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風韻老婦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下半部

第一樂章 愛的大冒險,開始! 11 同學們陸陸續續走進教室,其中一個望著黑板上的回家作業,突然抱頭哀號:「糟糕!我的英文作業忘記寫了。」
「沒寫英文作業的,全都過來一起寫吧。」傅明哲大方表示。
「我馬上過去,謝謝班長。」
喬舒晴看到昨晚努力寫的作業,除了被傅明哲拿去抄外,現在還進階到幫他做人情收攏同學,心情整個降到谷底,但是借作業這種事,感覺又不是很嚴重,犯不著為此打壞同學間的平衡。
午休時間,喬舒晴和黃姿伶同桌一起吃飯,閑聊校園里的新聞。
「喬舒晴,謝啦!」傅明哲突然走過來,滿面堆笑地遞上筆記本,一副跟她很要好的模樣,「今天的歷史考的不錯,明天的小考繼續給妳罩喔!」
「班長,你都不做筆記嗎?」喬舒晴反問。
「有啊,不過文科不是我的強項,下次妳如果數理不會,我本人親自出馬教妳!」傅明哲拍胸膛掛保證,然后耍帥地轉身,回到座位繼續用餐。
喬舒晴心里打了個冷顫,翻開筆記本一看,發現紙頁里沾著一點麵包屑,傅明哲應該是邊吃早餐邊看筆記吧,借別人的東西又不珍惜,實在讓人很反感。
「舒晴,妳喜歡班長嗎?」黃姿伶一臉好奇。
「嗄?」喬舒晴差點噴飯。
「最近妳常常借他筆記,班上有同學在傳,說妳喜歡班長。」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喬舒晴冷冷強調,與其和傅明哲傳緋聞,她寧愿被江少肆帥暈一百次。
「那妳為什么要借他筆記?」
「因為……大家都是同學,我不知道要怎么拒絕。」
「妳呀,外表看起來高冷,其實心是很軟的。」
喬舒晴只覺得有口難言,這種借筆記或作業的日子,不知道會延續多久?
撇開傅明哲的討論,黃姿伶聊起最近的校園熱門話題:「舒晴,妳知道一年級有三個出名的音樂王子嗎?」
「江少肆有上榜吧,另外兩位不清楚。」喬舒晴直覺回答,其實有點想不通,黃姿伶的人緣很好,身邊經常圍繞著許多同學,但為何只喜歡找她吃飯聊天?
「另外兩個是音樂班的紀沐恆,和數資班的范翊廷,江少肆和范翊廷都在熱音社。」
「那紀沐恆呢?」
「紀沐恆沒有加社團,聽說他的小提琴很強,是市立青少年交響樂團的首席,而且他的FB好友都大有來頭,很多是各校的音樂比賽常勝軍,還有小有名氣的青年音樂家。」
喬舒晴邊吃飯邊想,江少肆叛逆的形象和音樂班不搭,倒是和熱音社的格調挺合的;范翊廷原來對樂器有興趣,難怪會在樂器行遇見他;至于紀沐恆,目前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個男生?
黃姿伶轉頭瞥了傅明哲一眼,壓低聲音:「班長的電吉他彈得很好,他和朋友組的樂團叫『魔幻無邊』,不過學長姊在教學的時候,班長喜歡在旁邊插話,就好像自己很厲害一樣,搞到有些學長姊不太喜歡他。」
「難怪沒有上榜。」
「范翊廷國小就開始接觸貝斯,因為魔幻無邊缺貝斯手,子威社長就把他組進去,他外表酷酷的,說話的口氣有點尖銳,經常在班長插話時叫他閉嘴,所以班長現在對他有點感冒喔。」
喬舒晴的腦海浮起范翊廷的臉,感覺他是一個條理分明、個性嚴謹的男生,傅明哲說話帶點傲氣,舉止動作比較夸張,這兩人處在同一個樂團里,有可能會水火不容。
黃姿伶吃了幾口飯,繼續說:「至于小四……就是江少肆,他是吉他組的,不過上了兩堂社課,我只看到他在玩鍵盤,還沒看過他彈吉他,每次社課下課,教室外面都會圍著一群女生,看到他就一直喊好帥,真的是吵死了!」
「我無法想像他彈琴的模樣。」
「要不要我拍他彈鍵盤的照片給妳看?」
「我沒興趣。」
「那就算了。」
喬舒晴輕輕咬住湯匙,感覺有點微妙,明明自己跟江少肆沒有交集了,也不曾再見過面,卻時常在黃姿伶的口中聽到他的動態,兩人好像越來越熟。
「對了!」黃姿伶突然想到什么,「小四有個朋友叫蘇愷佑,是一年三班的學生,上次有來保健室,他是熱音社的貝斯組,這個人非常神祕,臉上一直戴著黑色口罩,聽說從開學到現在,學校里沒幾個人看過他的面貌。」
「是……感冒嗎?」聽到那個名字,喬舒晴心口緊了一下。
「不是。」黃姿伶搖了搖筷子,「蘇愷佑在熱音社做自我介紹時,說他氣管和身體不好,需要長期戴口罩,他和小四每天都一起上下課,剛好一個熱情開朗,一個看起來憂郁病氣,很多喜歡觀察生態的女生,都說他們兩人有姦情。」
「中午吃飯時,他不拿下口罩嗎?」
「聽三班的同學說,蘇愷佑中午都不在教室里吃飯,不知道跑去哪里。」
喬舒晴低下臉,拿著匙湯輕輕戳著白飯,突然沒有食欲了。

第一樂章 愛的大冒險,開始! 12 「說來說去還是子威社長最好!」黃姿伶左手撫著臉頰,露出嚮往的眼神,「學長總是笑容滿面,為人溫柔體貼,對學弟妹又相當照顧。對了!舒晴,學長以前有沒有發生過什么糗事?」
「他沒有糗事。」
「這怎么可能?」
「真的!」
「妳不要那么小氣,再仔細想想,講一個來聽聽嘛。」黃姿伶的語調堅決,非要她想出一件許子威的糗事不可。
喬舒晴沒轍地偏頭回想,想起一件學長曾經公開過的趣事,說道:「子威學長說,他上幼稚園的時候,有一次下午的點心喝仙草蜜,他不小心被仙草嗆到,仙草就從鼻子里噴出來,掉到碗里面。」
「然后呢?」
「學長怕被同學笑,就一口氣把仙草喝光光。」
「哈哈哈……」黃姿伶噗哧大笑,「妳冷著臉講這種事,后座力超強的。」
喬舒晴伸手撫著臉頰,不太懂用這種沒表情的臉講話,會讓人覺得好笑嗎?
問到一件許子威的糗事后,黃姿伶就收拾便當心滿意足回到座位,傅明哲馬上走過去跟她說話,好像在問她剛才在笑什么,兩人接著又聊了起來,氣氛相當融洽。
喬舒晴收好便當準備去保健室打工,忍不住瞥了傅明哲一眼,他聊得眉飛色舞的,那模樣看起來好像有點喜歡黃姿伶,讓她不禁又打了個冷顫。
走出教室,喬舒晴停下腳步猶豫了幾秒,突然轉身朝左側走廊走去。
一年三班位在教學大樓的最左端,拐個彎就是藝能科大樓,音樂班、美術班、語資班和數資班全部都在里面。
喬舒晴走進連接兩棟大樓的轉角樓梯間,沿著Z字型階梯爬到最高的五樓,放眼望去,整層樓是美術班的藝廊和繪畫教室,午休時間沒有學生在這里活動,四周顯得非常安靜,只有陽光靜靜灑在走廊地面上。
依照樓梯間的格局,頂樓門前面會留有一小塊空間。
喬舒晴輕輕踮起腳步,踏上通往頂樓的樓梯,停在第五階上,悄悄探頭朝頂樓門的方向望去,果真在有限的視野里,看見一道人影靠墻坐在地上。
小佑……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躲在這種地方。
喬舒晴的眼神盈滿憂傷,悄悄轉身想要離開時,突然對上一道銳利的視線。
江少肆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樓梯下面,右手握著一個紙卷,輕輕點在額角上,雙眸直直瞅著她的臉,眼底的思緒變幻莫測,好像在推敲什么事情。
十二班離藝能科大樓有一長段距離,普通班學生沒事根本不會走這里的樓梯,見面的機會非常低,而樓梯間這種地方竟躲著人,若不是一路跟蹤過來,那就是她原本就知道,那個人會躲在這里。
兩人默默對視幾秒,江少肆沒有戳破她的偷窺,一臉沒事跨上階梯,側頭在她的耳邊輕喃:「親愛的,我抓到妳六十風韻老婦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下半部的小祕密了。」
喬舒晴不禁屏息,雙眼微微睜大,感覺心臟差點麻痺了。
瞧她僵立在原地,江少肆脣角勾起慣有的壞笑,踩著樓梯走上頂樓。
「小四……」樓上傳來蘇愷佑溫和的嗓音。
「你在干么?」江少肆的聲音接著傳來。
「我在聽你傳給我的音樂檔。」
「難怪你沒發現樓下……」
「什么?」
「嘿嘿!沒事。」江少肆神祕地笑了笑,「貝斯譜給你,這首歌不難,都是跑根音而已,你回家好好練習,不會的就去纏范翊廷。」
「小四,我怕我在熱音社里,以后會給你惹來麻煩。」蘇愷佑的嗓音透著擔憂。
「什么麻煩?」
蘇愷佑沉默不答。
江少肆不屑地冷哼:「我不知道你在顧忌誰,你是我的專屬貝斯手,誰敢動你一根頭髮,我就給誰好看!」
聽到那句話,喬舒晴忽然覺得鼻頭一酸,胸口隱隱抽痛起來。
江少肆,你要說到做到!好好地保護小佑……
「對了!」江少肆語氣里滿是好奇,「你和喬舒晴是不是以前就認識了?」
喬舒晴肩頭縮了一下,一顆心差點嘔出來,剛才想哭的感覺瞬間消失。
蘇愷佑安靜了幾秒,才說:「我和她不認識,你為什么這么問?」
江少肆的嗓音透著玩味:「因為我剛才上樓時,『突然』想到保健室那天,喬舒晴其實不是被我帥暈的,而是看到你才會暈倒的。」
蘇愷佑沉默得更久,遲遲沒有回話。
「太有趣了!」江少肆饒有興味地笑道,「你不想講也沒關係,那我就自行推理解謎,遲早會找出真相的。」
喬舒晴心里警鈴大作,有種被江少肆盯上的感覺,想不到他的觀察力細微,單憑兩人在這里相遇,就推敲出她和蘇愷佑認識,甚至是因為他而暈倒,這心思相當的敏銳。
隱約有一種不妙感,開學的那一場大冒險并未結束,只拉開序幕而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38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