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搭理他他卻主動了_每天早上被啪醒是什么感覺

70 – 猜猜他是誰 一個禮拜后,池遠筑手上的傷雖然結痂了,但化膿的問題還是存在著,而池遠筑已經厭煩待在醫院的日子,堅持要出院。
而醫生也只是叮囑著池遠筑要注意傷口。
池遠筑收拾著住院期間從家里帶來的衣服,一件一件從衣架上拿了下來,之后折好放到行李袋里。
這時,池允跟姚筠推門而進,看見池遠筑在收拾衣服時,走到池遠筑的病床旁幫忙。
「爸媽,我來就好,你們坐著吧!」池遠筑說著,拿過池允跟姚筠手上的衣服。
姚筠看著女兒,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今天不只有我跟妳爸爸來,我們還帶了一個妳熟悉的人。」
熟悉的人?袁希舜嗎?
池遠筑第一個想到的是袁希舜,在池遠筑住院的時候,袁希舜三不五時跑到池遠筑的家里照顧姚筠跟池允,所以理所當然池遠筑會想到池允跟姚筠帶來的人就是袁希舜。
「是希舜嗎?」池遠筑問。
池允笑了笑,搖頭,「猜猜他是誰。」
「唔……直接說啊!」
池允還是沒有說話,只是讓開身體。
一個男人戴著墨鏡走進池遠筑的病房,一頭墨黑色的短髮,健康的古銅色皮膚,身材健壯,明顯是有在鍛鍊身體的。
池遠筑看見男人時,一時認不出來是誰,「你是?」
男人的肩膀一側明顯鬆了,對于池遠筑的遲鈍很無奈,他拿下墨鏡,朝著池遠筑笑了下,兩頰的酒窩深陷,男人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線,整體來說,他是個看起來非常陽光的男人。
「哥?!」池遠筑驚喜的跑向這個她稱為哥的男人。
投入男人的懷抱,池遠筑撒嬌的在男人的懷里蹭來蹭去的,逗得一旁的池允跟姚筠不禁一笑。
「我的好妹妹,想死妳了。」男人揉亂池遠筑的頭髮,寵溺的看著她。
他是池竣晏,今年二十四歲,剛從加州的天文物理研究所畢業,還沒完成學業的他聽聞池遠筑受傷住院的消息,一顆心懸在空中,滿腦子掛念著他遠方的妹妹。
現在他回來了,看見池遠筑還活跳跳的撞到自己懷里,心也放了下來。
如果說在家里姚筠是最疼池遠筑的,那么池竣晏就是最寵池遠筑的,他就她這么一個妹妹,不拿來寵拿來干嘛呢?
「怎么瘦了這么多?」池竣晏看著池遠筑消瘦的身體,皺著眉。
「哥變胖了。」池遠筑甜甜一笑,很調皮的捏了捏池竣晏的腹肌肉。
池竣晏雖然在研究所里學習,但是課余時間他也沒閑著,除了增加知識,他還有到健身房運動。
「哥不是胖,等妳身體好一點了,我帶妳去吃哈根達斯,好不?」
聽到吃,池遠筑眼睛就亮了起來,猛點頭,在醫院她除了吃清粥還是吃清粥,她可都膩了。
池竣晏一直都知道池遠筑貪吃,揉了揉池遠筑的頭髮,又給她一個笑容,從池遠筑身后拿起她的行李袋,然后揹在肩上,「走吧!我們去吃好吃的!爸媽,一起去。」
池允跟姚筠欣慰的看著池竣晏跟池遠筑,他們兩個感情一直都很好,從小就不會給他們兩人惹麻煩。
就算姚筠跟池允不在家里,池竣晏也會做好哥哥的本分,照顧好池遠筑。
他就是池遠筑的保護傘。

71 – 他有疑心病了 池家一家人來到醫院附近的咖啡館,這時的天氣很晴朗,池竣晏點完東西之后,就領著一家人在外面的位子坐了下來。
「哥這次回來就不會再回美國了吧?」池遠筑坐在池竣晏的旁邊,側撐著頭看著池竣晏的臉龐。
池竣晏在池遠筑還沒到美國之前就被池允送到美國進修了,一直到現在研究所畢業,池竣晏才回國。
「對啊!我已經搬回來了,不會再搬回加洲。」池竣晏依舊用寵溺的眼神看著池遠筑。
池遠筑聽池竣晏確定的話后,鬆了口氣,還好她最愛的哥哥不會再丟下自己在美國生活了,有時候她很懷念跟池竣晏相處的日子。
她就像公主一樣的被池竣晏呵護著,池允要對池遠筑動粗的時候,池竣晏如果在場,會奮不顧身的擋下池允的拳腳。
看見現在池允已經跟姚筠合好了,池竣晏也很開心,他們家總算圓滿了。
池竣晏將工讀生放到桌上的牛奶推到池遠筑面前。
「哥,我想喝卡布奇諾。」池遠筑嘟了嘟嘴,將牛奶推回池竣晏那里。
無奈一笑,池竣晏搖頭,霸道的將牛奶拿起,直接放到池遠筑的嘴前。
池遠筑嘴嘟的更緊了,將頭擺到另外一邊,也只有在池竣晏面前,池遠筑才敢這么任性。
「聽話!喝牛奶就好,現在不適合喝刺激性的,對傷口癒合不好。」池竣晏也不讓,眼神嚴厲的看著池遠筑。
哼了一聲,池遠筑將嘴巴你不搭理他他卻主動了_每天早上被啪醒是什么感覺靠近池竣晏手上拿著的牛奶,而池竣晏也就這么餵著池遠筑喝牛奶。
這一幕完全被從銀行里走出來的司徒翼看見了,緊了緊拳頭,全身的血液彷彿在逆流似的,他扯起一抹淡笑,將車子鎖上,走往咖啡館的方向。
池遠筑喝下八分之二的牛奶,嘴巴離開杯緣的時候,嘴唇旁沾上了一圈牛奶漬,而池竣晏彷彿習慣似的用手不嫌棄的擦掉。
「用衛生紙你不拿,用手擦,你在美國的禮儀呢?」池遠筑倒是嫌棄的看著池竣晏。
池竣晏卻笑了。
「出院了?」司徒翼來到池遠筑旁邊,看著她。
剛剛池竣晏的舉動,司徒翼看的一清二楚,怒火被點燃了,但是他沒有發作,只是擺出很平常的淡顏。
看見司徒翼來了,池遠筑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彎起的嘴角垂成了一直線,「你怎么會在這里?」
「不介意我坐這里吧?伯父、伯母。」司徒翼看著池允跟姚筠。
池允對于司徒翼的印象停在上次在海灘的那晚,司徒翼替池遠筑擋下了他欲往池遠筑臉上招呼的巴掌。
也是因為司徒翼那晚說的話,讓池允開始轉變,所以池允對司徒翼的印象是不錯的。
「不介意,坐吧!」池允笑道。
池竣晏不認識司徒翼,也不知道池遠筑跟司徒翼曾經在一起過,他好奇的靠往池遠筑。
「他是誰?」池竣晏看著自家妹妹臉色有些難看,敏銳的神經察覺到池遠筑跟司徒翼之間的氣氛很奇怪。
池遠筑垂了垂眸,沒有隱瞞,「前男友。」
司徒翼就坐在池遠筑旁邊,聽見池遠筑說的話,眼眸一瞇。
她就這么容易把她根他的關係說給那個男人知道?
打量著池遠筑旁邊坐著的男人,司徒翼的敵意加重了,「你好,我是司徒翼。」
司徒翼伸出手,看著池竣晏。
池竣晏聽見池遠筑口中說出的三個字后,對司徒翼的印象也不好了,妹妹的想法,就是他池竣晏的想法。
沒有伸手回握,池竣晏端起冒著熱氣的藍山咖啡,輕啜了一口。
司徒翼眼旁的青筋突了突,「呵呵,身體還好嗎?」他將目光轉向夾在他們兩個之間的池遠筑。
「嗯,還行。」池遠筑坐在司徒翼旁邊,那股壓力又出現了。
她會害怕司徒翼。
只要想起那天,她就非常害怕。
司徒翼知道池遠筑還在排斥自己,他的嘴角揚起不易察覺的自嘲,「我先離開了,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們慢慢喝。」
池竣晏看了司徒翼一眼,然后就沒有再看他了,而是又把牛奶端到池遠筑面前。
司徒翼轉身后,繃著一張臉。
回到車上時,他打了通電話給周虎。
「幫我查查池遠筑最近身邊出現的人,是個男人,我要他的資料跟背景。」
司徒翼打完電話,這才發現自己的舉動有點……不太像是他的作風。
難道他有疑心病了?
等等,他為什么要查池遠筑身邊的男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8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