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動了心百度云_民國假淑媛(穿書)

第四章(2) 「所以妳剛剛說觀世音是怎么回事?」余佑寒又問,我還以為被我跳過這話題了。
「沒有啦……就考試前不是文昌帝君前面都會擺著一大疊準考證嗎?啊我怕文昌帝君如果不小心遺漏掉我的,那不是很衰嗎?所以我就放到旁邊觀音娘娘的供桌上,請祂幫我跟文昌帝君說一下,這樣子說不定文昌帝君就會因為人情壓力,優先處理我的啦!」我邊說邊笑,一手還在后腦上抓了幾下。
結果眼前四個人一臉目瞪口呆,我又哈哈兩聲,但他們依然神情呆滯。
啊,我知道了,他們一定覺得我很聰明。
「不用這么崇拜我啦!」所以我揮揮衣袖,讓他們見識一下我不凡的風範。
「我的天呀,妳真的是個白癡耶!」第一個說話的是林叡,他翻了一個大白眼,徹底表現出對我的不屑。
而第二個發出聲音的是余佑寒,嚴格說起來他只是一直在大笑,笑到眼淚都要流出來的那種,對,就是這么夸張。
而周芷蕎只是聳聳肩,好像剛剛聽了什么浪費她時間的事情一樣,轉過身又繼續看書。
只有李蔓蒂對我微微點頭,但那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喂!你們不要小看我,好歹我也有考進這間高中,所以看來文昌帝君還是有優先處理我的事!」我站起來指著余佑寒和林叡的鼻子說。
「是嗎?矮冬冬,妳國中成績怎樣?」余佑寒依然笑個不停。
「我至少有維持班上第十名左右的成績!」我抬起下巴,而周芷蕎滿臉不可置信地轉頭看我。
「第十名?我以前是全班第一耶。」林叡再次大聲嘲笑。
「我好歹也有前三。」余佑寒聳肩。
「矮冬冬,妳這樣子高中會很辛苦喔。」連李蔓蒂都露出憐憫的眼神。
欸欸欸,是有這么糟糕嗎?
維持在第十名欸!這得有多厲害啊!
但看看周芷蕎那瞪大眼睛的模樣,好像第十名是有多糟糕,可惡,她一定從以前就是全校第一名啦!
「我覺得這個話題一點也不重要,請容許我使用跳過卡。」我咳了幾聲,「喂,討厭鬼,你說你是觀星社的,對吧?」
聽見關鍵字的李蔓蒂頓時睜大眼睛,眼神換上專注。
「怎么了?妳決定要退掉美髮怪社,改投向我的懷抱了嗎?」余佑寒挑眉問,我忽略他的最后一句。
「你們社團有沒有兩個帥到翻天的二年S班學長?」
「我本身就帥到翻天了,沒有人比我更會翻。」余佑寒說完自己還大笑起來,一旁的林叡也跟著笑。
「是是是,扣除掉你這位升天的,還有沒有其他很帥的?」
「樂宇禾和夏恒生,知道嗎?」李蔓蒂補充。
「不知道。」面對李蔓蒂的提問,余佑寒就愿意認真回答。「我們社團挺多幽靈社員,也許那兩個也是吧。」
既然這樣,那還不如去美髮社,起碼夏恒生一定會來當麻豆,效益還比較大。
這是我和李蔓蒂兩人相視無言的默契。
「矮冬冬,妳別再執著什么帥哥了,因為妳根本就無法追到手啊。」忽然余佑寒這么天外飛來一筆,這讓林叡笑得更大聲。
「關你屁事!」我怒瞪。
「不是呀,帥哥配美女,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就憑妳?省省吧!」余佑寒大聲說著,不少同學眼睛都看了過來。「除了我以外,沒人會喜歡妳了。」
全班又再次哄堂大笑,夾雜著一些女生的驚呼。
也許在別人眼中,看見的是一個欠揍的大帥哥對我告白,可是我腦中浮現的卻是稍早在烹飪教室里那個長髮女孩的身影。
我甩甩腦袋,決定不跟他們一般見識,踩著腳步往外走去,余佑寒追了出來,班上再次傳出看好戲的鼓譟聲。
「矮冬冬,妳要去哪?」
「上廁所!」我瞪他。
「大號?」
「你問女生什么問題!」我抬起腳要踢他。
他格格笑著閃過我的攻擊,「我可不知道女生還會把腳抬這么高啊。」
「你不要跟著我!討厭!」去你明明動了心百度云_民國假淑媛(穿書)找你的烹飪社女孩。
「喂,妳到底什么時候要回答我?」
「啥?」
「我的告白啊。」
我一愣,停下腳步看著他。
余佑寒手插口袋,滿臉笑意,看起來很有自信。
「別裝了。再裝就不像了。」
「什么意思?」
他皺眉的表情好像真的不明白。
男生還真是可怕,明明就有其他曖昧對象了,還能如此誠摯地說著喜歡我。
「我的初戀男友有十項條件,你連一項標準都沒達到,所以別妄想!」但最后我是用這個理由回應余佑寒的告白,因為他一開始就不是認真的,我又何必去執著那些,反倒變得像是我很在意一樣。
余佑寒只是聳聳肩,「有一天妳會發現,現實和理想是有差距的。」
我對他吐了吐舌頭,轉身往廁所方向走去。
而這一次余佑寒沒有跟來。

第四章(3) 「現在是怎么回事?」
社團時間,當夏恒生來到美髮教室時,全社的女孩蜂擁而上,搶著要摸摸他柔順的頭髮。
我和李蔓蒂當然也趁亂吃了夏恒生的豆腐,這個帥氣學長只是對學姊們使眼色,但依然對我們展現溫柔的微笑。
所以現在張珈瑩才會站在講臺上,不斷重複這句話:「現在是怎么回事?」
包括我和李蔓蒂在內,圍在夏恒生身邊的女生們立刻往旁邊一退,夏恒生鬆一口氣,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妳們這些情竇初開的小花癡,夏恒生是我們兩個找到的麻豆,別想染指。」蕭如笭指著我們教訓,「自己去找麻豆。」
蝦米啊!居然好貨又被學姊給占據了,不公平啊!警察先生,這邊發生不平等事件!
但想歸這么想,我也不敢抱怨,只能和李蔓蒂坐在一旁,假裝認真地互相摸著彼此的頭髮。
我看著蕭如笭和張珈瑩兩個人不斷玩弄夏恒生的頭髮,還幫他綁起小辮子,看起來實在是帥呆了。
警察先生,我懷疑那兩個女人假借幫美髮社麻豆做造型這種表面正當的理由,實際上目的卻是吃夏恒生豆腐。
所以說,把夏恒生交到我這邊吧,我保證會好好對待他的……嘿嘿……
「矮冬冬,口水。」李蔓蒂平穩提醒。
「噢!」我趕緊擦掉。「不要再叫我矮冬冬了,叫我方芮冬!」
「矮冬冬比較順口。」李蔓蒂不打算改口。
都是死余佑寒害的!
我翻了好幾本髮型雜誌,企圖在李蔓蒂頭上綁出一樣的髮型,但怎樣都弄不好,還害她掉了好幾根頭髮,為此她老大不爽。
最后我怎么說她都不當我的髮型麻豆了,我只好將腦筋動到自己的頭髮上,但連馬尾都扎不起來,追根究柢的原因是我頭髮還不夠長,所以根本就扎不起馬尾呀!
「這是有技巧的啊,把這邊纏過來,然后用幾個髮夾固定,就是完美的馬尾啦。」一雙大手從后面碰上我的頭髮,隨著對方溫柔的嗓音響起,傳來淡淡的香水味,接著我感受到后頸一涼,有人輕輕為我扎起了馬尾。
我嚇了一跳,轉過身,印入眼簾的是那張閃耀到讓我差點瞎掉的帥臉。
「夏恒生!」我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驚覺不對趕緊補上:「……學長!」
他只是笑了笑,我看見他頭髮上有著許多辮子,瞄了一眼蕭如笭和張珈瑩兩位學姊,她們正坐在一旁翻著髮型雜誌討論。
「學長好,我叫李蔓蒂。」而這個女人當然不需要我招呼,像是瞬間移動一樣迅速來到我身邊,笑著跟夏恒生問好。
「妳們是一年級的學妹吧?辛苦了,怎么會想加入美髮社?」他態度禮貌親切,卻保持些許距離地跟我們閑話家常。
「因為學姊她們……」李蔓蒂咬著下唇,垂下眼睛,看起來好委屈。
演技可還真好啊!
「喔,如笭她們兩個的確很強勢,不是嗎?」夏恒生輕笑,我的媽啊,好帥喔!
「所以我不太敢違抗呢。」李蔓蒂無奈地扯著嘴角微笑。
欸欸欸,等一下,妳好歹也要把我也加進去吧,妳應該說「我們」,而不是說「我」,現在是帥哥當前、不顧朋友嘍?
不過我明白也能體會她的心機,所以我也要加油才行!
「可是加入美髮社以后,我很開心,學長,你是學姊的御用麻豆嗎?」我偷偷用屁股擠開李蔓蒂,站到夏恒生面前,還不忘用四十五度仰角眨著眼睛看他。
「也沒有什么御用不御用,隨意。」夏恒生笑了幾聲,稍稍退后了些。
我不氣餒,又往前一步,「那學長下次可以當我的麻豆嗎?我很會綁頭髮喔!」
李蔓蒂這女人還真不是省油的燈,她一面掛著我見猶憐的微笑,一面偷捏我的腰,我忍著痛不讓表情崩壞,盡可能露出可愛的微笑,再對夏恒生補了句:「學長,拜託。」
「在搶人嗎?」張珈瑩皺著眉頭,往我們這邊喊。
「哪有呀,學姊,我只是在提供一些選擇給學長。」我回以甜甜一笑。
我聽見社團里有其他人嘀咕自己動作太慢。
哼!好男人就是要搶,躲在后面什么都不做一點機會也沒有,雖然我很憧憬漫畫里的浪漫情節,但是有些事情還是只有在漫畫里面才會發生,例如一發不語的沉默女卻會被男主角注意到的這種,根本不切實際,現實生活中如果不積極表現自己,誰會注意到妳呀!
「妳這個臭丫頭,真是長幼不分!」張珈瑩帶著笑意罵我,擺擺手繼續翻閱雜誌。
「反正夏恒生當初也是我們從學姊手里搶來的。」蕭如笭倒是不甚在意。
「哇,好過分,我是這樣一個用完就丟的角色嗎?」夏恒生怪叫。
喔喔喔,帥哥連抱怨都超級可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86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