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3p玩法_校花的貼身保鏢魚人二代免費

Chapter 6. 什么是喜歡(9) 我知道一直想著陸以南的事情不是好現象──或許該說,非常不妙。可是,該怎么控制?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早就不知道想了多少、想了多久。
停下拍打化妝水的動作,重新認真注視鏡中的自己,有點恍惚。看了將近二十年的長相,眼睛、鼻子、嘴巴……我,是長這樣的嗎?好像、好像有哪里不一樣,只是,說不上來。
感覺。
「有人在家嗎──」
「于珊?」放下乳液,我應了聲,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奇怪。
她沒再出聲,靜悄悄得心底發毛。三秒過去,還是沒聽見任何回應,走出房門察看,只見一襲粉色洋裝的于珊趴倒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活像只被沖上岸擱淺的美人魚。
先聲明,這不是稱讚。
「于珊?」喝醉了嗎?我慢慢靠近,沒聞見她身上的酒味,反而更讓人覺得心急,「于珊,妳還好嗎?」
沉默。
然后,纖白的掌拍了拍沙發,大概是在告訴我她沒事。
「妳……」蹲在于珊旁邊,我不得不擔心她會被自己悶死,「妳先起來坐好,好不好?妳知道我們這間房子是租的──」
「……所以呢?」
「變兇宅的話,對房東太太多不好意思。」
「喂!」于珊跳起來的同時,我的手臂跟著挨了一記熱辣辣的疼痛,「妳嘴巴真的很壞耶!討厭死了。」
我笑了,起身坐進她身旁的空位。
并肩,有點靠近的距離,我們沒有說話,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只是安靜地待著,于珊想著她的事、我想著我的。說不說話、聊不聊天,是一種默契,我們從不會因為這樣尷尬,我們享受這樣的親暱。
「小蜻蜓。」
「嗯?」
「我啊,其實一點都不討人喜歡,對吧?」于珊一笑,與以往的自信截然不同,漂亮的薄唇勾出令人心疼的弧度。
「不對。」想也不想,我搖搖頭,「別人我不知道,至少,我喜歡妳、家榕喜歡妳、沛蕓也喜歡妳──怎么?懷疑我們的眼光?」
于珊眨眨大眼,噗哧一笑。
「豈敢。」
「那不就對了?」
「嗯,是啊。」她移回目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唇邊的笑容又漸漸收斂,「……只不過,我很貪心。」
貪心。
默默咀嚼這個字眼,除了苦,嚐不到其他味道。
貪心,是一件很苦的事。
我知道。
「他不喜歡我。」
「……他?」我有點驚訝,我以為他們的進展很不錯,而且……她是于珊,哪個男生不喜歡于珊?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于珊撥弄著指尖,燈光下,晶瑩的裝飾一閃一閃,「從他的眼神我看得出來,在他眼中,我跟一般的客人根本沒什么兩樣,只是──」
「只是?」
她停頓,深深吸了口氣。
「只是,學不會放棄。」
看著垂下視線的于珊,不擅長安慰的我也只能沉默。
認識于珊一年多來,她一直都是光鮮亮麗、自信滿滿的那種女生,那種不管風雨多么強大,她都能蹬著高跟鞋昂首闊步的那種女生。
她想要的,沒有得不到的。
我記得有次聚會過后,于珊曾經這么跟我說。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于珊輕輕開口,近乎呢喃,「原來,要讓一個人喜歡自己是這么困難的一件事。」
隨著于珊的話語,腦海中浮現了一幕幕的回憶。好的、壞的、快樂的、傷心的、痛苦的、釋懷的──畫面,停留在陸以南頰邊的梨渦。
喜歡,究竟是什么樣的情緒?
「啊──」于珊忽然悶頭大叫,快速地搖了搖頭,揚起微笑,「別說這些了,傷心傷神……說說妳吧,小蜻蜓。」
「我?」
「妳。」她點點頭,一雙雷射眼上下掃視,看得我是冷汗直冒,「學長沒了是沒了,可是我看妳……春光滿面、神采奕奕,新歡是誰?從實招來!」
新歡──
「我根本搞不懂自己到底喜不喜歡他……」
「吭?」
「我說,我搞不懂──」
「我有聽到,又不是重聽。」于珊翻了翻白眼,她看著我,充滿鄙視,「我傻眼,是因為活到這把年紀,我居然還能聽見有人問出這種蠢問題──妳國中生啊?不對,是比國中生都還不如!」
我……
被罵得莫名其妙,卻完全找不到空隙反駁,大概是因為我不由自主地認同了于珊……
真的,夠蠢。
「說吧。」她往后一仰,躺進沙發。
我一愣,沒抓到節奏,「……說什么?」
「妳搞不懂哪里?」
「哪里……」我重複著于珊的話尾,腦袋一片空白,「……呃,那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準。」
「什么是喜歡?到什么程度才能夠稱為喜歡?」本來以為不曉得該問什么,沒想到問題一個一個冒了出來,「還有,喜歡是不是總有一天會消失──」
「Wait──」
我馬上閉嘴,因為于珊看起來快要爆炸了。
「妳……」她指著我,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我感覺自己活生生成了一棵朽木,「降級成幼稚園生!」
呃,好壞。
等待于珊修復震撼的小心靈這段期間,朽木我本人乖巧地坐在一旁看電視,頻道一臺臺轉,引不起興趣停留,心思飄著,不知不覺又回到了今天的畫面。
不曉得,下次什么時候才能再吃到陸以南的料理……
「蜻蜓,妳現在在想誰?」
「吭?」我嚇了一跳,卻沒嚇跑心中陸以南的影像。
「妳喜歡他。」
「吭?」
「我說的,不會有錯。」
「──吭?」
「再吭!妳腦袋當機啊?」于珊氣得巴了我的后腦勺,這一向是沛蕓才有的待遇,我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今天……
她站起身,姿態宛如貓一般優雅。
「小蜻蜓。」
「吭……呃不是,怎么了?交換3p玩法_校花的貼身保鏢魚人二代免費」我連忙改口,很怕被打。
「我不會放棄的。」她笑,眼尾一瞟,美得令人不敢直視,「我很貪心,我還是要他喜歡我。」
這才是我所認識的于珊。
我時常驚訝她的直接、總是先做再說的沖動。一旦認真思考,我想,其實我是羨慕的,羨慕她的無懼、不計后果的勇于承擔。
我做不到。

后記。 嗨嗨,大家好,我是兔子說。
網路版到此連載結束,謝謝大家的支持,不論是哪個時期加入的讀者朋友,我都抱持著同樣的感激,同時我必須特別感謝在連載期間留言給我的朋友,謝謝你們,你們真的是我很大的力量來源,當然還有從未留過言、可是每次更新必出現的資深潛水客,我也記住了你們的長相(頭貼和暱稱),謝謝~~
金馬獎總是有一堆感謝名單,但我為了不讓大家睡著,在此我就不唱名,只有列舉出幾位,我的編輯、編輯大人(為了不透漏身分,我有點苦惱,希望你們懂分別是誰和誰),以及我重要的小伙伴小je,謝謝妳們~~
然后……除了謝謝,我想還是謝謝。
想當初,我只是想寫一個讓人覺得溫暖的故事,因此有了以南的出現,不說沒人知道,在最早期的想法里,他和邵宇學長甚至是同一個酒吧的員工……現在想想,還好沒這么寫。
至于蜻蜓,真的是寫了之后才知道,她心里藏了許多光靠粗略的想像沒辦法預估的情緒,她藏的很深、我也挖掘得很辛苦,那時我在臉書上的星座分析上看見了「失戀后鎖住自己的基本星座(牡羊、巨蟹、天秤、魔羯)」,原文是這樣的:
基本星座面對認真追求他們的對象,而他們也挺喜歡的人,他們也會認真考慮要不要打開那扇封鎖感情的門,要不要清理那存放傷心的房間,若要清理就代表必須面對痛苦過往,這樣的過程讓他卻步寧可一拖再拖。
也因此他們寧可保持單身過著閑云野鶴的日子,也不要再步入糾纏的業障中,因為感情之事太不可控制了,他們不喜歡無法控制的感覺。(from. 唐立淇占星幫)
看看,根本在講蜻蜓!所以我為了清空她傷心的小房間,身、心、交、瘁!幸好在故事的最后,她終于懂得為自己勇敢一次,跨出那一步,沒有自己想得那么難。
希望你們也是。
最后,我想告訴你們,
2014年,我非常幸運,也非常幸福。
謝謝大家。(手比愛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40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