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肉沉淪_林正英拍鬼片遇見真鬼

Chapter12-彌補之間(3)。 接著他打了通越洋電話給遠在美國東岸喝下午茶的柏家兩老。
「喂?阿姨,我是書宇。」待電話接通之后他立刻謙和有禮地開口,一旁的柏安菲正懶洋洋地偎在他身上吹海風,方才她告訴閻書宇雖然她是同意他的求婚了,但這種終身大事還是得請求父母的同意,于是他立刻行動,馬上打了電話給遠在美國的柏家父母。
「噯呀!書宇啊!怎么會突然打電話給我們?」柏母有些驚訝,莫非是安菲那孩子闖禍了?這應該不太可能……,不過書宇這孩子怎么會突然打電話給她呢?
「阿姨可以開擴音嗎?有件事我想同時告訴您跟叔叔。」
柏母雖然疑惑但還是開了擴音,便揮揮手示意老公靠近一點。
「叔叔,」在柏阿姨告訴他說柏叔叔就在旁邊時他深吸了口氣,摟緊柏安菲像是給自己加油打氣一般,「我想要娶安菲,可以嗎?」
柏毅嚇得口里的茶嗆了出來,「咳、咳咳!書宇你說什么!?」
「我要娶安菲。」他沉了聲,無比堅定地道。
「安菲?安菲?」柏母有些慌張地喚著自己的女兒,之前連他們交往的消息都不知道啊,怎么會突然就說要結婚了!?
「我在,媽。」柏安菲出聲,表示自己也在旁邊。
「妳、妳想嫁給書宇嗎?之前連你們交往的消息我們都不知道……你們在一起多久了?」柏母有些緊張地問。
「快四個月了,雖然你們可能認為還太早,但我們想了很多,而且也是真心相愛--所以,我要嫁給他。」她無比認真地回答,兩人相視而笑。
柏毅輕笑,這女兒打小就很獨立又聰穎,直到上大學時他也是相信她自有分寸才讓她一個人到加州唸書,而她也從沒讓他失望,雖然對她隱瞞和書宇交往這件事有些驚訝,但他愿意相信她是真的準備好了,「那妳就嫁給他吧。」柏毅揚起欣慰的笑容,以往讓他驕傲的女兒竟然要結婚了,雖然有點太早,但既然對象是閻家的孩子也就讓他放心了,不過他還真能承受自己女兒的脾氣啊……。
「那我們決定好一切事情之后會再跟您說,好嗎?」閻書宇微笑,愉悅的笑容飛揚。
「呵呵呵呵,當然好,那我們就先不打擾你們小倆口啦!」柏母開心地笑說,一直以來追求安菲的男孩不是少數,只是她都拒絕了,沒想到真正抓住芳心的會是閻家小子--總算沒枉費她跟閻太太的苦心了。
掛了電話,她抬起頭,有些憂心地說:「你說爸媽他們會不會發新聞稿啊?」發新聞稿這種事她想等結婚后再說,沒必要她結婚還要昭告天下吧
他想了想,露出一抹叫她安心的笑容,「應該目前先不會,等我們事情處理好之后再發好了。」
「好啊!」她愉悅地笑了,大方地在他側臉留下一吻。
他故意地轉頭,讓她這一吻落在他唇上。
「呀!無賴!」她好氣又好笑地搥了他一拳。
「就是無賴才娶妳啊。」他爽朗地親了親芳唇,眼睛笑得都彎了起來。
「哼!」她嬌嗔,「結婚的事多著呢。」
「從挑婚紗開始如何?」他側首思考。
柏安菲歪了歪頭表示無所謂,「好啊,你說的都好。」
兩人相視而笑,閻書宇又在她頰上、唇上落下無數的吻,她真的,好幸福。
「噁…….」安向語蹲在垃圾桶旁乾嘔,奇怪,明明沒吃什么為甚么她一直想吐?
算一算日子,她的月經已經一個月沒來了。
從她跟閻書宇的那一夜之后。
不、不會吧!?她應該不會有了他的小孩吧?
「嘔--!」思及此,她又彎下腰吐了起來。
安向語無力地跌坐在地,額上冒著冷汗。
她已經簽了保密合約,可是合約里沒寫道如果她懷孕怎么辦…….。
咬著唇,安向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懷孕是她意料之外的事。
他會生氣嗎?
他會要她拿掉嗎?
怎么辦?

Chapter12-彌補之間(4)。 柏安菲穿著雪白的婚紗站在伸展臺上,那凹凸有致又修長的身材、精緻立體的混血臉孔都令人想多看一眼。
「我覺得白色很普通耶。」她看看鏡子里的自己輕蹙起眉,不滿地道。
「會嗎?女人婚禮里面還是至少要有一件白色婚紗吧?那是妳們的夢想不是嗎?」閻書宇坐在黑色沙發上,雙腿交疊,側首看著眼前的女人。
轉轉靈活的眼珠子,「好吧,那這件保留。」她妥協,轉身走進更衣間,一旁的店員立刻拿了另一件跟上。
閻書宇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心中的期待逐漸升高,再一步,他們就要共結連理了。
約莫二十分鐘,簾幕拉開,柏安菲穿著火紅的裸背禮服站在他面前,那禮服的剪裁完全將她的好身材襯托出來,還鑲有銀紗讓她在走動時閃閃發光。
「我喜歡這一件!」她開心地說,側了身給他看后面大膽的設計。
閻書宇錯愕地看著她的裸背,是很美沒錯,線條也很漂亮,可是--「會不會太大膽啊?」
他老婆真的要穿這么露給大家看嗎!?閻書宇好想大叫NO--!啊……。
「會嗎?可是我好喜歡這一件…..老公?」她拉著裙襬,楚楚可憐地看著他。
連『老公』都叫出來了,代表她非得到這件不可。
他扶著額頭,雖然他極度不情愿讓她在婚禮上給其他男性賓客吃冰淇淋,「好吧……妳繼續換吧。」
再不想同意也不行啊,畢竟那可是他老婆的要求。
漾出幸福的微笑,她頜首之后再度回到更衣間,換上鵝黃色的一字領禮服,腿邊開了A字方便走動,她會挑這一件是因為--
「你看--」她劃上懷念的笑容走到他面前,這一件禮服跟他倆在曼哈頓再次相遇的那一件幾乎一模一樣。
他也勾起笑,起身走近她。
「幾乎一樣了呢。」他低喃。
她勾著他的頸,「對啊,那一天…..我們最難忘的一亂肉沉淪_林正英拍鬼片遇見真鬼晚……。」
兩個人靠在一起的樣子就無比契合,那種氛圍令人不想去打破,就這么沉默也好,美得像幅畫。
『怎么?看到我被毛手毛腳不會出手救我啊?真差勁!』
『你現在是要跟我炫耀你的學歷嗎?信不信我會把你過肩摔!?』
『閻書宇你這個混帳!』
『你也一樣,跟我住絕對沒有好日子。』
『那你呢?你喜歡我嗎?』
一切都歷歷在目啊,從相識到重逢,以及相愛。
「真不敢相信我們竟然在一起了。」他低笑。
「對啊,真是意料之外。」她也笑了。
「你喜歡我嗎?」她噘起唇,靠在他肩上。
「不是喜歡,是愛。」輕彈了舌,他更正。
「是哦,我也愛你,嘻嘻。」
「好了啦,快點進去換。」他失笑,下巴指了指試衣間,后者立刻露出調皮可愛的笑容溜回去。
看著她的背影直到簾幕拉上,閻書宇不禁輕嘆。
他倆終于要成為夫妻了,真的沒想到兩人會在童年的久別之后重逢。
不過,現在的他很愛她。
那就夠了。
「叮叮。」手機亮了一下,那是有簡訊進來的聲音。
拿起一看,他的俊顏瞬間一凜。
是安向語傳的。
『我好像懷孕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2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