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魂雨魄txt書包網_校園搶紅包做任務的恐怖小說

第二回 我該是很幸福的生活?(下) 「媽啊,為什么要把我們派去狐貍集團?」聽到這次的安排,首先發難的就是部門里腦袋鬼點子最多的Tony柏。
Tony柏,本名其實是陳柏彥,老早宣告自己為正港同志,還有交往多年的設計師男友。Tony柏是他自己幫自己取的別名,起因于他覺得只叫他的英文名Tony太無趣,硬是逼大家叫他Tony柏,如果只叫他Tony他還會死不回頭。
而此刻,海外企劃部的辦公室充斥著規律而整齊的刷刷聲,那是印表機不斷運作的結果,一張一張白紙帶著整齊劃一的節奏被印表機吐出,旁邊的小艾雖然不斷地拿起疊好,但里頭打算被印出來的紙像是沒有個盡頭似的。
「對啊,我們已經很忙了欸,也沒有做錯什么啊,而且狐貍集團真的有人在工作嗎?」
「…剛剛秘書還寄了這么多東西要我們印出來看,還要我們明天就把資料整理出來…」
「…我們只是大人不在家,真當我們是吃飽閑閑沒事干喔。」
又將一疊影印稿整理好疊上紙堆,小艾抱怨。
若芯無奈,印表機持續不斷的噪音也讓她頭疼。
而小艾跟Tony柏口中的狐貍集團便是董事長自然是要她帶人過去的立達集團,至于為什么叫狐貍集團自然是有原因的。
應該說,全翔宇集團應該沒有人不知道,立達集團是范有益幫他情婦林巧兮開設的子集團,主要的業務就是接翔宇集團分包的工作,范有益還在裏頭掛名副總裁,規模也小上翔宇集團許多。
因而知情的翔宇集團員工們,都戲稱立達為狐貍集團,也把被派去立達工作,當作是公司不重用的海放。
「若芯,認真的,求求妳不要帶我去」Tony柏裝模作樣地抱住若芯的手。
「好了啦。」早習慣Tony柏裝腔作勢的樣子,若芯乾脆的一把甩開他。「聽說這次是立達美國分公司的總經理回來主持,我覺得事情沒有那么嚴重。」
「妳說那個立達魔女Catherine徐嗎?」小艾吐了吐舌頭。
聽到這名字,倒是Tony柏的神色正經不少。「徐總主持的美國分公司,大概是全立達唯一有在賺錢的公司欸…」
「…聽說就是靠她在美國公司的營收,才讓立達被剝了那么多層皮還可以活到今天欸。」Tony柏似乎終于對這工作有點興趣,他饒富興味的看著若芯。
「不會吧,這樣你就要去了喔,你真的是個個性不堅定的家伙欸,Tony伯。」
「欸,小范最近又不在家,我們最近哪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做?還不就是機械式的弄那些舊業務?去別人公司玩玩也好啊?」
「何況妳知道她才三十多歲嗎?不過大我們幾歲而已,跟妳我的境界卻天差地遠成這樣,妳不好奇?」
「我欣賞你,陳柏彥。」
若芯如釋重負地拍拍他的肩,她知道只要部門里鬼點子最多的也最負責的Tony柏肯去,事情就會順利多了,瞬間印表機吵雜的刷刷聲也沒有讓人那么惱怒了。
「哪里。」Tony柏玩笑似的昂起了頭,順手就往小艾的方向一指。「那把本宮的婢女也帶去唄。」
「什么婢女啊,你電視劇看太多喔。」小艾跳腳。
「吵什么,我去了妳多無聊,當然是跟我去啊。」
「…嗯。」
「去不去嘛?」
「好啦、好啦,反正我最近也覺得老做那些事情很無聊。」
見部門里自己最信任的兩個人都答應了,若芯實在是安心不少,策劃部主任對自己也算照顧,指派了部門里兩個頗具經驗的同事給她,人事一敲定,事情似乎簡單多了,于是整個下午,若芯便專心地整理那些從董事長給的資料,等她再抬起頭時,老早就過了下班時間了。
「喏,咖啡。」
若芯回神時,只見Tony柏笑吟吟的站在自己面前,她接過Tony柏遞來的咖啡,一瞥見墻上的時鐘,竟不知不覺已指到十點的位置。
一旁的窗外,望過去,早換成漆黑的夜色,像是舞臺劇的布幕一換,還沒意識清楚,瞬間就是下一個場景了。
若芯喝了口咖啡,當咖啡溫溫熱熱的流進她的喉嚨,她才覺得現下的這個時空更真實了一點。
Tony柏從旁拖了張椅子到若芯身旁坐下,半開玩笑的說。「又不用約會啊?代理主任?」
聽到這句話,若芯反射性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機,卻沒有想按開的意思。
「我說妳啊,真的不像個準新娘欸,妳好歹給我張嬌羞的笑臉吧。」Tony柏打趣似的看著她。
「跟妳說了多少次,感情要經營,人家不找妳吃飯,妳就要找人家吃飯啊…」
「…好啦,我們都交往多久了,他有他的工作要忙。」若芯無力,這些話簡直像是講來安慰自己的,因為連她自己都覺得有點不真實。
「喔,是喔。」Tony柏作勢的給了她個嚴肅的表情,但一邊又挑著眉毛,看上去就是一點都不相信。
「…好,我等下約、等下約。」若芯嘆了口氣。
「這才對嘛,妳記得上次我跟妳推薦的魚丸湯吧,就在忠孝東路那邊,開很晚,下班去吃啊。」
「…好、好。」
聽到這里,Tony柏似乎總算滿意,他站起身來,將手里的資料夾擱在若芯桌上。「該人肉的都人肉了啊,要去當奴才,總得搞清楚主子是誰吧。」
若芯隨手的翻了幾頁,卻發現裏頭便是徐總的資料,裏頭密密麻麻寫了幾十頁,包含她的學經歷、工作經驗、過往主持過的公司議案等,看起來除了她的私生活,公事上的資訊齊的不能在齊了,從報表營收上看得出徐總出色的能力,只是表格右上角的相片欄,卻奇怪的空無一物。
「怎么沒照片?」若芯好奇似的問。
「魔女的照片有什么好找的,十之八九就是長的那個魔女樣,我可不想提早受驚嚇。」
Tony柏一臉無所謂的說。
「我要去約會啦,做好的資料寄給妳了,記得看啊。」
若芯還正翻著徐總的資料,一抬頭Tony柏早已走個老遠。
若芯本想跟Tony柏說些話,說些自己的心情,但看著Tony柏快樂地哼著歌等著電梯的樣子,嘴里的話便像是哽住了,硬生生的只能吞回去。
Tony柏走后,空蕩蕩的辦公室雖然還亮著燈,若芯卻覺得只有自己桌上的燈管似乎快壞了,昏昏黃黃的照不清她桌上的事物。
放下徐總的資料,她拿起一旁的手機,幾十封Line的訊息在她的手機螢幕上發光,公司群組里塞滿Tony柏跟小艾的閑聊,家人群組里則是媽媽溫柔的提醒她過陣子回家吃飯、要幫她進補的訊息,還有幾個平常有在閑聊的朋友,聊著的話題不外乎是工作上的抱怨或是最近去了哪里玩、還有哪間婚紗比較好的資訊。
若芯耐心的一個一個往下點,直到最后,她點開了那個名為郭維的對話框。
對話框里沒有新訊息,上次的訊息還停留在三天前,內容是若芯提醒郭維說,下周跟婚顧見面的時間已經約好了,問郭維那天的時間可不可以。
郭維回了個OK的貼圖,之后就沒有下文,沒有濃情密意,也沒有日常瑣事。
郭維,自己交往了八年的男朋友,明年就要結婚的對象。
若芯放下手機,不自覺得凝視著窗外,窗外一片漆黑,應該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若芯卻試圖想從那片黑暗里看見什么。
她耳邊不自覺得迴響起Tony柏的哼歌聲,那裏頭的愉快,是若芯好久不曾感覺到的。
幾分鐘后,她再度把闔上的電腦打開,喝了口咖啡。
或許,今晚最適合的,還是自己一個人。
她邊敲打著鍵盤,邊看著手邊堆積如山的資料,作出了結論。

第三回 她只是個打手?(上) 『若芯,今天進立達開會前,找個空檔,打通電話給我。』
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手機的震動聲震醒了趴在桌上睡著的若芯,若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瞄了眼手機的訊息,發現是范仲翔傳來的,突然意識到自己工作還沒完成的她,嚇得猛地站了起來,一抬眼,卻見墻上的掛鐘還悠悠晃晃的停留在六點半的位置。
還早。
若芯吁了口氣。
昨晚回去洗了個澡,就搭計程車回來公司繼續趕工了,畢竟今天就要到立達針對過往做的分析和評估進行總體報告,時間上真的太趕,雖然按照小艾的說法是若芯做的太仔細了,本來就不能期望一天的時間能交出多精美的報告,但若芯就是放心不下,于是硬是加了一個晚上的班。
也或許是因為,即使提早下班回去,也沒有在等待自己的人。
若芯不自覺的想著。
若芯的桌上,擺著她和郭維的合照,照片里的那天天氣很好,裏頭兩人都笑得燦爛,是張好照片。若芯只瞥了一眼,便又試圖集中精神回到電腦畫面上,上頭的滑鼠指標還停留在兩小時前的頁面。
只是疲勞或許是累積的太多了,用兩個小時的睡眠顯然無法消除,才敲了幾個字,若芯便不自主地打了個哈欠,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一旁已經空了不知道的幾次的咖啡杯,還是打定主意下樓買份早餐。
在早餐店等待時,她打開手機,確認范仲翔傳訊息的時間是早上五點,若芯知道范仲翔向來早起,肯定是起床后才傳了訊息給她,趁著等餐的空閑,若芯便撥了電話過去。
「這么早,昨晚在公司里趕案子?」
電話一接起來,范仲翔爽朗的聲音便從話筒的那端,抖擻的傳了過來。
對比今天陰暗的天氣,范仲翔的聲音就像是陽光一樣,和若芯現處的環境,顯得極端的突兀,若芯往天空的方向看去,只見灰暗的云朵密布在天頂,意圖遮住所有的陽光。
似乎快下雨了。
「弄得差不多了,等等我再把整理好的報告寄給你。」
對若芯而言,范仲翔雖然是自己的上司,但也是大學時期的學長,跟他說話相對于其他主管,還是輕鬆許多。
「妳不用擔心報告的事,我既然已經把這件事情全權交給妳處理,妳只要盡力就好。」
說到這里,范仲翔似乎是有意的停頓了會,才繼續說。
「…倒是有件事情,我希望妳過去立達之后,幫我留意。」
這些話似乎是范仲翔考慮過后才說出,若芯覺得他此刻的說話聲不再那般有朝氣了,反而跟她這里的天氣一樣,變得陰沉。
「怎么了?」
「若芯,妳是我學妹,我們也認識這么多年。對妳,我一直是很放心的。」
「…這些話,我也只能跟妳說。」
「…董事長雖然很看好這次的計畫案,但站在我而立場上,跟立達合作,我仍然有一定程度的顧慮。」
聽到這里,若芯不禁想起,大學時期有次跟范仲翔和幾個學長姊去烤肉,范仲翔喝著酒說起他爸爸的情婦時,那看不出情緒卻讓人感到冰冷的複雜眼神。
「…立達總裁我就不提了,這次主持計畫的徐總是立達總裁的姪女,能力出色,但既然是在立達工作,就也只是個打手。」
若芯似乎可以猜到范仲翔想要說什么了,范仲翔雖然口裏頭說著立達總裁四個字,但他內心里對這四個字有多少不滿?若芯沒有辦量化那當中蓄積的程度。
「…這次的計畫案公司要撥相當高的金額過去,如果徐總的立場有問題,以她的能力我相信要讓這筆錢『合理』的消失相當容易,但我們公司的現況,承擔不了這樣的虧損。」
「…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知道為什么,雖然兩人間相隔上千公里,若芯似乎可以看見范仲翔此刻的表情,她彷彿可以聽見,大學時期跟范仲翔一起烤肉那天,范仲翔邊說父親的情婦時,邊不自覺的掐緊手上的啤酒鋁罐狠丟出去,地面因為鋁罐用力撞擊所發出清脆的匡噹聲。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會盡力注意。」
「嗯,我們保持聯繫。」
本來若芯已打算掛斷電話,但范仲翔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開了口。
「坦白說,指派妳這件事,我本來很猶豫。」
「…所以我原本請董事長指定的人選,其實是Tony柏。」
「這樣啊…」對于范仲翔話題突然的轉折,若芯有點不知道要說什么。
「若芯,妳不要誤會,這樣的安排并不是因為妳的能力。」
「而是考量妳快結婚了,我知道舉辦婚禮有很多事情必須處理,身為妳的學長,我自然不希望讓妳這陣子承擔那么大的壓力。」
說著,范仲翔嘆了口氣。
「…但不交給妳,我終究是不放心。」
說到這里,范仲翔似乎在想些什么,沒有繼續說下去,若芯本想趁隙說句沒關係,但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范仲翔又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等這次的事情忙完,公司應該會有一波新的人事調動,如果到時候妳覺得目前的工作量可以負荷,想要再往上升任,我們再談。」
「好嗎?」
電話那頭范仲翔的聲音已經不知不覺回復成過往的爽朗,但或許是因為天氣仍然陰暗吧,若芯并不覺得自己的心情有因此輕鬆起來。
若芯掛上電話時,剛好早餐店老闆娘吆和著她的餐點已經好了,若芯付了錢拿了東西,卻還有點失神,最后是身體因為聞到袋子裏頭烤吐司的香氣,進而產生著實的饑餓感時,若芯才覺得自己清醒了一些。
走回公司的路上,若芯胡思亂想了些事情,想到這幾天毫無音訊的郭維、想到公司電腦里還沒完成的報告、想到范仲翔剛剛那番話…若芯走到公司門口時,不自覺得想起昨天開會時,董事長那張堆滿笑云魂雨魄txt書包網_校園搶紅包做任務的恐怖小說容卻感覺不到半點真誠的笑臉。
學長會不會有天變成跟董事長一樣的人呢?
走進公司時,若芯不經意的有了這樣的想法,但這想法并沒持續太久,等到她進了辦公室,咬下第一口三明治時,她的精神已經專注在眼前尚未完成的報告內容上。
而窗外的雨,似乎終于按捺不住,滴滴答答的下了起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3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