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妻 小說_正確的踢球觸球部位

第九章:喚醒王子的眼淚。【01】 「王子!你怎么了!」我嚇的差點將手機摔到地上,深怕他又去打架、做一些傷害自己的事情。我害怕的吞吞口水,握著手機的手不停顫抖。腦子里則是浮現出他一個人拿著手機,鮮血淋漓的站在醫院門口的畫面。
我驚恐的抱住頭,用手敲敲自己的腦袋叫自己別想了,聽見一聲哀傷的長嘆聲,我搖搖頭要自己清醒一點,向王子問了醫院附近明顯的建筑物后,便從椅子上拉起白色的薄外套,圍起乳白色的圍巾,手中握著快被我摔爛的手機,爸媽報備了聲,匆匆忙忙的跑出家門。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初,再加上最近有寒流來襲,氣溫只有15或16度,毫不畏懼寒風的我穿著七分褲對抗寒流,輕輕呵氣,從口中呵出的一團白氣便在空中漸漸散去。我抓緊脖子上的圍巾,忍受細雨打在臉上的冰冷痛處。
我望著黑漆漆的夜空,想起白雪公主對我說出的話語,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雖然搞不清楚她想干什么,但是叫我離開王子與羅密歐身邊肯定是有她的原因,難道她同時喜歡上兩個人嗎?或許,她的目的比我想像的還要恐怖一百倍也不一定。
×
在遠處,便看見王子靠在外頭的柱子,滿臉憂傷的伸出手去接雨水。我小跑步來到他的身邊,注意到他頭上綁著紗布,正想開口詢問他發生什么事時,他先搶先一步開口,用那溫柔的嗓音輕聲說出方才他所經歷過的事情。
「我爸因為酒醉,和商業上的朋友們起了沖突,接到他同事的電話,我馬上就趕去鬧事的現場了,唉──」王子長嘆了聲,淡淡的看了一眼我的反應,我震驚到無法開口說話,呆愣在原地瞅著王子,他無奈的抓抓頭髮,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孤寂。
曾經我以為,王子的家庭是幸福又美滿的,有錢、有勢力、有美麗的女人,這樣的男人怎么會跑去喝酒,就算是交際應酬,那也不至于會喝到醉茫茫。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要自己專注在王子說的話上面,慌張的「嗯」了聲,靜靜等待他的下文。
「沒想到勸架不成,反被他們用酒瓶砸頭,真是衰小。」王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伸手揉亂我的長髮,勉強勾起一抹笑容,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愚昧。我想開口安慰他,卻不知道該用什么詞語才是最恰當的,不會傷害到他、也不會傷害到他的家人。
看見他身上單薄的衣物,我伸手將脖子上的圍巾拿下,墊起腳尖貼心的幫他圍上。對著他露出一抹令人安心的微笑,眨了眨雙眼,手交織在后背,抬起頭仰望正在飄著毛毛細雨的天空,腦中正在思索該怎么回答。
「他還好嗎?」
「死不了。」
他冷淡的語氣比氣溫低個十幾度,我尷尬的呵呵笑,抓緊身上的薄外套,我難過的垂下眼簾。深深嘆了一口氣,突然想起大學志愿的事情,我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看著王子的側臉,各種情緒從心底竄起。
「請妳離開王子和羅密歐。」
白雪公主的話就像是被按了重複播放鍵,在我耳畔不停的重複說著,她那如狐貍般狡詐的笑容深深映在我腦海里,還記得她是以怎樣的表情、怎樣的口氣對我說話。我咬住下唇,低著頭快要掉下眼淚,雙手握成拳狀,悲憤交加。
「外面好冷,我們去里面吧。」王子拍拍我的肩,主動牽起我的手,帶著我往充滿刺鼻要水味的醫院里走去。我輕輕點點頭,捏著鼻子用力吸了一口氣,將白雪公主的威脅先暫時拋到腦后。
佇立在景觀臺前的落地窗,我伸手摸上透明的玻璃。王子不知道發了什么瘋,突然啊了一聲,說他要去做一件事情,叫我等一下。在一瞬間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這可以觀賞到美麗夜景的落地窗前。
茱麗葉與白馬王子打電話說要一起過來看看王子,想到他們兩人互嗆的模樣,原本難過的心情便消失一半,我一個人站在原地噗哧的笑了出來,雙眼瞇成了美麗的弧形,一手放在下顎,輕輕笑著茱麗葉和白馬王子兩人的相處方式。
身邊有一群這么有趣的好朋友,讓我看見他們就忘了家里不斷給我施加的壓力,爸爸與繼母將希望全都擺在我身上,縱使莫秋與莫萊的段考校排名進步百名,他們也只會敷衍的說聲「好棒喔」,接著用質問的語氣問我這次考的如何。
我難過的用力捶向落地窗,看著倒映在玻璃上的自己,明明心中是如此難過,卻必須裝出什么事情都沒有,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身邊的所有事物、討厭家里的爸爸和繼母、討厭莫秋和莫萊,最討厭該死的白雪公主。
「小堤!欸欸?怎么只有妳一個人?」茱麗葉拉著白馬王子的手從遠方緩緩走來,看著他們兩人互爭一條圍巾的畫面,忍不住笑了出來。
「王子說他要去做一件事情,然后消失了。」我無奈的聳聳肩,伸手抱住茱麗葉,眼神飄向錯愕的白馬王子。
「嘖嘖嘖,居然把妳丟下。」小白站在一旁翻了個白眼,東張西望尋找王子的身影,口中不斷的碎碎唸,茱麗葉站在我身邊扶著額頭,拉著我的手頻頻說著「我不認識他」,我汗顏的看著這對小情侶。
我轉身看著夜空上因烏云散去而露出的繁星,耳邊傳來王子與茱麗葉、小白的談話聲,眼角余光瞥見茱麗葉緊皺著眉,捏著臉頰靜靜聽著他們兩人的談話內容,在我聽來,他們說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知道為什么茱麗葉要皺眉。
「啊,對了,小堤這個給妳。」
我看著手上的熱巧克力發愣,王子則是笑嘻嘻的搭上小白的肩,當著我與茱麗葉的面,兩人咬耳朵、說著悄悄話。一股暖意從心底竄起,不僅手暖和了,連心也因為王子的舉動而變暖,我低著頭、紅著臉輕聲說了聲謝謝。
「我發現妳心情不太好,聽說巧克力可以讓人心情變好?雖然覺得是騙人的,但還是試試看吧,哈哈,天氣冷了,別感冒了哦。」他這番貼心的話語,讓我感動到紅了眼眶,勾住茱麗葉的手,偷偷用手拭去在眼眶打轉的眼淚。
「唉唷、唉唷!我們的王子大人好貼心喔,想拐我家的小堤,我看你先過我這關吧!」茱麗葉用食指指著王子的鼻子,他們三人互看了對方一眼,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我原本難過、沉重的心情在看見他們之后,消失的無影無蹤。
朋友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特別的魔力,那是一種可以將人的煩惱、傷心的事情通通趕出腦外的魔力,只要看見他們的笑容,我也會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和他們一起享受聚在一起談天的快樂,那些令人厭惡的事情,就這樣被丟到九霄云外去。
「怎么,你那酒鬼老爸還是一樣喔?這次換你遭殃了吧,唉!」小白嘆了口氣,故意在王子受傷的地方用力拍了三下,痛的王子捏住小白的臉,似乎想讓他嚐嚐被打到傷口的痛處。我啜了口手中的熱巧克力,看著眼前正在上演的鬧劇,不禁莞爾。
「幼稚欸你們,真是的!我不認識你們!」茱麗葉雙手環胸,就像是在說大道理的父母一樣,嚴肅的表情莫名的有笑點。
「哈哈,不說這個了,想聽聽我的故事嗎?」王子故作神秘,這句話完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頻頻點頭說要,而茱麗葉與小白則是兩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回答什么比較好。

第九章:喚醒王子的眼淚。【02】 茱麗葉與白馬王子被他支開,塞了一大筆錢叫他們去買東西,茱麗葉對我丟了個曖昧的眼神,笑嘻嘻的與小白兩人手牽著手,往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在這下過雨的夜晚,即使是在室內,仍能聞到雨后專屬的鹹味。
「妳應該猜到了吧?」王子臉上依然是那令我熟悉的溫柔笑容,但說出來的話卻像是一把鋒利的刀,深深插在我的心上,我似乎能聽到血滴從心上滑落的聲音。我低著頭,雙手緊抓著欄桿,望向下方擠的水洩不通的小夜市。
原來在醫院的后方是熱鬧繁榮的美食區。王子輕靠著欄桿,閉上眼深深嘆了一口氣,那瞬間我能感覺到,我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力擰了好幾下,壓的我喘不過氣。我咀嚼著他話中的意思,他所謂的猜到是猜到什么呢,我撐著頭、努力回想他要我猜什么東西。
「妳問過我,為什么要加入黑道,對吧?」王子瞇起雙眼,我能從他的語氣中感覺的出來,這句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到不行的肯定句。我愣愣的點點頭,有些緊張的搓揉雙手,從他的眼神中,我看見了無盡的哀傷和痛苦。
「因為我爸喝了酒之后,就會開始發酒瘋,拿金屬棒或菜刀追打我和我媽。」王子以淡淡的語氣敘述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我聽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發出各種難聽的聲音,卻始終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接著,王子將他臉上的OK蹦撕下,一道道清楚、赤紅色的刀疤呈現在我眼前,我難過的垂下眼簾,差點重心不穩往后跌倒。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看到這樣被父親毆打的他,我傷心的捂住口鼻,拚命猛搖頭,不想相信眼前所看見的事實。
「你為了反抗你爸,所以去學打架?」我低著頭用手拭去臉上的淚水,帶著濃濃的鼻音反問站在身旁的王子。看見他笑容下面的傷疤,我難過的久久無法自己,很難想像一個生活在這種充滿暴力及扭曲的愛的家庭中,會出現一個帶著滿臉笑容、關心自己的體貼王子。
「對啊,我好想殺了他,每天都拿著菜刀威脅我和我媽,生活在這種恐懼之中,還不如一刀將他殺了。」他握緊雙拳,微慍的語氣讓我以為他真的要拿起鋒利的刀,一刀將這件事情畫下句點,我緊張的拉住他的手,頻頻說著不可以。
「國中的時候,沒有想太多,就直接踏進那塊無法在脫身的領域中。整天就是打架、鬧事,我一瞬間成了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
聽見這話,腦子中突然閃過國中的自己被毆打的景象,頭痛的讓我差點跪倒在地板上。我用雙手輕輕按摩太陽穴,閉上眼忍著劇痛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他伸手想將我攬進懷中,我勾起一抹勉強的笑容,搖搖頭輕聲告訴他沒事。
「我這么說,是不是又讓妳想起一些記憶了呢?」他低下頭,滿臉疑惑的問道。我輕輕啊了聲,害羞的往后連退三步,大力搖頭說沒有,一手捏著鼻子,臉上的熾熱早已壓過外頭僅十五、十六度的冷。
「沒有啦!繼續說、繼續說!別管我啦!」我紅著臉對他大吼,最后索性轉身不去看他的臉,背對他,靜靜聽著他的過去,那令人心痛至極的過去,在我眼里,那根本就不是人能過的生活,而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人,卻是滿臉笑容的。
「學會了打架之后呢,我當然就拿去對付我爸,因為太有自信,而換得一身傷。」無法看見他臉上的表情,但從他的語氣能聽出來自嘲的意味。
「我也拿他沒辦法,最后乾脆拿起刀和他拚了。因為我媽,總是喜歡拉著我的手,叫我別和他計較,但是最后呢?哈──」
「我永遠忘不了,我媽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他居然還在醫院發酒瘋,我掐著他的脖子,巴不得將他當場掐死。」
「那你最后得到了什么?」我聽不下去王子的瘋狂行徑,忍不住大聲反問。緊皺著眉頭,看著別過頭,一手撐著額頭的他,似乎刻意在掩飾著什么,我差點沖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質問,但是一想到,最難受的人還是他自己,我便再次紅了眼眶。
「什么也沒得到呀,我爸還是一樣,我媽依然被打的很慘,我呢?老樣子,到處去打架。」王子無奈的聳聳肩,從悲傷的氣氛之中找回平常的自己,他勾起一抹笑容,咬著手上的繃帶,抬起頭仰望天空。
「不要笑了!為什么要強迫你自己呢!我才不相信出生在一個沒有完整愛的家庭中,會整天都保持笑容,這么懂得關心人!」我抓住他的雙手,難過的再也說不出話來,緊緊咬住下唇,嚐到又鹹又甜的滋味在口腔中散開。
兩個人突然陷入無限的沉默,最后他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揮揮手似乎是在叫我別管太多,我的心就像瞬間被推入一片汪洋大海之中,不停的下沉。我垂下眼簾,輕輕揚起一抹休妻 小說_正確的踢球觸球部位自嘲的笑容,喃喃的說著是嗎。
「等等羅密歐會來,要麻煩妳迴避一下了,我想我和他有些事情要說清楚才對。不然受傷的人啊,會一直都是最無辜、最可愛的那個人哦。」他貼心的替我圍上圍巾、拍拍我的頭,我知道他口中的那個人就是在指我,不禁害羞的拉起圍巾,想蓋住自己紅通通的小臉。
×
離開了環繞著沉重氣氛的醫院,我一個人在街上晃來晃去,看看能不能遇見認識的人,而腦子里想的全部都是王子方才所說的事情。想到這件事情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就像是聽到了秘密的小孩子,在心中偷偷竊喜著。
難道王子臉上的笑容全部都是裝出來的嗎?我抱著這個疑問離開,無法開口問他這么尷尬的事情,就算是,依他的個性也只會給我一抹淡笑,接著搖頭說不是吧。想到這點,我忍不住郁悶的咬起指甲。
上次經過所聽見的玻璃破碎聲、女人的尖叫及啜泣聲,就是王子的爸爸在毆打王子的媽媽所傳出的聲音嗎?想到這點,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如果能早一點發現王子家正在上演家暴的事件,我就可以報警處理了,不會再讓王子生活在那種恐懼之下。
我哀傷的嘆了口氣,抓了抓自己的長髮,看著上方繁星點點的夜空、每顆星星皆努力散發光芒、一閃一閃的就像是他們正在大笑,腦子中突然出現一個很白癡的笑話,射不中星星的原因,居然是因為星星會閃。
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我漫無目的的閑晃,看看那些賣力喊著口號的小販、看看那些手牽著手,共同圍一條圍巾的情侶們,我突然很后悔沒有帶墨鏡出來,明明燈光就已經這么亮了,再加上這些情侶簡直快讓我的眼睛瞎了!
在我這么想的同時,我看見遠方有一抹熟悉的身影,黑色的及腰長髮,有著如天使般美麗的臉孔,她穿著一身白色洋裝,雙手放在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手掌上,她笑起來就像是一朵燦爛的花兒,那么的美麗。
我好奇她到底是誰,往前又走了幾步,她與那名全身黑衣的男子手牽著手,走在這人擠人的徒步區,人越來越多,快要蓋掉他們的身影,我著急的加快自己的腳步,對那些不小心被我撞到的人說了聲不好意思。
接著,我看見那名女子在數名黑衣人的護送下,坐進一臺黑色的轎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69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