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婚真愛首席帝少喬以恩_污到濕的黃文閱讀辦公室

月亮先生(12)
「什么?所以妳決定要翹掉那堂課?」
隔天在教室,鄧儀芳滿臉訝異:「趙小亞,妳也太瘋狂了吧?」
「沒有啦,我又沒說會翹課。」她下巴抵在課桌上,小聲咕噥。
「你們通識課的老師會點名嗎?」
「會啊。」
「是喔?那不然這樣好了,當天妳點完名,就趁老師不注意時偷偷溜出教室,怎樣?」
「這太冒險了吧?怎么可以這樣?」
「我直屬學姊就常這樣啊,還屢試不爽呢。」她哈哈笑:「她跟我說,她剛上大一時也是從沒有過翹課的念頭,第一次會有罪惡感,但之后就習慣啦,而且我學姊還說,不翹課的大學生,根本就不叫大學生了!」
「妳現在是在變相鼓勵我翹課就對了。」
「唉唷,機會難得嘛,而且聽妳這樣說,連我都有點心動想去看他們的表演了,可惜那時我剛好也有一堂通識……」擰眉思索半晌,鄧儀芳嘿嘿一笑:「管他的,就給他瘋狂一次吧。」
「啊?」小亞愣住。
星期五當天下午,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也是最角落的小亞,在通識課開始的十分鐘后,發現講檯上的老師拿出點名簿,接著就開始點起名來。
這間教室很大,上這堂課的學生也不少,當老師點完名,并且開始講課,沒多久幾個學生就趴在桌上閉目養神,就在這時,小亞也收到鄧儀芳傳來的訊息,告訴對方她已經「落跑成功」,要她也趕快出來。
小亞看著手機,不安的抿了抿唇,當看到老師正好轉身寫黑板,她立刻繃緊神經,抓起背包,靜悄悄地離開座位,然后再迅速沖出身后的大門!
她躡手躡腳地快步走在穿堂上,在確定自己順利落跑,并且鬆一口氣時,內心卻也立刻涌起罪惡感。
啊啊啊,趙小亞妳這家伙學壞了,居然真的翹課了!
老爸老媽,對不起,女兒變壞了,請你們原諒啊。
小亞跟在一樓等候的鄧儀芳會合,對方問︰「沒被發現吧?」
「嗯,應該沒有。」小亞說,撫撫胸口,「不過這還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翹課耶,好恐怖!」
「哎呀,沒關係啦,有點到名就好,反正就算老師發現妳不見,學生這么多,也不會記得妳是誰,自然就不會被記曠課啦。而且多翹幾次就會習慣的,放心吧!」她拍拍小亞的肩。
「鄧儀芳,妳真的完全墮落了。」
翹了課的兩人,直接趕往大禮堂前的小舞臺,準備欣賞吉他社的表演。
還沒到小舞臺,她們就已經聽到有音樂從那兒傳來,舞臺前的幾張座位,也已經被別人坐光光。
當表演開始,小亞和鄧儀芳站在幾個人身后張望,看到有人上臺,鄧儀芳眼睛一亮︰「喔,上場了,小亞,高勛杰要表演了!」
小亞胸口不自覺一緊,兩只眼睛專注盯著臺上的人。
高勛杰帶著吉他站在舞臺上,身旁還有一位負責彈奏電子琴的男同學。準備就緒后,站在麥克風前的高勛杰,當手指輕輕滑過琴弦,一陣清脆清亮的旋律便悠揚響起。
小亞的目光再也無法離開。
彈吉他的高勛杰,隨著電子琴聲的伴奏,開口哼唱起情歌時,她感覺耳邊的其他聲音全忽然全不見了,只剩下見男孩的歌聲,以及吉他聲。
當幾個路過的學生也紛紛停下欣賞表演,所有人的焦點,最后也全都停駐在高勛杰身上。
此刻站在舞臺上的他,是那樣引人注目,無比耀眼,很快就引起現場不少女生的目光和讚嘆。小亞發現他的歌聲與平時說話的聲音不太一樣,有一種清亮的穿透力,聲聲扣人心弦,聽著聽著,小亞勾住鄧儀芳的那雙手,力道也跟著加重……
高勛杰一邊演唱,一邊不忘環顧現場的聽眾,視線落向小亞的位置時,忽而停了幾秒,原本就蘊含在那雙眸里的笑意隨之加深,還帶著俏皮的光芒。
他的視線與笑容,讓小亞的胸口猛地一顫,心跳瞬間加快,雖然她不敢自作多情妄想高勛杰是在看她,但她的臉還是不由自主地熱了起來!
表演結束后,現場聽眾都立刻予以熱烈掌聲,回過神的小亞,也趕緊跟著鼓掌,走下舞臺高勛杰,很快就有幾個人出現在他身邊,其中還有不少令人為之驚豔的正妹。
「長得帥,會唱歌,又會彈吉他。小亞,要是妳真的喜歡上這一個萬人迷,會很辛苦唷,要有心理準備。」鄧儀芳嘖嘖嘆道。
「我……我又沒有想這么多。」她咕噥,眼神閃爍不定。
「是嗎?我剛才叫妳好幾聲,但妳的注意力全都在高勛杰身上,完全看呆了,根本就沒聽到我說話。」她曖昧地推推小亞,「別裝了啦,就乾脆承認妳喜歡他嘛!」
小亞張著口,一時啞口無言,最后紅著臉說︰「唉唷,別講這個了啦,表演結束了,我們走吧!」
「妳不過去跟他說些話嗎?」
「不用了啦,有看到就好了,他那邊人那么多,不會有時間理我的,走吧!」她匆匆拉著鄧儀芳要離去,才走沒幾步,卻聽到有人在身后喊︰「小亞!」
當高勛杰跑來,俊俏的陽光笑臉在她眼前放大,小亞瞬間呼吸一窒。
「剛剛在臺上看到妳,沒想到妳真的來了。」他呵呵道。
小亞的腦袋空白,欲言又止,不敢相信高勛杰會直接跑來找她。
緊張不已的她,腦袋一片混亂,焦急地想對他說些什么︰「呃,那個……」
「嗯?什么?」
「你唱歌……很好聽。」小亞緊張道︰「吉他也彈得很棒。」
「真的?」他神情一亮,很開心的樣子,「沒有讓妳失望就好,謝謝妳來看我們社團表演。」
「小亞為了看你彈吉他,可是直接翹課跑過來的唷!」鄧儀芳忽而開口,小亞的心臟差點跳出來!
高勛杰詫異,「真的嗎?」他問︰「小亞,妳原本這堂有課嗎?」
「對呀,她有一堂通識課,但她說不惜翹課,也一定要來!」鄧儀芳又道,嚇得小亞趕緊阻止︰「儀芳,妳不要亂說啦!」
「我沒有亂說呀,而且妳不是還告訴我,這是妳第一次翹課嗎?」鄧儀芳眨眨眼睛,接著道︰「對了,你們先聊吧,我離開一下,等等回來。」
她抓住小亞,在她耳邊說︰「我去一下廁所,等一下再來找妳喔。」然后就一溜煙的跑走了。
小亞渾身僵硬,已經尷尬到完全不曉得該用什么表情面對高勛杰,沒想到反而是對方先打破沉默︰「小亞,妳真的是因為這樣才翹課的?」
「我……」她滿臉通紅,不敢與他正視,接著高勛杰忽然低下頭,一手抵著唇。
「哇,這……」他頓了片刻,不禁哂笑起來︰「怎么辦?突然覺得好有罪惡感,居然害妳不惜翹課也要來,抱歉。」
「那個,你不用道歉啦,反、反正,我也是點完名才偷溜出來的,老師根本沒注意到,真的,完全沒發現!」小亞連忙搖頭。
聞言,高勛杰噗嗤,忍不住又笑了一陣。
「嗯,雖然對妳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但老實講,我還滿感動的……」他看著她,「謝謝。」
當站在舞臺前的人朝這一喚,高勛杰回頭應了一聲,同時間,小亞也不經意注意到剛跟高勛杰在一塊的幾個漂亮女孩,目光也都投在他們兩人身上。
「抱歉,我先走了。」高勛杰對小亞微笑,并且又道謝一次︰「謝謝妳,之后再跟妳線上聊,掰掰!」
高勛杰離開后,鄧儀芳也跟著出現,她拉住小亞,急切地想知道后續︰「怎樣?怎樣?高勛杰他有沒有說什么?」
「沒……也沒說什么啊,就跟我道謝而已。」覺得快虛脫的小亞,臉頰的溫度尚未退去,「鄧儀芳妳剛才真的嚇死我了啦!」
「笨蛋,我在幫妳製造機會耶,就是要讓他知道妳是專程為他翹課的,看他會有什么反應!」鄧儀芳笑嘻嘻,「看他剛剛丟下那些正妹直接跑來找妳,我就覺得可能有望了喔,趙小亞,接下來就看妳的了,好好加油,知道嗎?」
小亞紅著臉,沒有回答,只是點頭。
和高勛杰說到話,讓她的心情整整雀躍了一個下午。
五點多的課結束后,小亞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學校,準備騎車回家。
在她準備戴上安全帽的那刻,從口袋里響起的來電鈴聲,卻讓她整個人瞬間僵在原地不動!
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
小亞不自覺吞嚥一口口水,對著手機螢幕深呼吸,按下通話,對另一頭的人應︰「喂……?」
「濕紙巾兩包,洗手乳一瓶。」
簡單扼要的命令,讓小亞還來不及回答半句,通話就被切掉了。
三十分鐘后,她回到家,爬到三樓,在鐵門前按下門鈴。
內門一開,小亞馬上堆起一臉的笑,舉起手中袋子對應門的人眨眨眼,「房東先生,這是您要的東西,我買回來了。」她補充︰「洗手乳是精心挑選的,絕無添加任何化學物品,保證天然!」
看著小亞的笑容,對方沒反應,也沒表情,打開鐵門拿走袋子后,就迅速將門給關上了。
男人的態度,讓小亞在回四樓的途中忍不住咕噥碎念︰「什么嘛,為了那瓶洗手乳,人家還特地繞遠路跑到別的地方去買耶,居然連一句謝謝都不說,自以為是的龜毛男,潔癖男!」她拿出鑰匙,回到房里就是打開電視跟電腦,然后躺在床上。
準備好好放鬆一下時,手機鈴聲又忽然響起,小亞一陣心驚,隨之卻發現不是命運交響曲,于是鬆一口氣,懶洋洋地接起電話︰「喂?」
「喂?趙小亞。」趙母的大嗓門立刻在她耳邊炸開︰「妳阿爸今天已經幫妳把一箱芒果寄出去了喔,記得要吃完啊,不要擺太久聽到沒?」
「唉唷,媽,我不是說不用再寄這么多嗎?一箱我哪吃得完啦?」
「啊妳這笨孩子,吃不完就分給妳室友還有同學啊,媽媽還另外準備一些水蜜桃,到時記得多拿幾個給妳房東。」
「啊?房東也要?」
「當然啊,人家房東先生這么照顧妳,怎么可以不送?反正一定要把水果給妳房東,知道沒?」
「好啦。」小亞無力,隨即把手機丟在一旁。
雖然家人并不曉得房東伯伯已經去大陸,但小亞也沒打算告訴他們,為了不讓哪天被他們發現她闖下大禍,砸壞了人家七十多萬的茶具,還是以防萬一,不要讓他們知道太多比較好。
可是一想到平時就得在那男人身邊做牛做馬,看他臉色,受他欺負,現在還得這樣對他獻殷勤,就讓小亞忍不住氣得牙癢癢的。
只是她沒想到,那位嘴巴惡毒,心腸邪惡,個性惡劣,而且龜毛,又患有嚴重潔癖的房東先生,不僅脾氣古怪,就連有些行為都與一般人不一樣,令人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月亮先生(13)
翌日,星期六早晨。
小亞睡眼惺忪地把冰牛奶放到房東的家門口,然后回去把昨晚半夜洗好的衣服掛到陽臺曬,再回去睡回籠覺,沒有多久,卻隱約聞到一股很香很香的味道,她睜開眼睛,頂著凌亂頭髮起身打開窗,走到陽臺察看,發現味道是從外頭傳進來的。
等到她終于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整個人也清醒過來,她驚慌回頭看她掛在桿子上的那些衣服,隨便抓起其中一件聞,味道果然全都滲進了衣服里,臭得要命!
當她急著調查味道是從哪傳過來的,竟發現是樓下三樓,那個男人的家,看到有白煙從樓下陽臺緩緩飄出時,她整個人完全傻掉。
「喂,房東先生!」小亞氣得朝樓下放聲喊︰「你瘋了嗎?哪有人早上八點多在烤肉的啊?害我晾在外面的衣服全都是烤肉味,要重洗一遍了啦!」
面對她的強烈抗議,樓下卻完全沒有任何回應,小亞只能從陽臺地面的光影中發現對方似乎已經進屋里去,只剩寵物米開朗基羅還留在原地發出像在回應她的汪汪聲。
氣急敗壞的小亞,連頭髮都來不及整理,就沖到三樓狂按電鈴,按到對方出來應門時,臉色都變得鐵青︰「吵死了。」
小亞眼睛瞪得老大,他居然還敢嫌她吵?
「欸,房東先生,你也太過分了吧?為什么偏偏要在早上烤肉啊?你知不知道──」
「我幾點烤肉,還得經過妳的允許嗎?」男人此刻的表情和語氣,就像被放進冷凍庫冷藏一整年的冰塊,凍得小亞瞬間頭皮發麻,態度馬上放軟,微笑說︰「唉唷,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只是想說,下次房東先生您要烤肉的時候,可不可以事先通知我一聲呢?這樣我的衣服就用不著再重新洗一遍了,您說是不是?」
「干我屁事?」微啞的低沉嗓音,流露出濃濃的警告意味,「再給我像剛才那樣按門鈴,明天我就讓妳掃地掃到最后只能用爬的回去!」
小亞心驚,一陣恐慌︰「好好好,當我沒說,房東先生你儘管烤,慢慢烤,不打擾你了!」趕緊轉身要回去的她,卻又聽見男人喚︰「趙小鴨。」
「啊?」她回頭,頓了幾秒,有些遲疑地指著自己,「你……叫我嗎?」
「進來。」男子沒回答,拋下這兩個字后,就掉頭回到屋里。
接下來發生的事,小亞完全無法用言語表達了。
她戴著一副手套,穿著一件藍色圍裙,茫然看著一堆肉片在她眼前滋滋作響,而她一手拿著烤肉刷,幫另一只手則拿著一串花枝丸。
……等等,先讓她釐清這整個狀況一下。
美好的星期六早晨,先是被煙味燻醒,然后發現那個男人在樓下烤肉,她下去抗議,接著卻被他叫進屋子里,結果最后,她就被命令在這里幫他烤肉。
此時頭頂上假婚真愛首席帝少喬以恩_污到濕的黃文閱讀辦公室的烈日,加上烤肉的熱氣,幾乎要把人給蒸發掉。
她呆站在陽臺,滿頭大汗,在煙燻味中翻著肉片,那位老兄卻已經跑去洗了個清爽的澡,然后悠閑坐在屋內吃他的烤肉,喝茶吹冷氣。
神情恍然的小亞,無言地將視線飄向坐在旁邊的米開朗基羅。
那兩只圓滾滾的眼睛直瞅著她瞧,在小亞給牠吃了一塊肉后,牠便打了個超大的哈欠,懶洋洋的趴在地上,像在休息。
「欸,如果有怪胎比賽,你家主人絕對會是第一名,而且還可以直接晉級世界冠軍,我保證。」小亞看著牠,氣若游絲︰「他應該沒有虐待你吧?」
牠雖然閉著眼睛,沒有出聲,卻晃了一下尾巴,像在回應。
小亞重重嘆一口氣,低頭盯著架上的食物,濃濃香味四溢,讓她烤著烤著,肚子也漸漸餓了起來。
對了,從剛剛到現在,她什么東西都還沒吃,就莫名其妙被抓來這里了。
眼前的滿滿肉片、青椒、花枝丸、甜不辣,都讓小亞垂涎三尺,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偷吃一塊的話,應該不會怎樣吧?
小亞虎視眈眈地盯著食物,最后伸出手,慢慢拿起一串花枝丸。
當她開心咬下第一口,耳邊突然傳來米開朗基羅的吠叫聲,接著,她的后腦勺就被用力巴了一下!
「誰說妳可以吃的?」男人站在她背后。
「唉唷,很痛欸!」小亞撫住后腦回頭,嘴里還含著花枝丸︰「又沒關係,反正還有很多啊,人家連早餐都還沒吃,就頂著大太陽站在這里幫你烤肉,現在滿頭是汗,都快要中暑了,就讓我吃一個又不會怎樣,小氣鬼!」
語落,她又朝米開朗基羅一指:「阿基你這個叛徒,虧我剛剛還給你吃了這么多肉片,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男人眼里閃過一絲殺氣:「誰準妳隨便幫我的狗亂取綽號?不想活了嗎?」
「可是叫『阿基』比較順口啊,米開朗基羅這五個字這么長,叫起來很不方便耶!」
他瞪著小亞,把盤子放在一旁,要她把所有烤好的肉放進去,就帶著米開朗基羅進屋里了。
小亞把食物夾進盤子里,噘嘴咕噥:「這小氣男還真有夠會吃的,哪有人一大早就吃這么多烤肉的啊?不怕胃爛掉嗎?」迅速把剛吃到一半的花枝丸吞下后,小亞端著盤子,打開落地窗進客廳,室內的涼爽立刻讓她渾身的毛細孔全舒展開來。
她發出滿足的喟嘆,把那一盤烤肉放在男人面前,就直接在茶幾旁的磁磚地上坐了下來。
這舉動讓正在使用筆電的男人冷目一瞪:「喂!」
「讓我吹個冷氣吧,我真的快熱死了啦!」
「不準用妳沾滿烤肉味的褲子坐在地板上,髒死了。」
「哪有髒?又不是沾到什么怪東西……好啦好啦,我等等會用濕紙巾擦一擦,再拿芳香劑噴一噴,這總可以了吧?」小亞說,隨即看到他桌上放著一些像是文件類的東西。
她瞄了瞄,發現上頭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其中還有一大堆都是從未見過的艱澀名詞,讓本來就對英文很苦手的小亞,這下子完全變成文盲。
「Urban renewal plan for……for……」小亞吃力盯著文件上的標題,念著連她自己都不曉得發音是否正確的英文,最后抬起頭:「這些是什么?是你的工作嗎?你在做什么大事業嗎?」
對方沒理她。
小亞嚷:「欸,房東先生,回答我一下啦!」
「以妳的智慧,我很難跟妳解釋。」
可惡,突然學什么周星馳啊?
「喂,我只是不知道這幾個字加起來是什么意思好不好,光是單字的話,還是看得懂幾個的,不要小看我!」她繼續閱讀那段文字,擰眉認真思索,「Urban我記得好像是城市。對,城市。然后Renewal是──是──」
男人睇著她片刻,緩緩吐出一句:「……The light is on but nobody is home.」
「什么?你說什么Home?」小亞瞠目︰「干么突然迸出這一句?故意欺負英文不好的人嗎?什么意思啦?」
「我說過不準隨便跟我講話,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他冷聲。
小亞嘟著嘴,兩手抱著膝蓋,視線轉向電視,沒有再吭聲。
等到肉烤得差不多了,那男人看起來也吃飽了,小亞脫下圍裙,說︰「房東先生,肉烤完了,東西也清好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埋首在文件里的他,沒有說話,只是揮了一下手。
哇,這什么態度?是存心想把她氣死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02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