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奇人黃蓮圣母感想_江南校花五部王悅可

Chapter 2-3
隔日在社辦門口舉行的烤肉活動,登山社的學員幾乎都來了。我負責烤肉,大東學長不時過來想要幫我,都被我拒絕。
「這我來做就好了,一直站在爐子前很熱吧?妳去跟小綠她們一起吃啊!」高壯的他一走到我旁邊,就擋住一半的陽光。
「沒關係啦,我不怎么餓,而且我挺喜歡幫大家烤肉的。」我把剛烤好的一盤肉遞給他,「學長,請幫我把這盤端去給學姊她們,謝謝。」
大東學長離開后,我才感覺到小綠學姊的視線從我們這里移開,她笑嘻嘻的要學長過去,陪她們一群人玩游戲。
雖說退社之后,我就沒有再來登山社的必要,但大東學長和小綠學姊還是會找我回去走走,有活動也仍然會邀請我參加,因此,我偶爾會回社團幫忙做點小事,加上過去跟其他社員處得還不錯,就算看見我出現,也沒有人會說什么。
正確地說,是沒人敢在我面前說什么。
「趙遠東社長,你乾脆去當烤肉組的好了,一直往謝永恩那邊跑!」
「我們大東社長捨不得讓永恩學妹太辛苦啊!」
「真是個超級溫柔的好學長!」
我之所以會決定退社,主要的原因就是大東學長。
他為人正直,古道熱腸,極富正義感,是十分照顧社員的好社長。
他喜歡我的事早已是登山社公開的祕密,雖然他對誰都很好,可是對我的「特別」照顧,就連傻子也看得出來。
只是,我選擇做個比傻子還要更傻的傻子,我總是在大家面前裝作毫不知情,故意不把學長的殷勤當一回事。同樣的,每當小綠學姊有意無意釋放出與學長有關的訊息時,我也是一律裝傻到底。
小綠學姊跟大東學長是高中同學,學長把她當好哥兒們,但學姊不是,她一得知學長喜歡我就開始接近我,甚至大一暑假我搬出學校宿舍,她也義不容辭地推薦房子給我,告訴我她住的地方房租便宜、離學校又近,邀請我跟她一起住。當時的我仍在狀況外,直到和她住在一起之后,才慢慢發現她的意圖。
她明明喜歡學長,卻對我頻頻示好,企圖自然很明顯。一來是為了方便觀察敵情,二來也可以在學長面前展現好學姊的形象。
如果早知道實情,我就不會跟學姊一起住了。
懊悔歸懊悔,我心里卻挺同情她的,畢竟跟情敵同住一個屋檐下,應該是件痛苦的事。沒想到先受夠的人居然是我,小綠學姊私下的小動作實在太多,還拉攏幾個登山社的「好姊妹」一起注意我的一舉一動。
為了不想在其他社員面前弄得兩邊不是人,大二下學期我毅然決然退出登山社,只有在大東學長跟小綠學姊極力邀請我的時候,我才會勉為其難出現一下子。但是我沒有換住所,除了不想再耗費體力與金錢搬家,也是不想因此和小綠學姊產生嫌隙,讓她有機會背著我散播一些有的沒的謠言。
如今我升上大三,小綠學姊不久就要畢業了,因此我決定繼續對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輕易開口、不表態、不動搖,向來是我在團體里安身立命的面具,維持溫順安靜的形象,才能輕鬆安全地過日子。
我不需要什么轟轟烈烈又熱血的青春歲月,對現在的我而言,只有簡單平凡到近乎乏味的生活,才是真正難得可貴。
「哇,太香了吧?我在樓下就聞到烤肉味了!」
烤肉活動進行到一半,樓梯口就響起一道嘹亮的招呼聲。
頭戴白色鴨舌帽、揹著黑色大背包的男生走來,跟經過的人一一揮手,最后走到大東學長面前,朝他的肚子一拍,「趙大東,你還吃,嫌自己不夠胖是不是?」
正要把肉放進嘴里的學長瞬間面紅耳赤,似乎因為當著我的面被訕笑,立刻惱羞起來,「你來干么?我們登山社在辦活動,你跑來湊什么熱鬧?快滾啦!」
「干么這樣?我剛剛才在計概教室弄完報告,到現在連中餐都還沒吃,肚子快餓扁了。分一點肉給我吧!」
「想得美,你一口都別想吃!」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之際,我弄好一份吐司夾肉放在塑膠盤上,朝那人遞去,「張?學長,請用。」
「哇,謝謝,我們永恩真是善解人意!」他喜逐顏開,回頭往大東學長的肚子拍下去,兩人又開始推鬧斗嘴。
烤肉活動在三個小時后結束了,我一個人在洗手臺清洗烤肉用具時,有人邊走過來邊叫了我。

Chapter 2-4
「謝永恩,這里有水果,小綠叫我拿一點來給妳。」張?手中端著一盤番茄。
「謝謝。」我順手拿起一顆番茄往嘴里放,這時,張?卻將脣湊到我耳畔,悄聲說:「勸妳別吃,小綠剛剛在上面吐過口水。」
瞬間愣住的我不小心噎到,捂著嘴倉皇咳了幾聲。
張?笑個不停,「騙妳的啦!」
我瞪他一眼。
「怎么就妳一個人在洗東西?這種時候大東應該早就來幫忙了吧?」他也丟了顆蕃茄到嘴里,「又被抓來當免費勞工了?」
我沒搭理他,將東西清洗好就調頭走回社辦,他隨即跟上,與我并肩同行。
「你還要回社辦?」
「為了不讓妳一個人太凄涼,就陪妳走一段嘍。正因為妳什么都肯做,小綠她們才把事情都丟給妳,再跟大東邀功,這樣妳豈不是很吃虧?」他說歸說,卻也沒有要動手幫忙拿東西的意思。
「這樣反而正合我意,我就是喜歡一個人默默地做,比起一大群人會輕鬆得多。」我面無表情,「所以你現在是在關心我嗎?」
「別用這么露骨的字眼好嗎?要是被大東聽見,會以為我對妳有意思的。」
他的臉頰被番茄塞得圓鼓鼓的,說話含糊不清,「對了,妳為什么叫我學長?我們不是同屆的嗎?」
「也只是同屆而已,實際上你還是大我一歲吧?難道你希望我在大東學長面前直接叫你張??」
他面露驚訝,「原來妳是在為我著想,而不是在裝可愛?真意外耶謝永恩,雖然我很感動,但我還是沒有在追妳喔!」
「謝天謝地你沒有。」
張?是跟大東學長認識最久的人,他們從小就是鄰居,直到高中他舉家搬到臺北,大學讀了半年就決定休學重考,最后考回高雄。
他并不是登山社的成員,偶爾會跑來找大東學長,跟大家都處得不錯。
我對他的最初印象也是隨和開朗,感覺挺好相處的,加上他擅長聊天,讓人容易對他放下戒心,甚至不知不覺就跟他混熟。不過我和他相處的機會不多,頂多見面時打打招呼,或微笑致意,關係算是客套禮貌。
直到有次我感冒,喜歡烹飪的小綠學姊在社辦為我煮了一鍋餛飩湯,當著大家面前展現體貼賢慧的一面。
等到她暫時離開,我趁其他人不注意,悄悄端著那碗餛飩湯走到社辦旁的茶水間,將只喝了一口的湯全部倒進流理臺。
偏偏這一幕碰巧被張?撞個正著。
他正要進來洗手,親眼看見我把小綠學姊煮的湯倒得一滴不剩,氣氛尷尬之際,他什么話也沒說,默默在旁邊洗完了手。
就在我以為他會訓斥我一頓,或是對我露出鄙夷的神色時,張?卻只是淡淡地說了句:「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但往后只要小綠學姊又在大家面前送吃的給我,張?都會饒富興味地瞅著我,眼神就像抓到我什么不為人知的祕密。
不過,就算被他發現我并非大家認為的乖巧溫順,他也沒有利用這個把柄要脅我,反而有意無意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那個時候,他就會在我面前表現出不同于平常的一面。
看起來好相處的張?,其實也不如表面上那樣隨和。他相當我行我素,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也很俗世奇人黃蓮圣母感想_江南校花五部王悅可少考慮別人的感受,臉上只有笑與不笑兩種表情,但很多時候我看他在笑,眼里都是沒有笑意的。
形容得更貼切點,他就是那種明明就站在眼前,伸出手卻還是觸碰不到,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人。
「謝永恩,為什么妳每次都把小綠做給妳的東西倒光?妳真的討厭她到這種地步?雖然我知道她是故意做給大東看的,但好歹也給點面子嘛。」有次他看見我準備把小綠學姊煎的蔥油餅丟進垃圾桶,難得出言相勸。
我沒答腔,只是把其中一片蔥油餅遞到他嘴邊,他不假思索張口咬下。
當天晚上他就狂拉肚子。
從此張?再也沒有阻止我倒掉小綠學姊的恐怖料理,在看到我又得應付著勉強吃下幾口時,還會帶我去餐廳吃點美味的食物,安撫一下我可憐的腸胃。

「我搞不懂妳耶,為什么一定要在小綠身邊這樣折磨自己?虧妳還能跟她同住到現在,沒必要忍到這種地步吧?妳的胃不痛嗎?」這天,他帶我到一間日式拉麵店。
「痛啊,每天都得吞好幾顆胃藥。」我喝了口麵湯。
「妳是被虐狂嗎?」
我思考一下,「可能吧。過去胃藥吃習慣了,沒吃反而會覺得奇怪。」
聞言,張?托起腮,凝視我片刻。
「妳真是個奇怪的女生。」
「有比你怪嗎?」
他笑了一陣,很輕鬆開懷的那種笑。
但他的笑聲也喚起了我心里的一些什么。
不知為何,我總是覺得張?的笑聲跟我記憶里的大哥哥很相似,從認識他第一天開始,我就常從他的笑聲里找到似曾相識的熟悉感。
也許是聲調一致,或者是換氣的方式一樣,但下一秒我又會覺得這種想法很荒謬,居然會因為張?而想起大哥哥。
明明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196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