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勁,加油,腿張開,坐上來_水真多好濕好滑啊

Chapter~03 〈回憶的溯流〉1 打完手也痠了,過度激動下,小腹開始陣陣悶痛。
尹瑄雨蒼白著臉,氣喘吁吁抓著抱枕靠坐到墻角休息,幾束長髮垂落在緋紅秀臉上,模樣相當狼狽。
「哈哈哈……好暈,妳的手勁真強,果然不能小看妳!」向予澈笑岔了氣,唉呀唉的翻過身,一手撐著那張好看的臉望著她。
兩人四目相對,同樣披頭散髮衣衫凌亂,模樣糟到不能再糟,然而被她這樣狠揍,他的心竟然有種變態的快感,巴不得她再兇悍一點,甚至用力咬他一口,在他身上印下屬于她的記號。
「你又在想什么?」見他直直盯著自己,澄澈眼瞳忽晴忽黯,她下意識摟緊懷中抱枕防備著。
「瑄雨,商量一下,專家說理財非常重要,必須及早規劃退休后的收入,那些錢……能不能等我頭髮花白再還?這樣等我老了,翹著腳還是有錢賺。」他朝她挑著眉,暗示這是不錯的建議。
「別說了,我不想再惹你生氣。」談到借款,她別開眼不愿和他對視。總是這樣,不放棄地透過不同字句,打散、重組、打散、重組……解讀出來的全是深深情意,她拒絕他拒絕得好累,也越來越不忍。
向予澈沒轍一嘆,隨后爬上床偎坐到她身邊,掏出手機無事般笑道:「難得小貓大反撲,拍張照做記念。發瘋的尹瑄雨魅力不減,再次K.O了向予澈。」俊顏靠著她的臉,高舉手機朝兩人自拍一張。
「好丑……」望著手機上定格的照片抗議,她假裝不懂他的言外之意。
「這樣才有記念性,再一張。」他無所謂地笑,也習慣她的應答態度,再次舉起手機,按下快門的那一霎,迅速轉頭吻上她的右頰。
他吻得非常突然,在她來不及反應時就結束了,停留頰上時間只有一秒,之后迅速收起手機滑下床,學她裝傻徹底,當做剛才什么事都沒發生;而她也不愿打破這微妙平衡,又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我去店里,桌上的早餐記得吃。」來到墻角的穿衣鏡前,向予澈伸出十指梳齊頭髮,抓出好看的層次,接著撫平身上凌亂的制服,「這兩天放假,妳在家好好休息,過幾天再抓幾帖四物回來幫妳補補身子。」
「學長,不用那么麻煩……」望著鏡中的他,微垂的俊顏帶抹淡淡失落,尹瑄雨一顆心又揪擰起來。
「不麻煩!」歛起面上的失落,他回眸望著她淺淺笑道:「這可是保障我這個債主的權益,要把妳養壯點,養健康點,才有體力工作賺錢還我。」
「賊鬼。」她噗哧一笑。
向予澈出門后,尹瑄雨盥洗完來到廚房,小小吧臺圍起一方空間,窗臺下擺著舖著緹花桌巾的小圓桌,兩張白色餐椅靠立左右,這個家空間不大,多年來只有住著她和他。
掀開餐桌中央的餐蓋,里面擺了杯現榨的柳橙汁,綴著藍邊的古典瓷盤上是吐司夾蛋、生菜及培根做成的三明治,貼心沿著對角切成四個小三明治,上頭各插了根可愛小熊造型的水果叉,方便一手取食。
想像他大男人一個,拿著小熊水果叉插上三明治的模樣,那畫面真是不協調啊。
她當然也會下廚,只是作菜時有些隨性和少根筋,用過「他的」廚房后老被他碎碎念,這糖醋鹽罐擺的位置不對,那刀叉湯杓方向沒分類好……他老罵她畫家沒當上,藝術家的不羈和隨性倒是學得十足九。
有時好心想幫他洗洗菜、切切肉,又被他一掌攆出廚房,嫌她礙手礙腳會浪費他的生命,因為食材到了他手里,他一眼就能分配切煮的前后順序,一點都不浪費時間,多了她從旁插花,反而會亂了他的手腳。
完美流暢的煮完一餐后,他會厚臉的向她邀句讚美,然后收刀,完工!
像個王者,廚房就是他的天下。
腦海浮現向予澈站上料理臺的翩翩風采,尹瑄雨忍不住莞爾,低頭咬了口三明治,培根煎炒過的香氣在口中漫開,融進生菜的清爽,口感不膩,再啜飲使勁,加油,腿張開,坐上來_水真多好濕好滑啊了口柳橙汁,添進葡萄柚果凍,微酸微甜的滋味紅了眼眶。
很難想像這個高中不良學長,對愛情的容忍和耐性這么強,明明前一晚被她氣得半死,隔天又這么容易原諒她。
九年的情意,六年無悔付出和犧牲,她將他的深情一點一滴記進心里,多希望時光可以倒流,讓她重回人生還沒變調的高中時期,和他,以及記憶里那些美麗人事再相遇一次……

Chapter~03 〈回憶的溯流〉2 當年,國中剛畢業的她,還是個相當依賴家人的女孩,外宿從未超過三天以上。
父母親當時經營一家小電器專賣店,兩人那天中午有事無法載她前往宿舍,她才獨自搭乘火車歸寢。
雖然週末假日就能返家,但是獨自提著行李坐在月臺上,像古詩形容的游子遠行,想到未來要在外地住上三年,心情就非常難過和不捨,她多希望爸媽能陪她走這趟路,可惜他們事業很忙。
下了火車后,計程車載著她來到學校后門前的宿舍,那是兩棟相隔一條馬路的五樓雙併公寓,左棟是女生宿舍,右棟是男生宿舍。
付了車資卸下行李,尹瑄雨馬上被眼前溫馨熱鬧的景象扎疼了心。
宿舍一樓門口圍著許多人,所有初次歸寢的新生都由父母專車接送,有的甚至是爺爺奶奶全家大小出動,陣仗足足十來人,像個小公主一樣被簇擁著。
舍監是個四十多歲身材瘦小的婦人,注冊當天寄放教科書時曾經見過一面,正恭恭敬敬和一位穿著正式西裝的父親談話。
「宿舍里面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桌椅床舖那么舊,也沒有很好的保全系統,萬一遇到色狼入侵,女孩家要怎么保護自己?」父親當著眾目不斷質問舍監,女兒一臉尷尬站在旁邊。
舍監好言好氣回答:「同學的爸爸,宿舍是方便遠道而來的學生,收費比外面便宜,翻新設備會反應在住宿費上,同學們有的住一學期就退宿,最多住滿三年畢業,東西真的能用就用,實在沒必要多花這些錢。」
「這……」那位父親聽了一時答不出話。舍監說的沒錯,宿舍學生來來去去的,如何去平攤那些費用?難不成花錢貢獻新設備后,畢業后再將桌椅拆解回家?
「至于保全的部分,我和教官就住在宿舍一樓,同學們如果需要幫助,一通電話下來都會立刻給予協助。如果還是不滿意,后面國宅有很多套房出租,設備上有冷氣和獨立衛浴,裝潢也比學校宿舍新穎,您可以過去參考參考。」舍監繼續解釋。
「后面的國宅?」
「是呀,宿舍和后面幾排公寓都屬國宅,從男女宿舍中間的馬路繞進去,一條條巷子看,就會看到很多租屋廣告。日、夜間部很多學生都住那里,畢竟宿舍有專人管理和門禁,每天早晚點名,有些學生不喜歡被約束。」舍監特別強調管理、門禁和點名幾個字。
那位父親聽了,馬上意識到在外租屋反而是放任孩子自理,不禁有些猶豫起來,頓了幾秒后說道:「那……床位先保留著,我過去問問再決定。」語畢,便拉著女兒的手往中央馬路走去。
望著那對父女遠去的背影,舍監微微鬆了口氣。
一樓花圃前,幾名身穿便服的女孩圍著聊天,其中一位身材高眺、相貌帶點英氣的女孩走到舍監身邊,口氣有些不滿說道:「板娘,這爸爸當這里是五星級飯店嗎?要不要再帶個傭人來?」
「女兒嘛,家長自然比較擔心人身安全,再說宿舍的設備確實陽春,學校也沒有多余資金,基本設備能定期保養就已經不錯了。」舍監笑笑回道,此時才注意到尹瑄雨一直默默站在旁邊,連忙招呼:「這位同學,是新生嗎?」
她點點頭。
「爸媽沒有一起來嗎?」
她黯然搖搖頭。
舍監見她神色有些落寞,朝她微笑招招手:「妳很獨立呢!來,先來報到。」
尹瑄雨走到舍監面前,在住宿名單上指出自己的名字,看著她拿筆打勾。
「妳是美術班的?」看到班別,舍監又上下打量她一眼。
「嗯。」她輕應了聲。
「每年收到長相氣質漂亮的女學生就有壓力,蜜蜂蒼蠅趕不完。」
舍監突然這么說,害她尷尬了下,不知如何反應。
此時,那名相貌英氣的女孩拿了個紙盒走向她,微笑道:「學妹,我是女舍的舍長,就讀普通科二年三班,住一寢。」
「舍長妳好,我叫尹瑄雨,一年五班。」她也微笑回禮。
「為了體諒三年級要準備升學考試,一年級沒經驗,宿舍的舍長和寢室長大部分由二年級擔當,別看舍長身材瘦瘦的,她可是跆拳道黑帶,踢起男生毫不留情。」舍監意有所指朝舍長拋了記神祕眼神。
「是『后面那男生』太欠扁了,活該被記大過!」舍長冷嘖了聲,隨后捧起紙盒,「瑄雨學妹,抽寢室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9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