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雙性戀_死去活來 荒島求生

10 – 我百毒不侵 袁希舜在木屋外把話說完沒多久,李玥涵就開了門,急匆匆的沖到袁希舜面前。
「遠筑在哪?又跑去鬼混了?這丫頭回來我不抽她屁股我跟她姓!」李玥涵皺眉,看著袁希舜嚴肅的看著她。
袁希舜吞了吞口水,表面上李玥涵雖然很生氣,但是她心里可是非常擔心池遠筑,而袁希舜一直不說話,那欲言又止的可是逼急了李玥涵,「到底在哪里!」
「A市綜合醫院。」
李玥涵聽了,更是激動,「跑去醫院?她怎么了?小雯,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妳幫我顧一下,等我們回來了再說,有什么狀況立刻打給我。」
裴小雯是社團的副社長,通常社團時間李玥涵不在時,都是裴小雯在維持秩序的,這時的裴小雯同樣也是十分擔心池遠筑的狀況,說了要李玥涵放心的話后看著他們離開了。
兩人坐上計程車,一個勁的催司機開快一點,惹得司機也緊張兮兮的。
好不容易到了A市的綜合醫院,兩人又是十萬火急的奔向急診室。
護士跟來看醫生的人傻眼的看著兩個身穿學校制服的人電光石火的出現在急診室內。
李玥涵隨便拉了一個護士,「我要找池遠筑,請問她現在在哪里?」
護士看著李玥涵著急的模樣,先是要李玥涵冷靜下來。
可是李玥涵哪里冷靜的下來,池遠筑就跟她的親姐妹一樣,現在池遠筑出事了,嚴不嚴重還不知道,叫她怎么冷靜?
「請您先稍等一下,我立刻查詢,請把病患的生日跟姓名寫在這張紙上。」
李玥涵立刻提起筆來寫上關于池遠筑的資料。
池遠筑被送到觀察室的時候,司徒翼讓周虎在外面守著,自己拉開池遠筑病床旁的椅子坐了下來。
「要你多管閑事啊……」池遠筑虛弱的說。
因為毒素快速的侵蝕,她現在頭昏腦脹的,全身都疼,雖然醫生說已經打了排毒劑了,會慢慢代謝掉,加上打抗生素的關係,會恢復好的,但是池遠筑現在痛得不想說話。
司徒翼也不想多管閑事,但是就是這么不受控制的把她抱到醫院了,手上的血已經被他洗去,變回白白凈凈的手。
「我只是不想看到我爸經營的地方被妳的血污染,骯髒。」此話一出,司徒翼雖然不覺得她自己說重了,但是池遠筑的心碎的徹底。
她勉強起身,拿起一旁放的花瓶就要往司徒翼身上砸去,「滾!我不想看到你。」
而花瓶還是被池遠筑放回原位了。
「妳有沒有好好照顧過自己。」司徒翼忍不住將自己心里想說的說出口,說完后,皺了眉。
這話應該是池遠筑要問他的,怎么就相反來著了……「跟你無關。」
而司徒翼也在她說完這四個字后,恢復之前的淡漠。
「啊啊啊!遠筑妳這傻丫頭,怎么會受傷了!」李玥涵著急的沖進觀察室,不顧周虎的阻攔,就是硬要闖進來。
而袁希舜也跟在后頭,擔憂著池遠筑的傷勢。
池遠筑很驚訝為什么他們兩個會出現在這里,看見兩人擔憂的看著自己,心里一暖,「玥涵,我沒事,不過就在探險中受傷而已,看,我百毒不侵!」
「什么叫百毒不侵,都躺在這里了還百毒不侵?妳是要我嚇出心臟病是不是啊妳?」李玥涵那淚一泛出,就收不了線了。
這邊池遠筑這病人一邊受著中毒的痛、一邊還要安慰李玥涵這個容易哭的姐妹,她可夠折騰了。
而另外這一邊,袁希舜瞇起眼眸,看著靠在墻壁上的司徒翼,「是你送遠筑來醫院的?謝謝你,現在沒你的事了,醫藥費這個多少,我給你,請你離開。」袁希舜直覺這個男人不好,那骨子里的邪氣壓迫的他有些害怕,所以下了逐客令。
「還醫藥費這個就不必了,我也不想在這里多待一秒。」語畢,司徒翼和周虎離開他們眼前。
池遠筑看著司徒翼這么瀟灑的就離開了,還沒有一絲眷念,那么他剛剛問她有沒有好好照顧過自己是問好玩的?
袁希舜走到池遠筑身旁,擔心的看著池遠筑,「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會受傷。」
池遠筑將視線移回到袁希舜,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怎么受傷的,是我不小心的,我說的是實話。」
可能是在離開那兩只人猿后,跑小路離開然后被割到的吧,不過她現在能沒事也算是幸運了。
要是沒有司徒翼的多管閑事,她可能現在還倒在渡假村沒人理會。


11 – 存什么心 袁希舜在醫院陪著池遠筑,而李玥涵則是被他趕回渡假村了。
池遠筑睡了幾個小時才又被左小腿的麻痛疼醒,看見袁希舜還待在她旁邊而有些驚訝,「你怎么還在這里,我不是要你跟玥涵一起回去嗎?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回學校了吧?」
「我把玥涵叫回去了,這里有我就何為雙性戀_死去活來 荒島求生好,既然現在這里只有我跟妳,可以跟我說說妳早上發生的事情了吧?還有,那個送你來醫院的那個男人跟妳有什么關係?」袁希舜憋了很久,才把心里想問的話說出來。
池遠筑看著袁希舜,無奈的搖頭,「沒有什么好說的,別跟我提起那男人。」
可袁希舜就是死纏著池遠筑回答問題,吵著吵著池遠筑才肯妥協將早上發生的事情還有跟那男人的過去一一說給他聽,因為袁希舜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她也就把這個當成是在吐悶水解心煩。
袁希舜聽完,嘴巴張的大大的,「這夸不夸張?連續劇吧?」
池遠筑白了袁希舜一眼,「本姐姐想回家。」
這醫院的藥水味實在讓她受不了,雖然之前常因為她的母親而來到醫院,卻也習慣不了這種刺鼻的味道,她一秒都不想待在這里。
袁希舜看了看她的腳,然后搖頭,池遠筑雖然發紫的嘴唇已經漸漸恢復原本的紅潤,但是不代表池遠筑已經可以出院了,「妳的腳還腫著呢,不管,等到消了為止。」
「病患最大。」池遠筑才不會妥協,她不是那種容易放軟的。
可是就在不久前,她原本想要拿花瓶砸司徒翼,卻還是心軟了。
「聽話,乖一點,醫生說妳身體的毒素還沒完全代謝掉。」
兩人一言一語的爭著,最后池遠筑還是放棄掙扎了,如木頭般的躺在病床上。
不久,身穿白袍的醫生帶著兩個護士走到池遠筑身旁,「身體還有什么不舒服的嗎?」
「腳還是有些麻痛,頭暈已經沒有了,我可以回家了嗎?」池遠筑淚眼汪汪的看著醫生。
而醫生聽了,臉色有些嚴肅,「現在要抽妳的血去做檢驗,剛剛看了妳左小腿受傷的狀況,幾乎沒有改善,發紫的狀況還很嚴重,妳先休息吧!等結果出來會告訴妳,如果有改善那么就沒事了,兩個禮拜后要回來醫院回診。」
袁希舜聽了,臉上的擔憂更深了一分,「妳還想回家啊?」
池遠筑也被醫生說的嚇到了,她是中了世界劇毒嗎?哦買嘎的…她還有很多事沒做,不想這么早就駕鶴歸西。
而醫生離開后,袁希舜氣的直罵,「該死的生態森林,看我回去不把它燒了。」
「會遭天繾的。」
「那我打斷妳的腿,看妳還敢不敢亂跑。」
池遠筑索性不管袁希舜了,她決定好好休息,補足前幾天沒睡夠的眠,果然還是睡覺最好。
袁希舜見池遠筑睡下了,醫生說過,池遠筑可以吃清淡一點的,就是別吃刺激性的垃圾食物和包裝食品,所以袁希舜就想去醫院的地下街買粥給池遠筑,等她醒了肚子餓可以吃。
「護士姐姐,我先去地下街買東西,我朋友如果有什么狀況,打這支號碼給我。」袁希舜將自己的電話號碼抄給護理站的護士。
袁希舜前腳才剛踏出去,后腳司徒翼就提著清粥來了。
司徒翼從醫院回到渡假村時,經過池遠筑當初被他抱走的那條路,看見地上的血跡已經被清理過了,回想起在醫院發生的。
他回到他專屬的木屋里,而周虎跟在他身旁,他看著周虎,「附近有賣清粥的地方在哪?」
周虎不明白為何司徒翼會這樣問,他記得司徒翼不吃清粥的,「少爺,您不是不吃清粥的嗎?」
「我只問你這里附近哪里有賣清粥。」
周虎自從跟司徒翼從醫院回來,就覺得他有些陰陽怪氣,「渡假村出去后到附近的市區有一間風評不錯的。」
「嗯,走吧,我肚子餓了。」司徒翼從木屋里走了出來。
看見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的池遠筑,司徒翼把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池遠筑聽到動靜,以為是袁希舜,「希舜,你剛剛跑哪,我好無聊,肚子餓了。」
司徒翼黑著一張臉,「肚子餓就給我起來。」
池遠筑聽見司徒翼的聲音后,緊閉著眼裝睡,讓他以為自己在說夢話。
「妳不吃就算了,我拿去丟。」司徒翼故意製造聲響,要起身將粥拿去丟掉,在司徒翼起身的那剎那,池遠筑起身拉住司徒翼的衣角。
被池遠筑拉住的司徒翼轉頭看著她。
池遠筑奪過司徒翼手上的清粥,才剛要打開時,袁希舜出現在門外,正看著兩人。
池遠筑這看見袁希舜手上的東西,心抽了一下,原來袁希舜去給她買粥了。
袁希舜面無表情的走到池遠筑身旁,直接無視司徒翼,「我剛去買的,趁熱吃吧。」
「他給我買了,這個你拿回去吧。」池遠筑蓋上蓋子,將粥推給司徒翼。
司徒翼臉色有些難看,不發一語拿過清粥,直接走到垃圾桶前,倒掉還冒著熱氣的粥。
而池遠筑看著司徒翼這樣的舉動有些惱火,「就算我不吃你給的東西,你也不能這么浪費食物吧?」
「別人不要的東西拿到我手裏,就是該毀掉。」司徒翼完全不認為他做錯了。
而池遠筑瞪了司徒翼一眼,「希舜,我想吃你買的粥。」
袁希舜見池遠筑第一次如此親暱的叫他名字,他的心都快化成水了。
袁希舜立刻打開粥,然后將湯匙遞給池遠筑,像個孩子似的欣喜,「快吃吧。」
司徒翼看著兩人,拳頭握的死緊,「垃圾食物。』
池遠筑聽見這樣的字眼,皺著眉頭抬頭看著司徒翼,「你剛剛倒在垃圾桶上里的也是垃圾食物呢,哦……我不知道你存什么心要給我買粥,里面加毒吧?」
「還有,我就愛吃希舜買的東西,怎么樣?」
司徒翼知道池遠筑是故意激他生氣的,理智的他很快就恢復冷冰冰的樣子,不再說話,「虎叔。」
周虎聽見司徒翼在觀察室內叫他,立刻出現在他面前,然后拿過司徒翼手上的手帕。
司徒翼沒有再看過池遠筑,只留下一個背影然后離去。
袁希舜有些惋惜的看著被倒掉的清粥,「趕快吃吧,妳肯定餓一個上午了。」
池遠筑也沒被司徒翼的行為影響了,「我好想吃好多好料的。」
「等妳身體好一點,我再買,妳現在就別嚷嚷著要回家,好好養身體再說。」袁希舜嚴肅的看著池遠筑。
池遠筑當然知道要拿捏分寸,乖乖的吃完袁希舜買來的清粥。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78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