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膠衣拘束逃亡的女王小說_梔子花開的電影觀后感

CH1-4 聚會 經過了那次球場摸頭,好多女生看到我就是竊竊私語,然后一臉不屑、鄙夷,我是招誰惹誰了,她們有必要這樣嗎?
無視她們的視線,老實說若不是因為這是現實世界,我真的幻想過被一群黑心女人們集體霸凌,曾經也稍稍跟韓世禹提過,他只是很無語的看著我:「妳是漫畫看太多?以為自己是什么女主角嗎?」
「司徒呢?」我問道。
陸星琪邊吃著手上的奶油麵包邊回答:「跟宥翔先走了。」
「那妳要怎么回去?」
「我喔,坐公車啊。」
「需不需要我陪妳走啊?」通常都是司徒和陸星琪一起回家的,結果今天因為說要慶祝五班獲得籃球比賽第一名,司徒便跑去找宥翔了。
「不用啦,妳當我多怕自己一個人回家?」她笑道。
「好吧,那……」說到一半就被陸星琪給打斷,她指著我身后,「找妳的。」
我回頭一看便看到了韓世禹,他上節課跟我說他今天有聚會,我以為他沒有要跟我一起回家了。
「那……」
「那什么那,妳也快走啦!」她把我推到門口后便跑走了。
我看著高了我一個半顆頭的韓世禹,心里疑惑著他怎么會出現,「今天不是有聚會嗎?」
「妳還記得喔?」他哼了一聲道。
「那你干嘛還來找我?」我對他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他敲了我的頭,「我是來帶妳一起去的,笨蛋。」
「你們班的聚會帶我干嘛?」我傻傻的看著他。
他拉著我的手往前走,「帶妳去交新朋友啊。」
「韓世禹來啦!」一進餐廳就聽見有人這么大乳膠衣拘束逃亡的女王小說_梔子花開的電影觀后感喊著。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韓世禹的同學,但只有幾個常跟他一起的人我才認得出來。
「以樂!」我看到司徒瑤手上拿著飲料跟我揮手,我也用揮手回應她。
「欸欸欸不介紹一下嗎?」一個我沒看過的男孩帶著有些色瞇瞇的笑容看著韓世禹。
韓世禹可能看到了他那變態笑容,握拳作勢要打他,那男孩笑著跳開說別啊別啊。
我則是面帶笑容大方的跟大家作了自我介紹。
「咳、咳,各位同學請注意,今天呢,為了慶祝我們205,從大隊接力、游泳比賽、排球比賽、拔河比賽及這次的籃球比賽,得到第五個第一名,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徹、夜、狂、歡!」突然一個男生舉起杯子大喊,而同學們聽到這句話像是被啟動了開關,歡呼聲頓時響起。
我坐在韓世禹以及司徒瑤中間,桌上擺了很多小吃,聽著五音不全的同學在唱歌。
我看見晚到的同學開門,發現他們手上提著的塑膠袋居然裝了一瓶瓶的啤酒!天啊,我們才十七歲!
我想是我瞪大的雙眼引起韓世禹注意,他看著我,「妳干嘛?嫌妳的眼睛還不夠嚇人嗎?」
我對著他瞪眼加上挑釁的笑,「怎樣?羨慕我大眼美女喔。」
「鬼才羨慕妳女鬼般的眼睛。」他用兩支手指頭假裝要戳我的眼睛,我反射性的向后。
「你欠揍!」我作勢要打他。
司徒點了點我,往我手里塞了一瓶啤酒,我看著她,然后看這里的每一個人,發現大家手上都有一瓶啤酒。
「你們這些小屁孩,不知道未成年不能飲酒嗎?」我看著發出聲音的男生,程宥翔邊說邊打開自己手上的啤酒然后喝了一大口,其他人也只是笑了笑。
我驚訝的發現司徒及韓世禹居然也都喝了,「我都不知道你喝酒。」
「妳不知道的可多了。」韓世禹聳聳肩,我不太喜歡這種感覺,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很了解他的。
我轉頭看看司徒,發現她喝的可豪邁了,一口接著一口,「妳這樣喝會醉吧?」我嚇的止住即將進入她嘴巴的啤酒。
「安啦安啦,啤酒不會讓我醉。以樂,妳應該試試的,很好喝的。」
「我從來沒有喝過。」我督著手上的啤酒,觀察它。
司徒瑤開導般似的道:「就是沒喝過才要嘗試看看呀!」
* 溫馨小提醒,未成年請勿飲酒呦:)*

CH1-5 禹寶禹寶 苦苦的,這是我第一個想法,剛喝下一大口時我嗆了一下,司徒瑤趕緊拍拍我的背,我想要跟韓世禹抒發我的酒后感想,可是他好像被其他人拉到一旁去了。
一堆女生圍繞在我身邊,忘記誰先開了頭,開了話匣子后,我們聊得口沫橫飛,從學校聊到生活,從生活聊到愛情、友情,我一口接一口的喝手中的啤酒,喝完一瓶再換一瓶。
「慘了,韓世禹你過來,安以樂好像醉了。」茫然之中,我好像聽到了有人這樣說。
我很想開口說我沒醉,還喝不到三瓶我怎么可能這么快就醉了,拜託我酒量沒這么差吧?可是我無法控制我的身體,我開不了口。
「安以樂,妳還好嗎?」我感覺到有人輕摸我的肩膀,擔憂似的對我道,我知道她是誰,她是剛剛跟我聊天的其中一個女孩。
「我沒事呀。」我軟綿綿的舉起手原本想要拍拍她的手,可是因為我無法控制,所以變成在空氣中亂揮,像個白癡一樣。
我聽見好多好多聲音,好吵。
其實我的腦袋是清醒的,就是我的意識很清醒,我知道別人在說什么,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的外表醉了,我沒辦法輕易做出任何反應,說出來似乎都變成了胡言亂語,于是我乾脆攤在那兒什么也不干了。
「安以樂,妳還好嗎?」我光聞氣味就知道是韓世禹了,他雙手捧著我的臉,似乎想跟我四目相交,觀察我的眼神。
「好呀。」我露出我目前認為最迷人的酒醉后笑容看著他。在他眼里說不定是目前認為最蠢呆的笑容。
「妳喝醉了,我帶妳回家。」韓世禹安撫我似的摸摸我的臉。
我聽到一旁有很多嘻笑的歡呼聲、起鬨聲之類的,但是我聽不清楚他們在講什么,我耳朵醉了。
我突然想起一個畫面,小時后的韓世禹陪我玩辦家家酒,我們一人當爸爸一人當媽媽,兩個人手上都抱著兩只布娃娃,我喂娃娃吃飯,他哄娃娃睡覺,我跟他說:『禹寶,你以后都演爸爸好了。』
想到『禹寶』這個稱呼,我就覺得好可愛,雖然他很討厭禹寶這個詞,但這可是我對韓世禹的專屬稱呼呢。
「禹寶~」我笑咪咪的看著他,不自覺得將尾音拉的長長的。
我可以清楚的看見他嘴角抽了抽,悶聲道:「不要這樣叫。」
「禹寶~」每叫一次,腦袋總會浮現出韓世禹小時候胖胖呆呆的模樣,想到就好笑。
他的臉色微微變了,「閉嘴。」
周圍的人都變得模糊不清,我的眼中只看得見蹲在我前面的他,雖然我自覺我精神是清醒的,但頭還是因為醉酒而越來越痛。
「禹寶,我想回家,我要回家。」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媽呀,頭好痛。
他安撫似的直說好,將我的右手繞過他的肩膀,想辦法讓我站起來,感覺到另一支手碰上自己,才看到原來司徒瑤也來幫忙扶了。
我全身軟綿綿,沒有力氣自己站直,只能把重心都依靠在韓世禹身上,他不耐煩的一直說妳站好,我邊笑邊任由他們喬我的姿勢,好不容易搞定了,但走幾步我一個反胃乾嘔了一聲,除了韓世禹外,每個靠近我的人立馬閃離。
「妳敢吐出來妳就慘了。」韓世禹咬牙切齒的道。
我只是用我可愛的咯咯笑聲回應他。
再往前走幾步,天旋地轉的感覺頓時襲來,我一支手摸著自己的額頭道:「好暈。」
他低聲的說了幾句我聽不太懂的話,過了一會兒,反應過來時我人已在韓世禹背上,而我們正在回家的路上。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的小鳥笑哈哈。」我快樂的唱著歌。
「樂樂,小聲一點。」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的小鳥笑哈哈。」
貌似不自覺得愈唱愈大聲了,惹來了某人的一聲:「不要唱了!」
「妹妹背著……啊!」我蹬了一下腳。
「又怎樣啦?」
「我不能這樣回去!我不能這樣回去,我爸媽會揍死我!」到了快到家門前的交叉路口,我突然的清醒,該死的,如果帶著一身酒氣回家,肯定被打死,我絕對不能回家啊,我搖晃著韓世禹的肩膀道。
「終于清醒了嗎?清醒了就給我滾下來。」我聽得出來他正努力的壓抑自己的怒氣,我想絕對不是因為我太重,應該是因為我剛搖他肩膀太大力引發他不爽了。
「韓世禹,你家不是沒人嗎?我要去住你家。」對于我一個如此可愛貌美的女生對一個帥氣的男生說要去住他家,心里實話還是有點害羞。但那個害羞僅一秒就消逝的無影無蹤,畢竟生命比什么都還要重要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26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