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級別的干部叫高干_夢見未婚女兒生了孩子

野蠻初戀 [4] 天啊……畫集什么時候從我手上溜走的?
我明明不是有拿好嗎?
我把思緒倒回在公車的那段記憶里,當我跌到的時候,那畫集好像就離開了我的手。
所以剛剛那男生來追我是因為……
我鐵著臉。
因為我想起了他手上拿的東西,雖然沒有看清楚,但好像就是我那本畫集。
所以他是要拿來還我的啰?
怎么會這樣子啦!?
我想沒多想,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
「靜蕓,怎么了?」慈音依舊一頭霧水。
「我有事情要找教官,等等再回來教妳。」丟下這句話,我拔腿就往教官室那跑去。
希望畫集平安無事才好,我今天才剛拿到欸……拜託拜託……
「報告。」
一進教官室,就看到剛剛站在校門口的那教官正坐在坐位上休閑的看報紙,我走到他身邊,喚了他一聲,「教官。」
他轉頭看我,「有什么事嗎?」
「剛剛那個在校門口……」
「喔,妳說毅勝中學的那男生喔?放心,被我趕跑了,他不會再來騷擾妳了。」
我聽了,不知道該說什么。
因為畢竟他根本就沒有騷擾我啊……
只是眼鏡妹眼鏡妹的叫,叫到我有點不爽就是了,不過重點不是這個。
「教官。」我又叫了他,「他手上有沒有拿什么東西?」
「有啊!好像是一本故事書。」我聽到隨之驚喜,但教官又繼續的說:「現在的年輕人腦袋不知道在裝什么……要搭訕也不是拿一本童話故事書來吧?」他笑了笑。
「那不是童話故事書……」我小聲的說著。
「嗯?妳剛說什么?」
「就……那本故事書,我剛剛進教室才發現那是我的。」我緩緩的說。
教官沒有說話,只是有點愣。
「所以……現在那本書還在他那里?」
「呃,我不知道那是妳的東西,我以為他在說謊,所以把他給趕跑了。」
「……」
「但是他的態度堅決,讓我不小心用了點暴力……」
「……」教官他剛剛……說什么?
「所以他是被我打跑的。」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則無言,又是無言。
「不好意思,教官不知道那是妳的東西。」
我緩緩的走出了教官室,卻在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心中狂叫。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
那男生會不會因為被教官打,而對我那本書即出氣啊?
畢竟他只是好心想要拿給我,但我卻不理會他,甚至還讓他被教官給攔住、被打。
怎么辦……?
我今天早上剛拿到的畫集,會不會被他毀了?
我手摀著頭,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幾米……
「靜蕓,妳剛剛找教官干嘛啊?」一回到教室,慈因依舊在我座位上那等著讓我教她功課。
「喔,那個不重要啦……小事而已。」
什么不重要?什么小事?
此時我的心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急得要命,內心也不斷的祈禱著:拜託,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什么東西不要有事?當然是畫集。
至于那男生……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那教官可是學校出了名的笑面虎,表面上溫和笑笑的什么級別的干部叫高干_夢見未婚女兒生了孩子,一旦動手起來卻毫不留情的。
但是基于外校的,應該是還好,會有收斂一下。
但是是毅勝中學的……風評不是說很好,教官會不會因為這樣所以……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總之,拜託畫集不要有事才好。
「對了,靜蕓。」在教完慈音她正要離開時,「剛剛妳離開的時候,佳妤來找我。」
「嗯?然后呢?」
「她說今晚有聯誼,問我們要不要參加去湊湊人數。」
她說到這,我抬起頭看她,她則眨了眨她那雙無辜的眼睛。
「尹慈音。」我叫著她的全名,「剛剛不知道是誰說因為隔壁班的吳秉原要考圣陽高中,所以自己也要跟著努力才行?」
「呃……」
「然后現在又跟我講說要去聯誼?」我擺起臉來看她,「妳的決心這么小嗎?」
「唉呦……只是聯誼而已嘛……跟別的男生吃一頓飯就可以回家了。」
我瞪了她一眼,然后看了看我桌上的作業本。
「靜蕓,妳也要去喔,我也幫妳報了。」
「什么?」我驚訝的看著她,愣了一會兒才說:「妳怎么可以自作主張而沒有經過我的同意?」
「又沒關係,嘻嘻……」
「什么沒關係,我又沒有要去。」我皺眉。
「走啦……妳就陪我去嘛。」
「不要,要去自己去。」
「毅勝中學的男生都很帥,就去看一眼嘛。」
「妳去聯誼只是為了看帥哥喔?那妳的吳秉原……」講到這我停頓了下來,「妳剛剛說要跟誰聯誼?」我不禁站起來。
「毅勝中學啊。」她眨眨眼睛。
毅勝中學……
這么說我有機會遇到那男生嗎?看他屌兒啷噹的樣子,應該是會參加聯誼的人。
等等等等,我搖搖頭消除了這愚蠢的想法,這世界怎么可能會這么小嘛?
一天之內,怎么會遇到同樣的人兩次呢?
想了想,我說:「我還是決定不去。」


野蠻初戀 [5] 「靜蕓~~」
「停──停停停!妳不要黏過來!」我往后退一步。
慈音不死心,往我身上靠過來,「走啦走啦,妳就陪我去嘛……」
「我不想。」我拿出英文課本準備一下等一下的考試。
「拜託~~」
可惡,這么吵我怎么看得下書?
「這樣好了。」我看著英文單字那頁,「等等英文考試妳如果考一百分,我放學就陪妳去聯誼,住意,是一百分喔!」
「呃……」慈音呆在那。
我則不理會她,繼續複習我的單字。
過沒多久,頭上傳來一聲,「好。」
我抬起頭,怎么她還在這啊?
其實我也是故意在刁難她的,因為英文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個頭痛科目,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會考一百分,意思也就是說我去聯誼的機會渺茫。
只見慈音一臉信心的樣子,「我等等英文如果考一百分,靜蕓妳就要跟我去聯誼喔?」
「那也要妳考一百分再說。」
「那就說好啰?」慈音拿起我的手,逕自地在那邊用小指勾手。
「好好好,如果妳考一百我就陪妳去。」我敷衍著她,心想這根本就是個不會實現的愿望。
只是沒想到……
這天英文老師不知道是佛心來了還是怎樣,考卷竟然出了兩百分,理所當然的班上除了一些沒有念書的人,其他人都輕而易舉的拿到了一百分以上。
我看著慈音滿懷笑臉拿著她那剛好一百分的考卷站在我面前,我真的不知道是該校還是該哭,總之就是很無奈。
「說好的聯誼?」她微笑的說。
我摸了那有點開始在抽痛的頭,「妳真的是狗屎運,這么剛好的老師竟然出了兩百分……」
「所以,說好的聯誼?」她依舊微笑著。
「好啦!」我瞪了她一眼,無奈的回答著。
「耶!」慈音高興的手舞足蹈,然后跑到佳妤那邊去。
看著她的背影,我真的覺得有異性沒人性這句話很適合用在她身上,想想看,這次竟然為了要我陪她去聯誼看帥哥而用功的讀英文。
再度嘆了一口氣,我把桌上那張滿分的英文考卷給收進了抽屜里。
把考卷放進抽屜里后,我又望著桌上那只幾米娃娃的筆發呆了起來……
放學,班上一堆女生在女廁那化著妝,說是一堆,除了我和慈音外,也只有四個人。
我拿著書包和慈音站在廁所外等著她們,而里頭的女生也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我說靜蕓啊!妳要不要戴個隱形眼鏡?」佳妤的聲音從廁所里頭傳來。
「喔,不用了。」我淡淡的說。
「妳這樣會顯得妳是書呆子欸。」
聽佳妤講這句話時我不禁皺眉。
「對啊,靜蕓沒戴眼鏡時最漂亮了。」慈音竟也附和著。
「我不會戴隱形眼鏡……」我緩緩的說。
「我可以幫妳戴,要不要現在就去買一副?反正時間還早。」佳妤走了出來,我看到她臉上明顯的淡妝。
「不用了,我不喜歡麻煩。」我拒絕。
「可是……」
「反正我也只是去湊人數的,不是嗎?竟然如此,干麻這么大費周章?」毫無表情的,我講出了這句話。
「呃……」佳妤因為我說的話而不知道該回什么。
「沒關係啦佳妤,這樣才能凸顯我們跟她的不同啊,書呆子就是書呆子,就算走到了北京還是書呆子。」另外三位女同學也走了出來,厚厚的妝底像是要去演歌仔戲一樣。
待在里面這么久原來是在畫這個,倒不如直接撞麵粉比較快。我心想。
佳妤看了皺了眉,「妳們……也化太濃了吧?」
其中一位女同學甩甩她的長髮,「還好吧,我沒戴假睫毛就不錯了。」
「是啊,我也覺得還好。」
「慈音,要不要也幫妳化個妝?」
「不用了,謝謝。」慈音婉拒。
我在旁邊看了眉毛快要打成中國結了。
「聯誼地點約在哪?」慈音問。
「喔,在學校對面那巷子里頭,還蠻近的。」佳妤回答著。
我看了看時間,「妳們是約幾點啊?」
「六點整啊。」
「可是現在已經六點十幾分了欸。」
「真的嗎?哈哈哈……沒關係啦,男生本來就該等女生啊!」其中一位女同學說著。
我無言,看看慈音,她則一臉納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53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