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女友p群交系列_校花把處給了乞丐

Chapter 5. 劃過天際的流星(3) 「就、就只是……」沒料到他會如此單刀直入,著急地想敷衍過去,「沒什么話好說而已。」
他沉默一下,像是想證明什么似的,從口袋里拿出手機,熟練地在螢幕上輕點滑動,臉上的表情專注地像在偵查辦案,偶爾蹙眉、偶爾撇嘴。
半晌,他將手機推向我、要我接手。
「喏,妳自己看。」
這是……我們的對話紀錄?
「干嘛給我看這個?」皺起眉,想把手機還給他。
陸以南又推,「妳看清楚一點啊。」
「我是眼瞎還眼殘?我看得很清楚。」被他沒頭沒腦的舉動氣到,直接回以一瞪,「重點在哪?快說。」
「沒有重點。」
「吭?」
「嗯,沒有重點。」他聳聳肩,重複一次,「我們的對話通常沒有重點。學姐每次的回覆都短得讓人想問妳是不是很討厭我,可是不管我傳再無聊的訊息,妳都一定會回覆──」
陸以南看著我,直勾勾的,一點余地都不留。
我只能愣愣地回望。
「所以,能告訴我怎么了嗎?」語畢,他輕輕一笑。
很壞。
可惡的壞。
「……我沒有討厭你。」如果可以,我也很想討厭他。
打從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我和這個人不對盤。該說是世事難料?好聽點的說法大概是緣分,那些我從未向他人提起的過往,他成了唯一的知情者……我們就這么牽扯在一起。
名為牽扯,他卻保持著很好的距離。
這樣的距離很剛好,剛好到不知從何時起,陸以南這個名字變得不再陌生、剛好到不知道為什么,我開始習慣有他的存在、剛好到不知為何,有時候我會突然想起他……
剛好到我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地就跟上他的步調。
「我知道啊,」陸以南挑眉,他沒發現我心里交錯的複雜,偏頭裝出一副困擾的樣子,「學姐怎么會討厭我呢?我那么天真善良可愛活潑大方乖巧可人,送禮自用兩相宜、居家室外必備良物,妳怎么會討……」
「夠啰。」我忍不住笑了,制止他繼續為自己原本就不薄的臉皮添水泥。
「告訴我吧,」他收斂起玩笑,只留下些微的弧度,「我會好好聽的。」
對于傾訴,我不擅長。大概是怕麻煩吧?我擔心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到別人、麻煩到別人,于是習慣將所有事情埋在心底,獨自釐清。
除了,眼前的他。
他是唯一的例外。
「……我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我自己都還沒搞清楚,要怎么告訴他?
「又是學長吧。」
心里一抽,我抬眸,對上陸以南的眼神。
他依舊維持著淺笑,卻透露著無奈,「猜對了?」
對。
對的我找不到地方躲藏。
我不知道這股沒來由的心虛是來自何處,忽然覺得我好像沒有一件事情是做對的,面對所有人的目光,我似乎搞砸了一切──
就算我什么都沒有做。
「不介意的話,我們到外面說吧。」
秋風微涼,我簡單地說明那日的狀況。遠眺景色,感覺身旁的他安靜地傾聽,每當我多說出一句,彷彿重新看見學姐泫然欲泣的臉龐,以及我茫然的神態越加清晰……真的不是夢啊,就算我多么努力想假裝一切沒發生過,都不可能抹滅掉它存在的事實。
很快地,我結束了敘述。陸以南吐出長嘆,他垂眸不語,似是在想些什么。
「陸以……」
「那學姐是怎么想的呢?」
被他問得一愣,「我……」
「不準再說『不知道』。」陸以南搶先堵住我的話,直視著我,不讓我有逃跑的機會,「我想知道學姐真正的想法。」
……我的想法?
對于他們的愛情,我能夠有想法嗎?想了又有什么用,我不懂。
可是……
「我想搞清楚。」
「嗯?」
「我想知道學長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就成為他們感情中無謂的第三者,」停頓,我猶豫到最后一秒,才將最后一個疑問說出口,「還有……我想知道,我究竟還喜不喜歡他……」
兩年。
我以為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什么都不想了解,矇起耳朵、閉上眼睛,只顧著逃避。
這一逃,就逃了兩年。
最可笑的是,當我停下腳步、睜開眼睛才發現──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跟他談談吧。」
「跟……學長?」
陸以南失笑,「不然還有誰?跟他談談吧,我相信妳會得到答案的。」
抿緊唇,看著他一派輕鬆地建議,我說不清心底忽然冒出的複雜代表什么,只是,見他一如往常地游刃有余,竟讓我覺得……
很失落。

Chapter 5. 劃過天際的流星(4) 下雨了。
站在百貨公司的玻璃門邊,我突然意識到這件事。人們不慌不忙地撐起各有特色的傘,輕鬆漫步在人行道上,好像這場雨來得正如預料。
也是,臺北本來就是多雨的城市。
還記得初來乍到,我總是忘記在包包里放傘。淋雨奔跑的次數數不勝數,便利商店販售的那種透明雨傘成為我另類的收藏品,一把把掛在宿舍的窗臺上,多像刻意的裝置藝術。直到我終于習慣一把傘的重量,才免除了掉髮和破產的危機。
比起高雄,臺北的天空的確是憂郁了些。
不安地拉整上衣衣襬、重新按亮手機螢幕確認時間,很沒用地發現自己的心跳微微加快,緩緩吐出胸口積壓的氣息,試圖讓頻率回歸正常,卻反而有種想吐的感覺。
想到,還是緊張。
我忍不住在心底偷偷埋怨起陸以南。他隨口一句『跟他談談』,說得那么輕鬆,要談就談、談何容易?我想了好幾天要怎么約學長出來,想得日日睡不好,精神不濟,上臺報告猛吃螺絲,期中考最后兩天簡直悽慘無比。
陸以南倒好,三不五時就傳訊息問我:談完了沒?
我都不急了,他急什么?氣得我直接要他閉嘴。
不管我得到的答案是什么,跟陸以南又有什么關係?悶悶地蹙起眉頭,想不透他干嘛一直催我,腦海浮現他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反正,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不是嗎……
「嘿。」
一雙褐靴進入我的視線中央,顯眼地站在乾凈晶亮的米色地板上,隨著我上移的目光,牛仔褲、素面白T、格子襯衫一一進入眼簾……最后,停在他臉上溫交換女友p群交系列_校花把處給了乞丐和的微笑。
邵宇學長。
「嗨。」
他挑眉,眼里出現幾分玩笑,「我遲到了嗎?」
「吭?沒有吧,」是我早到才對。我連忙再看了次手機,距離我們約定的七點還有五分鐘,「現在才六點五十……」
「那妳干嘛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邵宇學長說著,一邊裝出苦瓜臉、模仿我的表情,「我遠遠走來就看見妳一下子皺眉頭、一下子抿嘴,整張臉黑得跟什么一樣……怎么?誰惹到妳?」
「這……」都是陸以南,害我……
我好像沒那么緊張了。
「嘿,學妹?當機了?」學長舉手在我眼前上下晃動,好笑地觀察我的臉色,「妳今天好像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是啊,」回神,沒好氣地推開他礙眼的手,「就是想敲你一頓飯,行嗎?」
他聞言一笑,「那有什么問題?」
或許是外頭下雨的緣故,雖是非假日時段,百貨公司樓上的餐廳依舊高朋滿座,處處都是聊天笑語,多虧學長在幾天前就訂好位置,我們很順利地入座角落的雙人桌,服務生送上水和菜單就先行離開。
「想吃什么盡量點,不要客氣。」
邵宇學長話講得豪邁,我看著上頭的價位卻是頻頻冒汗,心里有股沖動想奪門而出,桌上這本精緻封裝的菜單印滿細緻的中英字體,最便宜的是汽泡水,最貴的我不敢看。
最后我點了清炒海鮮義大利麵,不加套餐。
「學妹,要不要吃甜點?」學長聽了服務生的推薦,雙眼發亮地徵詢我的意見,我只能尷尬地撐起笑,說我可能吃不完。
「學長你……」服務生一離開,我終于忍不住蹙眉,「你中樂透?」
邵宇學長差點嗆到,他連忙放下水杯,有好一段時間只顧著大笑。但我不是在開玩笑,就我淺薄的印象,駐唱的收入并沒有高到能夠讓人來到這種價位的餐廳而覺得稀鬆平常,更別說是在這請客吃飯,老實說,我連go dutch都還要考慮……
隱約地,我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學長好不容易笑夠了,他揩揩眼角的淚,呼出一大口氣。
「少了妳真的很無聊。」
「嗯,你說過。」可是,我們還是分開了兩年,無消無息。
半秒。
有半秒的時間,我看見他的停頓,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想起一樣的事。最后,學長淺淺一笑,沒有說話,而我亦然。
或許人都是這樣吧?嘴上說著想念,卻不見面、說著想見,只是懷念、說著沒辦法失去,卻依然笑如往昔……我們,并不是真的不能沒有誰。
我懂。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拉回問題,挑眉看向對座稍稍失神的學長,「你中樂透啊?還是素未蒙面的舅公留給你一大筆遺產?你什么時候這么大方……」
面對我不解的嘀咕,邵宇學長只是笑著搖頭。
他垂下視線,長著厚繭的手把玩桌上的餐巾,心思不知飄去哪里,明明是笑著的、卻很失落,似乎有很多話想說……有一瞬間,我以為我從未看過這樣的學長,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我否定過他的寂寞。
「學妹,我跟甄真……」學長抿抿唇,深吸一口氣,過了好久才終于說出未完的下半句,「……好像不行了。」
他笑,卻像在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39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