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欲潮分章_來一次前后夾擊啊在深點

第四章-同學,你的馬甲掉了(5) 確認完桌上是否有空盤殘留,再幫杯子空了的客人倒完水,杏華一回到柜檯后方就被幾名女店員團團圍住。
「欸欸,杏華,他真的吃完了?沒有留下被戳得爛爛的甜點?」
「完全沒有,吃得超乾凈的,還加點了不少……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想搭訕我,剛剛跟我要LINE耶。」
「怎么可能,妳想太多了。」
「因為妳是領班嘛,人家那不是搭訕,而是射將先射馬,也不想想你們兩個差幾歲了。」
「呸呸,本小姐年輕貌美。」
「差五年就要奔三了。」
「閉嘴啦。」杏華沒好氣的瞪了曝露她年齡的同事一眼,接著視線又看向手里的紙張,「對了,0925XXXXXX,這個手機是哪家電信的?」
柜檯后面的空間其實不小,除了方便店員們進出之外,還特地放置一張桌子,以供臨時會議用。平常的時候則是殷離莫的專屬座位,可能是在那邊核對明細,或是使用筆電。
杏華的詢問落入殷離莫的耳里,他驟然停下敲鍵盤的動作,轉頭看向幾個小打小鬧的店員,俊美優雅的臉龐竟是罕見的沒了笑意,唇線也抿得直直的,眼神看起來懾人得可怕。
所有的店員瞬間噤了聲,誰也沒想到一向縱容她們小聲聊天的老闆今天會露出像是吃人的神色。
「那是誰的電話?」殷離莫的聲音很輕,依舊悅耳低滑,但是隱藏在這樣的音色底下卻是驚濤駭浪般的情緒。
「是小、小景的。」杏華緊張的說,看到殷離莫伸出了手,反射性就將便條紙遞上去。
當那一串數字以及底下行云流水般的簽名映入眼簾,殷離莫如遭雷擊,臉色大變,一時間竟然失態的站起來,往著薛景的位置看過去。
坐在窗邊的少年津津有味的吃著甜點,渾然沒有察覺到柜臺后方射過來的凌厲視線。
「老闆?」杏華怯怯的喊了一聲。
「抱歉,嚇到妳們了,我沒事。」迅速壓下心底的震驚,溫文儒雅的神情又重新回到殷離莫臉上,他看向那名長馬尾的女店員,平靜詢問:「杏華,這張紙可以給我嗎?」
「啊,可以、可以,老闆你儘管拿。」
薛景正準備將切成三角形的蘋果塔放進嘴里,叉子還懸空著、嘴巴也大張著,一抹思緒卻如同宙斯之雷轟然劈下。
夭壽喔!他剛剛似乎給到了自己以前的電話。
薛景猛然打了一個激靈,蘋果塔也顧不得塞進嘴巴里了,急急忙忙的轉過頭,想要搜尋長馬尾女店員的身影,卻無預警的與一雙形狀姣好的琥珀色眼睛對上視線。
那眼神是說不出的古怪。

第四章-同學,你的馬甲掉了(6) 薛景擠出一個笑臉,眼珠子繼續轉動著,在捕捉到有著漂亮長馬尾的女店員身影時,連忙舉起手想要將人招呼過來。
杏華的視線恰好跟薛景錯開了,被另外一桌的客人招引過去,反倒是那抹修長的身影從柜檯后走出來,在一票女性顧客驚豔的注視下來到薛景的桌位旁邊。
「有事嗎,舅舅?」薛景納悶的挑起眉。自從暗自將「舅舅」兩字當作這個男人的筆名、暱稱、花名……隨便啦。總之,薛景喊起來就再無壓力,也不怕會將「殷先生」三字脫口而出了。
「你……」看著那張稚氣臉龐做出的表情,殷離莫有一瞬間的恍惚,但他很快就重整心神,端出無懈可擊的俊雅微笑,「你喜歡店里的甜點嗎?」
「愛死了!」薛景的回答沒有猶豫。他熱愛甜點的程度就像編輯看到作者畫者在擦著死線交稿成功送印那樣的讓人歡欣鼓舞,近幾感動落淚一般。
薛景的眼睛黑得發亮,這樣的眼神是殷離莫在以前的外甥身上從未見過的,腦海中有誰的臉龐疊合了上來,他心里一驚,但更多的卻是難以抑制的激動。
少年說過他是「薛景」。
他會扎馬步,會練拳。
他喜歡下廚。
他嗜吃甜點。
他做事時會哼唱著老歌。
殷離莫終于釐清了那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覺究竟是從何而來了,因為這些習慣與小動作,他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
不可能會有這種事的。理智告訴他這不符合科學與邏輯,然而發生在薛景這個外甥身上的事,卻又在在說明這并非他的妄想。
即使它荒謬得不可思議,但是殷離莫卻無比渴望它成為現實。
成為他衷心期望的現實。
「你喜歡的話盡量吃,我請客。」
「你真是個好人啊舅舅。」薛景的眼睛閃亮得簡直像有星星掉在里頭,背后更是開滿小花,只覺得人生從此美滿,再無遺憾。
「我怎么覺得……」殷離莫在薛景的對面坐了下來,瞧著薛景的眼神意有所指,「你喊我的時候不像是在對待一個長輩,反而是在喊著一個……」他挑選適合的字彙,「暱稱?」
臥槽!這樣都能發現!薛景瞪圓了眼,下意識的將身子往后靠去,想要跟對方拉開距離。
殊不知這個動作讓殷離莫的心臟驟然一縮,原本覺得荒謬的猜想竟逐步成真,狂喜的情緒如同瘋長的荊棘在四肢百駭里鉆動著,使他難以自持。
他執抝的盯著薛景,好看的薄唇忽然漾出更加柔軟的弧度,近幾要迷惑人心。
鄉野欲潮分章_來一次前后夾擊啊在深點 薛景卻是被看得頭皮發麻,總覺得對方的視線要在他身上看穿一個洞似的。
「這是你的電話嗎?」殷離莫將先前從女店員手里拿到的便條紙平放在桌面,「你什么時候辦了這只手機?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還有便條紙為什么會在你手上!你是打劫了那個美女店員嗎?
薛景腹誹不已,但也沒有往身份被識破的那方面想。畢竟以前的他從來沒有見過殷離莫,對方當然不會知道「編輯薛景」這個人的存在。
「這個是我以前用的。」薛景打哈哈的說著,手指一伸就想要把那張便條紙拿回來,卻看到殷離莫極為自然的將其折疊收進口袋里。
「名字簽得很漂亮。」
「謝謝夸獎。反正只要寫到讓人認不出來,就是一個好簽名了。你中意的話,我可以免費幫你簽一個。」薛景隨口說著,注意力還是放在殷離莫的口袋上。
「薛景。」
「干嘛?」聽到名字就回應是薛景的習慣,他抬起頭,和對面的男人對上了眼。
「歡迎你回來。」殷離莫露出微笑,真真切切的喜悅直達眼底,不再是那冷涼的琥珀色。他的笑容溫柔似水,卻也明媚得一塌糊涂,像是三月最美的春光。
薛景不由得看得怔了,一時間腦子里只浮現一句話。
亂花漸欲迷人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15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