能讓他露出馬腳的問題,薛景拖著兩條軟綿綿的腿站了起來,走得歪七扭八的往廚房移動。
下一瞬間,薛景不敢置信的大叫從里頭傳出來。
「臥槽!我忘了煮飯啊!」

第二章-做人要懷抱偉大夢想(5) 雖然薛景無比希望自己在殷離莫眼中就是個存在感不強烈的外甥,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隨口爆出的一句髒話竟讓對方上了心。
從晚上開始,薛景覺得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就像裝了探照燈似的,扎得他發痛,簡直猶如芒刺在背。
幾次回過頭,一見著那張端著高深莫測表情的俊雅臉孔,還有一雙美得勾魂奪魄的琥珀色眼睛,薛景就是羨慕嫉妒恨。
馬的,帥到天怒人怨的男人都該下地獄去!
心里煩悶不已,薛景乾脆把自己關回房間去,來個眼不見為凈,但是想上廁所或是要洗澡的話,還是得乖乖從里面挪出來。
為什么房間不是套房的設計呢?薛景感慨,不過想想住在這里不用付房租,也就不再糾結那么多了。
抱著衣服,他慢吞吞的走向浴室,假裝沒有看到待在客廳里的殷離莫在察覺他動靜時、掃過來的審視眼神。
很好,就繼續維持這種冷豔高貴的範兒吧!之前那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看了就討厭。
薛景腦袋里轉著沒營養的東西,但是脫衣服的動作絲毫沒有落下,很快就把自己剝個精光。拿下蓮蓬頭、轉開熱水,他小心的不讓水花濺到纏在頭上的繃帶。
不得不說殷離莫的屋子除了冰箱空蕩得令人髮指之外,其他設施都不錯,淺藍色調的浴室搭配內凹式的浴缸讓薛景極為中意──現在這身體的腿不太長,省了他抬腳跨進浴缸的工夫。
浴缸的水放得極快,當薛景清洗完身體,里頭的水也差不多滿了快一半。他用腳尖試了試水溫,確認不會太燙之后,就將大半個身體沉進水里,滿足的瞇起了眼睛。
「躍馬江湖道……志節比天高……一位是溫柔美嬋娟,一位是翩翩美少年……」
熱水嘩啦嘩啦的從出水口流出來,薛景趴在浴缸邊緣,自得其樂的哼著歌,想著反正有水聲蓋住,外頭的人也聽不清楚他在里面唱什么。
卻不知清亮中糅合著一絲慵懶的歌聲正輕飄飄的傳進了客廳,落入殷離莫的耳里。
殷離莫翻閱書頁的動作一頓,神色幾次變換,卻還是控制不住的讓視線滑向浴室的方向。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煙……」
薛景就像唱上癮了,一首接一首的歌混著水聲流洩出來,雖然有些走調,但是乾凈的音色還是足以遮掩這點小瑕疵。
聽著聽著,殷離莫的表情越是驚疑不定。他方才用手機查了一下,那些歌都是二、三十年前的連續劇主題曲。
薛景才十六歲,看都沒看過那些連續劇,又怎么會如此朗朗上口?
這種不協調的感覺就像皮膚里扎了一根刺,平時不以為意,一旦在意起來,卻怎么也無法忽略,使人心浮氣躁。
殷離莫看了浴室一眼,忽然站起來走到薛景房間門前,修長手指搭握在門把上,遲疑了幾秒鐘之后還是將其轉開。
亮晃晃的日光燈讓房里的景色一覽無遺,殷離莫注視著只剩余膠帶貼痕的墻壁,上頭再也不復見他的照片。
將薛景從醫院帶回來的第一天,那孩子曾經問過一個問題。
「既然都將我帶回來了,你為什么不乾脆把我送進房間里?躺床總比躺沙發好吧。」
殷離莫記得當時的自己是這樣回答的。
「因為進去那里會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但是,那些讓人反感的偷拍照片現在卻全部被人從墻上拆了下來。
殷離莫斂著眼,雙手環胸的靠著門板,在腦海里仔細的過濾著外甥與往昔不同的異常舉止。
答案呼之鄉村艷遇,花溪村的留守女人_束縛怎么讀欲出。
手術后醒過來的薛景,真的還是原來的薛景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4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