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小梨渦的短篇小說_淪為玩物的女教師系列

27.要不要吃香蕉? 「呼,我吃完了。」
花淽冉滿足的躺在床上,冷氣開著,是多么舒服享受啊。
「會痛嗎?痛的話我給妳揉揉。」宿易將吃完的東西放去旁邊,然后坐在床上旁邊問著。
「有點悶悶的。」
「那躺好,妳先睡一會兒。」
花淽冉點了點頭,真的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接著宿易拿起手機點了點東西,音樂的聲音就從手機里面傳了出來。
他將手機放在柜子旁邊,既不會太大聲也不會太小聲。
花淽冉聽到了音樂,心情都好了一半,這音樂是她最喜歡的外國翻唱女歌手,就算多嗨的歌,這個女歌手也會唱成抒情版的音樂。
她的聲音甜而不膩,又很乾凈。
沒想到他還知道她喜歡什么音樂和歌手。
雖然這個男人大部分的時間都很欠扁,但其實他是觀察力很強的暖男呢。
而就在這么溫和的音樂女聲和男人小心翼翼替她按摩腹部下,花姑娘就漸漸有了睡意,就這么的睡了下去。
見她熟睡之后,男人輕輕的在她唇上點了一下,隨后又走去廁所。
他在旁邊柜子里翻了翻,又看了一眼垃圾桶后,明白了他的寶貝老婆衛生棉都用完了。
拿著錢包,就躡手躡腳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準備給她補充衛生棉去。
進了便利商店,宿易仔細的看著架子上面的衛生棉牌子種類,又拿了一包起來盯著。
完全不在乎外人的眼光。
反正這是給自己女人買的,又不是什么怪事兒。
一旁想要買衛生棉的女生都不敢靠過去,并不是因為一個男人仔細看衛生棉的關係,而是這個男人散發出一種別打擾我的氣息。
甚至有女生覺得這男人很體貼,想要去跟他要聯絡方式了。
「這個男人好帥啊,一看就知道是替女朋友買了吧?」
「是啊,他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幾個女人窩在角落看著他竊竊私語地說著。
而宿易絲毫沒把她們的話聽進去,只顧著盯著架上的種類,站在這兩分多鐘,總算是找到花淽冉習慣用的衛生棉牌子了。
拿了三包日用和兩包夜用的衛生棉后就結帳去了。
女店員被這個男人的樣貌給吸引到了,連結帳的時候眼睛都捨不得離開他身上。
「那個先生,我們有做抽獎活動,只要您留下電話和姓名……」
「不用。」男人拿走發票和衛生棉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便利商店了。
而趁機想要要電話的女店員就這么撲了個空。
回到家后,宿易將剛剛買的衛生棉放進廁所里面的柜子里,見她睡的那么沉,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她。
于是男人又無聊的看了看時鐘,這女人下午才吃了點心,那個又來,估計吃不下晚餐吧。
像小梨渦的短篇小說_淪為玩物的女教師系列想了想,還是又走了下樓。
看看冰箱裏面有什么東西后,才又開始忙了起來。
而何燕看著這兒子今天那么反常,怎么一直往廚房跑,便跟在他的屁股后問:「宿易,你想吃什么就讓傭人準備就好,怎么親自下廚呢?」
「這個是我老婆的愛心晚餐,她月事來,估計也吃不下東西。」
「真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娘!」何燕噗哧一笑,調侃著。
宿易轉過頭,鄙視的看了自己母親一眼:「妳都更年期了。」
何燕:「……」
很快的忙完后,他將這份愛心晚餐給端了上樓。
正好,花姑娘也醒的差不多了。
總算是把這些睡眠時間給補了回來,真舒服。
花淽冉伸了個懶腰,想下樓找宿易。
而宿易也剛好開了門走進來,手里還拿著一碗沙拉。
「那是什么啊?」花姑娘好奇的問著。
宿易挑了個眉,很得意的說:「這是我做的沙拉,給妳吃的。」
「那晚餐呢?」
「這就是妳的晚餐,估計妳也吃不下熱騰騰的飯菜吧?」
花淽冉溫柔的笑了笑,拿起那碗沙拉就開始吃著。
想不到味道還真不錯。
她還真小看了這個男人。
看她吃的香,宿易又忍不住想要調戲這個小妻子了。
「冉冉,要不要吃大香蕉嗎?」
花淽冉剛好用叉子叉到一塊挺大的香蕉,根本沒多想:「我不是正在吃了嗎?」
「我說,妳要不要吃我的大香蕉?」
「所以我說我不是正在吃了嗎!?」花姑娘白了一眼,繼續吃。
「所以妳正在吃我下面的大香蕉?」男人呵呵一笑,眼神炙熱的看著花淽冉。
花淽冉睜大了眼睛看著宿易,看了一下自己手上叉著的香蕉,又看了一眼他兩腿間的……
靠!!
又來了……!
還想說他多溫柔體貼的呢,沒想到又開始耍流氓!
她收回那句話啊!!!
#
謝謝你們的祝福^^
以后我會更努力寫出妳們喜歡的作品唷 (親

28.老公,我疼 「你太無恥了宿易,你腦袋內到底都裝些什么東西?」花淽冉沒好氣的瞪著他,將床上的枕頭拿起來就朝他砸了過去。
男人接住枕頭,將枕頭放在旁邊,壞壞的笑:「我腦子內都是妳,有妳沒穿衣服的樣子,在床上被我折騰不要不要的樣子,還有妳……」
「停停停,別說了……」
她真的覺得沒辦法和他溝通了,這說的都是啥鬼啊?
「老婆,不信啊?我腦子內真的都是妳。」宿易語氣難得的柔和,但手上動作一如既往的霸道強勢抱著她。
雖然吧,他承認自己整天只想拐著她做一些色色的事情,但是滿腦子內都是她是真的,這姑娘在他腦內已經二十幾年了。
「好了,別在甜言蜜語了,熱,快放開我。」
花姑娘一邊掙扎著他,一邊拿起手機就開始滑了。
大姨媽第一天來,她不想在這種日子和天氣里和宿易斗嘴。
宿易挑了個眉,一手就奪走她的手機,把她手機拿的高高的,讓她勾不著。
「宿易你真幼稚,能不能去找點事干?」她翻了個白眼。
「妳大姨媽來,沒辦法干。」
「遲早有一天你會精盡人亡!」
「沒關係,反正都是給妳,我不介意。」
「……」花淽冉愣了一下,’反正都是給妳’,隨即馬上就懂了意思!
她真的覺得自己思想越來越汙化了,這個男人居然這么無恥禽獸不要臉。
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她也不和他鬧,拿起遙控器就想開電視看。
才剛轉到比較有興趣的節目看,電視又被關掉,遙控器也被奪走。
「你到底要干嘛!?」花淽冉瞪了他好幾眼。
「陪我玩。」宿易把遙控器丟旁邊,像只小狗一樣,水汪汪睜大眼睛的跑去主人面前搖尾巴。
「玩什么?」
「玩……」
話不說完,宿易就低頭,噙住她那嬌艷欲滴的唇上,帶著幾分霸道和粗魯,強行闖入她的口中。
唔……
混蛋!
被吻得快窒息的時候,她忍不由得發出一聲低嗔。
這樣的聲音對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來說,無疑是引誘。
宿易的呼吸開始加重,變得急促,血液里像是有一股火,想要沖破血管。
雖然花淽冉挺喜歡和宿易接吻的,因為接吻的時候都可以感覺到一陣電流襲來的酥麻感。
問題是這個男人每次都得寸進尺,更何況她大姨媽都來了。
這男人不會那么缺吧?
這個姿勢是女人坐在男人腿上,所以她可以清楚感覺得到某處男人的堅挺。
她臉色一變,想要推開他。
可惜這個男人不可罷休,他就像一只兇猛的餓狼,抓住獵物,就迫不及待的想將她吞進腹中。
「我那個來,不要。」她微微喘著粗氣,阻止道。
「不然妳幫我?」
「……」花淽冉突然皺起眉,無力的躺在床上,雙手摀著腹部:「疼,好疼啊……」
目光一沉:「怎么了,還在疼?」
「我好疼啊。」
為了讓這個男人滅火,她只好裝作肚子疼,這樣她就不會遭殃了。
她可真是聰明。
而眼尖的宿易也發覺到了她嘴角邊微微上揚的弧度,不禁臉一沉。
「真的疼啊?」宿易假裝心疼的問。
「嗯,真疼。」
「那我去找止痛藥給妳吃?」
「……」
說著,他作勢就要起身,可花姑娘卻伸手環住了他的腰,將臉貼在他身上,一副我見猶憐:「老公,你抱著我睡我就不疼了。」
宿易無奈搖搖頭的笑了笑,最后躺在她的旁邊,將她擁進懷里。
「下次演戲記得別偷笑。」他不禁在她耳邊提醒著。
花淽冉聳了聳肩,往他的懷里更磨蹭了進去。
雖然熱,不過她很喜歡這個寬闊的懷抱。
凌晨的時候,花淽冉翻了身,好像聽見有人在說話的聲音。
她沒多想,累的就繼續睡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16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