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女友系列十部分_校花成為我的胯下玩物

Chapter 4. 我們之間(7) 東區的假日到處都是人,巷內人潮不斷,每家咖啡廳都是客滿,我并不常來這里,甚至有點排斥,習慣不了與人過于頻繁的擦身而過,也無法接受擠在小小的店內聞著陌生人的香水挑選衣服,事實上,就連限制九十分鐘的用餐時間都讓我皺眉。
于珊曾經斬釘截鐵地說我一定有人群恐懼癥。
然而,她會這樣說是因為我死都不肯進去一間不到六坪大小,卻擠滿搶購人潮的服飾店里幫她決定哪個顏色比較襯托她的膚色,害她只好一次買了兩件同樣的洋裝……
我怎么想都是她自己有選擇障礙,何苦推到我身上?
老實說,我想這些都只是為了掩蓋自己坐立難安的緊張。不管是東區、還是哪里都好,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和她的會面變成舒適自在的下午茶會……
甄真學姐坐在我的對面,盈盈地淺笑。
「真的很不好意思,臨時約妳出來。」
我連忙搖搖頭表示不用在意,心里一片焦急──只要和甄真學姐在一起,我就好像失去說話的能力,總是搖頭、點頭,思緒兀自亂成一團,拼湊不出完整的話語……
「要不要再點些什么?這家的鬆餅很好吃喔!」
「不、不用了學姐……」我的語氣肯定太過慌亂,對上她驚訝的目光,總覺得自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心虛地無法自處,「真的……沒關係……」
或許是沒料到我會拒絕,她覆上菜單,歉然地一笑,場面被我弄得很尷尬。
與店內歡愉的氣氛呈現強烈對比,靠窗的我們像是被隔離在外,一人一杯飲料默默啜飲,甄真學姐不停攪拌她桌上透著冰涼水氣的咖啡歐蕾,她不發一語地看著冰塊旋轉、碰撞,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來打破沉默,只好看著自己的熱拿鐵發愣……
店家細緻的拉花,讓我想起曾交換女友系列十部分_校花成為我的胯下玩物經令我無言到極點的鬼畫符……他要是再多拉幾杯,不知道能不能畫成這樣呢……
「青聆,妳跟邵宇最近有在聯絡嗎?」
抬頭看去,對面的學姐依舊垂眸,若有所思。
「……偶爾吧。」我們的確還有聯絡,通常是利用訊息,很少一起出去。我可能下意識地避免與邵宇學長見面的機會,畢竟,我還是會害怕──
怕,我會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怕,又陷入另外一場深沉的夢。
「妳知道嗎?以前……我是說高中的時候,他老是和我聊到妳。」甄真學姐微笑著說,纖長的睫毛在她眼下遮出一道陰影,「其實不只是高中,就連我們畢業之后,他時不時還是會提起妳……想知道妳過得好不好、跟朋友有沒有什么問題……」
學長他……
我怔怔地聽著學姐講述那些我不知道的事,無力的雙手早已將杯子放回桌上,此時此刻,一杯咖啡的重量都能讓我失衡。
「那時候我剛到美國,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他視訊、聊聊天,想聽他過得怎樣、想和他講一些無聊的話,當然也很想和他訴苦,告訴他這里不像我想像得那么美好,」甄真學姐說到這,我聽出她話里的哽咽,她停頓,重新勾起笑容,「可是,他總是提到過去。」
過去,我們共同的過去。
甄真學姐搖搖頭,彷彿在否認什么,「我不是不想回憶,我知道高中生活很好、很開心,但是……我們都需要前進,不是嗎?好多新的改變正在發生,光是回憶以往的美好根本行不通,更別說我們身處在兩個不同的國家……」
她說,那是她們第一次吵架。
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不停不停地吵架,什么都可以吵,曾經毫不在意的小事都變成加速引爆的地雷,信任變成最難做到的基礎,互相懷疑成為她們心中不斷挑起的尖刺──和好,好像是不得不的妥協。
「這樣的日子我們居然還撐了兩年,」學姐心酸一笑,眼眶含淚,「我們到底是為了什么要這樣彼此傷害……」
──『所謂的命中注定,說不定只是一場惡作劇。』
我想起學長說的那句話,我們重逢的時候、他說的那句話──當時,他話里的寂寥,就像現在的甄真學姐……
「不是因為……愛嗎?」我輕聲說道,學姐看向我,清亮的眼睛里滿是淚水。
難道這不是唯一的理由嗎?能讓人心甘情愿在這場惡作劇里不停地受傷害也不放手,只為了找到彼此最完美的結局。
若不是愛,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
「愛嗎……」甄真學姐眼角的淚終于滑落,她抬手抹去,「我不知道……我們說不定只是在掙扎、在逃避,沒有人愿意當結束這段感情的罪人……」
「邵宇學長不會這樣──」
聽見這句話,學姐笑了,凄楚地令人心疼,「他就是太好了……我才擔心,說不定他早就不愛了,卻還是為了我……」
我沒辦法反駁。
這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對邵宇學長一點也不了解……
「所以我提分手了,昨天。」

Chapter 4. 我們之間(8) 「怎么……」
「我們之間的緣份,或許就到這吧?」甄真學姐泛紅的眼眶少了淚水,她深吸一口氣,努力撐起微笑,「……我們家已經決定要移民了。」
移民?
我眨也不眨地看著眼前的學姐,覺得她突然變得好遙遠,就像移民這個詞彙,遙遠、不可及。從沒想過它會發生在我的生活周遭,我的理性告訴我,這沒有什么好訝異的,但是,我卻怎樣都沒辦法接受……
怎么會?
「這次回來,主要就是辦些手續,還有──」學姐閉上眼,眼皮微微顫動,「和他談一談,給彼此一個交代。」
「學長也同意了?」
她搖頭,「不同意……又能怎么辦?他不愿意做的事,我來扛。」
「一定要這樣嗎?」我無法理解,他們怎么會走到這個地步?
「他也這樣說呢。」
「什么?」
「『一定要這樣嗎?』邵宇也這么問我。」甄真學姐看起來比我還要平靜,她低頭不停攪動飲料的動作卻洩漏了她的不安,「可是我累了,我知道他也累了,這樣下去不會有好結果。」
「就算……」遲疑地發出聲音,學姐抬眸看向我,「彼此相愛也一樣?」
其實我知道的。
愛不代表一切、也不能改變什么,以為有愛就能夠排除萬難更是天方夜譚,這是多么天真的想法──我都知道,可我不想看他們就這樣結束。
「青聆,為什么呢?」甄真學姐突然朝我發問,她直視著我,斂起笑容。
我讀不懂她眼里的涵義,一時停滯。
「為什么妳要一直為我們挽回呢?」
「我……」
「妳不是喜歡他嗎?」
頓時,我說不出話。
學姐是什么時候……原來她早就知道了嗎?我感覺到自己開始發冷,是難堪?還是心虛?我看著對座的學姐,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對不起,我沒有怪妳的意思。」她說,她先移開了我們相望的視線,「這世界上本來就沒人有資格批判誰喜歡誰。」
「……什么時候……」
「高三吧,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妳對他是像兄妹那樣的感情。」
邵宇學長一定也是這樣認為。
我用力摀著溫度不再的馬克杯,試圖擷取一些溫暖──是我破壞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擅自喜歡上他……都是我……
「青聆,我沒有妳想像的那么好。」
我遲疑地抬起頭,她沒有看我,只是凝視窗外。
「妳知道我為什么要找妳出來說這些嗎?我只是不想、不想讓妳從邵宇口中聽見……我很怕,怕到連想像都會發抖……明明說放手的是我,放不下的還是我──」
學姐說,她很自私、很卑鄙。
她假裝自己很勇敢、很理智,假裝分手是對彼此最好的決定,刻意忽略心底最深處的吶喊,不停告訴自己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儘管還愛著的心正在淌血,可是總有一天……
那一天,何時才會到來?
「我曾經──不,我一直很擔心,擔心邵宇會喜歡上妳。」她的嘴角依舊掛著微笑,卻破碎地讓人心痛,「諷刺的是,妳失去聯絡的這兩年,居然是我們吵架吵得最兇的時候。」
……所以呢?
邵宇學長從來、從來都沒有用不同的眼光看我,我是再清楚不過,我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是他們愛情之中的假想敵……相對于我,何嘗不是另一種諷刺?
對話暫時告一段落。我盯著手中半滿的咖啡,回想剛才的談話,感覺一點也不真實,不知道為什么,這讓我想起陸以南。
在這種時刻。
「學姐,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
甄真學姐抿唇頷首。她似乎整理好了情緒,只剩略紅的眼睛透露她的哀傷。
「……告訴我之后呢?妳希望我怎么做?」我聽見自己異常冷靜的聲音這么問道,像是抽離了情緒,來到另一個平行時空,太多先前未知的消息來不及消化,只能跳過理解,求出最后的解答。
很荒謬,不是嗎?
「如果可以,請妳幫我照顧他。」
許久,我聽見她這么說。
我想不起來我是怎么離開的。等我意識到的時候,人已經坐在家中,還開了電腦,亮晃晃的螢幕刺著眼睛,攤在桌面上的是未完的報告。
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我在下午和學姐有過一場想起來依舊覺得不可能的會面──除了我自己以外,如果這樣就能夠假裝沒有發生的話。
敲門聲傳來,喚回我的失神。
「天黑了怎么不開燈?我還以為妳不在呢,」家榕回來了,她站在房門邊,眉頭略略皺起,看向刺眼的電腦螢幕,「報告還沒做完?」
「家榕……」
她發出單音回應,一邊開了墻上的電燈開關,「怎樣?」
日光燈答答兩聲,照亮了昏暗的房間。我有些茫然地望向門邊的她,卻不知道要從何說起,又或者,不知道該不該說……
「沒事,只是覺得報告好煩。」
「難得聽妳說這種話,」家榕失笑,移步走出房門,「下星期就結束了,加油吧!」
結束……
無力地閉上眼,我現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覺,說不定一覺醒來,就會發現這一切不過是一場荒謬至極的夢──
睡著之前,我似乎看見了陸以南,還有他那一點也不燦爛、很壞很壞的笑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3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