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h小故事_校園欺凌有哪些具體表現

第十四章 不眠的夜(中) 若芯看著眼前酒杯內的酒紅色液體,她用攪拌棒攪了攪,裏頭的櫻桃在酒杯內翻滾著,一陣莓果香伴著甜酒的香氣襲來,鉆入她的鼻息之中。
好香、好甜。
「妳喝喝看?慢慢喝。」Daniel斜靠在吧檯旁說,他瞇著眼看著若芯,笑容里是藏不住的自信。
若芯聽著,于是喝了一小口,酒味不重,但莓果的香氣很濃,嘴里清爽的甜味,五個h小故事_校園欺凌有哪些具體表現讓若芯忍不住喝了一大口。
「這是什么?好好喝。」
她舔著嘴,驚訝地拿著酒杯,張大眼睛看著杯子里的酒紅。
Daniel看著她得意的笑了。
「好喝吧,這是Daniel特調,本店招牌之一。」
「…外面可是喝不到的。」
Daniel忙不迭的說。
「…Kate,妳這次帶來的這個小妹妹,很識貨啊。」Daniel顯然對若芯的反應很滿意,他對Catherine說著,臉上的自信是再也藏不住了。
「什么小妹妹,人家有名字的,叫若芯。」
Catherine支著頭,她看著若芯此刻驚訝的不住地喝著酒的模樣,覺得若芯的樣子有幾分可愛,她的臉上有著藏不住的笑意。
Daniel搖了搖頭,拿走了Catherine面前的空杯,替她重新倒了杯威士忌。
「妳看她對酒那么陌生,喜歡的味道那么清純,又懂得細細品嘗,當然是小妹妹。」
他把倒好的酒杯放在Catherine面前,嘆了口氣。
「…哪像妳每次只懂得把威士忌當水灌,活脫就像個酒鬼。」
「…說真格的,每次看妳這樣喝酒,我都覺得妳是在浪費我的好酒。」
說著,Daniel忍不住又抱怨了Catherine幾句。
「欸…」Daniel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于是Catherine只是無力的稍稍表達不滿而已。
沉浸在酒國世界里的若芯,壓根沒有注意到身旁兩個人的對話。
她不是第一次喝酒,卻是第一次喝到那么好喝的調酒,喝起來酸酸甜甜,水果的鮮甜巧妙的跟基底的伏特加混合在一起,喝起來一點也不嗆人。
她不懂酒,但她好喜歡這個味道。
「我還要再一杯。」她嚷著,把空酒杯往前推,自顧自地插入Catherine和Daniel間的對話。
看著若芯的樣子,Catherine和Daniel相視而笑。
「好,當然沒問題。」
Daniel說著,忙不迭的把若芯的空酒杯收走,不慌不忙地替她又調了一杯。
之后的幾個小時,若芯邊喝著酒聽著兩人閑聊,并不時的插上幾句話。
她聽著Catherine聊了聊她在國外的生活,跟剛回到臺灣想去哪里走走的話題,聽著Daniel說他從何時開了這間店,怎么選酒,他自己喜歡那些酒的話語…
對于總是下了班就回家,也從不應酬的若芯而言,Catherine和Daniel討論的世界,離她太過遙遠,但也讓若芯對于生活能有更多的想像。
儘管插不上太多話,但她很喜歡這樣的互動,她打從心底喜歡上這個地方、身旁的這兩個人和這個晚上。
不知不覺間,若芯手里的酒杯也一杯換過一杯,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她開始覺得有點頭暈、身體也有些發熱,她好久沒那么放鬆了…
當Catherine終于發現不對,想阻止若芯繼續喝下去時,若芯一站起來,卻聽見一陣輕脆的劈啪聲的響起。
Catherine有點驚訝,因為她循聲看去,便見若芯的黑色A字裙應聲從側邊裂開了。
「若芯。」
若芯還沒意識到怎么回事,一個踉蹌,她跌在正想扶住她的Catherine的懷里。
「若芯,妳還好嗎?」
Catherine連忙扶住喝得滿臉通紅的若芯,并用手按住若芯就要滑下來的裙子。
「我還好…噁…」
若芯話還沒說完,便發出一聲乾嘔。
此時,墻上的掛鐘毫不客氣地響了。
雖然只是響了噹噹三聲,但在酒客都已離去、就要打烊的酒吧里,空蕩蕩的店內只能聽見這聲音,顯得分外刺耳。
「Daniel,快,她要吐了。」Catherine急忙對Daniel說。
Daniel見狀,連忙沖進酒吧后頭的工作間,他一進去,里頭便傳來一陣陣框啷聲,聽得出他急急忙忙得在找著東西。
眼下的狀況,Catherine只能扶著若芯靠在吧檯旁,她輕撫著若芯的背,試圖讓她舒服一點。
「Kate…」
「怎么了?」
應著若芯的叫喚,Catherine對向若芯的視線,四目相接的那剎那,Catherine卻感覺自己的心跳,有些亂了套。
若芯一雙大大的眼睛上彷彿結了層薄薄的霧,她的視線看上去是那般迷濛,像是很難對焦似的。
她的眼睛很美,她看起來是那般的無辜。
「我好討厭我自己…」
若芯說著,她毫不避諱的望著Catherine,她的眉頭皺得好緊,好像真的打從心底厭惡自己一般。

第十五章 不眠的夜(下) 為什么妳要這樣想自己呢?對于若芯的說著討厭自己的話語,Catherine不解,她對若芯的認識終究還是太少了,Catherine能做的,也只有把若芯攬得更緊一些。
「我不知道我自己要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該在意什么…」
「我身邊的每個人,好像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都知道自己該往哪里去…」
若芯說著,她的臉被酒氣染的紅通,她邊說邊不住地搖著頭,像是只要這樣搖著頭,就能把腦里那些煩人的思緒給釐清一樣。
「為什么我是這樣的人…」
「我好討厭我自己,我覺得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今天也是,都是因為我的不小心,整份資料都淋溼了…」
「結果整個報告的內容落東落西…」
「對不起…」
若芯說著又想要嘔吐,她整個身體不聽話的前頃,不住地發出乾嘔,Catherine連忙從后頭抱住她。
「若芯,沒事的,妳放輕鬆…」
「妳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Catherine撫著若芯的背說著,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若芯又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其實我很想傳簡訊給你、想打電話給你,想每天跟你在一起…」
「以前我們都是這樣的。」
「可是,什么時候開始這些都變了…」
「你總是在忙,總是沒有空,我也只好開始越來越忙,因為如果我不讓自己忙一點…」
「我是不是就會發現,你早就已經不愛我了…?」
說著,像是不能控制自己一般,若芯哭了起來。
「若芯…」
「沒事、沒事的…」
Catherine心疼的撫著她的臉龐,替若芯擦去眼淚。
Catherine聽了便知道,若芯后來嘴里說的那些話,已經換了主題。
她后來說的那些…想傳簡訊的那個人、想見面的那個人、想知道他還愛不愛她的那個人,一定是若芯很在意的人。
八成,是若芯的男朋友吧。
紛亂的思緒在她的腦海中盤旋,Catherine覺得自己的心,似乎因為體察到若芯的心情,而無法控制的揪緊。
她好心疼若芯。
「她還好嗎?」
Catherine循聲向后看,卻見Daniel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出來,似乎站在兩人身后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她不是很舒服,你找到桶子了嗎?」
Daniel嗯了聲,便將找來的水桶放在若芯面前,若芯一看見水桶,便像是失去了最后一分理智,她立刻抱著水桶,毫不客氣的大吐特吐起來。
Catherine溫柔的撫著她的背。
「她這個樣子,要怎么回去?」Daniel站在一旁,淡淡地問。
「我先幫她叫車?妳的話,老樣子,等我打烊,搭我的便車?」
喝酒喝到吐的客人Daniel見多了,大多是直接叫車送客人回去,Daniel手上有好幾個固定合作的計程車司機名單,都相當值得信賴。
因此,Daniel其實大可不必問這個問題。
說起來,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老友會怎么做而已。
Daniel的直覺告訴他,在他的老友Catherine眼里,若芯很特別。
「我送她回去,你幫我叫車。」Catherine頭也沒抬便回答了Daniel的問題。
「嗯,那好。」Daniel有些尷尬。
只因Catherine回答得這么不假思索,像是Daniel問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問題一般,這與Catherine雖然友善卻總與人保持一定距離的過往作風不同,倒令Daniel有些不習慣。
于是Daniel替兩人叫了車,在店里等待計程車的時候,哭累了的若芯已經窩在Catherine的懷里沉沉睡去。
Catherine支著頭,坐在吧檯旁的她,一手還輕撫著若芯的背,像是要令若芯安心似的。
Daniel用手動開關將酒吧店門外的鐵捲門放下了一半,鐵捲門下降時發出規律的嘰嘰聲,確保不會再有其他客人進來后,Daniel替Catherine倒了杯水。
跟著,Daniel想了想,才開了口。
只因為接下來的話,對Daniel而言,即使過了這么多年,仍舊很難說出口。
「妳這次回來,有連絡上小安嗎?」
毫不令Daniel意外的,Catherine聞言愣了一下。
「如果沒有,就別跟她連絡了。」Daniel忙不迭的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30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