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影音_法家高徒

87.上官戰搞浪漫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花淽冉就忍不住驕傲的臉上掛著笑容。
從來沒看過這么傻逼的假小三,果然胸大無腦,也不去探聽探聽她花淽冉是什么人。
才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就不費吹灰之力趕走她了。
戰斗力指數根本渣渣。
花淽冉驕傲的轉過身,把小拓給抱了起來,刮了他的小鼻子:「我們小拓做的真棒,我去叫肯德基外送哦,乖乖。」
看在這小拓幫她忙的份上,她就獎勵一下吧。
「謝謝姑姑,姑姑是大美女。」小拓高興地往她臉上親上一口。
放下小拓,花淽冉就去打外送電話去了。
…………
最近言睬蝶在一家小型的企業公司找到了工作,原本上官戰是給她在自己公司安排職業的,但她拒絕了,因為上次就聽到了花淽冉和她說她進了宿易的公司的事情。
越想,越覺得結果會是跟花淽冉一樣,所以果斷的推掉了。
不過很幸運的,她找到了工作。
「睬蝶,這幾份文件幫我印製出來。」一個女人把資料塞到她的手邊后就又去工作了。
她的工作就是個……打雜小妹。
言睬蝶把那些文件快速的列印出來后,又被託付去買咖啡之類的快活,簡直就快忙死了。
空閑之際,趕緊回到自己的座位喝了幾口水,卻聽到有人在叫她。
「言小姐嗎?」一個送花人員拿著一束玫瑰花進來。
言睬蝶搞不清楚事情的點點頭,這花難不成是給她的?
「那請妳簽收一下。」
辦公室里,頓時成了注目的焦點。
有羨慕忌妒恨的眼神四面八方的掃射了過來。
言睬蝶只覺得尷尬,趕緊簽收完后把那束很大的玫瑰花放到了地上,卻發現了花里面還夾著一張小卡片。
"辛苦老婆了,晚點一起吃飯。"
「……」言睬蝶冏,不用想就知道是誰了。
「唷,這才剛來的打雜小妹就這么受歡迎啊,妳看看那么大束的玫瑰花呢……」
「是啊,現在打雜的真好當,唉,不像我們每天努力工作也沒追求者。」
慢慢地有幾個嫉妒的女人冷言嘲諷著,言睬蝶也是個新來的,不能說什么,只能默默的拿起花,想把這花丟出去。
才剛走了兩步,辦公室又是嘩然一片。
「我的天啊,這不是上官家的人嗎?怎么會來我們這種地方?」
「是啊,該不會是來找人的吧?」
言睬蝶抬起頭,就這么看見了上官戰站在自己面前。
上官戰勾了勾脣角,立體分明的俊臉上再度出現了攝人心魄的笑容:「老婆,拿著花要去哪?」
這個詞,一下讓在場的人愣住。
而其他人的臉上,則出現了驚詫之色,然后隨機轉過目光,集中在言睬蝶身上,眼里,帶著些許厲色,在上官戰說完那句話后,這里的女性員工臉上都出現了深深的敵意,還有嫉妒,恨?
不是吧,一個打雜小妹,老公是上官家的大人物?
言睬蝶回應不是,不回應也不是,她根本沒想到他會來自己的工作的地方。
才剛上班而已,就已經驚動了這里的人,老天爺啊,還能不能讓她活啊?
見她不理他,那張白皙小臉上的尷尬和為難盡數被男人的湛黑眸子收進眼底,他揉了揉她的頭髮,又看了一眼那些女性員工,冷聲道:「要是誰敢刁難她,我絕對會讓那個人隔天沒工作。」

88.被辭了 瞬間,在場的人都倒吸一口氣。
這新來的到底是有什么本事,居然老公是上官家的人物,而且看起來上官戰也很寵言睬蝶,從剛剛那句話就已經宣示主權了。
一開始還在心里想著要好好整她的女員工都因為這句話而扼殺了方才的想法。
有錢人都是瘋子,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頓時氣氛已經冷到了一個極點,言睬蝶尷尬的看了一眼在場的人,拿著那束玫瑰花就拉著他走了出去。
「你干嘛呀,我上班干嘛送花?」言睬蝶沒好氣的說著,他是想害自己交不到同事朋友嗎?
上官戰不以為意的看著她,柔和的笑:「探班啊。」
聽聞,她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無法理解:「探班就探班,干嘛對他們說恐嚇的話?」
「我怕他們會害你,剛剛他們的眼神就很不友善,妳在那又沒認識的人,所以我這是保護妳。」
上官戰說的頭頭是道,那些人明明就看著她露出不友善的表情,他當然要出來先警告一下啊,老婆只有一個,能寵就寵。
言睬蝶嘆了一口氣搖搖頭,把花塞在他懷里:「這花你幫我拿回去吧。」
「午餐呢?」男人低沉的悶悶不悅的聲音傳來。
「我自己吃,你再不回去我就不理你了。」
說完,言睬蝶就跑回去了,被這么一亂,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么變故。
才剛進了辦公室,就發現氣氛和剛才先鋒影音_法家高徒的嚴然不同,變得……更加詭異了。
甚至剛剛的人說她閑話的人也都不敢繼續看她,一直低頭敲著鍵盤,好像沒她這個人一樣。
言睬蝶有些郁悶,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會兒后,又覺得這樣不太好,起了身就去主管的位置,禮貌笑道:「主管,有什么我可以幫你的嗎?」
主管一看到她,就想起了剛剛的事情,他也站了起來,面有難色的說:「言小姐,是這樣的,我和上層的人討論過了,妳表現都很好很棒,但我們公司不能留妳。」
「什么?為什么?」言睬蝶不禁大聲的問。
既然她表現都很好很棒,為什么不能留她?
「妳也別為難我們了,我們只是小公司而已,既然上官先生是妳的丈夫,他肯定能養妳,妳也別那么操勞來這里討苦吃了,我們會將妳這幾天的薪水發到妳的戶頭。」主管乾笑的說。
這句話很明顯的意思就是,既然妳老公是那么大尾的人物,那就別出來討苦吃,回去好好當少奶奶吧。
言睬蝶瞬間郁悶的說不出話來反駁了。
拿起包就走了出去,發現上官戰還在公司門口等著她。
「你怎么還在這里?」
「我在等妳下班。」
他無比柔情地說著,讓原本想發火的言睬蝶又發不出來,嘆了一口氣,就坐進他的車子內了。
殊不知,是他讓公司辭掉他的老婆的……
沒有為什么,就是不適合而已。
她這種身分,打雜小妹?豈不是丟上官家的臉?
他養得起她,她不用出去工作。
但這件事,他不會讓她知道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1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