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娘初試風雨目錄福林_校園雙性激H

CH5-6 配你個大豬頭 今天是韓世禹與林燦燦去比賽鋼琴的日子,他們一大早八點不到便借了學校音樂教室的鑰匙要練習,直到十點鐘才動身去比賽場地,我在九點半的時候就到展中去跟他們會合了,今天我可是犧牲了美好的週六與好姐妹的約會跑來當他們的最佳支持者呢。
是不是夠義氣!
韓世禹西裝筆挺,林燦燦也是一襲白色小禮服,遠遠看到這兩個人還真是挺光芒萬丈、郎才女貌的啊,撇了撇嘴,不自覺停下腳步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數字白T配上牛仔短褲,很好,我站在他們身邊看起來還真的是……配角。
「需不需要獻花啊?」
「我們是去比賽又不是表演。」林燦燦努努嘴回我。
「我不需要花,妳送我一個吻就好了。」韓世禹調笑道。
我一支手擋在韓世禹傾向我的臉前,故作嫌棄道:「你少噁了!」
「你們可不可以考慮一下周遭的人?不要再隨便亂放閃了好嗎?」林燦燦朝著我們犯了一個大白眼,我對她吐了吐舌頭,「怎樣?」
她呵呵的笑了幾聲,「哎呀,都不知道這幾天我有多幸福,天天都跟世禹有肢體接觸,羨慕嗎?」林燦燦一臉被愛神眷顧樣,雙手捧著自己的臉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哈!誰羨慕啊?妳算什么?我還跟他親過睡……」獨自僵硬了幾秒,韓世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林燦燦則是一臉驚訝,「靠……你們到底什么關係?」
歐歐歐歐歐……我干嘛自己爆雷啊,真想拿塊豆腐砸自己嗚嗚太丟臉了。
「……沒有關係。」我弱弱的道,聽起來真的挺沒說服力的。
林燦燦一臉「我懂了」的表情,我尷尬的不得了,妳懂什么了!
「嘖都這樣還沒有關係,我太難過了樂樂。」韓世禹裝可憐的張開手臂環住我的脖子,將我勒進他懷里,還低下頭用他的臉蛋蹭著我的頭髮。
我拍拍他的胸膛,「走開啦,放開我!」
他不聽,繼續把臉貼在我的頭上。
我停止掙扎幽幽的道:「其實我昨天沒洗頭。」
他瞬間放下了雙手,退后一步,嫌惡的看著我:「我沒記錯妳昨天還有體育課吧?」
林燦燦在一旁笑的歡快,爽朗的一點兒也沒有平時在學校那假掰校花的溫柔樣。
我聳聳肩瞇著眼笑著開玩笑道:「對呀,我還流的滿身是汗耶!」

到了比賽現場,發現每個參賽者幾乎都是西裝呀、洋裝之類的,很是正式,原本還以為是一個小比賽,結果沒想到原來規模挺大的。
「你們來啦!正好,在三組就換你們了,先去后臺準備。」音樂老師早早就到了現場,ㄧ看見我們就馬上走了過來。
二娘初試風雨目錄福林_校園雙性激H韓世禹看了我一眼,我對他笑了笑,「用不到的東西給我吧,我坐這里幫你們顧。」
一個人坐在位子上看了幾場演奏,輪到林燦燦跟韓世禹時只見他們從兩旁布幕走出來,帶著完美的笑容,那一瞬間可以聽到耳邊傳來一堆女孩們的激動聲。
「誰啊誰啊?」
人啦!
「那男的也太帥了吧!」
再帥也不是妳的!
「該不會是男女朋友吧?好配哦!」
……配你個大豬頭!
無奈的撇撇嘴抑制住想往那些女孩瞪過去的沖動,專注的看著臺上的男女抬起手落下第一個音符。
悠揚的旋律溢出,兩人默契的配合,很快的就陶醉在滿天的音符里。
結束時如雷的掌聲響起,我拍著手深深的覺得他們一定會得第一名的。
「你們好厲害!」看著朝我走過來的兩個人我發自內心道。
「謝謝。」林燦燦撥撥頭髮笑了笑。
韓世禹走到我面前,張開手臂一撲就是攤在我身上,我意思意思的推了幾下,就任由他放肆。
誰叫我一聽到那些女生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話語就感到心花怒放、有種痛快感呢?

第六章—正牌女主角 頂著大太陽和路人的奇異眼光,和林燦燦告別后我與韓世禹就是這樣牛仔妹配西裝男的走在要去捷運站的路上。
「你不熱嗎?」我扯了扯西裝衣服下襬,穿成那樣我看的都熱了。
他抬手抹了下額頭冒出的一小滴汗,「很熱!等我我去換一下衣服。」我看著他一到車站就快步走進男廁,原本還想說他表演帶一個后本包干嘛,因為他平時不是會帶背包出門的人,原來是為了裝衣服,所以他早就計畫好了什么時候要做什么。
他穿著七分牛仔褲配上白色前有英雄徽章的T恤,連鞋子都換上了與我相同的那雙白色步鞋,登場方式很普通,我卻覺得像是有天使降臨般,彷彿他身后都出現了光亮來襯托他的帥氣。
不自禁的咬了咬下嘴唇,不帶這樣的,連我會穿什么他都想好了嗎?故意和我穿的像情侶裝真討厭啊。
不過這樣一看,我又變回正牌女主角了呢。
「很熱嗎?」他一扳我的下巴,將我的下嘴唇從我的牙齒下解救。
「不會啊,怎么了?」眨了眨眼睛,看著他的眼中劃過一絲促狹。
「那妳臉怎么紅成這樣?」我一陣尷尬,反射性的用手遮住了發燙的臉頰,「好熱,現在才發現真的好熱喔哈哈哈,你換衣服也換的太久了。」用手扇了扇臉,覺得怪,又改用手抓著衣服製造涼風,尷尬的我轉身就往售票的地方走去。
陽光明媚,老街滿滿是人,跟韓世禹走在路上就必須接受許多路人甲的眼神掃描,這種關注真讓人挺不自在的。
尤其女人們的目光更是令我招架不住,看看那些有男朋友的女人眼睛還放在韓世禹身上時,頓時覺得,真夠禍國殃民的,為那些男生們感到可憐。
舔了一口手中的香草冰淇淋,太陽的照射使得它正慢慢的融化,我的注意力都在如何把每滴快落下來的冰淇淋給舔掉上,「快融化了。」
韓世禹正四處搜尋有什么特別的店,聽到我的話時抽空看了眼我手中的冰淇淋,「……要幫忙嗎?」他呃了一下道。
「……幫什么忙……不用了。」
「那妳跟我說這干嘛?」他努努嘴,白了我一眼。
我也撇了撇嘴,「我也不知道,就講了嘛。」
「欸我爸媽好像下個月要出國的樣子。」突然想到我下個月就要變成鑰匙寶寶,過著隨時可能忘記帶鑰匙的充滿風險的日子。
「我爸媽也是啊,傻蛋。」
「你罵什么罵!」正想用沒拿冰淇淋的手拍他卻突然發現我可愛的小手手居然被某個變態給牽的緊緊的……而我居然現在才注意到。
「變態!」我瞪大眼睛看著韓世禹的大手正牽著我的小手。
「哪里,我怎么沒看到。」他帶著充滿調笑的眼神左右看了看。
「……」我甩了甩手發現甩不掉,也懶得再跟他爭了。
「上次吃飯不是才說過他們要去參加Tracy aunt 女兒的婚禮嗎?」
「對吼!吼干嘛不在延一個月啊,這樣就放暑假我們就可以一起去啦,美國欸多好啊。」
「好想看花花姐姐穿婚紗喔,一定超美的啦!」我開心的道。
「你管人家怎么選良辰吉日,還有為什么她是花花姐姐?」韓世禹笑著偷吃了我的一大口冰。
看著我手中剩下的一口冰淇淋加甜筒,我氣的用腳踹他。
「喂喂喂,太暴力了妳這女人!」他笑著閃躲開來。
「哼,誰叫你偷吃!」
追著累了,連手中剩下來的冰也在追逐的過程中不知不覺掉在地上了,我蹲著為融化的液體加上碎掉的餅乾默哀,因為跑步而喘息著的胸口還在巨烈起伏著。
「妳在干嘛?」韓世禹跑了回來盯著蹲在地上的我,我就著他伸出的手穩穩的站了起來瞪著他。
他開懷的笑了起來,「乖喔,想要冰淇淋哥哥在買給妳。」韓世禹哄小孩似的拍拍我的頭,還自稱哥哥……真是夠噁的。
「滾!」
「你覺得常瑜以后會跟林燦燦在一起嗎?」坐在長椅上,夕陽把海給染紅了,走了一天吃了一天,肚子很撐腳又鐵腿,此刻懶洋洋的坐在這兒等夕陽落下,兩個人就這么坐著,寧靜且美好。
「不知道。妳那么關心他干嘛?」他聳聳肩,還在解決我吃不下的雞腿便當。
「他是我朋友啊!」我一臉「廢話」的眼神看著他。
「那我問妳。」他放下手中吃得一乾二凈的空飯碗,眼神充滿笑意卻又帶著認真。
「妳覺得安以樂以后會跟韓世禹在一起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27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