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笑了笑,就她的觀點來看,黑色禁錮是排行榜公會,而天堂之門再怎么會鬧也只是單人”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25.抗衡的能力

禁痕思考后,說道:「妳應該有疑惑吧,我明明知道天堂之門真實身分,卻還是奈何不了他,那是因為……他的真實身分有著與我抗衡的能力,若真的撕破臉打起來,結果很難說。」

刑歌笑了笑,就她的觀點來看,黑色禁錮是排行榜公會,而天堂之門再怎么會鬧也只是單人,不可能連個人都打不過。

8967

現在是隱藏任務在前,我方掌握的情報不夠多,因此聯合起眾公會聯盟,一時採取的對策罷了,靈魂之刃豈止單憑一人就能改變,她并不認為天堂之門真的那么萬能,那么可怕。

她當禁痕在客套,說道:「黑色禁錮可是排行榜第四大公會之一,天堂之門除非擁有一兩座城,擁有一整支千人精銳部隊,否則很難明著贏你。天堂之門目前只是靠著陰謀計畫,取得先機罷了。」

禁痕卻沉默的望了她一眼,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刑歌吃了一驚,她先前覺得天堂之門蒙面躲著暗中陰謀,專做些見不得人的行動,以為天堂之門可能是名不經傳的小人物,怕被抓到,可事實竟不是如此,天堂之門本身也是擁有特殊背景,其實力……竟然能跟第四大公會黑色禁錮抗衡?

黑色禁錮在排行榜已久,能跟禁痕抗衡的公會用手指都能數的清,除了排行榜前五大公會,還有誰有這個能耐?

察覺到這個事實,刑歌臉色蒼白,「你的意思是……」

禁痕點點頭,嘆了一口氣說道。

「沒錯,天堂之門的背景是排行榜前五大公會之一,他所擁有的權利不小,我們所組成的聯盟,其中有一個人就是天堂之門。」

「他隱藏的很好,至今從來沒有露出馬腳,若不是我親眼看到證據,我也不敢相信那個人竟是天堂之門。」

刑歌很快的冷靜下來,問道:「為什么……你明知道他的真實身分,卻不在會議前提出,還加入聯盟,這是為什么……」

禁痕笑了笑,是那種有點苦澀的笑。

「我與天堂之門之間有著威脅利用的關係,必須要裝作不知道彼此,因此加入聯盟是最好的選擇,五大公會已有四個加入,如果黑色禁錮不加入,那就太奇怪了。」

「我一方面避人耳目加入聯盟,一方面確信天堂之門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敢做出什么驚天之舉,他現在凡事得要低調,謹慎而行。相反的,五大公會組成的聯盟,更方便我就近監視,在未來抓他小辮子。」

刑歌沉默片刻,問道:「但是,聯盟討論的結果,同時也洩漏出去了……」

禁痕說道:「就算我不說,天堂之門自己也有辦法弄到聯盟討論結果,他有的是方式。」

禁痕說的略有保留,刑歌卻一聽就明白,這意思是……他們之間有內奸,在暗自透露消息給天堂之門嗎?

一連串的問題,以及驚愕無措,在刑歌心中炸了開來。

想到與天堂之門共處一室,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那個戴上虛偽的假面具的人相談甚歡,她就一陣噁心!

禁痕知道必須給對方一點時間適應,搖了搖頭,說道:「我話說到這了,勸妳誰都不要信任,也包括我在內,戰場上,除了自己,沒有可以信任的人。」

語畢,他轉身準備離去。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