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養多久才會認主人_洪荒之陸壓逍遙錄 小說

第三章 初見 224,李曉蕓的心里一直默念著這個數字,終于在224號房間的門口站定。
深呼吸一下,她終于抬手輕輕地按了門鈴。
瞬間,她只是感覺一下子被人拽進了房間,然后門被反鎖,而她的身體則被一下子甩到了床上。這一下摔的很重,李曉蕓感覺自己的腦子嗡的一下,眼前直冒金星。
「你,你要做什么?」李曉蕓看著一步一步正在向自己逼近的男子,雖然離得很遠,但是卻能感覺他的暴怒,這讓她不由自主地向后縮著。
那男人陰鶩的盯著她,一把抽掉領帶,惡狠狠地對李曉蕓說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值不值那幾億元的市價。」然后他便開始脫衣服。
李曉蕓大概知道了他要做什么,跳下床就想往外跑。
他一把抓住她,再次重重地將她拋在床上,然后把她按在他身子底下。
李曉蕓拼命地掙扎著,嘴里胡亂地喊著:「你放開,放開我,別這樣……」
他抓住她掙扎著的雙手,用他的領帶一圈一圈地纏起來,他一邊纏一邊說道:「你最好老實一點,怎么?榮城里出來的都是吃白飯的嗎,這點規矩都不懂?還是你覺得我叫你來只是聽歌唱曲,嗯?」
說著,他又動手撕扯著李曉蕓身上那件連衣裙。
李曉蕓的雙手被捆住,只能兩條腿徒勞地踢著,「放開我,你是誰,快放手!」
「閉嘴!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吧,待會兒有的是讓你叫的機會。我的耐心有限,信不信我掐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臭蟲那么簡單?」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又略帶低喘。
李曉蕓知道「榮城」像她這樣的人就算是憑空蒸發,也不會有人干涉的。當面對你無力反抗的對手時,那么就只有認命。這是這幾年她在這里學到的真理。
她放棄了掙扎,「這才乖嘛!」這句話,讓李曉蕓感到一陣噁心。
倏地,那男人用腿頂開了李曉蕓緊合的雙腿,不給她任何準備,全然地攻佔。
「嗯。」因為太久沒做這種事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毫無防備的李曉蕓輕喊出聲。不過,她立刻咬著唇,忍住痛,不讓自己再喊出聲。
「怎么剛才叫的那么歡,現在又像條死魚一樣了呢?」那男人喘著粗氣說道。
李曉蕓心里暗暗地問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不知過了多久,李曉蕓只感覺全身的骨頭像散了架一樣,身上那位才終于滿意地趴在她身上喘了會氣,然后抽身下床,拿了條浴巾隨意地攬在腰間。
他坐在一旁的真皮沙發里,點了一支煙,一邊吞云吐霧,一邊盯著床上的李曉蕓。
「沒想到,我今晚竟有新發現,原來榮城竟然還有像你這樣的美人。」
李曉蕓強忍疼痛,坐起身來開始穿衣服。
「李曉蕓,我們出高出市價雙倍的價格收購你手里的股權,你看如何?只要你肯交出股權,有多遠滾多遠,再也不要出現,那些錢就全是你的了。」他的嘴里又噴出一口煙霧,讓李曉蕓看不清他的臉。「不過話又說回來,讓你離開我還真有點不捨呢?我是對你著迷了呢,你說該怎么辦?」
她徒勞地拉了拉已經破碎的不能被稱之為衣服的裙子,慢慢地下床,站在了地上。「不,我是不會離開的,我只要你娶我。」
「唉,等等,你可不要亂說哦,我可不是你未來的老公。」那男人狠狠地把煙蒂按進了煙灰缸里。
什么?李曉蕓險些站立不穩,剛剛她的腦海里確實閃過一絲念頭,他到底是不是方景灝,沒想到卻不幸地被自己猜中了。
看著她有些驚惶無措的表情,那男人不禁笑了起來。「哈哈,景灝,你還是快出來吧,看來我是把你的新娘子給嚇著了。」
話音剛落,里面套間的門便打開,從里面又走出來一個男人。
「還不是你的主意,看來我們未來的總裁夫人并不喜歡你這個驚喜呢,羽辰。」
周羽辰,如果李曉蕓沒記錯的話,他的全名應該是這個。宏宇傳媒的二公子,生性張揚,甚至可以說是變態乖張,吃喝嫖賭,無惡不作,和方景灝是發小,這二人一樣都是青年才俊,卻又心狠手辣。李曉蕓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哪根筋不對了,竟然答應下來去招惹這么兩個難對付的主兒。
方景灝一步步地逼近李曉蕓,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輕蔑、嘲笑、鄙視通通都包含在他的眼神里。「剛才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不過我希望你清楚你自己是在做什么,我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氣。希望你不要后悔,我一定會做你的好老公的,你就等著享受你做總裁夫人的日子吧!」

第四章 往事 讓李曉蕓沒有想到的是,十幾年沒有見過面的自己的妹妹趙萌竟然會主動約她出來見面。
其實,說她是李曉蕓的妹妹,她們的生日也只不過相差了不到一個月而已。她們并不是同一個母親所生。趙華陽的妻子是李志軍和李曉蕓的生母,而趙萌的母親另有其人。
當年,趙華陽和李曉蕓的母親是因為兩家的商業聯姻才結了婚。趙華陽真正喜歡的是趙萌的母親,可是迫于當時家庭的壓力,趙華陽只能把趙萌的母親養在另外一棟別墅里。趙萌的母親在生產時難產而死,悲痛欲絕的趙華陽把一切的怨恨和怒火全都發洩在了李曉蕓他們母子三人身上。
十幾年沒見,李曉蕓再次打量眼前這個妹妹。記得她小時候喜歡穿白色的連衣裙,每天奶媽傭人簇擁在她身后,感覺她就像個公主。
如今,她出落的更加端莊大方,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雪白的皮膚,精緻的五官,再加上那一襲高檔的真絲長裙,襯托的她更加高雅尊貴。
再看看今天李曉蕓的打扮,和趙萌簡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俗氣又老土的將頭髮盤起,上面還插了許多讓人眼花撩亂的髮卡。一臉的濃妝,一身俗氣的玫紅色超短裙,再配上那涂的紅紅的指甲和一身的廉價香水味。這真是典型的最低級的夜店裝束,彷彿她今天來,就是要襯托趙萌的高雅氣質一樣。
「李小姐。我聽說,你和景灝,不,是和方景灝就要結婚了,對嗎?」趙萌還是一貫的柔弱形象,真不知道她裝了十幾年了到底累不累。
「沒錯。」李曉蕓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廉價的口紅全都黏在了杯口上面。
「李小姐,這件事情難道就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嗎?想必你也知道,景灝他現在剛剛接任總裁,形象對他來說很重要,他的婚禮一定會登上各大新聞報紙的頭條的,我是擔心李小姐你的身份會給他帶來負面影響。」趙萌的聲音溫柔的像個小綿羊一樣。
李曉蕓十分爽快地說道:「是啊,我是個舞女,如你所見,還是最低等的那種。不過我和方總裁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改不了了。你現在來找我又能改變什么呢?」
「我知道,我現在也改變不了什么,只是我想請你一定要答應我一件事,就說你是我旅居澳洲的表姐好嗎?這樣也許能轉移媒體的視線,說起來也好聽一些。李小姐,這個小小的要求,你能答應嗎?」趙萌看著她,一臉的真誠。
看看吧,她這個妹妹果然是一點都沒變。她這次這招叫以退為進嗎?
如果不了解兔子養多久才會認主人_洪荒之陸壓逍遙錄 小說她的人,一定會被她這種大度和寬容所打動,心愛的男人馬上要跟別的女人結婚了,她卻還時時刻刻為對方著想,是多么的情真意切,感天動地啊,這樣的好女人現在真是快要絕種了啊。
只不過,她們小時候發生的事情,讓她再也無法相信她那偽善的嘴臉。
記得五歲那年,趙華陽從美國帶回來一盒巧克力送給趙萌。柔滑的白色牛奶外皮里面包裹著一顆顆風乾的草莓,看著趙萌吃的津津有味,李曉蕓只能在一旁啃著自己的手指頭眼睜睜地看著。突然,趙萌說剩下的半盒留給她和哥哥吃,李曉蕓高興的差點跳起來,想想每次趙萌都有吃不完的奶油蛋糕、巧克力和冰淇淋,可是自己和哥哥卻從來都無人問津,能夠吃到和趙萌一樣的好吃的,更是想都不敢想。正當她一路小跑拉著哥哥沖進客廳想要和他一起分享美味的巧克力時,他們卻被眼前的畫面給嚇壞了。乳白色的巧克力已經完全融化,更可怕的是那融化的巧克力連同一顆顆紅色的草莓,全都攤在了趙華陽剛從美國訂做的手工西服上面。李曉蕓用手指沾起甜甜的巧克力放在嘴里,這么好吃的東西真是可惜了。還有,西服一定要在趙華陽發現之前讓媽媽送去外面洗乾凈。
就在這時,趙萌拉著趙華陽從外面進來了,她的雙眼哭的通紅,抱著趙華陽的大腿委屈的說道:「爸爸,我想哥哥和姐姐只是想吃巧克力而已,可是他們為什么不直接和我說呢,要是我知道他們也很愛吃巧克力的話,我一定會分給他們吃的。」
那一天,李曉蕓和哥哥在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情況下被趙華陽用皮帶狠狠地抽了一頓,后來媽媽知道了跑來求情,卻一起被打了……
這就是她的好妹妹,從小就那么的聰明,在人前總是那么的溫柔恬靜,幾乎可以激起所有男人的保護欲望。
沒想到十幾年不見,她的偽裝更加的厲害,簡直是無懈可擊。
「趙小姐想的可真周到,只不過……」李曉蕓故意停頓了一下,「說我是你的表姐,倒不如乾脆說我是你失散多年,同父異母的親姐姐,這樣不是更好、更親嗎?」
趙萌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看著她這樣的反應,李曉蕓的心里有一種莫名的快感。「我只是開個玩笑,趙小姐又何必當真呢?像你們這樣好的家世,怎么可能會有一個做舞女的姐姐呢?說我是你的表姐,我還怕會委屈了趙小姐呢。」
「既然這樣,那就謝謝你了。」趙萌對她僵硬地笑了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22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