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動了心百度云盤_毛7大罪

第三章(6) 「社團展覽的時候,我們可以分組進行,也可以個人自己一組,總之一定要交出一個作品提供展覽。」蕭如笭接著說:「找得到模特兒最好,找不到就用假人頭,只是比較可怕而已。」
說完,張珈瑩賊笑著拉開鐵柜,滿滿的假女人頭從柜子漆黑處瞪著我們。
「哇!!!」一年級的新生發出尖叫,學姊們則是放聲大笑。
「每年就是要這樣嚇新生一次才對呀。」張珈瑩笑著說。
「不過玩笑歸玩笑,用完假人頭記得放回柜子里去,就算沒有靈異事件,半夜也會嚇到巡邏的警衛。」蕭如笭咳了幾聲,總算給了比較正經的叮嚀。
我左看看右瞧瞧,果然清一色都是女學生,我眼神死地看著李蔓蒂,她的眼神同樣黯淡無光。
我的老天爺呀,在這個社團一點也不滋潤啦,我一定要找到機會開溜,離開這個女人社團。
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喻,此刻就是最好的證明,李蔓蒂對著我微笑,神情堅定地點點頭,我們都明白一定要逃出這個乾枯的地方。
咳了一聲,我舉起手,決定速戰速決,不要跟早上一樣畏懼權威就白癡白癡的填了入社申請單。
「方芮冬,妳怎么了?」張珈瑩問。
這讓我有點感動,因為這一陣子大家都叫我矮冬冬,根本沒人叫我本名,我懷疑已經沒人記得我的本名了。
再來是,不過半天時間,這位學姊居然就記住我的名字,有沒有用心看這個就知道。
只可惜女人的義氣比不上男人的可口……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還是想去男女比例比較平均的社團,況且我對頭髮什么的沒有興趣。
「我想要說……」
「啊勒?不是今天來當麻豆嗎?」一個男生忽然出現在社團教室前門,他的聲音打斷我的話。
我不用看李蔓蒂的臉都知道,她一定跟我一樣眼睛閃閃發光。
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帥氣的男生,頭髮長度到肩膀,但卻不是妹妹頭,而是經過特別設計造型過的,他的鼻子堅挺、雙目深邃,乍看像是混血兒。
「夏恒生,不是今天,不是跟你說過今天臨時改成新生說明會,明天啦。」蕭如笭皺起眉頭。
「哎呀,我以為是今天,早知道就跟他們一起回去了。」名為夏恒生的大帥哥拍了自己的額頭一記,「那明天再說吧。」
「沒有再說,說好了要來當麻豆,明天放學我會去教室堵你的。」張珈瑩語氣惡狠狠。
什、什、什么狀況啊這是,這個超級大帥哥是美髮社的麻豆嗎?
等那個男生消失在走廊外后,我聽見其他一年級學生發出驚呼聲,大家都在說那個男生好帥。
而我趕緊看向李蔓蒂,她正慌慌張張地翻著自己的帥哥大全。
「蔓蒂,怎么回事啊,妳的帥哥大全漏掉那一個了?」我趕緊問。
「不可能呀,我怎么可能會漏掉剛剛那樣優質的……啊!找到了啦!」李蔓蒂翻到樂宇禾那一頁。
「這是樂……」
「這邊!」接著她翻到下一頁,是那張樂宇禾騎腳踏車載著校花的模糊照片,記得上次看到這里我就沒看下去了,因為校花實在正得人神共憤!
重點是原來下一頁貼著的照片,居然就是剛才那個帥哥。
「夏恒生,二年S班,對待女生都是一視同仁的溫柔,與樂宇禾和校花三人同進同出,重點是,單身!」李蔓蒂唸著她寫下的基本資料,對我眨眼。
「意思就是說,這樣一個尤物就在美髮社出沒,那我們為何不……」
「等一下。」我制止李蔓蒂說下去,低聲問:「夏恒生也有參加社團吧?那為什么我們不直接加入他的社團呢?」
李蔓蒂右手握拳,拍在左手手掌上,「說的也是。」
然后她再次翻閱帥哥大全,表情驚訝:「他和樂宇禾都是觀星社!」
可惡,我想起之前余佑寒問我要不要加入觀星社,早知道他和養眼帥哥同一個社團,那么就算要受他的氣,我也愿意跟著加入了!
「不過等一下,他們似乎很少參加社團活動……」
「妳確定嗎?」
「明天問問看余佑寒吧。」李蔓蒂闔上本子,對我眨眨眼,「反正不管怎樣,剛才也聽到了,夏恒生明天會再過來美髮社,所以再怎么樣,我們也要在美髮社待到明天呀。」
嘿,沒錯!

第四章(1) 我聞到好香好香的味道,一開始我以為是誰的早餐這么香,但卻發現香味是從窗外傳來的。
在早自習以前教室還沒什么人,我東張西望一陣,反正也沒什么事,便決定循著味道找尋香味來源。
我走過空中之橋,來到對面的教學大樓,上了樓梯,那股香味變得更濃郁。
是從一間教室傳來的,抬頭一看,班級招牌寫著烹飪社。
難怪,所以才會這么香。
不過七早八早,怎么會有人在烹飪教室里煮東西呢?
我是聽說過烹飪社社員都很認真積極,但有可能這么早就過來練習嗎?
出于好奇,我蹲在后門處偷偷往里面看去。
我見到一個長髮女生的背影,她正在流理臺邊弄什么的樣子,應該是食物沒錯,因為真的好香。
但令我意外的是,站在她對面的那人,是余佑寒。
他的臉上沒有平時的嬉鬧,更沒有掛著欠扁的戲謔笑容,而是一臉不敢置信。
「妳怎么會在這里?」我聽到余佑寒這么說。
他的聲音比平常沉穩許多,眼神里頭有許多情緒。
那女孩說了些什么我沒注意聽,因為余佑寒認真的表情實在太過少見,所以我才會忘記進去跟他打招呼,而是選擇偷偷摸摸轉身回到教室。
當第一節課的鐘聲響起,余佑寒才匆匆忙忙跑回教室。
林叡以及其他男生在一旁喊著:「班長遲到與庶民同罪。」
而我也開玩笑地走上講臺,想在黑板上登記他的名字。
余佑寒一邊笑一邊走向自己的位子,翻開書包拿出課本放到桌上,接著走上講臺搶走我手中的粉筆,要我回到座位上。
而我呆呆地回到座位上后,才仔細回想剛剛看見了什么,
余佑寒趁著手伸到書包拿課本時,迅速地將一小包東西塞進書包里。
既然他早自習人待在烹飪教室,烹飪教室又滿是食物的香味,我理所當然地推斷他剛剛藏進書包里的是手工餅乾、蛋糕之類的食物。
我忍住要去翻他書包的沖動,盯著臺上似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余佑寒。
烹飪教室里的那幕畫面深深定格在我腦海中,那不像是告白場景,嚴格說起來,我感受到余佑寒的困擾。
但是他依然收下了那個女孩的東西。
我就一直覺得余佑寒不是認真的,他說不出喜歡我的理由,對待我的態度也不像。
果然,余佑寒說喜歡我的那件事情,是假的。
***
「不重要的期中考結束后,我們學校每年上學期都有個盛大的活動,叫做球技大賽,男生有籃球、足球可以選擇,女生則是排球或羽球,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參賽機會。下學期的重頭戲則是社團展覽,這可是年度大事,偶爾會有企業廠商進來參觀順便徵才,總之好好表現,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秋老師在臺上解說完畢后,發下比賽意愿單,要我們在放學前繳回。
我最喜歡那一句「不重要的期中考」,秋老師大人呀,既然不重要,那何不別考了呢?
「期中考……我一定要加油!」我的媽啊,周芷蕎居然不斷這樣喃喃自語,完蛋了,念書念到喪心病狂了。
「好了啦,至少還有一個月,怕什么啦。」我出聲安慰,卻換來周芷蕎一記惡狠狠的眼神。
「在越好的學校考試壓力越大,妳以為以前在國中考第一名來到這里一樣可以是第一名嗎?這里的水準很不一般,我光想到每個在國中都考第一名的學生齊聚在此,卻總要有人淪為最后一名,就覺得很可怕啊!」
被她這樣不斷碎碎念,害我也有點緊張,以前的第一名都可能在這里淪為最后一名了,何況是我以前還不是第一名耶!
這下子可不僅要擔心淪為全班最后一名這種窘狀而已,要是還是全校最后一名該怎么辦!?
我記得這所高中會將公布學你明明動了心百度云盤_毛7大罪生的考試校排名,要是我真的不小心拿到全校最后一名,那余佑寒會怎么嘲笑我!
……不對啊,關余佑寒屁事,我在乎他的想法干什么。
我偷偷從抽屜深處拿出早上發下來的數學小考考卷,不是零分,但也沒有及格,升上國中以后我的數學就很難拿到六十分,好在考高中的時候發生奇蹟,數學至少讓我有拿到平均分數。
我想這一定是因為我帶著準考證去拜觀世音菩薩的關係。
「大家不都拜文昌帝君?難道其實該要拜觀世音嗎?」余佑寒冷不防插話,我瞪大眼睛,難道我把心里想的都講出來了?
余佑寒點頭,我瞇著眼睛看他。
「妳還真不是普通的白癡。」他笑,而我覺得不太爽。
「講到文昌帝君,我考試的時候也有拿準考證去拜呢。」林叡插嘴。
「我也是。」周芷蕎難得加入話題。
李蔓蒂在一旁跟著點頭。
「那看樣子很靈驗啊,大家現在不都在同一個班級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86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