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里好濕啊讓我進去_每天等著被分手穿書

84 – 千不該萬不該 「碰碰!」
兩聲槍聲在一座野外的射擊場響起。
「有進步。」
黛安娜看著走往她的男人,甜甜一笑,將手上的空氣槍放到一旁的木桌你哪里好濕啊讓我進去_每天等著被分手穿書上,伸手環上男人的脖子。
「他踢我了!」黛安娜驚喜的看著肚子,剛剛確實感受到有個東西往她的肚皮踢了下。
「小妖精,居然會欺負媽咪了。」軒轅征將黛安娜扶到一旁坐著。
黛安娜看著軒轅征,臉上的表情有些難受。
「我真的要跟阿昊結婚嗎?征,我不想。」黛安娜的眼眶泛紅,灰色的眼珠子有些矇眬。
軒轅征沒有說話,「跟在阿昊的身邊,妳會比較安全。」
黛安娜哭了,抱著軒轅征,「不要再搞這些東西了,每天都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洪門真的讓你這么介意嗎?」
「黛安娜,我媽的仇是一定要報的。」
軒轅昊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轉頭看著墻上掛著的日曆。
日曆上某處被用紅筆給圈上了,軒轅昊看著那個紅圈,眼眸暗了暗。
「三個禮拜……」
不再去想,軒轅昊收起自己的情緒,起身,撥了通電話給黛安娜。
「Hey,黛安娜。」
「阿昊?怎么會打給我?」這時的黛安娜正窩在軒轅征的懷里,而軒轅征端起一旁放著的血腥瑪麗,喝了一口。
「妳和我哥在一起嗎?」軒轅昊走進浴室。
黛安娜一聽,知道軒轅昊正在找他的哥哥,將手機拿到軒轅征面前。
軒轅征親了黛安娜一下,然后拿過手機。
「有事?」軒轅征問。
「哥,關于我跟黛安娜的婚事,你再考慮一下吧。」
軒轅征不耐煩的轉了轉酒杯,「不用,按照之前決定的。」
「你千不該萬不該把黛安娜交給我!洪門的掌門人已經查到我的消息了,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軒轅昊閉了閉眸。
另外一邊沒有聲音,軒轅昊吸了口氣,掛斷電話。
如果他現在的處境夠安全,他不會違抗軒轅征的決定,但是他現在站著的地方是即將開火的戰場,是要如何能保護好黛安娜?
軒轅征被軒轅昊掛斷電話后,起身,拿起黛安娜放在桌上的空氣槍,往靶心射了過去。
命中率,百分之一百。
「黛安娜,回去吧,去阿昊那里。」軒轅征沒有任何表情的看著黛安娜。
黛安娜沒有說什么,乖乖的聽話,拉了拉身上的薄外套,走到軒轅征面前,「我先走了,小心一點。」
軒轅征嗯了一聲,然后轉身走向不明的方向……
十五個小時后,飛機降落地面。
這時的英國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了。
「歡迎回來!」一個男人和司徒翼碰了碰拳。
「其他人在哪?」司徒翼看著面前金髮碧眼的男人。
「都在別墅里面,就等你跟美男。」
「嗯,虎叔,你先去我的別墅里休息吧。」司徒翼看著跟在自己身旁的周虎。
周虎點頭,幾個人走到機場外時,周虎攔了一輛TAXI,然后坐了上去。
「阿尚,這段日子辛苦你了。」司徒翼看著車尚恩,感激的道。
車尚恩在組織里面年紀是最大的,二十五歲,所以只要司徒翼不在的時候,車尚恩都會跟其他司徒翼的手足一起管理組織里的秩序。
「三八兄弟,說什么啊?」車尚恩笑說。
來到英國的郊外,有一座豪華的別墅,別墅里里外外都有衛兵在守備著。
這里是司徒翼在英國主要會去的別墅,也是他們組織的人常聚集的地方。
看見司徒翼來了,里面的人歡喜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臭家伙,終于來了!」言紹純看著久未見面的男人,上前撞了撞。
司徒翼笑了下,「讓你們久等了?」
「四七!拿香檳!」言紹純看著一旁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銀髮男人,伸出修長的腿踹了踹。
被稱為四七的銀髮男人從夢中驚醒,手伸到腰上,掏出槍,「誰!他媽打擾老子睡覺?」
司徒翼看著四七,眼上冒出三條線。
言紹純勾了勾嘴角,「老子我就是打擾你睡覺,怎么?」
四七看見言紹純,雙手舉高呈投降手勢,「憌,饒了我吧!我去拿香檳!」
周奕辰鄙視的看著四七,然后大笑。
「林思齊你個窩囊!」
幾個男人站在別墅的大廳內,高舉酒杯慶祝司徒翼回到英國。
「這次回來,要不再去打幾桿?」四七看著坐在沙發上翹著腳的男人們。
「等下一次我帶我女人過來再說。」司徒翼說。
女人?聽見司徒翼口中的女人,在座的男人都嚇得挺直身體。
「嚁,你啥時有女人了?」言紹純看著司徒翼,一副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
司徒翼點頭,「等我把到我的女人。」
四七切了一聲,「那不是還沒把到?」
某四七被狠狠的目光殺了一次。
「對了,托尼跟賽爾兩個人的行蹤被我查到了,托尼一直都在英國這里,賽爾是不久前才到英國的。」言紹純看著司徒翼跟周奕辰。
司徒翼點頭,「托尼那邊就麻煩憌你們了,賽爾這里交給我跟美男。」司徒翼道。
「好,包在我們身上。」言紹純將酒杯舉高,跟司徒翼的碰了碰。
池遠筑來到學校,雖然腳還是有些不太方便,但是池遠筑可以自己行走。
「小心一點哦!」裴小雯跟鄧語萍把池遠筑扶到她的座位上。
「謝謝!」池遠筑看著她們,微笑著說。
「今天你第一節就要去補考了吧?真是的,老師都沒有通知說她昨天下午要去開會。」裴小雯說著。
池遠筑搖頭,「沒關係啦!老師也不是故意的。」
裴小雯可惜了今天的時間不能跟池遠筑一起度過下課時間,她挽著鄧語萍的手。
「這樣我今天就要跟語萍一起度過了!嗚嗚!」
池遠筑無奈的看著裴小雯。

85 – 相隔兩地 一連幾天,池遠筑都沒有再看見司徒翼出現在她面前,而她有點相信了司徒翼是不是真的如別人所說,去打架鬧事了。
依照現在司徒翼脾氣常常會暴躁的樣子來看。
時間過得很快,來到今天的第八節英文輔導課,雖然說是輔導課,但老師根本沒有再上,自己趴著睡覺了,而學生也很自由,睡覺的睡覺、聊天的聊天,做自己的事情的也有。
裴小雯抬起頭,轉面向池遠筑。
「放學要一起去新開的那家剉冰店吃剉冰嗎?」
池遠筑想了想,「我可以找我哥一起來吃嗎?可以嗎?」
「當然可以,跟大帥哥一起吃剉冰,我死也瞑目了。」裴小雯點頭。
池遠筑失笑,「那妳的紀祥怎么辦?」
裴小雯臉紅了,拍了拍池遠筑的手臂,「亂說什么?我們又沒有在一起……」
「咦?真的嗎?不是騙人的吧!少來了。」
「真的啦……我們只是好閨密。」裴小雯捂著臉說。
不再逗弄裴小雯,池遠筑拿出手機,傳給池竣晏一封訊息。
「哥,放學的時候跟我朋友一起去吃剉冰吧!都是學校的。」
池竣晏很快就回覆了,『壞丫頭,不好好上課玩什么手機?好啦!放學的時候在教室等我。』
「嘿嘿!不只有我一個在玩。」
「怎么樣?妳哥說什么?」裴小雯問。
池遠筑用手比出OK的手勢,點點頭,「我哥答應了!」

「快點!時間來不及了。」言紹純看著幾個兄弟往自己的方向奔來。
「憌,你先帶他們離開,這里我來。」司徒翼將SA80突擊步槍的彈藥補滿,然后躲在巖石后面。
言紹純擔憂的看著司徒翼,「嚁,你行嗎?」
「快!」司徒翼吼道,舉起步槍上膛,將步槍的頭探出去。
「噠噠噠噠噠!」一陣掃射,對面不斷響起哀號聲。
言紹純不敢耽誤,立刻把人帶走,「你小心一點!」
司徒翼抹了抹汗,剛剛躲到巖石這里的時候,不小心跟子彈擦過,幸好穿的是防彈背心,只有衣服被磨破了,沒有受傷。
這次克諾拉真的有備而來!
「托尼!他媽有種出來單挑!」司徒翼站了出來,又是朝著前方掃射。
突然一陣笑聲傳來,司徒翼往某個方向看去,看見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正風塵僕僕的站立著。
「嚁,你可真帶膽。」托尼看著司徒翼,帶著面具的他,只露出嘴,而托尼的嘴揚起,嘲諷的笑很是明顯。
司徒翼看著托尼,三十發的子彈已經被打完了,他換上新的彈匣,然后重新上膛,往托尼的腳開了一槍。
事實上司徒翼是瞄準旁邊的石頭,當石頭被射中的時候,子彈跟石頭表面發生摩擦,石頭被子彈的威力給弄出了個凹洞。
托尼的臉氣的青一陣、紫一陣的,嘴上更是咬牙切齒,「司徒翼,好樣的,居然敢對我開槍?」
司徒翼嗤笑了聲。
「你什么時候看到我開你槍了?我打的是地上的石頭,你是石頭嗎?」
「現在你們的彈藥庫已經被我們滅了三四座,我看你們的組織要如何在這里生存下去!」托尼一想到自己的人馬已經在前往司徒翼他們在英國據點的彈藥庫途中,他就興奮的不得了!
「哦?你確定?可是我的人收到消息,說你們的人已經死在海里了。」
托尼不相信的搖頭,捧腹大笑,「我聽你再說!」
「托尼,面對現實吧,這次是克諾拉輸了!」
「喀!」托尼舉起手上的槍,正要往司徒翼開槍,發現居然沒有子彈了,氣得把槍甩在地上。
「撤退!」一聲令下,克諾拉的人迅速撤退,托尼也消失在人群里。
在克諾拉組織內的人離開后,司徒翼聽見一聲槍響。
「嘶……」單膝跪地,司徒翼的右手撫上左手的手臂,臉色變的很難看。
「嚁!」
「老大!」
幾個人從遠處的掩護后跑出來,看著司徒翼單膝跪在地上。
司徒翼沒有想到克諾拉的人居然還有不怕死的,敢對他開槍。
那個開槍的人現在已經被司徒翼的人亂槍打死,成了蜂窩。
「嚁,要不要緊?」車尚恩看著司徒翼臉色蒼白,冷汗蓋在臉上彷彿是層薄膜。
司徒翼搖頭,「不用管我,先去看看彈藥庫有沒有什么損失。」
言紹純看著司徒翼隱忍著,心里很不好受。
「你都受傷了,還擔心彈藥庫,彈藥庫有阿智跟阿明在,不用擔心,那兩個人雖然平常看起來傻呆呆的,但是做起事來很有效率。」言紹純說著,將司徒翼攙扶起來。
「讓四七幫他看看,這子彈肯定是卡在肉里了,不趕緊處理不行。」車尚恩說道,幫忙言紹純扶著司徒翼。
池遠筑正戳著剉冰,突然感到一陣心悸,呼吸變得急促不順暢。
察覺到池遠筑異樣的袁希舜,關心的問:「怎么了?」
池遠筑搖頭聳了聳肩,手覆上自己的胸口。
「我不知道,就突然心悸。」
「怎么會突然心悸?要不要去看醫生?」
「不用,沒關係。」她不想再去醫院了,那里有她討厭的藥水味。
對心悸的感覺沒有放在心上,池遠筑緩和了呼吸后拾起微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82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