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口口的視頻不帶如奶罩_校花的貼身高手筆趣閣

第二十五章 「我要一份火腿蛋餅。」
我倚在早餐店的角落,靜靜望著人來人往的騎樓,有些人腳步匆忙,抓了三明治就趕緊離開,有些人悠哉地坐在店內享用早餐,也有些人跟我一樣站在外頭等著餐點。
早上要開會啊….揉著發疼的太陽穴,昨晚整夜不眠,弄得我現在身心疲憊。
忽然間,T中的學生從眼前過,我不禁伸長脖子,望著T中學生的背影。
沒想到這時間會碰上學妹啊….

T中與C中兩隔壁,我以前心不甘情不愿地考進T中,對那時的我而言,在公車上看到C中制服是種感慨與不甘。
回首一望,我竟成了C中的校護,曾經最感到不甘與痛恨自己無能之處,卻成了我的歸宿。
「日日。」
聞聲,我猛然回頭,那抹清冷的身影站定在我面前,淡然地笑。
「妳怎么在這?」我愣愣。
「買早餐啊,不然呢?」范梓楉理所當然地答,我才驚覺這問題還真是發蠢。
店內人潮漸漸多了,范梓楉往我身旁湊近些,無意間,菸草的味道隨之而來,我有些愕然地對上她的眼,「妳身上有煙味。」
范梓楉勾起嘴角,人群的嘈雜絲毫無法掩蓋她清冷的嗓音,如此空靈,「不是我抽的哦,是同學,味道不小心沾到身上而已。」
這不是單純的二手菸味道,是在製菸廠火烤菸草后才會有的菸草味,我幾乎敢斷言……
「這并不是二手菸的味道。」
范梓楉的目光依然平靜,如死湖般,經不起一絲漣漪。
……她在說謊。
「妳怎么知道?」范梓楉笑意漸深,「我第一次碰到除了林臻以外的人,可以辨認出其中的不同。」
即使被戳破了謊言,她卻依然泰然自若,好似一次都在掌控之中,不,依她的神情判斷,她是樂在其中的。
「林臻?」我邊問邊向老闆娘拿早餐,「她是誰?妳的那個學姐?」雖然我想說的是劈腿對象。
「日日,我能不能搭妳車?」范梓楉不著邊際地開口,「比較方便。」
我白了她一眼。
清晨的曙光才剛喚醒城市,范梓楉靜靜坐在副駕駛座,密閉的小空氣充斥著她身上淡淡的菸草味。車停在紅路燈前,我望著前方開口問道,「要說了嗎?」
「林臻學姐是梁語帆田徑隊的直屬學姐。」范梓楉淡然地道,「妳見過她兩次了。」
我深呼吸口氣,緊抓著方向盤,死死瞪著紅燈上的秒數,壓抑胸口的怒火。
「如妳所說的一樣,這并不是二手菸的味道,一般人是很難分辨的。林臻學姐家是製菸廠,這樣…..」
我偏過頭,與她對望。
「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她嘴角噙著的笑意,透過光,忽然被陰影掩蓋了。
我踩下油門,斂下眼,「……妳在耍梁語帆嗎?」
街上的車潮漸漸涌入C區,過彎后,看見了不遠處的C中。菸草味很淡、很輕,像是范梓楉的低笑聲,不輕易被察覺。
可是,一直都在。
「梁語帆她一直都知道。」
車開進了地下室,我停在離入口處最近的車位,范梓楉動手解開安全帶,我伸手拉住她。
「什么意思?」
我終于在她眼里看到一絲波動。
她皺眉,甩開我的手,「妳不知道吧?梁語帆是被我掰彎的。」
我愣住,退回身子。
「她沒有辦法接受跟我有親密行為,無論是親吻還是做愛她都非常排斥。」范梓楉沉下臉,嗓音低啞,「梁語帆是個同情心氾濫的好人,對誰都公平的溫柔。然而,這樣的梁語帆,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失去。」
「妳……」
「我只不過,跟林臻學姐各取所需。」
我僵住。
范梓楉傾身湊近我的臉,目光平靜,「我愛梁語帆,而那份愛里不足的地方,我從學姐身上拿取,這樣砲友的關係,梁語帆也同意,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
「……妳知道妳自己在說什么?」
范梓楉噗哧一笑,收回身子,「妳討厭我了嗎?日日。」
我抬眸,猛然看向她收起微笑的神情,那樣悵然。
明明行為舉止輕浮玩世,為什么卻有股哀傷輕瀉而出?逼得我不得不正視。
「那為什么妳不希望我告訴梁語帆這件事?」
范梓楉沒有回話,只是轉身打開車門,卻在關上車門前的那一刻,站在車外、彎腰與我平視。
「梁語帆,沒有妳想像中的單純。」
我微愣。
「學校見了,日日。」范梓楉勾起嘴角,對我揮手道別。
而我,坐在駕駛座上,久久無法回神…..

繁花第一部分的劇情快結束了~

第二十六章
『下班后,來載我。』
放在桌面隅角手機忽然震動,我放下社團資料,拿起手機滑開螢幕,簡訊通知跳入眼里。
婚禮嗎…..
『現在的妳,能帶我走嗎?』
我輕嘆口氣,猶豫半晌后,才徐緩地打字,直到送出簡訊時,我仍是猶豫不決的。
『前輩,我想跟妳談談,在婚禮前。』
我以為前輩會擱置著手機,卻沒想到她立刻回覆我,『在跟我談之前,想清楚。』
前輩了解我,很透徹。
我再次放下手機,下課鐘聲正巧響起。左手撐著臉頰、思緒一時懵了,是因為稍晚的婚禮?還是稍早的范梓楉?我已經沒有頭緒了。
「姐姐。」
我微愣,抬眸對上一雙泛著明亮淺光的黑眸,暖人心脾的笑意蘊含在那溫柔的幽暗黑瞳,彷彿能接受所有的惡意與任性,成了最溫柔的目光。
這樣的梁語帆……
「姐親口口的視頻不帶如奶罩_校花的貼身高手筆趣閣姐、姐姐!」梁語帆蹦蹦跳跳地湊近柜臺,趴在柜臺上與我平視,「今天星期六補課妳也來學校了啊?」
春末夏初的徐風很慵懶,拂起女孩的髮絲,也揚起她的笑容,那么真誠。
「妳……怎么沒穿體育服?」我還是把話吞回肚里。
梁語帆的上半身穿著酒紅色的無袖背心,不像籃球衣般寬鬆,但也不像是自己的便服,總覺得很眼熟……
「這是田徑隊的隊衣啊!」梁語帆吐舌一笑,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剛剛練完田徑,想都沒想就跑過來找妳了,我現在肯定是滿身的汗臭味吧?」
我搖頭失笑。
不,并不會的,不管如何妳都是梁語帆,并不會讓人感到厭惡掩鼻離開。
只有我才會…..
「姐姐,我們下星期要去高雄比賽哦。」梁語帆偏頭一笑,神情雀躍,「聽教練說,這次比賽比較盛大,每校需要一名護理師隨團,妳會來看我比賽嗎?」
我愣愣,微蹙眉,「…..目前沒聽說這件事呢,如果是真的,很有可能是我吧?」
話落,門口出現一抹熟悉的身影,對方看向我時也是渾身一顫,偏頭躲開我投以的視線。
「林臻學姐,妳怎么會來學務處啊?」梁語帆的頭上像是多了兩個毛茸茸的耳朵,正開心地打招呼,「剛剛練習妳實在太帥了啊!身為直屬學妹的我,真的很崇拜學姐妳耶!」
聞言,我的胸口不禁一緊,看向梁語帆的側臉,如此明媚,更讓我感到沉悶。
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孩子,到底為什么可以如此輕易接受這樣錯綜複雜的感情關係?
『梁語帆,沒有妳想像中的單純。』
那聲清冷的話語,自耳旁幽然響起,好似遠處看不見的獠爪,朝著我張牙舞爪地揪住我,天羅地網般的陰影遮掩了陽光,無處可逃。
「姐姐,我跟妳介紹哦,這是我田徑隊的直屬學姐,林臻。」梁語帆扳著林臻的肩膀,露齒一笑,「學姐真的很厲害。」
林臻垂眸一笑,像是掙扎了半晌,才微抬眸直直地勾望我的眼。
「……妳好。」
那陣風再次揚起,那股淡淡的煙草味驀然縈繞思緒,我呆愣。
──跟范梓楉身上的味道,是如出一轍的
此時此刻,梁語帆依然笑得甜膩,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妥,或是,察覺到什么不該發現的真相。
眼前的梁語帆,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林臻走了,梁語帆滿足一嘆,再次旋身趴在柜臺上,睜著一雙明亮的圓滾大眼。
長扇羽睫下,藏著一湖波光粼粼的天藍云。
「梁語帆……」我低聲問:「對妳而言,林臻跟范梓楉是什么樣的存在?」
「啊?」梁語帆一頭霧水,「這是什么意思?」
我暗自深呼吸口氣,感覺自己正在朝著核心之處邁進,撥開層層迷霧,離核心就不遠了…..
「范梓楉跟林臻,妳覺得她們怎么樣?」
梁語帆收起了一些笑容,眼底閃過一絲我來不及看清的情緒。
「嗯…..我想想……」梁語帆眉頭輕凝,「她們應該只是認識彼此,但是也沒有多熟啊?」
我怔住。
梁語帆看似相當苦惱,像是要從腦海里極力尋出蛛絲馬跡,卻還是頹然搖頭,「她們不熟。」
「妳說……她們不熟?」
梁語帆的神情沒有一絲動搖,理所當然地笑,「是啊?一個是我女友,一個是我的直屬,再怎么樣……也不會牽扯出什么關係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梁語帆的疑問。
所有我堅定不移的話語,在此刻全都崩塌毀壞,碎裂成一道道銳刃,成了千刀萬剮的利器。
「姐姐。」梁語帆擔憂地低聲喚我,那雙暖人胸口的手忽然覆上我的手背,「妳怎么了?我很擔心。」
我張口,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垂眸凝眄,那雙小麥色的手,比我的手小了些,卻有陽光的感覺。
……可是,有一個人在說謊。
她們兩個人,有一個人在說謊,是誰?又是為了什么?

我幾乎無所適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41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